丁丁一进一出动态图

正往外跑的墨墨瞬时愣住,继尔小脸发白,任凭外面的房门拍得震天响,他却忽然将身一扭,跌跌撞撞的又重新跑回来,不由分说一把抓起苏唯的胳膊道,“姨姨,你快走,快走,爹来了,爹来抓你了。【最新章节阅读】”

苏唯蓦的一下寒了脸,恨道,“那个混蛋,他来的还真快。”

“姨姨,快,快啊!”

墨墨抱着她的胳膊,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他好不容易才从爹爹手里救下的唯唯姨,怎么可以再让爹爹给抓去?

“墨墨不急,记得娘的房间里有个柜,你让唯唯姨躲柜里去,娘去开门。”

苏蔷扶了下桌起身,苏唯过去扶了一把,有些担忧,“姐,你这身体……”

“无防。”

苏蔷拉下她的手,“就冲你叫我一声姐,我也不能让你再被他抓了去。”

苍白的脸色带着坚毅,苏蔷起身往外走,墨墨拉了苏唯就急急向内室的卧房冲去,苏唯不敢乱喊,只得随着墨墨进去。

里面的房间里,是有一张柜,可柜并不大,苏唯看这地方根本不能藏人,牙一咬道,“墨墨,别管我了。否则也会连累你们的。”

她发了狠,就是硬冲,也要冲出去的。

“姨姨,快过来!”

关键时刻,墨墨也顾不得跟她多说话,一把拉开柜里的衣物道,“姨姨,快,进去。”

苏唯刚才再说什么,可眼睛再看过去,顿时就吃惊了,“墨墨,这里……”

墨墨推了她一把,“姨姨,这后面是一个暗门,你躲进去,不要出声。”

他这点的年纪,正是比较顽皮,又特别向往外面的世界,厉莫昭控制他的行动,不让他随便出去,可他机灵的就在自家亲娘的房间里挖了洞口,直通外面。

苏唯钻进去,确定有些小,但暂时藏身还算可以。

墨墨人小鬼大的又嘱咐两句,刚刚把柜拉好,外面就听着进来了脚步声,墨墨跑到桌边去玩,手里一支画笔拿出来,涂着墨汁四处乱画,厉莫昭拥着弱不禁风的女人进来,一眼看过去,笑着道,“儿,来爹爹这边。”

腰身弯下去,他伸出双手打算去抱儿,墨墨却头也不抬,脸色很严肃的道,“墨墨正在画画,娘亲说了,小时要努力,长大才会有出息。是不是,娘亲?”

一本正经的小脸蛋抬起来,厉莫昭愕然看过去,忍不住就一声低笑,几步过去将他搂在怀里,捏着他的小鼻道,“儿,你娘教你从小要努力,可没教你要把墨汁当饭吃啊。”

嗯?

墨墨愣愣的迷糊着眼,忽然一把推开爹,小短腿跑到一边去照镜,厉莫谦跟着就哈哈大笑,听这声音,就知道他心情还不错。

苏蔷心下松口气,脸上却不动声色,“王爷,今日过来,可是有事?”

她向来喜怒不形于色,身骨没有几两重,厉莫昭也早已习惯,不过此刻,他仍旧出口说道,“本王那边抓了一个女犯人,却没想又给她逃了。本王在墙根下看到了她的脚印,便过来问问,看你这边有没有受到惊吓。”

笑着说话,他又道,“秋儿,你过来。”

苏蔷嗯了声过去,对于他说的什么女犯人压根不上心,只道,“妾身这里很好,墨墨也很听话,想来那女犯人是没有来这边,应该是跑了吧?”

抬手从桌上倒了杯茶递给他,厉莫昭接过抿了一口,轻声又道,“秋儿,本王没说她来这里,你又怎知她已经跑了?”

微微眯起的目光抬起来,漫不经心打量着四周,苏蔷笑一下,不动声色的道,“王爷说笑了。既是王爷过来寻人,那妾身这里也没见她,自然应该是跑了。”

苏蔷轻声说着,温婉柔和的笑挂在脸上,厉莫昭的目光仔细的在她脸上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的端侃,随之也松了身,懒洋洋的道,“今日,本王歇在这里了。秋儿,本王的衣服还有吧?去拿件过来。”

目光随之又抬起来,看向了墙角的衣柜。

苏唯顿时心下一惊,一颗心忍不住就剧烈的跳动着,她伸手死死的按着心口,祈祷着那男人千万别发现了她。

若不然,她死不要紧,可会连累到苏蔷与墨墨的。

“啪。”

桌边一声响,刚刚照过镜回来的墨墨,一不小心就将手边的托盘碰到了地下,顿时,满地的果乱滚,墨墨吓得都要哭了。

厉莫昭眸光一闪,“墨墨,这是怎么了?有没有吓着?”

皱了眉,抬步过来,墨墨慌乱的道,“我……我不是故意的,爹爹不要生气。”

小小声的赶紧道着歉,慌慌的脸色不由自主的发了白。

苏蔷镇静的道,“王爷,墨墨胆小,你别怪他。”说着话,便走过去将儿颤抖的小手紧紧的握在掌心,厉莫昭看着这一对母,随之又笑,“他是本王儿,本哪里会生他的气?”

话音一落,径自转了身走向衣柜,“秋儿,你带着墨墨去洗把脸,本王自己来找衣服吧!”

脚步似重还轻的走过去,苏蔷顿时脸色大变,忽的松开墨墨,急走几步过去道,“王爷,您的衣服不在这里,还是由您带着墨墨出去洗脸,妾身为您找吧。”

她身巧然挡在了衣柜与男人之间,柔柔弱弱的脸色带着一片微红的坦然。厉莫昭心下一动,记起有段时间没来这里歇过了,可她却一直都无怨无悔的等着他,这让他心中不由得也跟着软下来。

伸手将她拥在怀里道,“秋儿,你身不好,要多多休息。这样,本王现在带墨墨出去洗脸,你什么都需做,只在这里等着本王回来,可好?”

温柔的眸色,宠溺的柔情,苏蔷有着一瞬间的恍惚,点着头道,“好。”

厉莫昭笑一下,足下退开,眼看着她紧跟着轻轻松一口气,也随着他走出来,他忽然又一回身,急步回去道,“唔,既是要洗脸,也是要拿一块干净毛巾的。”

话落,他一把拉开衣柜的门。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