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妻弟的日日夜夜

“撒手!快!快撒手!”本观大叫。

“撒……撒不了!”本相说道。

这两人还能说出话,本观心急如焚,再看本参和尚,只见其满脸痛楚,魁梧的面容上惨白如纸,冷汗淋淋,连话也说不出。

原来这三人初听到本观师兄大呼“撒手”,正欲思考撤功,但却没有本观那般决断,直接逆转一阳指功,拼着内伤也要撤功。只是这么一耽搁,三人只觉吸引徒然加强一倍,手指黏住,完全脱不开,又有一股真气笼罩,将三人牢牢缚住,使其完全动弹不得。

这一晚,就彻底晚了!

本观再看段正明,只觉对方完全没有三位师弟那般模样,心底疑惑,甫一伸手去探,只是一碰,那段正明身体立即歪倒。

本观得道高僧也经不起这般惊吓,立即双眼圆睁,惊骇莫名。

怎么回事?他心头大呼。

原来这一切都是聂增的算计。他先利用四僧让他们接触到自己本体穴位,等到四僧打入内力,便交换主意识,将内力尽皆收入囊中,运转体内北冥神功,将其化为北冥真气,贮存于膻中穴。

再听本参疑问,当机立断,交换到段正明身体内,大呼“用力抵抗”,诱使四僧再次自动运转内力,与北冥神功的吸力抵抗,这抵抗其实非但无效,反而更加助长内力的吸取。

只是聂增佯装抵抗有效,暗自减弱吸力,迷惑对方。随着四僧内力的涌入,他体内的北冥真气如同滚雪球般壮大,功力更是以每分钟一年甚至数年的速度增长,煞是惊人!

随着北冥真气愈增愈强,所产生的吸力自然越来越强,最后他不再刻意减弱吸力,放开了胆子吸取四僧内力。

然而还是心急了,本观觉察到不妙,立即强行撤功。他暗呼一声遭了,便将北冥神功运转到极致,同时祭出北冥真气,将剩余三僧笼罩其中,一一束住,不让其等再行逃脱。

四人之力他犹有不足,但至于本因三人,又加之这三人如同强弩之末,竟完全被其控制住。北冥神功运转,就像长龙吸水,将三人内力汲取过来。

本观和尚见三师弟危在旦夕,段正明又不知出了何事,心头急怒,苦苦思索良法对策。然而但见三人已身体瘫软,话也无法再说出,如狂风之中随风而起的飘絮,又似急涛骇浪中一叶扁舟。

他再也无法耽搁,大喝一声,凌空一指点出,指劲如风雷激荡,在空气中传来嗤嗤响声,然而眼见着这指劲就袭中对方,但听“噗”的一声,指劲却在对方身体三寸之外,消靡殆尽。

怎么回事?他又连点数指,尽皆如此。

接着他便一掌挥出,劲风如雷,击向“段誉”。他不敢碰到段誉身体,只能借着指劲、掌劲,期望击倒对方。

砰!砰!巨响传来,却发现“段誉”同样岿然不动。他“啊”的大叫一声,再挥两掌,却依旧无法击倒“段誉”。

他却不知,这正是聂增祭出北冥真气进行护体,数十年的北冥真气岂是受伤的本观所能攻破的防御!

本观见攻击无效,心思急转,两手探去,抓向本参、本因的衣领,意欲将这两人扯出。然而他只是一抓,便觉双手尽被黏住,那吸力竟然隔着两人,透过衣服,再次将他吸住。

“啊……”本观本就重伤未愈,再次被吸住,哪还能重施前法,强行逆转一阳指功。这一吸,顿觉一股真气笼罩,如同重压,迫在身体四周,将其压住。

本观艰难动着身体,却如同困兽,无法挣脱,那运转起的内力瞬间消弭,朝对方身体涌入,身体传来一阵酸软。他不敢再做挣扎,然而吸力如常,一时间左不是右也不是。

不多时,他便再也挣扎不能,同三位师弟一样,尽遭毒手。

这时刻过得飞快,倏忽间,接近一个小时。

盘膝而坐的“段誉”终于睁开眼,两眼如同石猴开眼,火眼金睛,嗤,空气中真气激荡,如激风雷。

“呼!”他深出一口气,吐气如箭,吱的一声,竟生生射出两丈之远,击在门上,噗,房门破开一个洞孔。

随着他的动作,砰砰声音传来,那本观四僧没有他身体的黏性支撑,尽皆摔倒在地,本因三人意识全无,本观尚有意识,指着聂增,“你……你……”

聂增闻言不动,将体内真气一一运转,完成一个大周天循坏后,纳入膻中穴内。只听“啵”的一声,室内真气破裂消散,尘土激扬。

“你想问什么?”聂增站起身,居高临下,对着本观说道。接着不等他答言,“其实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只不过我只说一句:我并不是段誉!”

“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也不会折磨你们。既然目的已达到,就此了结吧!安息而去!但愿你等能够成佛!”

说着,随手一点,两道指劲先后射出,点在本观喉咙和心口处。指劲凌厉,透体而入,本观脸上表情还未散去,便驾鹤西去,西方极乐世界往矣。

聂增如法炮制,又接连射出一阳指劲,本相、本因、本参三僧在意识全无中,尽皆成佛。而他脑中也随之响起一道道通知。

六脉神剑终于得到了其中五脉!

商阳剑,右手食指,本因!

中冲剑,右手中指,本观!

关冲剑,右手无名指,段正明(本尘)!

少冲剑,右手小指,本相!

少泽剑,左手小指,本参!

现只余少商剑。左手大拇指,枯荣!

……

聂增盘膝坐在室内,凝神静气,运转体内北冥神功,北冥真气的功力已达一百八十二年!这等功力,也只有吸取了逍遥三老的虚竹方才达到。

然而聂增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就新增了一百余年的功力,这让他惊喜万分,却也心神忐忑,虽然北冥神功中有言,吸取功力不会产生副作用,但随着功力如此简单就累积如此之多,让他不得不提起心思。

而且功力达到了,还要实战经验才行!

一盏茶功夫后,室内真气蒸腾,如同云端,随着聂增吐纳,雾气一吸一出,犹如妖怪吐蜃。又过了一炷香功夫,聂增收敛真气,一跃而起,轻飘飘,足不沾地,一动就到了房门处。

打开房门,门外数丈之外,僧人林立,双手合十,口诵佛号。此时见聂增开门,踏出门外,俱都抬起头。当头一僧人问道:“阿弥陀佛,镇南世子,不知方丈大师等人如何了?我等听到室内有异动,这才在此等候。”

看来是室内声音传出,僧人担心方丈等人出事,于是尽皆赶来,但又不敢贸然入内,这才林立门外,等待结果。

聂增随手关住房门,“大师们体力消耗颇费,故此在运功休息。不久就会出来了!方丈大师有言,让我先去双树院拜见枯荣大师!请问这位师傅,双树院在何处?可否劳烦带我过去?”

聂增单手施了一礼。

“既然方丈有言,世子这边请!”

(ps:今天是我们这边过小年的日子,所以一整天都在忙,终于等到夜里忙完了,这才赶紧码出两章,更的太晚,望大家谅解!祝大家小年快乐!也不知大家是不是跟我们这边同一天过小年?小年已过,大年在即,大家过年好啊!好好玩乐!)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