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之漫画漫画焰灵姬

叶定榕眼角一扫,便看到那些个眼神飘忽,耳朵支楞楞着的炼尸门弟子,顿时眼皮子一跳。

那小姑娘还眨巴着眼看她,一双手攀在她的胳膊上,大有你不说我便不放你离开的架势。

叶定榕:“......”

养尸的法子?给他吃给他喝给他睡给他洗衣服缝衣服,算吗?

当然不算,众人完全不信叶定榕所说的,僵尸哪有这么养的,这不是养儿子吗....

然后她这一整天都被各种各样的炼尸门弟子问问题,压根儿不放她离开。

叶定榕...很心累...

当晚,追风从棺材里出来时,便立刻发现不对了。

“榕榕怎么不理我了?”追风很纳闷,想不通叶定榕的心情变幻怎么这么快,分明昨晚还陪着自己修炼了一夜,怎么今日便表情冷淡了。

唉,女人的心思果真难测啊。

想了半天,追风只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又见叶定榕恹恹地不理会自己,最后一副十分失落的样子。

叶定榕见追风一双红眼微微黯淡,垂头丧气像只耷拉着耳朵的大狗,便有些不忍心了。

追风察觉叶定榕心情不好,面无表情地扑哧着舌头卖萌,想逗她开心:“榕榕榕榕,我带你去山下镇上玩儿吧,听说今晚的庙会很有趣。”

叶定榕惊讶:“你怎么知道今晚有庙会?”

追风得意道:“前几天我听到姜蓝说过的,便记住了。”满眼的快来夸我快来夸我啊。

叶定榕不由轻笑,伸手摸摸追风的头,道:“好啊,那便去山下吧。”

追风感受到头上轻柔的抚摸,两眼立刻“噔”地一下亮了,眼中红光湛然。

今晚繁星点点,遍布夜空,将月色点缀地格外好看。

炼尸门浩浩荡荡一群人踏着月色打打闹闹地下了山,一道去看庙会。

那厢炼尸门弟子乐得不行,这厢追风黑沉张脸,心中很烦闷,只觉得眼前这群人碍眼的很。

我要和榕榕出门玩儿,你们这些人掺和过来做什么?!

这个小镇十分繁华,栉比鳞次的小商铺,门前皆是高高挂着红色灯笼,散发着柔和红光,将整条街都渲染的热闹喜庆。

过往小贩热情地招呼声,身边行人来来去去。

追风眼都花了,却莫名兴奋——嗅到这么多人的气息,想不兴奋都难。眼中目光灼灼,一会儿打量这个一会儿打量那个。

叶定榕察觉到追风的兴奋,双手把追风转来转去的脑袋摆正,警告他:“追风你老实点。”看你两眼亮的!

姜蓝在一边兴高采烈地道:“榕榕啊,今日的庙会可是热闹的很,要不要去看表演,或者去摊上买点东西”

叶定榕便又转过去,对姜蓝点点头,道:“好啊。”

炼尸门的弟子都鲜少出门,这次出来便遇上这样盛大有趣的庙会,顿时便被吸去心神,不多时,便三三两两分散开来,自顾自去寻乐子了。

叶定榕自然还是同追风一道,但见四周人潮涌动,追风身边尽是人流,这时目光都直了,叶定榕无语。

只得上前扯住他的衣袖,以防这货被迷了眼,走散了。

追风却反手一转,立刻将叶定榕的手掌握在了手心中。

四周都是人,叶定榕不知怎么脸上有些燥热,下意识挣了挣,然而追风的手如同铁铸成的,她根本无法撼动。

追风发觉了手中微弱的挣扎,眨眼看她,叶定榕心中忽的一软,手上就松了,不再挣扎。

四周有些昏暗,没人注意到身边有人正两手紧紧握着,指缝紧紧缠绕,互相依缠。

叶定榕感受着手心中略带粗糙且冷硬的触觉,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竟心中悄悄燃起一丝悸动,如同羽毛一般轻轻搔弄着她的心房。

她微微仰头看他,从来没有这样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叶定榕知道,这只僵尸,已经完全占据了她的心,她的手缓缓收紧,坚定地与追风的手指相触,一如她此刻的心。

只听“砰”的一声,半片夜空都被点亮,追风看到那色彩绚丽绽放在叶定榕漆黑瞳孔中,她的脸光洁如玉,有忽明忽暗的烟火映照,容颜殊丽极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绚烂烟花吸引,不由为烟花的绚丽之美而赞叹,人头攒动间,叶定榕找到了个人少些的地方,一人一尸并肩而立,抬头欣赏漫天烟火先后绽开。

追风红色瞳孔中有光:“榕榕,这花叫什么名字?真好看。”又一时有些疑惑,“不过.....怎么会开在天上呢?还这么亮这么大。”

身边有两女正在说着姑娘家的话一边看烟花,无意中听闻这句话,一个忍俊不禁,偷眼看了看高挑的追风,不由笑了出声。

叶定榕也是嘴角抽搐,这话问得.....

追风自知被人笑话了,一双红瞳冷冷看向两女,四周的温度陡然下降,二女噤若寒蝉,终于被这名男子冰冷的视线看的心里发毛,不由用小扇遮住*的脸颊,很快便跑开了。

这个男子,长得虽俊,怎么眼神却这么渗人呢?!

暗处,一个人影悄悄隐去身形。

***

道观之内,有道长失手将茶杯打翻,热烫的茶水淌了一桌,却顾不上这些小事,惊呼,“什么,那尸王竟然跟炼尸门的人在一道?!”

那人点头道:“确实如此,我亲眼所见。”

那长须道长踱着步子,步履焦急,眉头紧缩,沉吟道:“这可不妙,那尸王聪慧的很,竟与炼尸门那邪教混在一处,若是有了炼尸门做靠山,如何能轻易拿下尸王?”

“难道这么便算了?”

“不,那日我教弟子死伤太重,若是这么便算了,我还有何颜面见教中其他弟子?决不能便这么算了。”那道长冷哼。

“那.....”

“去吧,请另外几位掌教过来,说我有事相商。”

“是。”

****

翌日清晨,天际远远的是一层薄雾般轻拢,晨露还沾在叶梢上,空气里是湿润微凉的气息,四周寂静无声,这时是万物沉睡还未曾苏醒的时刻,一切都显得寂静又祥和。

却忽然有一声呼啸般的声音炸响在炼尸门四周,立时便将所有人从睡梦中惊醒,气得众人直骂娘——昨日半夜才回来,又被吵醒!

这时追风喜滋滋地抬头看天上,只见黯淡天空有微亮的烟花绽放。

不用想,这时昨晚追风连夜去了烟花铺中弄来的。

说起来,那烟花铺老板也是倒霉,本来晚上是庙会,烟花全都卖了出去,挣了许多银子,这是好事,只是怎么也没想到收了摊刚准备入房歇息的,还有客人硬要来买,本就是没了,这要他从哪儿给客人弄烟花?难道要他凭空变出来?

若是一般人见了烟花卖光了,也便不强求了,只是没想到追风这货死活不肯走,面无表情地威胁老板给他做烟花,还全程都要看着。

那烟花铺老板被那眼神看的心里胆怯,只得摆开架势,拿了收拾好的东西,苦哈哈地忙活起来。

僵尸夜里精神,饿了还悄悄把那烟花铺老板家养的几只鸡脖子给扭断了,末了喝完血还心虚地把脖子摆了回去。

于是可怜做了一夜烟花没时间合上眼的老板,一回屋便看见自己家的几只老母鸡正圆瞪着双眼,躺在地上——死了!

妈呀,脖子还接反了!!见鬼了这是!!

那厢,烟花铺老板跟见了鬼似的放开嗓子惊叫,而这边,追风则是满怀欣喜地看想天空。

只见那烟花的捻子被点燃,迅速兹兹地燃烧,瞬间便有声音炸响,紧接着一道道火花直冲而去,”砰“地炸响绽放在天空。

很快,追风失望了,因为他发现这次的的烟花并不好看,颜色微微黯淡,没有昨日夜里令人见之惊艳并为之震惊的夺目美丽。

追风挠挠头,不解,莫非这不是烟花?

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个解释了,追风很难过,看来今晚是没办法给榕榕看烟花了,更没想到那老板会这么奸诈,竟然欺骗他,亏他还将那么一大袋银钱全给了那人!

榕榕说过,这些银子是.......是多少来着?哦,对了,是五十文钱!!

追风垂着耳朵径直去了叶定榕的睡房,他觉得自己被人欺骗了,心里受了伤,急需榕榕安慰他....

而那吓得魂不附体的烟花铺老板才平复下来,拿起昨夜那人留下来的钱袋,倒出来一看,顿时气歪了鼻子:这才几十文钱,够买什么的?连制作烟花的硫磺都买不起!

终日打猎却被鹰啄了眼——他被人讹了!!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