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少年听到了少女的询问,先是微微一愣,然后笑呵呵的岔开话题对少女强颜欢笑的说道

“你醒了?觉得身体怎么样吧?哪里不舒服?”

哪知少女压根就没有理会自己的询问,还是依旧痴痴的看着少年又一次问道

“我姐姐她死了,对么?”

少年知道再怎么哄骗少女也是徒劳的,所以什么也没有说,而是咬着牙点了点头,在看到少年点头后少女先是一震,然后露出惨淡的笑容,那笑容让人感觉到万分凄凉,最后再一次的昏厥了过去,当少女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少女看了看四周,此时的少年正在自己的床边熟睡,因为对于少年来说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经历了太多,最后终于坚持不住趴在少女的床边熟睡,少女微微笑了笑,然后自言自语道:“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真是一个祸害,害死了一切和我最亲的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最新章节阅读】”想着,她的目光对到了少年腰间的宝剑之上,然后趁少年熟睡的时候一把将宝剑拉出放在自己的脖颈之上打算自刎,原本熟睡的少年被剑出鞘的呼啸声惊醒,当他看清楚一切时已经晚了,少女已经将宝剑从自己的脖颈之上划过,在划过的一瞬间少年清楚的看到少女的面颊之上留着两行晶莹的泪,伴随着泪珠掉落,少女随之也倒在了血泊之中,只留下了少年一个人傻傻的看着少女的尸体发愣,过了好一会他才从回过神,此时的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留下眼泪或者是留下愧疚,恰恰相反,少年面向天空疯狂的笑着,回音不断回响在天际之中,顿时少年周围一片模糊,依旧是那个被黑雾所包裹的神秘人,他站在少年的身边一动不动,只是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少女,感叹的对少年说道

“我现在十分想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在你最重要的人倒在你面前时你却无能为力的感觉,我想对你来说应该是很痛吧,如果你愿意那么就把你交给我吧。”

少年疯狂的笑完之后静静的盯着已经毫无声息的少女,过了一阵子才对神秘人说道

“我想知道如果我融入你我会不会让这个世界付出它应有的代价,我想要改变这个堕落的世界,我要亲手拧下那些卑鄙的人的脑袋。”

少年说完慢慢的转过头看向了神秘人,此时少年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被赤红所取代,神秘人看到这个情形先是一愣,然后满意的笑了笑说道

“不错,没想到你笑笑年纪竟然会有嗜血是性情,如果好好培养必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此时的少年才不管许多,他已经被复仇占据了心里,现在的他一心只想着怎么来报复这个世界,至于什么是善恶,他才不管那么许多,神秘人一挥手,整个空间顿时消失,龙天佑的眼前又是漆黑一片。

当一切都恢复明亮后,龙天佑依稀的看到了一个身材娇美的女子坐在自己的跟前,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到一丝疲惫和困倦,但更多的则是担忧,这个女子究竟是谁呢?龙天佑总觉得自己仿佛和她似曾相识,一双红色的眼眸,冷如冰霜中略带着俏丽,从她的身上微微透漏着一丝寒气,可是眼眸中却满是温情和担忧的看着四周,没错!眼前的着个女子正是冷如冰霜的血祭,此刻的龙天佑也不管是谁了,本来以为自己要死定了没想到自己竟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激动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把将血祭紧紧的抱住,并不时的喃喃道

“我还活着,太好了,我还活着,我没有死!”

本来环顾四周神经紧绷的血祭,没有看到龙天佑醒来,更没有料到龙天佑会给自己这么大一个拥抱,在抱上血祭的那一瞬间血祭差一点就运用自己的真气将身前的这个家伙刺穿,当她看到是身边的龙天佑后,她先是一愣,然后也不顾许多也将龙天佑紧紧的抱住,龙天佑只感觉到身前有一丝异样,先是脸一红但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血祭可不一样,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先是脸一红,然后赶忙松开紧拥着龙天佑的双手,在看到龙天佑这个家伙依旧在一脸陶醉的抱着自己后,血祭抬起一脚就将龙天佑踢了个狗啃泥,痛的龙天佑直哼哼,血祭踢完先是担心的看了看龙天佑,在看到龙天佑没有任何事后她才又重新坐在原地,脸上没有了担忧的神色,有的只是疲惫,但是血祭的心却早已沉浸到刚才龙天佑拥抱自己的时刻,一想起刚才那场景就让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感觉很安全又很害怕失去,甚至还有一丝渴望,想着想着血祭本来冷冷的面容之上有了一丝丝红晕,龙天佑爬起身看到了这一幕,竟然不懂风情的告诉血祭为什么她的脸这么红,血祭听完用恶狠狠的目光看了一眼龙天佑,然后赶忙调转身形深怕龙天佑再次看到自己的这幅模样,看到血祭还是那一副冷冷的模样,龙天佑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血祭说道

“血祭,其他的人都去哪里了,怎么一个也不见了。”

血祭本来不想说话的,可是眼下就只有自己和龙天佑,所以破例的对龙天佑简单的说道

“去探路了。”

龙天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疑惑的看着血祭,对血祭说道

“奇怪,大家都去了,你怎么没有去呢?”

血祭听完这句话心中冷哼一声暗道:“看来这个家伙又想用用言语来调戏自己多说话了,明知道自己晕倒了需要人照顾还故意这样问别人,任谁听了都认为是故意的”心中这样想可是嘴上却没有这么说,而是依旧简单的说道

“照顾你。”

接下来就是二人简单的台词对白了

“谢谢你血祭。”

“哦。”

“刚才我从你眼中看出一点担忧,你在担忧什么啊?”

“没有。”

“没有么?我怎么感觉到你有啊。”

“”

“那个血祭大家去了有多久了啊?”

“一个时辰。”

“血祭其实你应该多笑笑,那样会有很多人为你倾倒呢。”

“不用。”

“真的我觉得你应该笑一笑。”

“滚。”

“我说的是实话,你笑笑就成女神了。”

“”

“来,我帮你”

“给!!!!我!!!!去!!!!死!!!!”

“哎呀,杀人啦!!!”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