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下面滴水的段子

能力者!什么是能力者,李岩心里满是疑惑,能力者便会满头白发?

“什么是能力者?”李岩瞪着眼睛问道。

中年人捋了下苍发,一根纤细的白发掉落在大腿上,将白发用两指轻轻捏起,在眼前来回晃了下,然后轻轻一吹,将白发吹到了半空中,在空中飘荡了会便落到了地上,叹气道:“所谓能力者是指有特殊能力的人,而我便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所以爵才会一直找我。”

李岩瞪直了双眼,问道:“特殊能力?你有什么特殊能力?”李岩心中吃惊不已,他自己就是有特殊能力,此人自称也拥有特殊能力,难道和自己一样?

中年人绷着嘴,指着阳台上不远处的玻璃缸,说道:“看好了!”

李岩瞪大了双眼,顺着中年人所指的方向,直直的盯着里面还盛着小金钱龟的缸,他很好奇中年人让他看什么。

只见白发中年人眼睛微眯,右手抬起,食指指向了龟缸,指尖微动了下,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龟缸动了!

飘起来了!

“我靠!”李岩瞪圆了双眼,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微张,简直可以丢个汤圆进去。

在空中飘了约三十秒后,中年人右手食指向下轻轻一勾,鱼缸轻颤,便缓缓向下落去,落在了原先的那个位置。

李岩现在的脑子里犹如一颗原子弹般轰然爆炸开来,呆若木鸡般的直着两眼看着,他惊呆了!脖子也是伸的很长,好半天缩不回去。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完全不符合世界的运转!就像是电影里发生的一样。可这是在现实生活中啊,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

李岩此时思维都不知道转了,仿佛完全失去了思索能力,他不敢想,这个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这中年人可以说是现实中的超人啊!

仍惊讶的张大着嘴,李岩震惊的站起了身,走到龟缸前,用手来回抚摸着,试图找到丝线之类的,他更相信这是个魔术。而不是真的。可是找了半天李岩都是没有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扭过身来又是打量了下中年人的手指,仍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现在李岩可以肯定这是真的,完全不是魔术!中年人是第一次来他家,而且还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不可能会使什么手脚。

震惊之色无以言表,李岩呆呆的回到了座位上。

中年人淡淡的说道:“现在知道什么是能力者了吧。”

李岩木然的点了点头,像小鸡啄米般,着实是吃惊不小,虽然他也有着特殊的能力,而且还异常强大,可是乍一见到别人也同样拥有着特殊能力,并且也是如此的强大。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我是控物者,爵就是看中了我的能力才千方百计的想要找到我,让我替他们做事。”中年人低头叹了口气。继续道:“当年我被打昏带走,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小黑屋子里,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块石头,一盏马上就要坏了的黄灯,一闪一闪的直晃眼。”

“控物者!”李岩惊呼道。

瞥了眼李岩。中年人接着道:“而我被一条链子锁住了腿,当时我害怕极了。我使劲挣扎,可是无论我怎么拽都是挣不开那条粗重的锁链。我拼命地喊。喊破了喉咙,依旧没人前来帮我、搭理我。”

“后来我一怒之下,不知道怎么的意念一动,远处的石头居然动了一下,当时我惊讶不已,逃生之心急切,我奋不顾生的继续动出了刚才的意念,慢慢的石头竟然向我靠了过来,最后,我用意念将大石搬起,什么也不顾了,疯狂的控制着石头砸墙锁链在的墙壁。”

“咚,咚,咚……就这样,我砸了整整半个小时的墙,终于将墙壁砸塌了,幸亏那墙不是承重墙。拖着锁链,本以为脱离了墙壁的约束就可以离开这里,可是房门依旧紧锁,没办法,我就又想着用石头将门砸烂,以脱离这里。”

“可就在这时,门外一个老头走了过来,将门打开后便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带着黑色墨镜的壮汉。这个老头到现在我依旧能记清他的模样,很是狰狞,只看了一眼,我便惊惧不已。”中年人回忆起过去,依旧有些胆寒。

李岩专心致志的听着中年人讲述当年之事,生怕会漏掉什么,脸上阴晴不定,对他的遭遇有着同情,也有着惊愕。

中年人继续道:“老头一进来,先是打量了下破烂倒塌的墙壁,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嘴里不停的叨唠着,说着什么控物者,我当时还很迷蒙,老头转过了身,搂住我的肩膀大声的说我是控物者,说我的能力终于是开发了出来。”

“后来呢?”李岩听得心情跌宕起伏的,问道。

“后来,他们给我拿了面镜子,当时看到镜中的我,当时就傻眼了,我竟然已是一头白发!而且还是长发!老头跟我说只要是能力者,待能力被挖掘出来的那日,头发就会彻底变样,不仅会颜色变白,短发也会变长,并且这辈子都会一层不变,不会继续长长,只会掉一根又长出一根。”

听到这里,疑惑占据了李岩的整个心头,想到怎么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并没有变成一头白发呢?

“后来老头让我替他们做事,当时我思家心切,便没有答应,老头也没说什么,找了个精钢制的密室重新将我关押了起来。”中年人想起过去的那段经历,显得有些无力,“某一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能力也跟着越来越强大,最后,我竟然可以用意念生生折断铁链,并在一名经过密室门口的看守者那里拿到了钥匙,逃离了出去。”

“出来后,我跑进一片深林里,当时情形很是险恶,高山峻岭,悬崖峭壁,后面还有追杀,枪林弹雨!跑了三天,最终才发现这里原来竟是个岛屿!”

“抱起一块废木,我想也没想,直接跳进了海里,一漂就是三年,在海上我渡过了难以想象的日子,好不容易才回到了故土。”中年人脸上满是沧桑之色。

就这中年人讲着他之前的遭遇的时候,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李岩跟中年人的心也紧绷了起来。(未完待续)

ps:求收藏……谢谢各位支持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