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无翼乌全彩漫画看点网

陆天逸靠近他,“你?”

许南方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你别胡说!”

“胡说吗?”陆天逸轻笑一声又在*上坐下,“南方。”

许南方皱眉,“怎么突然这么一本正经的叫我。”

“如果,我是说如果,江寒真的就是暖暖,那么我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许南方有些惊慌,“你不是说暖暖已经死了吗?她又怎么会是江暖呢。”

陆天逸苦涩的笑,“我的记忆中暖暖是去世了,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到底是怎么去世的。并且雅静顾北他们都那么万分的肯定她就是暖暖。他们相处的时间甚至比我跟暖暖相处的时间还要久,他们都那么肯定,为什么我却认定她不是暖暖呢?”

“她哪里不是暖暖甚至我都说不出来,只是内心一直有一个霸道的生硬不断的告诉我,她不是暖暖,她就是江寒。”

“可是我想不出她就是暖暖的证据,那我更拿不出她就是江寒的证据。”

陆天逸垂下眼眸,神色带着迷茫与无助,“再则,她就算是江寒,可她长的跟暖暖一模一样啊,我怎么下的了手。”

陆天逸抬起头,“南方,你说我到底怎么了?”

许南方心里泛酸,再一次的怀疑自己当时的决定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但是他真的不想陆天逸再为江暖伤心,以江暖现在的情况她是撑不了多久的。那么之后陆天逸怎么办?跟着江暖去吗?

他这一辈子为江暖付出的还不够多吗?

难道真的要将自己的性命一遍又一遍的都奉献给江暖吗?

既然劝不住陆天逸,那么改变他的记忆,这是身为他朋友唯一能做的事情。

此刻许南方忍不住的怀疑当初的决定是真的为陆天逸着想了吗?现在的陆天逸就过的开心了吗?

难道他们最后两年幸福的生活也要被我剥夺吗?

可是如果不呢?

许南方陷入沉思之中,陆天逸安静的看着他。

他不傻,这么多的疑点综合起来,即便心里再怎么下意识的讨厌江寒,他也不得不考虑别的可能。

既然想不出来,那么问题一定出在许南方这里。

这个世界上有这个本事的人可不多。

良久之后,许南方抬起头盯着陆天逸的眼睛,“对不起。”

陆天逸松了一口气,“无需对不起,你对我做了什么是吗?”陆天逸问的小心翼翼。

许南方轻轻点头,“对不起,我真的是想……”

“我知道。”陆天逸打断他,“朋友这么多年,我当然知道你是想为了我好。”

许南方抓住陆天逸的手,“我……我是不想你再一次为江暖丢了命,好不容易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按你的性格只要还有下一次,你绝对会不管不顾的……”

陆天逸摆手,“别说了,你有办法改变我的记忆,那么就有办法帮我找回记忆吧。”

许南方点头,“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陆天逸从毫无光亮的黑房间出来时,脑袋还涨的疼痛。

他揉揉头,记忆蜂拥而至。

他为了妞妞进了手术室,以为自己再也醒不来的时候,听到了江暖一声又一声的呼唤,可是自己醒过来后却被南方催眠了。

迫使自己相信暖暖已经去世了,眼前的女人只是为了冒充暖暖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秘密的江寒。

陆天逸闭上眼睛,“自己竟然这么对暖暖,不可原谅。”

许南方站在身后不敢上前,他也知道自己这次是玩大了,现在想起一切的陆天逸甚至还会怨恨自己。

陆天逸转过头,许南方又退后一步。

良久陆天逸才吐出一口气,“这笔账我还是会跟你算。”

许南方没有说话。

陆天逸迈开长腿直接走出病房。

墨渊带着aaron在陆天逸的公司并没有找到江暖,甚至都没有看到陆天逸。

无处可去的墨渊只能让aaron打电话找能联系到陆天逸的人。

aaron只记得顾北的电话,没想到误打误撞的他正好与江暖一起。

医院。

墨渊牵着aaron走进病房。

躺在病*上的江暖看到两人难得的咧开嘴巴,“aaron。”

aaron停在原地看着全身包扎着的江暖,忍不住的直接流下了眼泪。

小跑过去,又小心翼翼的不敢碰到江暖,“妈妈,你怎么了?”

江暖用没受伤的手擦去aaron的眼泪,“aaron乖,妈妈没事。”

墨渊也走来了过去,神色阴冷语气带着不悦也带着自责,“发生什么事情了?”

江暖摇头,“我没事。”

“你这样可不是没事。”

江暖不去看墨渊,“不小心出了车祸。”

“车祸?你为什么会出车祸?”墨渊继续问。

江暖握着aaron的手,“我真没事,就是不小心出车祸了。”

墨渊直接无视一边的顾北与米雅静,走上前在*前的凳子上坐下,“aaron说你先前与陆天逸在一起。”

江暖知道这件事上瞒不了墨渊,只能点头,“嗯,先前是跟他一起。”

“aaron还说他把你关在办公室,不让aaron进去。”

江暖沉默。

墨渊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是与不是?”

江暖这才抬头,“小孩子乱说的,只是先让aaron回家。”

aaron委屈着嘟嘴,“妈妈你骗人,明明是陆蔓阿姨硬是把我送回家的,我怎么敲门爸爸都不开。”

墨渊神色一冷,江暖知道这种目光,每次只要墨渊露出这种目光就是代表他生气了,而且他生气就连江暖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

江暖连忙松开aaron抓住墨渊的衣袖,“你别误会,我这样与陆天逸无关。”

“那与谁有关?”

江暖手臂一动,病服领口微微的摇动,墨渊眼睛一凝,盯着江暖的胸口。

“你身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

江暖连忙抓起衣服,“没事,应该是被撞的时候不小心弄的。”

“不小心弄的?我可不相信出车祸能弄出鞭痕。”

江暖心里一急,“你看错了。”

“到底是我看错了,还是你胡说,你看着我的眼睛。”

江暖转过头不去看她。

墨渊冷漠的重复,语气带着不容置疑,“你转过来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是我看错了吗?”

江暖转过头,盯着墨渊的眼睛,“是你看错了!”

墨渊忽然勾起嘴角,站起身,“你不说没事,我自然会去找知道的人。”

墨渊说完,直接转身走向顾北,顾北疑惑的看着他。

“你告诉我陆天逸在哪?”

顾北虽然此刻恨不得揍陆天逸一顿,但是如果让墨渊代替自己去的话,他都害怕墨渊会做出让他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顾北犹豫了一下摇头,“我不知道啊。”

墨渊一把抓住顾北的衣领,“别跟我绕弯子,我知道你知道。”

“现在,告诉我陆天逸在哪里?”

顾北直接推开墨渊,摆正衣领冷笑,“谁都不能威胁我顾北,只要我不想说的,你就是拿枪抵在我的脑袋我都不会说。”

墨渊冷笑,“很好,记住你现在这句话。”

说完,墨渊右手上移到腰间快速的抽出一把小巧的手枪,长臂一举对着顾北的脑袋,“现在我问你,陆天逸在哪。”

江暖愤怒的大吼,“墨渊,放下枪。”

墨渊舞动于衷只是看着顾北。

顾北正要开口,米雅静连忙把顾北拉到身后挡在他的面前,“放下枪,我知道学长在哪。”

顾北着急的大吼,“雅静!”

“他真的会开枪的。”

墨渊果真放下枪,“在哪?”

米雅静用力的呼出一口气,“在……”

“我在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江暖听到陆天逸的声音,不敢相信的看向门口。

陆天逸身上的西装有些凌乱,手上还包着纱布,墨渊走向他。

“别的我都不说,暖暖身上的伤是不是你弄的。”

“不是!”江暖先一步的尖叫,她太知道墨渊的脾气了,如果陆天逸今天承认是他弄的,那么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墨渊继续盯着陆天逸,“我在问你,是与不是。”

陆天逸视线越过墨渊落在*上江暖的身上,眼里闪过一丝心痛。

江暖被他的目光一惊,用力的抓住身上的被子,带着一丝希冀。

“是!是我弄的。”

墨渊抬起手就要挥向陆天逸,陆天逸退后一步闪开,“是我弄的,也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替暖暖出头。”

墨渊冷笑,“轮不到我也要出头。”

陆天逸直接推开他,“我现在没工夫跟你在这里耗。”

墨渊抬手正要抓住他,江暖着急的大吼,“墨渊,别动他求你了。”

墨渊手停在半空中,陆天逸直接迈开步子走向江暖。

他在墨渊先前的位置坐下,aaron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爸爸。”

陆天逸转过头揉揉aaron的脑袋,“爸爸在。”

“爸爸你还是昨天的爸爸吗?”

陆天逸手上一顿,缓了缓才开口,“爸爸,不是了。”

aaron松了一口气,“昨天的爸爸太讨厌了。”

陆天逸没有接话,转过头望着江暖。

江暖一瞬间就凝满了泪水,是这种眼神,此时无需说什么,江暖就知道陆天逸想起来了。

他想起自己就是江暖了,她就是aaron的母亲,他的暖暖。

陆天逸开口,“暖暖。”

江暖的眼泪随着他的暖暖一起滑落,即便心里有了答案,但是听到陆天逸的声音,江暖还是觉得折磨久以来都没这么开心过了。

“嗯,我在。”

陆天逸张开手将江暖拥在怀里“对不起,委屈你了。”

江暖用力的摇了摇头,“不委屈,一切都是应该的,都是应该的。”

陆天逸用力的将江暖抱紧,“都是我的错,无论什么原因我不该忘记你的。这两天让你受苦了,你打我吧。”

江暖松开陆天逸,抬起手轻轻的覆在陆天逸的脸上。

纤细的手指从陆天逸的眉毛开始,轻轻的往下,眼睛,高蜓的鼻梁,薄唇,“我怎么舍得打你。”

陆天逸声音也带着掩饰不住的哭腔,“我都能对你下手,你为什么不能打我,看着你现在的模样我都没法原谅我自己。”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

江暖伸出两根手指覆在他的唇上,“不,你别这么说,对不起你的是我,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

aaron嘟嘴,“爸爸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啊。”

陆天逸无奈的笑了一声,一只手搂过aaron一只手搂过江暖,“爸爸说,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们。”

aaron贴在陆天逸的胸口,弱弱的补充一句,“还有妹妹呢。”

陆天逸轻笑,“对,还有妹妹。爸爸再也不会离开你们了,再也不会。”

墨渊看着抱在一起的三人,站在原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良久aaron奇怪的问,“顾北爸爸,墨叔叔呢?”

顾北这才发现墨渊已经不见,“爸爸不知道,要不我跟雅静阿姨去找一下?”

米雅静一甩手,轻声道,“去找那个瘟神干什么?”

顾北握住米雅静的手,“我只是找一个理由先走人,把空间留给他们一家人。”

米雅静这才了然的点头,冲着aaron微笑,“雅静阿姨跟顾北爸爸去找找,你们在这里等我们哦。”

aaron乖巧的点头,“可是……我想跟你们一起去找。”

顾北跟米雅静对视一眼,接着对aaron招手,“那让你爸爸妈妈单独待一会,跟我走吧。”

aaron看向江暖,“妈妈可以吗?”

陆天逸当然乐的aaron这个大电灯泡离开,“去吧。”

aaron跳下*跑到顾北身边,“那我们先走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全部的人都走后病房中只剩陆天逸与江暖。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的看着对方。

江暖先开口,“你……”

“我什么?”陆天逸难得微笑。

江暖被他的笑感染,“我好久没见过你这么对我笑了。”

陆天逸靠近她,干脆将整个靠在*上跟江暖挤在一个枕头上,“那我以后每天笑给你看好不好。”

江暖捂嘴轻笑,“你说的。”

“嗯,我说的。”

“不准反悔。”

“不会反悔,这辈子都不会。”

江暖满意的笑,“你要记住哦。”

“我记住了。”陆天逸回答,接着看着江暖包扎起来的手,“还痛吗?”

江暖摇头,“不痛了。”

陆天逸小心的抬起她的手,“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真的。我只要知道现在的你不会这么对我就够了。”

陆天逸抿嘴,“现在看到你这副模样我就会想到昨天的我是怎么对你的,我真的没法原谅我自己。”

“你爱我吗?”江暖突然问。

陆天逸抬起头盯着江暖的眼睛,“江小姐,你说我爱你吗?”

“我要你亲口说。”

“我爱,直至世界末日我都爱你。”陆天逸一本正经的回答。

江暖轻笑,完全忘记了身上的疼痛,“那你是不是都会依着我。”

“当然,你江暖说一我陆天逸绝不说二,你让我往东我要是敢往西你就打断我的腿。”

江暖将脑袋靠在他的肩上,“那么你现在先答应我一件事情。”

“一百件事我都答应。”

“就是你不能怪你自己,我都不怪你,你也不准怪。”

陆天逸沉默,他知道江暖这么绕着弯子就是希望自己忘记。

可是自己怎么能忘记,这每一鞭子都是他亲手挥到江暖身上的。

江暖不满的扭过头,“这才刚答应的事情你就想反悔了啊。”

陆天逸摇头,“不是,我……”

“那么你不能原谅自己,就用你下半辈子补偿我。”

陆天逸这才点头,轻轻拥住江暖,“好,我会陪着你,不离不弃。”

江暖垂下眼眸,“你手疼吗?”

“不疼。”陆天逸摇头,抬起手按在胸口,“手不疼,这里疼,替你疼。”

江暖没受伤的手握住陆天逸的手掌,“雅静也真是的,顾北说她是硬生生的踩上去的,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南方说没事。”陆天逸回答。

提到许南方江暖才奇怪的问,“南方呢?”

陆天逸停顿一会才回答,“可能医院有事情忙吧,又不是整个医院只有我们两个病人了。”

江暖颤笑一声,“也对。”

“暖暖,等你伤好了,我们去旅行吧。”

“去哪里呢?”江暖问。

“哪里都可以,我们都没一起去另一个地方,就当做补上蜜月旅行好吗?”

“好,我都听你的。”江暖甜甜的应道。

陆天逸将脑袋靠在江暖的头上,享受着这一片刻的宁静。

江暖突然开口,“天逸,我有一个疑问。”

“嗯哼?”

“你给妞妞献血那天,为什么醒来记得一切唯独忘了我,并且只记得我是江寒,还对王嫣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