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

vip病房内,病床上躺着一个仿佛从动漫中走出来的美少年,看上去很虚弱。长长的睫毛像一把扇子,有或者说像蝴蝶的翅膀,一下一下地扑闪着。南宫翼的眼睑换换睁开,窗外照射进来的一束阳光不禁让他皱了皱眉。的确,一束温暖的阳光对于一个四天三夜没有睁开过眼睛的病人来说,无疑是刺眼的一道光芒。

两分钟后,南宫翼渐渐适应了那样的光亮,完全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眼珠暴露在空气中,还带着阳光的折射,宛如一对发光的黑曜石。看了看四周,周围并没有人,但他一眼找到了那束放在桌子上的香槟玫瑰。南宫翼微微眯眼,他认出了那是南宫亦萱最爱的花,香槟玫瑰的花语就是——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至于南宫亦萱把香槟玫瑰放在这的原因,是因为南宫翼曾经说过:“你喜欢的便是我喜欢的。”嘴角一勾,露出了两个浅浅的梨窝,尽管脸色苍白无力,弱不禁风,但是看起来还是妖艳无比。

也许是盯着那束香槟玫瑰看得久了,南宫翼也发现自己的喉咙就像被一把火烧着,嘴唇干裂。一眼望见,那个水壶就在不远处的桌子上,他试着够,却不料全身无力,连桌子的边缘都够不着。南宫翼尽量把上半身向桌子那边倾斜,突然就“吧唧”的一下,整个人都摔地上了,连带着牵扯到伤口,差点没有疼死他。tmd要不是现在渴得说不出话来,他早就叫人了!

正当南宫翼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有几个人好死不死地开门走了进来……

“王子殿下。”几个保镖鞠了个躬,这些人都是新换的,因为king觉得在中国跟别人说英语很多人都听不懂。

“tmd谁叫你们进来的?!给老子滚!”南宫翼暴跳如雷,自己这么狼狈的一幕居然被撞见了!!他嘶吼着,由于太久没有喝水,他的声音有一些像老旧的收音机,听得断断续续。

就在南宫翼吼人的当口,南宫亦萱走了进来,差点被飞过来的茶具砸到:“你们,都把他抬上病床。”眼看南宫翼就要打人,南宫亦萱又补了一句:“你给我闭嘴!”

碍于南宫亦萱,南宫翼只好一脸黑地被人抬上去。接收到南宫亦萱的眼神后,几个人立刻退了下去,关上了门。

“哥~我担心死你了。”画风一转,刚刚霸气侧漏的南宫亦萱顿时成了温顺的小绵羊。

“我也想你。”南宫翼的手臂紧紧箍住了南宫亦萱,仿佛要把她揉进骨血里。

“哥,放开我,这样会牵扯到你的伤口。”南宫亦萱小声地说,看见南宫翼那如狼似虎般的眼神,她立马会意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南宫翼被南宫亦萱一亲,脸居然不争气地红了个透。南宫亦萱也趁他在冒粉色泡泡的时候倒了一杯水递给南宫翼。

“萱儿,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南宫翼喝了一杯水,喉咙好多了,“我是k国的王子,我的原名叫爱德华·亚瑟·巴奈特·温莎,亚瑟是我父亲的姓氏,巴奈特是我母亲的姓氏,温莎是我祖母的姓氏。”

“嗯,我知道,你的父王这次也有来中国,就是为了来看你。”南宫亦萱甜甜一笑。

“你不怪我瞒着你吗?”南宫翼摸着南宫亦萱的脸。

“为什么要怪你呢?你说过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啊。”南宫亦萱灿烂的笑容刺痛了南宫翼的心,可是父王给他安排了未婚妻啊……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