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尚恬忽然睁开眼睛,看着已经昏暗下来的天色,吓了一跳,见骆峻正好推门而入,紧张的问了句,“几点了?”

“六点多。”骆峻穿着睡衣,刚才出去喝水了,他一边回答她一边上了床亲了亲她脸,“再睡会儿吧。”

“都六点了!还睡!快起来啊,我们不是跟时遇他们约得七点去雁南居吃饭么!”尚恬坐起来,身上的薄被滑下肩膀,已经发暗的红痕在台灯的光下依旧醒目。

骆峻躺着把人拉进怀里笑,“傻媳妇儿,现在是早上六点。”

“什么?!”尚恬原本没彻底清醒的头脑被吓得立马不再迷糊,伸手抓过闹钟看时间,还真是早上了。

“我睡了十几个小时?”她不可思议的嘟囔,郁闷的抓了抓头发,“你怎么跟时遇说的?”

“实话实说啊。”骆峻毫不遮掩骄傲的语气,“他夸我厉害来着。”

实话实说……

她不信他真跟时遇说两人从中午做到下午然后她累的昏睡不醒……

尚恬觉得十分没脸,一头扎进他怀里,捶他胸膛,“你说你昨天疯什么疯!累死我了!时遇肯定笑话我了!”

骆峻握着她激动的小拳头,攥到嘴边亲了亲安抚她,“你昨天穿的那旗袍叉都劈到腰了,不就是想让我表现表现么?”

尚恬一个读者开情.趣用品店,这些年没少给她送这些“礼物”。

骆峻还想搂着她再睡一会儿,可她从昨天下午四点多就开始睡,这会儿实在是精神了,让骆峻自己休息以后穿上衣服下了床。

先去儿子屋里看了看,小家伙两只手握着拳举在耳边,小嘴抿着,跟骆峻一样又长又翘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她俯身亲他没以前那么圆润的脸颊,听他不满的哼唧了一声,跟骆峻一个模子脱版下来似的脸让她喜欢的不行。

关了暖灯,去厨房给爷俩弄吃的,之前都是给儿子的和给骆峻的饭分开做,可是近来儿子的意识越来越清晰,知道自己的和爸爸妈妈吃的东西不一样,会闹脾气了。为了照顾他情绪,尚恬只好三口人吃一样的东西,可儿子还小,所以很多酱料都不能放,骆峻已经对着清淡的饭菜叹过好多次气了。

她又要考虑儿子又要照顾老公的情绪,最近下了好多食谱研究。早饭简单的烤了芝士鳕鱼吐司,用煮鸡蛋、黄瓜丝、小番茄片还有洋葱条拌了沙拉,给骆峻煮了咖啡给儿子弄了豆浆。

东西在烤箱里保温,她先回自己屋给了骆峻一个长长的吻,在他回应之前直起身子,拍拍他脸,“吃饭了。”

等他应了自己以后又去找儿子,小家伙眼睛睁着,正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门开的声音坐了起来,嘴咧着叫人,“妈妈。”

尚恬过去抱着他亲亲脸,把他被子给叠起来,他在一旁自己撕下纸尿裤扔到地上的垃圾桶里,光溜溜的拿着小衣服和小裤子来回翻看正反面,看明白了以后自己坐在床沿上穿好。

他乖巧的根本不像三岁的小孩儿,尤其是尚恬觉得自己和骆峻都挺和气的,可儿子除了对他俩特别黏乎,对着外人的时候要多冷淡有多冷淡,那个气质跟沈军真是像了十成十。反倒是沈军家的小木头一副暖男的性子,让尚恬感慨真的不是抱错孩子了么……

骆峻自己洗漱完了进这屋来,夹着儿子在他咯咯的笑声里带他去刷牙洗脸,他这些事情做的比尚恬都细致,他一边给儿子刷牙一边问他,“肉球,今天晚上你放学我们去找时遇叔叔家的小云玩吧?”

肉球是他家儿子的小名……尚恬无数次表达过儿子长大后会对这个名字表示抗议的,可骆峻不为所动的叫了三年,把一个一点儿都不胖的的孩子生生的给叫的听起来很好吃……

吃过早饭送儿子去幼儿园,老师拉着这个长得可爱的小男孩,“骆云旗,跟爸爸说再见吧。”肉球冲骆峻挥挥手,然后突然说了句,“爸爸今天早点来接我。”

骆峻想到昨天因为缠着尚恬闹太久,结果晚了十五分钟才接儿子,让他自己孤单的在教室玩了好一会儿,抱歉的表情,大步走过去又亲了亲他,“好。”

比起尚恬来,骆峻似乎更亲儿子一些,大概是因为在一圈亲戚里肉球来的最晚,他颇有些“老来得子”的感觉。

当时答应了尚恬晚两年再生,沈军的儿子、时遇的女儿都生下来了他都没动摇,谁知道等到两年之约到了他俩开始备孕备了一整年都没怀上,尚恬吓得不行,两人去医院做了一整套检查也没什么问题,后来大夫让他们放松心情以及减少同房次数……还真就怀上了……

骆峻学校的工作一点儿都不忙,除了偶尔出差开会,平时就是上上课带带学生编编书,他一有空就带着老婆孩子出去旅游,夫妻俩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点儿闲钱、时间自主支配,两家的老人也都是年富力强比他俩还有钱,尚恬觉得这种生活简直是人生赢家,写的小说也是一本比一本甜,因为那些悲伤的情绪憋都憋不出来。

刚好学校没课,骆峻送完儿子回家往沙发上一靠,表示要再睡一觉。昨天纵欲疲累的不只是尚恬一个人,他这个出力的也很累的。昨晚尚恬睡得无知无觉的,连晚饭都不起来吃,他只好领着儿子出去吃了在小区里玩了会儿滑梯又回来讲故事洗澡哄睡觉。

尚恬看他懒洋洋的模样,贱贱的过去抬脚踹他屁股,“活该!”

他一把拉住她脚踝,一手护着没让她摔倒,把人挤在自己和沙发之间,“大胆刁奴,居然敢踹朕!”

尚恬跟他笑闹,“求着我的时候就心肝宝贝小甜甜,踹你一脚就成了刁奴了,双标不要太严重好不好!”

她生完孩子以后怕胖的太厉害了把自家帅气老公给吓跑,拼命的做产后修复运动,结果倒是比结婚那会儿还瘦了一些,一百一十斤的体重骆峻觉得刚好,勒令她不许继续减了,“再减我和我儿子的口粮会减损的!”

骆峻睡觉她就在他怀里举着手机看漫画,结果骆峻翻身的时候碰了她一下,手机啪叽砸了脸上,疼得她呲牙咧嘴的打了他一下,睡得半醒被突然袭击的骆峻委屈的皱了皱鼻子,闭着眼就去咬尚恬,也不论抓到什么,反正就是咬她。两人结婚以后好像都有些往暴力方面发展,总觉得这样打一下咬一口的才能表达一些说不出的情绪。

难得他在家吃饭儿子在幼儿园,尚恬中午做饭的时候料的足足的,排骨下锅焯一下,捞出来跟八角、香叶、干辣椒、酱油下油锅翻炒,放入糖和啤酒盖过排骨,煮开之后收汁装盘。

已经吃了好一段日子清炖排骨的男人差点把碗一起吞了。

下午的时候秦樱给她打电话问她给肉球买的弹跳床是在哪家店买的,沈遥非要在自家孩子还没出生前就把东西都备好,尚恬连声让她别买,“我当时买的那个是比较贵的,质量很好,肉球现在基本上已经不玩了,等着直接给你孩子用行了,那个练腿部力量确实好……”

妈妈经谈了半天,尚恬又跟她说了些注意事项才挂断电话。

秦樱研究生的结题调研做完回到学校以后又继续读了博士,跟沈遥分开的那一年,两人都有了些成长,虽然那变化不能说翻天覆地,可总归是成熟了许多,两人都还有情,沈遥找她复合的时候她也就同意了。沈阿年和尚晓春没再发表什么意见,不是因为觉得秦樱变得符合他们要求了,只是不想儿子活的不开心。

尚恬不知道他们的感情是不是一如往初,也不知道那一年的分离有没有给他们的感情造成没法磨灭的裂痕。可她看得出沈遥又变成之前爱卖蠢爱笑的弟弟了,于她这个姐姐来说,这样她就觉得很好了。

可能别人不看好,可又不是当事人,他们自己觉得好就行了呗。

时遇家的时小云比肉球大两岁,跟她曾经风流多情的爸爸一个德性,看见好看的男人就是一嘴的甜言蜜语,且男人的年龄层跨度十分之大,对骆峻和骆云旗这一大一小都不放过。

“叔叔,你这件衬衣真好看,显得人特别精神!”时小云喜欢这个爱笑的叔叔,每次她随便说点什么他就乐不可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让时小云觉得自己知识特别渊博。

抱完骆峻小腿,她又去找坐在角落玩积木的肉球,“云旗,吃橘子么?姐姐给你剥啊?”

肉球抬着头看看她,摇摇头,又去玩积木。

时小云早就习惯他的性子,捧着他的脸在他腮上亲了亲,“云旗真可爱。”

肉球依然不为所动,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分给她一部分积木让她一起玩。

“你那个课题终于批下来了,怎么的,特招你媳妇陪着研究?”时遇手搭在马若影椅背上。

“没有,她今年安排挺满的,没空跟我调研。”骆峻最初被驳回的想要研究性.爱姿势和角色分工的那个课题终于批下来了,前期准备工作弄好以后就得开始忙了,本来是跟秦樱一起做的,她博士毕业以后留校了,结果她现在回家待产,他又得招人。

时遇嘴贱的挑拨,“哟,尚恬你放心让他再招个跟你似的美人儿?你想想你俩当时怎么勾搭上的,看紧点儿哈。”

骆峻正要开口,尚恬先护短的回道,“说起来,当年我们访谈的第一个志愿者就是你啊,我想想哈,你当时好像说最喜欢和女朋友白虎腾是吧?”

她说完这话还去看了看马若影,看到马若影一声冷笑和时遇连回嘴都顾不得的去跟马若影解释,心里解气了不少。

骆峻无比骄傲尚恬对他的维护,又补了一刀,“哎开题以后你还来给我当第一个志愿者啊,我记得你不是说现在最喜欢的姿势是野马跃么?”

他这话说完,马若影脸更黑了,说了声去厕所就出了包间门,吓得时遇连忙追出去,出门之前还着急的说,“我没跟他说过啊。”

尚恬乐得不行,“哎他真跟说过啊?”

骆峻摸摸鼻子,“没。就是想起来昨天咱俩……嗯,就随便说说。”

尚恬有些羞恼的啐了他一口,还没说什么,包厢门开了,罗方方领着沈彦林进屋,“刚才看见时遇跟他老婆了,就过来看一眼,真巧哎,沈军跟他战友就定在隔壁间呢。”

大人们说话,沈彦林去角落找小朋友,时小云放下手里的玩具跳起来找小哥哥玩,“小木头!”

“小云!”沈彦林也快走几步,过去和妹妹抱,两人笑的开怀。

本来一直没什么反应的肉球突然抬头,看着沈彦林一脸的戒备,连心爱的积木都放下了,着急的跟在时小云身后,等她转身拉着他的手带他一起玩才不绷着脸了。

不知道时遇怎么哄的,反正夫妻俩再回来的时候马若影脸色已经好转了,还红扑扑的。后来沈军也来打了个招呼,几个孩子在屋里跑跑跳跳的,无比热闹。

所有的爱情都各得其所,好像有些人你说不出来哪里好,可他对你就是那样的特别,让漂浮摇摆的心想要尘埃落定,让长久等待的人终于看见暗夜里明亮的灯塔。

尚恬二十七岁以前以为自己这一生大概就是平淡无趣的相亲嫁人生子安度余生了。可突然却得了命运的眷顾被一个她认为无比优秀的男人喜欢上,然后过得连她自己都嫉妒自己。

她看着骆峻的背影,琢磨着明天做什么饭。

和人说话的骆峻突然扭头看尚恬,偏头沉思了一下,走过来小声在她耳边说,

“明天想吃油泼鲤鱼。”

爱情不过是你等的人终于等到,而等你的人一直还在。

这样多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