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

“我是受邀来参加亚乾哥的婚礼的。”笑笑淡定地说道,笑笑面对亲身母亲赵文姗表面上显得很从容。

“感谢你能来。”赵文姗说。

“不用您说什么感谢,因为我是来为亚乾哥送祝福的,而不是为你。”笑笑尖锐地说道。

“无论如何,都是我对不起你!”赵文姗悔恨地说。

“不要再说这些了,没有谁对不起谁,我先走了!”笑笑不耐烦地说,说完准备转身离开。

“参加完婚礼再走也不迟,既然你不想见到我,我就走开,你继续在这看看花。”赵文姗说。笑笑没有言语,赵文姗于是知趣地离开了,怀着沉痛的心情,流着辛酸的眼泪,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开了。只留下笑笑一个人在微风中凌乱,笑笑平复了有点激动的心情,脑子里却仍然像一团乱麻,让她越捋越乱,越想越痛苦。笑笑坐在一旁的秋千椅上,却完全无法享受秋千的乐趣,像一个丢了心爱的芭比娃娃的小女孩。

不久,杨亚坤来了,“喂,你怎么了?”杨亚坤看着心不在焉的笑笑问道。

“什么,你说什么?”刚刚回过神的笑笑一惊地问道。

“我问你怎么了,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杨亚坤说道。

“没什么,想一点问题。”笑笑冷静道。

“那就好,婚礼马上就开始了我们现在可以过去了。”杨亚坤说。

“那我们就快走吧,别错过精彩的部分。”笑笑说道。于是两人就一前一后地走了,笑笑在前,杨亚坤在后。

“你的小花园很漂亮。”笑笑突然说道。

“就是平时没事的时候弄弄,打发打发时间。”杨亚坤谦虚地说。

“我很喜欢那些花,无论是普通的月季花还是高贵的曼珠沙华都很漂亮,还有各种各样的玫瑰花也很美丽。”笑笑说道。

“你喜欢的话可以送给你。”杨亚坤开心地说。

“不行,被折了的花就不美丽了。”笑笑果断的一口否决道。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到了婚礼现场,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笑笑找了一个位置坐定,杨亚坤也坐了下来,而且和旁边的一个女人聊着天,笑笑转头一看原来是陈语诗陈总。笑笑和陈总打了个招呼便继续观看婚礼。“是啊,作为他们兄弟俩的青梅竹马她怎么会不来呢。”笑笑在心里想到。

新娘穿着一身洁白靓丽的婚纱,挽着自己的父亲缓缓地走了出来,后边是一个小公主和一个小王子拖着婚纱的尾巴。新郎带着无尽的笑容从舞台上走了过来,来迎接他美丽的新娘。新娘父亲不舍地把女儿交给了另一个男人手上,新郎开心地接过新娘的手,新娘挽着新郎缓缓地走在红毯上,接受着大家的喝彩和祝福。

接着就是西式婚礼的一贯套路,宣誓致辞,永远相亲相爱,无论生老病死,都会不离不弃。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当初说的好,到头来还不是该怎么就怎么,离婚的夫妻一箩筐。表面的东西说太多都没用,管用的还是切切实实的行动,彼此的真心真意,彼此包容,彼此珍惜,彼此良好的沟通,彼此真心的相爱。虽然宣誓没有用,但还是把下面的来宾感动的泪水盈眶,尤其是那些向往爱情的少女们,一个比一个激动。

笑笑则坐在下面露出欣慰地笑容,拍着祝福的掌声。

婚礼仪式就这样开心幸福地结束了,大家都纷纷入席开始吃喜酒。场面热闹非凡,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得不亦乐乎,笑笑则和刘语诗刘总说着悄悄话。

大家都热热闹闹的聊着,开开心心的吃着,突然匆匆忙忙走在泳池旁边的赵文姗毫无征兆地倒在了泳池旁。伴随着最先看见的人的一声尖叫,大家把目光纷纷投向泳池旁,不一会儿,所有人都围了上来,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恐和担心的表情。杨辉父子很快跑到赵文姗的旁边,杨亚坤大叫着“叫救护车!”杨辉抱着妻子的头,杨亚乾一直在旁边叫着“妈,妈,妈,你怎么了!”好像这样就能把赵文姗叫好起来一样。

赵文姗还没完全昏过去,只听见她嘴里嘟嘟囔囔,好像再叫谁的名字,大家都聚精会神仔细地听着,但没有人能听出她在嘟囔什么。杨亚坤把耳朵凑到母亲的嘴边,又回过头看着赵文姗的嘴型,杨亚坤确定赵文姗是在叫“笑笑。”“笑笑,妈是在叫你的名字。”杨亚坤对着站在人群里的笑笑说道。笑笑此刻的内心是极其复杂的,其实笑笑早听出赵文姗是在叫她的名字,只是她还没想好自己要怎么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

笑笑茫然地走到赵文姗的面前,然后蹲了下来,赵文姗示意笑笑把耳朵贴到自己的嘴边,自己有话对她说。旁边的人都劝赵文姗先别说话了,等以后再说,但赵文姗坚持现在说,只有杨辉紧紧地抱着赵文姗什么也没说,因为只有他最懂自己的妻子。笑笑把耳朵贴到赵文姗的嘴边。只听见赵文姗气喘吁吁地说道:“我…我并不是你的亲…亲生母亲,你的亲生母亲是我那可怜的双…双胞胎妹妹。她在怀你的时候发现了你父亲在外面有外…外遇,当时刚好又有个男的一直对她有意思,于是她在生完你之后便偷偷离…离开了,她没办法把你一起带走。几年前她已因病去世,临走前她嘱托我一定要找到你好好照顾你,让我做…做你的妈妈。现在我只找到了你,而且知道你一直那么恨她,就一直瞒着你实情。希望你能原谅我,也原谅你的妈妈。”赵文姗憋了好长一口气才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完,笑笑听后一脸茫然,眼睛早已被眼泪模糊。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面对这样的真相,她不敢想象。

赵文姗又把杨亚坤叫到嘴边说:“儿子,我骗了你,我不是笑笑的亲生母亲,也不是你们的亲生母亲,我没有生育能力,我是你们的养母。”赵文姗眼里含着泪。

“妈,你说什么,你怎么可能不是我们的亲生母亲,你就是我们的亲生母亲。”杨亚坤情绪激动地说。其他人一听都无不感到震惊,只有杨辉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因为他什么都知道。

“怎么会这样!”杨亚乾惊讶地说。

“你妈说的都是真的。”杨辉淡定地说道,因为他知道这一天一定会来临。“但她一直都把你们当作亲生儿子,甚至比亲生还亲。”

“没错,您就是我们的亲生母亲。”杨亚坤和杨亚乾说道。

就在一个个震惊的消息揭开的时候,救护车赶到了,但是赵文姗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停止了呼吸。赵文姗的死因是由于突发心脏病引起的心肌梗塞。就这样一场婚礼后又是一场葬礼。真是世事难料,人生易变。

赵文姗不留遗憾地走了,葬礼也都很顺利,葬礼当天笑笑也来了。她已经不再怨谁,也不再恨谁。她的人生将从头出发,翻开崭新的篇章。

两天后笑笑坐火车走了,离开了这座让她充满回忆的城市,有痛苦,有美好,有眼泪,有笑容。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她美好的回忆,笑笑坐在窗户旁,窗外的雨滴啪啪啪地打在窗户上,一排排树,一座座山都疾驰而过。火车带走了笑笑,却带不走笑笑的回忆。

杨亚坤双手拿着笑笑留下的纸条,眼泪滴落在纸条上。纸条上写着:“你不用祝我幸福,因为我一定会幸福;我也不用祝你幸福,因为你也一定会幸福。我去外面散散心,你会等我回来嘛?我们的缘分应该不会到此为止吧!”杨亚坤一边看着纸条一边拼命地点头,流下的是开心幸福地眼泪。

笑笑看看窗外,雨已经停了,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美丽彩虹。笑笑凝望着彩虹,一滴眼泪滴落在手背上,笑笑轻轻地抹了抹眼睛,露出了一抹笑容,像一个天使,最美的天使。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