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集小黄说

” 算了,再想下去也没用,改天再问村长好了 ”

舞辰晃了晃脑袋,让思绪比较清晰之后,从口袋中拿出兌换来的状蛮丹,準备一口气进行提升

众所皆知古武修行前,要做好扩筋状骨的準备,而大部分少年在这个时期选用的都是健体丹之类的常见丹药

仅有少部分则是与吉默一样,大胆预估自己的方向,而用猜测来的蛮兽兽丹进行提升

但如果直接吞服兽丹,必定会因为承受不了丹力爆体而亡,因此在猜测之后的少年,都会请村中长辈帮忙将蛮兽兽丹炼制成丹药,一方面减缓它的效力一方面让成功机率更为提升

但舞辰的选择却都与以上两者都不相同,既然自己在尚未成为修士之前就获得了状蛮丹这类修士以下最高阶的扩筋状骨类丹药

那就索性与兽蛮丹一同使用,让两者丹药的药力相互混和,自己就有可能获得成功

一般来说兽蛮丹的药力是属于刚猛的,就算是初阶古武修士也要消化几个时辰才得以成功

但如果配上温和的壮蛮丹加以混和,再加上自己平常长跑东兽蛮森林所锻鍊出的体魄,说不定真的可以一举成功

在心中大致推演了吞丹过程及药力混和之后,舞辰打定主意拿起兽蛮丹,一口气吞进腹中

但没料到的是强悍的药力在舞辰的体内瞬间爆了开来,先是片刻的时间就流通了经脉,随后发散进了**

在还消耗不到一成药力之前,就让全身经脉及**饱和了丹力,眼看自己就要承受不住爆体而亡之时

舞辰抓起了一旁的壮蛮丹全部吞下,一股清凉温和的药力瞬间将舞辰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状蛮丹的丹力一遍又一遍的快速洗刷著舞辰的经脉,洗刷过去的地方立刻有了改头换面的蛻变

但经脉扩大之后随即而来的,却是兽蛮丹还残存的大量丹力,每次经脉的承受度提升之后立刻又会被兽蛮丹的丹力填满饱和

就这样一个提升一个填满,像是拔河或接力赛般两者药力都在持续竞争著速度

如果兽蛮丹的丹力先被吸收完毕,则舞辰就可以完成这一次惊天动地的提升

但如果相反,是状蛮丹的丹力先提升耗尽,则等待舞辰的就只能是爆体而亡

七成、六成、五成,眼看状蛮丹的丹力不断的消耗,舞辰原本就十分痛苦的**,渐渐又感到了煎熬

眼睁睁看着状蛮丹的丹力完全耗尽,兽蛮丹的丹力却还有四成残余的时候,舞辰的心中顿时一片悽惨

想不到自己竟然在修练古武之前就因为这样愚蠢的误判葬送在此,舞辰的心中充满了不甘与后悔

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已经膨胀成了气球,即将爆开与世告別时,一声无奈的叹息传到了舞辰的耳边

” 愚蠢,想不到睽违数万年唯一的希望,居然要就这样破灭 ”

” 天道要困我,当年我不服,如今万年过去,这一次我同样不服 !  ”

一道恐怖的吸力在声音说完后毫无预警的在舞辰体内出现,原本因为没地方吸收而暴虐的丹力此刻一点不漏的全部流进那神迷的吸力黑洞里

那黑洞一点一滴的边吸收边蛻变,像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舞辰的体内渐渐凝聚出了一颗黑色的圆球

像是丹田也像是兽丹,但诡异的地方是这颗黑球居然一点丹力都没散发出,就像是普通的圆球一样,仿佛之前的丹力都不是被他所吸收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甚么 ? ”

原本连修为都没有的舞辰此刻突然具有了灵念般的自我省视功能,但舞辰自己还来不及因为异变而欢喜,就因为体内的那颗黑球而充满了惊悚

随着注视那颗黑球的时间愈来愈久,渐渐的舞辰的心智也像是被黑球吸收般,双眼慢慢地陷入了无神

无边际的荒地,远处高山之影太过遥远而显得模糊,这是一处似乎不属于天地间的地方,舞辰一个人慌张地站在这里,一点思绪也没有

想不通自己到底在哪里、想不通自己是怎么来的、想不通那颗黑球现在为甚么却突然不见了,一大堆无解的思绪轰炸在舞辰的脑海,让他一时间只会傻楞楞的站著

附近不远处,一副水晶黑棺亘古的散发着死气,将荒地的大片区域给垄罩,但这一切似乎被甚么给隐藏,导致庞大如环山的死气却一丝一毫都没有被舞辰所发现

只见那诡异的水晶黑棺中,伸出一只枯萎到极致的右手,向不远处茫然的舞辰一指,顿时比起黑棺散发出的还要精纯万倍的死气凝聚成一丝细线,飞快的向着舞辰袭去

但细线还没抵达舞辰身边之前,就被一道从天而降的白光击中,全部的死气顿时被净化,只剩一道诡异的神念化做了人影,看着天空似乎接受著甚么旨意

吼~水晶黑棺中右手的主人愤怒的发出咆哮,但他还来不及开口时,就被迫陷入了沉睡,一道道与白光相同性质的锁链顿时从天蔓延,将水晶黑棺一圈又一圈的锁死,并化做了某种封印确保水晶黑棺中的存在能被压制

但对于附近所发生的这一切,近在咫尺的舞辰却浑然不知,只有唯一的感觉就是前方的一片浓雾中,似乎有模糊的人影正向自己走来

” 你是谁 ? 这里是哪里 ? ”

舞辰不安的开口问道,远处的身影在此刻也走到了舞辰面前,那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外观判断一定比村长的年纪要大得多,身著白衣行为举止中尽是充满了让人安心的感觉

” 我是界灵,这里是一块**的空间 ”

” 界灵 ? 是一种灵魂吗 ? 你刚刚说这里是**的空间,那这里与我原本的村庄不一样吗 ? ”

” 不一样,这里与你的村庄是两种不同的世界,而界灵的确也可以认知为一种特殊的灵魂 ”

” 还是不太懂,那我怎么回去 ”

” 这是第一次,你可以自由进来,既然你现在还甚么都不懂,我也可以现在就送你回去 ”

” 那你送我回去吧 ”

看着舞辰一点犹豫都没有的回答,白衣老人笑笑的挥了挥衣襬,舞辰的意识瞬间慢慢地消离开,而白衣老人就只是注视著舞辰的离开

最后回荡在舞辰耳边的就只有白衣老人琢磨不出意思的两句话,这里本名为元枯,遇到事情时记得多想一想

下一刻,小屋中舞辰的双眼从原本的无神恢复了清明,站起身来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就是一场梦

但试探般的看了下自己的身体里面,舞辰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本该是梦的黑球此刻依然静静的存在舞辰的体内,而舞辰自身的经脉与**此刻也超出常人的范畴,随手一挥就具有原本不存在的巨大力气

” 怎么回事,这力量应该是兽蛮丹与状蛮丹造成的提升,但那颗黑球又是哪来的,村里纪录都没有记载相关的资料,还有那怪异的梦难道是真的 ? ”

晃了晃脑袋,舞辰大步步出自己的小屋,边走边喃喃道还是问问看村长之类的话语,再次走向村长的小屋

村长的小屋一如早时到来般完全没变,而村长本人似乎从舞辰离开后没有做別的事,此刻依旧还是喝着茶坐在原位静静的沉思

” 村长,打扰了晚辈已经服用完兽蛮丹与状蛮丹了 ”

” 恩,服用完丹药了,应该提升不少吧 ... 你刚刚说甚么 ? ”

村长满脸讶异的抬起头看着舞辰,似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另外自己的灵念此刻也郑重的扫视过舞辰的身体,但这一看让村长的心中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 晚辈说已经服用完兽蛮丹与状蛮丹了,不过有些不解的状况想请村长解惑 ”

听到舞辰自己亲口诉说后,村长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抓住舞辰的肩膀,言语中掩饰不住自己的震惊

” 全部服用完毕 ? 那枚兽蛮丹可是懒人兽兽丹炼制的阿,就算先吞服状蛮丹也只能消耗三成丹力而已,你是怎么做到的 ? 难道你已经领悟粹源诀了 ? ”

” 粹源诀 ? 晚辈是将两种丹药的丹力混和,以此来相互抵消的 ”

” 我原本是想你拿回去后必然会感受到兽蛮丹的强悍丹力,而无法吞食,待我将粹源诀的章法给你后,你才可以使用,但我没料到你却直接吞服,难道你没感受丹力就直接下决定了吗 ? ”

听到忖长此刻的话语,舞辰才回想起来自己因为想不通村长的照顾而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环导致差点身死,只好尴尬的继续讲下去

” 晚辈冒失了,我消耗六成丹力之后眼看就要被撑爆时,体内却出现了一颗黑球帮我吸收多余的丹力才得以逃过一劫,只不过想不通那黑球到底是甚么,才来请教村长 ”

” 黑球 ? 甚么黑球 ? 你体内一切正常没有甚么状况,可是照你说的,难道你已经看的到自己的体内了 ? ”

听着村长震惊的语气,舞辰心中不免惊讶,难道这颗黑球只有自己看到 ?

” 也不是没有可能,你强行吸收丹力,此时你的身体以媲美古武修士第一阶段炼体境三层的**强度了,看来我们村庄出了一个绝世天才 ”

” 炼体境三层 ? 真的假的 ? 我已经成为古武修士了 ? ”

舞辰对于突如起来的惊喜开心的跳了起来,其实照理来说舞辰之前的那个梦价值比成为炼体境要高出许多,只是眼界决定一切,眼下成为炼体境是舞辰唯一所能够理解的惊喜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