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夏末本来以为秦兰马上就可以回来了,还和丁香在私下议论,好在司马蓁一直都健健康康的,她俩也算是可以向秦兰交差了。品 书 网.  .   没想到孙璐儿派人送了一封信来,信中说还要借用秦兰一个月,送信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陈以琛的舅母,孙璐儿的姐姐孙旭儿。

孙旭儿一方面是帮孙璐儿来送信,一方面也是来看看司马蓁。

作为陈以琛的舅母,孙旭儿经常会来看望司马蓁,有时候郑府老太太也会邀请司马蓁去坐坐,但是司马蓁现在肚子的负荷越来越大,也渐渐走动得少了一些。

这一次孙旭儿来长平侯府的时候,司马蓁就觉得她表情有些怪异,但是人家不主动提她也不好意思主动问。两人寒暄了一会,孙旭儿终于忍不住,将孙璐儿的信拿了出来递给了司马蓁。

司马蓁也没介意孙旭儿在场,当时就拆开信封看了起来。

在司马蓁看信的时候,孙旭儿一直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心中多少有些忐忑,若是司马蓁心中不愿意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拒绝,那不就为难人家了嘛,自己现在观察仔细一些,主动给人家一个台阶下,也省的尴尬。

没想到司马蓁看完信,丝毫没有犹豫的就同意了。

孙旭儿不禁送了一口气,又和司马蓁解释起孙璐儿的状况来。

从孙旭儿的口中司马蓁得知,因为孙璐儿顺利生下两个小世子,而萧菲菲一直没有身孕,萧菲菲早就以及是急不可耐的要出手暗害孙璐儿了。可是孙璐儿也不是简单的人物,自从萧菲菲进王府,她就一直防着萧菲菲,萧菲菲的几次计划也没有成功。

这一次豫王出征,萧菲菲本是卯足了劲想要随侍在侧的,但是豫王根本就没有要带上她的想法。她一计落空,只能在两个孩子身上动起了心思,这两个孩子现在就是孙璐儿的命根子,万万不能出一点事情的。

孙璐儿刚刚生产完,身体还十分虚弱,若要分神考虑这方面的事情,恐怕会照成身体亏虚,若是有秦兰在身边就放心了。

秦兰不仅医术精湛,更加懂得如何验毒,若是能照顾孙璐儿坐月子,是最好的人选。因此孙家人想再让秦兰在豫王府留下一个月,等到孙璐儿出了月子,便让秦兰回来。

孙璐儿知道这事之后并不同意,因为她从秦兰口中得知司马蓁也是怀的双生子,她自己是过来人,知道怀双生子的辛苦,因此想让秦兰马上回来照顾司马蓁。

孙旭儿想了想便亲自来了长平侯府,和司马蓁商量此事。

司马蓁听完之后,丝毫没有犹豫的表现让孙旭儿也有些吃惊。

其实司马蓁现代穿越的灵魂,对于生孩子这件事比古代的女子了解得详细的多。她现在正是怀孕期间最稳定的时刻,侯府之中也没有什么勾心斗角,还有夏末和丁香在身边服侍,没有什么好操心的。

反倒是孙璐儿现在的情况是丝毫也不能马虎大意。古代皇宫之中多少皇子都是半路夭折了,虽然孙璐儿生下了两个小世子,豫王府也没有皇宫里那么复杂,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她自己现在身体还是不错的,不急着让秦兰立刻回来。

原本孙旭儿还有些不确定司马蓁会不会同意,但是见了司马蓁现在的态度,孙旭儿说不感动是假的。能够如此无私大方的对待孙璐儿,只能说司马蓁是一个值得一交之人。

孙璐儿顺利生下两位小世子的事情,也以飞快的速度传到了豫王爷的手中。

拿到飞鸽传书的那一天,豫王爷十分兴奋,年逾二十尚未娶亲,直到二十好几岁才有自己的孩子,这在十几岁就成亲的大新朝来说十分少见,更何况还是皇族子孙。豫王爷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

大家纷纷对豫王爷表示祝贺,陈以琛一边笑着一边想着自己的孩子,不断的鼓励自己说,一定要赶在司马蓁生产之前打完这场战争,他想要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

伴随着这封报喜家书一起寄到边城军营的,还有司马蓁写给陈以琛的家书。信里面司马蓁告诉陈以琛,经过范再赢的把脉,她肚子里的双生子,真的如陈以琛所愿的那样,是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陈以琛得知这个消息,高兴的一蹦三丈高,早日回家之心越发迫切,在战场上杀起敌来也是更加有劲。

匈奴是游牧民族,随着气候越来越冷,匈奴人明显着急了起来。一进入到冬天,匈奴人的粮草便会短缺,平时牧民们储存的粮食只够百姓们过冬的,若是要供应军饷,百姓们便会缺衣少食,到时候政局便要动荡不安了。

因此,匈奴人想要速战速决,前期进攻十分凶猛,但是他们低估了边城守军的抵抗力,之前的拉锯战双方都打得十分艰苦。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战局也就渐渐的偏向大新朝了。

现在大新朝反倒不着急了,有后方充足的军需保证,豫王也乐得让将士们缓缓劲,只要匈奴不主动发起进攻,豫王便高挂免战牌。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最近半月匈奴那边好似发生了什么情况,一直没有发动进攻。

这个情况让陈以琛都闲的心里发慌了,这两天一直和张巍研究着要想办法潜入对方的阵营中打听一下消息。

原本因为张巍上一次受伤的事情,豫王是不同意陈以琛和张巍再次夜探敌军军营的,但是拖了这么长的时间,敌军一直没有动静,豫王心中也是没底,在陈以琛和张巍的再次提议下,豫王只得同意了这次行动。

詹育、谢珊珊听说了,也主动要求参加此次夜探敌营的行动,陈以琛和张巍又挑选了几个身手非凡的将士,几人换上夜行衣,在凌晨时分摸黑出了己方营地。

一路上虽然可以看见匈奴人的士兵在不停的巡逻,但是从他们的神情上却能发现一丝疲惫。

一行人并没有费太大的劲就摸到了匈奴军营的附近。原本以为匈奴军营中应当是十分紧张的情景,可是奇怪的是匈奴士兵们好像是没人管理一样,除了守卫和巡逻的士兵,大家都随意的歇息着,这让陈以琛等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围着军营外围转了几圈,张巍用起独门窃听神功一直在窃听匈奴人的谈话,果然发现在离他们不远处有一群匈奴的低级将领正围在篝火旁吃肉聊天。张巍示意大家往他们聊天处聚集,大家猫着腰,悄悄的跟着张巍往前行进。

不知道是陈以琛等人的武功太过高强,还是匈奴人放松了警惕,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陈以琛等人停在离匈奴军官围坐的篝火处不远,他们还在高声谈笑,丝毫没有发现危险就在身边。

就听见其中一个体格健壮的匈奴将领压低了声音对身旁的几人说道:“你们知道不,皇庭那边的情况据说已经得到控制了。”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大皇子发动了政变,三皇子等人都伺机而动,没想到最后带兵勤王的居然是平日里默不作声的七王子朗宁,这一次可汗可是看走眼了啊。”另外一日看了看四周,也压低了声音说道。

“难怪皇子们和将军都急匆匆的赶回了皇庭,看来咱们这边的战争也是打不久了。可汗这一次元气大伤,哪还有精力管咱们死活。”刚才说话的壮汉咬了一口羊肉说道。

“要我说赶紧结束战争才好,现在天气越来越冷,我家就我婆娘和老母亲两人,还有几个孩子,我若是不赶回去,他们今年过冬的食物能不能准备够还是一个问题。”一个个子不高的将领低头说道。

“让这见鬼的战争赶紧结束吧,我也想我的老母亲了。”体格壮硕的将领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大家都沉默了起来,想起了各自的家人。

陈以琛和张巍两人对视了一眼,陈以琛点了点头,张巍便向其他人打起了手势,一行人开始小心翼翼的撤退。

夜探敌营行动大功告成,关键是知道了匈奴这一段时间休战的原因,陈以琛和张巍连夜将消息禀报给了豫王。

既然匈奴皇权动荡,此时正是我方和匈奴谈判的最好时机,豫王立即给元康帝写起了奏折,并派快马送去了京城。

京城的回信来的很快,仅仅三天就得到了消息。元康帝已经排除使节与匈奴人联系,不久将派特使前来边城,与匈奴人进行谈判,等到特使一到,豫王便可以带领部分将士先行返回京城了。

得到这个消息,豫王和陈以琛十分高兴,整个部队也是人心振奋。

过了没几天,匈奴果然派人送来了降书。

豫王代表大新朝朝廷接受了匈奴的投降,并要求匈奴将营地向后退了五十里,以示诚意。至于其他事项,则等待着朝廷派来的特使来处理。

匈奴的动作很快,在投降的第二天便全线后退了五十里。这让豫王等人彻底放下了心来。

不过边城的守卫依旧没有放松警惕,毕竟胜利的果实得来不易,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因为疏忽大意出现什么意外。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