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又嫩又紧的

等一下,这是正大光明的**吗?楚云歌可以理解为,七王爷现在,在那个啥她吗?

长门弘文小声的说,“楚云歌啊,你闯大祸了!”

“我?我闯什么大祸了?”楚云歌耸耸肩膀,长门弘文小声的靠在楚云歌的耳边说道,“你知道吗?好多大臣,都在说你的坏话。”

额……那就随便他们说吧,楚云歌摆摆手,“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我无所谓无所谓。”

长门弘文又抓起楚云歌的手,“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召唤神兽的呀?”长门弘文眼神亮亮的,楚云歌推开长门弘文,“独家绝技,恕不外传。”

看到楚云歌不愿意再搭理他,长门弘文又绕到楚云歌的面前,“云歌姐姐你就告诉我嘛!刚才你好厉害!我好喜欢你!”

楚云歌:“……现在,不是你之前奚落我的时候了?”

长门弘文憨憨一笑,“从前是我错了,我给你赔礼道歉,那啥,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生气了。”长门弘文拉扯着楚云歌的胳膊,摇晃来摇晃去。

看着面前,非常孩子气的长门弘文,楚云歌无奈的揉揉额头,“即便是我告诉了你,也没啥用。”楚云歌挣脱了一下,然后又开口说道,“难为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拜托我了,那啥,天不早了,你赶紧去歇息哈。”楚云歌推着长门弘文的后背,然后把他送走了。

看着他相当之不情愿的离开这里,楚云歌裹裹身上的衣服,然后钻进了马车。

想着明天的安排,楚云歌担心别再有什么其他的变数,她合上眼睛,忙了一天,也的确累了。

天空之中,硕大的月亮高悬在天空之中。

遥远的西蜀国,城楼之上,独站着一个衣袂飘飘的男子,他如夜晚的妖孽一样,站在最顶尖的地方,遥望着大泱的方向。

楚云歌,红莲,很好。

清杉意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双唇,胸口上的封印解除,普天之下,他应该是最为强大的那个人。

多年前的恩怨,如今,是不是该好好的算上一算?他张开手掌,看着半空中渐渐凝结的冰链,缠绕着他的手指,他缓缓勾唇。

是时候,该去找她了。

**好梦。

在宫人的忙碌声之中,楚云歌醒过来,然后赶紧梳妆啊,穿衣服啊,好一阵折腾,楚云歌才收拾好下了马车。

今天上午应该也就是聚在一起,吃个素斋,然后这些人,给老祖宗烧炷香,应该祭祖也就差不多了。

也是这一早,楚云歌看到了长门无乐,他站在人群中,正在吩咐着什么事情,似是察觉到了楚云歌的视线,他抬起头,看了看楚云歌这里的方向。

楚云歌脸微微一红,赶紧转开视线,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

长门无乐一晚上都没有睡好,他低着头,小小的打了一个呵欠,宫人在安排事情,楚云歌正在活动着身子,捏着腰上的肉,都怪长门无乐,把自己给喂胖了哼叽叽!

长门无乐走到楚云歌的身后,他语气有些微微的冷,“听说昨天,七弟来找你了?”

“噗!!!你怎么知道的?”楚云歌有些惊悚。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