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吃胸边膜下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为什么这样问?”

“你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虽说病从口入,但我这个人吃饭一向很注意,要说这几天比较可疑的,好像只有在九姨家吃了杏儿一碗面条。

想到那碗面条,我浑身一震:“那东西的气味现在还在我身上吗?”

“不仅仅在衣服上,还在你的血液里和脏腑间。”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真不知道吗?”

“不知道。”

“那是蛊毒!”

“什么?”我惊骇得差一点从座椅上掉下来。

以前只听闻江湖上有蛊毒这么一说,想不到竟然被自己撞上了。

杏儿下的是蛊毒,这小姑娘可真是蛇蝎心肠。

我哑着嗓子问道:“那我这病,还有救吗?”

师可可说:“你很万幸,能想到来找我。这种病医院里的现代医学技术是检测不出来的,中了蛊毒的人去医院检查,往往被误诊。如果半个月内不能服下解药,中蛊之人必死无疑,而且十之八九是自杀。”

我想起自己也曾有过自杀念头,真是太可怕了。

师可可说:“你的眼睛现在一片血红,身上衣服上都有一种邪毒,如不根治,后患无穷。”

“你能治吧?”

“许多年前,我曾在普陀山拜访到一位高僧,经他指点,得到一剂古方,能治蛊毒。只是,你愿意试试吗?”

我说,别管灵不灵,先给我来一副,现在我这状况,再糟糕也糟糕不到哪里去。

师可可点点头,在一张处方上开了下列药。

“明雄5克,儿茶5克,漏芦5克,石菖蒲10克,血竭5克,朱砂30克……这些药配齐后,可让药房加工成散,用滚开水冲化服下,可解蛊毒之病。”

我将药方收好,心生感激。

我问师可可:“蛊毒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师可可沉吟了一下:“我只能解毒,它害人的原理我并不清楚。这种东西原来只在云贵一带有,现在很少见了。不过我听说,那些下蛊之人往往都会使用一些役鬼之术,平时家中豢养着小鬼儿,遇到事情便让鬼卒为他们害人。”

“师大夫,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我是从佛经中得知的。”

“你信佛?”

师可可点点头。“我是佛门弟子,是在家的出家人。我去佛堂里给你找几本书,你带回去看看吧。”

我去中药店把药配齐,不出意外,明雄和朱砂配不到。我跑了几家店都是这样,心想少两味药应该问题不大,把其他药量增加了几份。

回家用开水送服之后,确实感觉神清气爽了许多,药到病除啊,这方子神了。

我心想当时在九姨家,陈渔也吃了那碗面,担心她出事,我马上给她打过去电话,一问得知,陈渔竟然什么事情也没有,既没觉得头疼脑热,也没觉得胸闷难受,还反问我怎么了。

我说奇怪,难道就只有我一个人中了蛊毒吗?

我上网查了查资料,在南洋一带,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泰国等地方都有这种蛊毒,被人下了这种蛊毒,就是吃了一个很小的东西到你肚子里,可以长得很大,使你肠穿肚烂,厉害的很。而且蛊毒有很多种,每种害人法子都不一样。

据说有一种蛊师,他的神通很大,心狠手辣,以杀人为能事,以害人为乐。杀一个人,害一个人,那是很平常的事情。

我心说师可可帮我驱蛊,万一让下蛊的人知道,她岂不是有危险!

我可不能连累人家啊!

想到这,第二天我连忙又去了一趟小黄楼,师可可笑吟吟地接待了我。

不等我说话,她先说道:“你吃过药啦?身上的病气不见了。”

我说:“你开的那药真管用,我喝下去不过10分钟,就感觉自己身上轻松了许多。”

她说:“我那个是验方,是从古时候流传下来的房子,不知救过多少人的性命呢。”

“古时候?”

“是啊,蛊毒最盛行的时候是在汉朝,汉武帝的后宫中魇魅之术盛行,蛊患猖獗,不知害了多少人啊。”

“真是祸害遗千年。”

师可可叹了口气问道:“你现在身上还有火烧火燎的感觉吗?”

“没有了。”

“那就好。”

“师大夫,你对蛊毒的了解,是在医学院里知道的吗?”

“医学院里的教科书上可没有关于蛊毒的任何记载,所以现在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不认这种病,我之所以了解蛊毒,是因为我认识一个人。”

“什么人?”

“李十三。”

“李十三?他……”

“别误会,其实要不是他,我现在已经死了,是他救了我。”

“你也中过蛊毒吗,他会解?”

“不,但他知道什么人能解。”

“是他指点你去普陀山找那位高僧?”

“是的。”

“就因为这个,你才和他在一起啊。”

师可可笑着摇头:“我们之间是朋友,没有男女私情,他很尊重我,我也敬重他,仅此而已。”

“给你下蛊的是什么人?”

“一个女人。”

我心里咯噔一声:“什么样的女人。”

“我记得她衣服上绣着一朵梅花。”

“梅花!”

“你认识她?”

“是啊,我也是被她下蛊的。”

师可可变了脸色:“她为什么害你?”

“不知道,不过我猜,她可能是为了我身上的那块玉吧。”

师可可沉默了一会儿,她静静地望着我说道:“也许,我们之间有缘,否则,我也不会对你一见如故。”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离开中医院,我去了一趟花园街,找到我的老同学杨浩,这小子几年不见,混的风生水起,当上了光荣的人民警察,可把我给羡慕坏了。

我上了楼,是杨浩的女友姜人美给我开的门,她一见到我,就冲着使眼色,弄的我莫名其妙。

杨浩正在厨房里收拾菜,“你堵那干哈呢,让他进来啊!”

我挠了挠头,感觉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

杨浩弄了几个小菜,酱牛肉,溜肉段,地三鲜,我拿着一罐哈尔滨啤酒,随口问道:“哥们儿最近过的挺尿性啊,风生水起。”

杨浩笑道:“那还要托你福的啊。”

“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关系可大了。”杨浩说,他最近正在帮一个土豪办事,收了不少钱。

像这种收钱办事的事情,我虽然知道,但也不能说什么,毕竟这里的风气一直如此。

我好奇道:“那个不开眼的土豪劣绅看上你了?”

“李十三呗。”

“李十三?”

“是啊,不过我总觉得这个人有点阴。”

“那你还给他办事!”

“没办法,金钱的诱惑太大了,我也要过日子啊,家里车子,房子,哪儿不要钱,我不帮他办事,总有别人去办,我何必跟钱过不去。”

“你可要小心点,这个人路子挺野,不是什么好鸟。”

杨浩见我这样说,收敛起嬉皮笑脸的模样。“我只管做事拿钱,管他是什么好鸟坏鸟。”

我真想把李十三的事情全盘告诉杨浩,可是又担心他人微言轻,就算知道真想也搬不动李十三,反而再把自己给搭进去,那我岂不是害了他。

想到这里,我才明白,姜人美是想让我劝劝杨浩,让他别给李十三做事。

我在杨浩家吃完午饭,中间也好言相劝了很多遍,让他提防着点李十三,杨浩满口答应,就是不知道听进去几分,希望他能平安无事吧。

离开杨浩家,我想了很多,再抬头时,人已经到了一片墓园,墓地被一个八角亭子环抱,墓地修整一新,显然经常有人来祭扫,一块大理石上镌刻着姓氏生平,立碑人是一长串后代子孙,我在这些名字中,发现了师可可。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