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含玉根上朝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申寒默然不语,他平静的看着周围讽刺,嘲笑他的人,摇了摇头。

墨莲的离开之后,便没有人真正的去找他的事情。申寒一路顺利走到山峰之下,他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山峰,眼中带着一丝追念。

“别了,符霖阁。”申寒低语,他拿出身上那被逐出师门的信件,交给了看管阵法的两个弟子。

那弟子眼神带着古怪,他看了一眼申寒,然后认真查看一下信件,便将申寒放了出去。

申寒走出阵法,依稀能听到那守护阵法弟子的低声议论。

“再见了,符霖阁,再见了,诸位。”申寒低声说道,随后他大步迈向前方。他的路,注定曲折坎坷,他的命运注定多舛。

符鸣峰上,姜淮对着山门的方向,默默的祝福申寒。

“他已经走上他的路,我呢?”姜淮心中忽然有些迷茫,申寒有虓,他走的阴阳,而自己却不知道该怎么走。

“算了,筑基都不到,还想之后的路?还是管好眼前的事情吧。”姜淮忽然自嘲一笑,他抛弃这些心思,然后开始盘坐修炼。

夏叶绿影照幽幽,花开畔,人复人。浊影重重,闲时晚来秋做客,青草摇,岁月流。

岁月不知人心愁,秋来天高。

姜淮立在一块巨石之上,他望着夕阳,片刻才收回目光。

“一晃三月过去了,明日便要去师傅那里,不知这次他会教我什么?”姜淮轻声自语,他凭借丹药,实力已经提升至凝气六层。虽说他心中比较忌惮丹药的残渣,但是若是没有丹药,他突破之日,遥遥无期。

忽而,就在夕阳落山的一刹那,有一黑影踏着夕阳的余光而来,他速度飞快,不过片刻便来到了姜淮身前。

姜淮看着来人,蹙眉锁目,他带着厌恶的目光,冷冷的说道:“我已经说过,我与那事情没有一丝关系。”

黑袍修士冷声一笑,他声音粗犷,如石器摩擦:“鸣少爷已经调查过,你与冯屠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当日你们接触过之后,冯屠便欺诈,盗取珍贵物品,携带巨资潜逃。哼,说,你们到底用什么方法,在那里碰面分赃?”

说道最后,黑袍修士声音已经带上杀意。冯屠不仅破坏王鸣少爷的事情,而且还借助少爷名义到处借贷,王鸣怒火中天,他派人抓捕冯屠,却没想到冯屠已经无影无踪。

于是,当日的姜淮便成为了唯一的知情人,黑影本想悄无声息的潜入符鸣峰,带走姜淮,却没想到被姜淮撞到。以至于自己被师叔发现,功亏一篑。

之后,王鸣少爷查出姜淮乃仙瞳道人的弟子,不敢用强,只能威胁,寻找证据。

姜淮淡然的看着黑袍修士,懒得说话。他掉头就走,若是王鸣真有证据,他不会在这里浪费口舌。

“尔敢!”黑袍修士怒吼,他看着姜淮,杀意如同实质:“哼,冯屠此人必死,你若是说出他在那里,少爷会看在仙瞳道人的面子上,宽恕你无罪。若不然,哼。”

姜淮打了个哈欠,“说完了么,说完赶紧回去抓冯屠啊,一个凝气一层的修士,你们动用这么多人都抓不到,丢人不?我若是王鸣,定会跳湖去,让湖水好好的洗刷这恶臭的名声。”

黑袍修士听到姜淮的话,气的脸都发白,他握紧拳头,刚想动手,可是想到符鸣峰的那些筑基师叔,他只好压住自己的行为:“我给你一周时间选择,若是告诉我们冯屠的下落,少爷不但不追究你的责任,还会奖赏你一瓶丹药。若不然,哼哼,明年陌上花开之时,便是你的死期。”

“藏心地?”姜淮神情慢慢严肃起来,他听出那黑袍修士的意思,“我不知道冯屠的下落,你们若是敢动手,那就来吧。”

“不知死活。”黑袍修士冷笑,他踏上飞剑,远离姜淮而去,“你最好祈祷自己明年不去藏心地。”

姜淮脸色慢慢的便冰寒,还没有去藏心地,就已经得罪一行人。

“怕什么,藏心地最强不多凝气九层,大不了动用符印,轰杀他们。”姜淮一脸狠意,冯屠也是人才,竟然在王鸣眼皮底下偷偷的溜走。

“冯屠,你也最好不要让我找到你,你竟然让我惹上如此大敌。”姜淮沉默片刻,他转身返回自己的屋子。

夜,悄然无声。

姜淮盘坐在床上,用自己的真气在温养晶雪剑。

经过三个月时间的温养,晶雪剑愈发冰寒与通透。姜淮曾动用凝气六层的真气,晶雪剑所照成的破坏了直逼凝气七层的攻击力。

“《双魂决》修炼到第一层末期,灵魂强度已经达到了凝气八层。若不是春渺,我真的坚持不下来。”姜淮每每修炼双魂决,都痛不欲生。那种将灵魂撕裂成两部分的疼痛,随着修炼加深,愈发疼痛。

每次修炼完之后,姜淮都需要用春渺来缓解这种疼痛。

“难怪师傅以筑基中期的实力,在符霖阁长老中,也能排名前列。《双魂决》果真强大。”姜淮苦笑一声,不过些许疼痛,已经让自己隐隐有退缩之意。

“若不吃苦,怎能前进。”姜淮漠然的温养晶雪剑,他的时间太过紧张,除了修炼功法,运转周天,还要修炼双魂决,温养晶雪剑,吸收丹药,以及修炼术法。

以至于他拿手的炼制符纸,竟然没有开动。

“《书卷》第一式,依然没有参悟明白,时间啊。”姜淮叹了口气,明日他还需要去找他师傅,三月已过,不知他师傅还要让他做什么。

姜淮带着重重的心思,他必须尽量增强自己,因为冯屠之事,他已经和王鸣对立。

“王鸣所谋之事定然重要无比,否则冯屠消失,他不会如此生气。”想起当日王鸣带着筑基后期的修士来符鸣峰找仙瞳道人理论,他就头疼,这种无妄之灾竟然落在他身上。

姜淮眼中带着思索:“那黑袍修士已经发话,明年藏心地绝对会找我麻烦,我必须谨慎,小心行事。还好申寒大哥给我留下一个底牌,若是用的恰当。”

想到这里,姜淮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他眼中带着贪婪之意:“相比我会比九阵宫收获还会打,富贵险中求。既然你们敢来,我会好好伺候你们。”

“这是危险,也是机遇,就看我能不能把握住......”姜淮慢慢闭上眼睛,他每日温养晶雪剑的时间不能太长,时间太久,他的经脉会被晶雪剑散发的寒意给伤到。

四更天,忽闻惊雷。雷声阵阵,乌云不住的翻滚。久之大雨飘落,姜淮盘坐在屋内,忽然之间,他心生烦躁。他凝望窗外,听雨打屋檐,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他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

姜淮停下修炼,他站起身来,走到床边,轻轻的推开那扇窗户,看着天空飘落的雨滴。听着雨水滴落的声音,心中更加烦躁。他凝望着漆黑的夜空,低声自语:“究竟要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我的心静不下来?”

雨水打在大地之上,交织成一曲仙乐。而在黑夜尽头,那回廊的拐角,一个穿着黑衣青年全身淋在雨中。他双手捂住嘴巴,胸口不断起伏。一声声古怪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他声音十分古怪,像极了一个大笑之人,被人捂住嘴巴。

黑夜,天空划过一道闪电。这道闪电照亮了大雨,也照亮了黑夜。

黑衣青年脚下,摆放有一个黑漆漆的珠子,这个珠子霎是诡异,天空之中的雨水打在珠子之上,竟溅不起一点雨滴。而在珠子旁边,更有一个黑漆漆的旗子,这旗子之上,有一复杂的花纹,花纹在不定的变幻,实属奇特。

许久,青年这才抑制住自己的心情,他双眼在黑夜中明亮无比,他用尽自己的力气,然后压着声音吼道:“哈哈哈,天不负我。我所站的土地,春秋走完,便会刻上我的名字。哈哈哈!”

青年的声音很小,很小......

这一夜,符霖阁一处禁地之中,一位老者心生感应,他掐指问天,眼前隐隐出现一条字符,他尚未看清楚。那字符忽然被黑色浓雾侵占,然后碎裂。

“到底因何?是谁?”老者喷出一口鲜血,萎靡不振。他扶着墙壁坐起,然后摇响了一处暗铃。

另一处,一位须发花白老者满脸暗淡,他眉头生有一目,那眼睛之中竟然留下了一滴黑色的血液。他颤颤巍巍的摸出一个抽屉,里面有一个暗铃。

这一夜,不知多少人,心中难眠。

次日,天空阴沉,姜淮推开屋门,迎面而来一阵新鲜空气。空气含着雨露的气息,倒是让姜淮的心平静一些。

姜淮举目望向天空,满目乌云不可远眺。姜淮踩着积水,走出院落。

稀稀小雨落肩头,又挂青丝。不知为何,姜淮心中总感觉要发生一些事情,就像这雨落得太突然,周围都容不下它,形成积水。

“可能是压力太大了,自己产生错觉了。”姜淮自嘲一笑,他整理一下心情,脚下踏着不太湿润的土地,向山上行走。今日是他师傅与他约定的三月之时,不知道会有什么等待着自己。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