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日记

温泉中,烟雾缭绕,热气蒸腾氤氲。

杨柔从更衣室里出来,围着浴巾,在柜台里拿了几杯酒及一杯果汁——萧悦和几人叫她顺带的。

萧悦和散漫的接过属于她的奥地利红酒,极艳的颜色,高脚杯中酒红色的液体荡漾。为了不弄湿头发,她的头发已经扎了起来。

滕晓璐的酒和苏瑶瑶的一样,冰锐。杨柔为自己拿的是水蜜桃味的果汁。

萧悦和抿了一口:“杨柔,下来啦。你说你在二月游泳你不肯,现在是在温泉里,你再不下水我和你谈谈人生。”

杨柔撇了撇嘴,蹲下来用手指试了试水温,不是很烫。她小心翼翼的把两只脚放下去,然后整个人浸进温泉。

很暖和。有一种柔和的感觉包裹了全身。那种力量仿佛可以包容一切,舒服的她想叹息。

温泉还算大,滕晓璐示范给她看: “喏,像我这样,其实没什么难的啦,放松……”

苏瑶瑶翻着白眼:“早知道夏天去游泳的时候,就应该把杨柔一起拽下游泳池!”

杨柔有些笨拙的模仿着,但滕晓璐终究不是什么专业的教游泳的教师,只是教了她一点基本的知识就说:“好啦,我只能教你到这一点了,我也不是很熟练。”

萧悦和嗤之以鼻:“呵。”

苏瑶瑶趴在池边笑,笑够了,冲杨柔勾勾手指:“来来来,杨柔,我来教你。”

杨柔乖乖的应了一声。

萧悦和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杨柔学习游泳学习得累成狗,喝光了一杯酒:“我去拿酒啊,谁要我带的?”

“帮杨柔带杯果汁吧,她都要被瑶瑶累成狗了。”滕晓璐笑嘻嘻的说。

“嗯。”萧悦和应了声,在一旁的柜台里拿了杯果汁,递给滕晓璐:“我手机好像响了,去接一下。”

“哦。”

萧悦和进了更衣室,她的苹果六正不知疲倦的响着,是萧台打来的。

她攥紧了手指,选择接听。尽量以平静的声音开口:“喂?萧台?”

那边沉默了很久,她才听见萧台说话,不同于往日的轻狂,而是轻轻的:“悦和,我们……”又是一阵沉默,“我们分手吧。

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手机从萧悦和的手上滑落,掉在的白瓷的地面上。

半响,她才回过神来,恍惚的从地上捡起手机,但萧台已经挂了电话。

她一遍又一遍疯狂的拨打那个已经铭记于心的电话号码,可是再没有人接听。手机也一遍又一遍的传出冰冷的,毫无感情的机械的盲音:“嘟——嘟——嘟……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

她把手机狠狠的甩在墙上,坐在地面上,抱着膝盖失声痛哭。其实她早料到了,她只是没想到,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没想到他会这么的,这么的绝情。

她哪里做得不好?想她萧悦和,自小就是家里的小公主,群星拱月,爸妈做什么都顺着她,她可以任性,可以随心所欲,不论对谁。唯有萧台,她是那么害怕失去他,那么爱他。她在他面前不再任性,做什么总要顾虑他的感受。她关心他,了解他的喜好,他喜欢什么她也就跟着喜欢。可是为什么他要离开她?她看着眼前的白色,想,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要离开我?

她忽然觉得,有些冷。她换上了衣服,把头发放下来,微微遮住了红肿的眼睛。走出更衣室,滕晓璐几人还在嘻嘻哈哈的闹着,可以听见她们银铃般的笑声。

蒸腾的水蒸气模糊了她的面容,她的声音烟味刚哭过有些嘶哑尖锐:“我有事先回旅馆了啊。”

滕晓璐和杨柔都“嗯”了声回应她,只有苏瑶瑶什么都没说,她安静了下来,看着萧悦和。顿了好久,她叫她:“悦和。”

萧悦和觉得,她好像又有点想哭。她鼻子一酸,但还是轻声的说:“什么事?”

“我陪你一起吧。”苏瑶瑶也从温泉里趴了上来,“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喔,杨柔,你继续学游泳;晓璐,指导杨柔教她的任务就靠你完成了。”

萧悦和抿着唇,不语。

片刻,苏瑶瑶换好了衣服,拉着萧悦和走了出去,又拉着她上了出租车。萧悦和一直沉默着,苏瑶瑶也陪着她一起沉默。

回到旅店时,好心的老板娘还问了句:“怎么这么快回来啊,嗳,她怎么哭了?”

苏瑶瑶冲她笑了笑:“嗯,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没法碰水啦,回来上个药。”

老板娘说“等等啊。”说完转身进了她自己睡的房间,拿出一个小瓶子:“这是我自家做的跌打损伤酒,拿去用吧,可不能乱涂伤口,女孩子留疤就不好了。”

苏瑶瑶本来推辞说她有药,但是老板娘执意要给她只好收下了。而她所谓的“摔了一跤”的萧悦和,一直旁观着,一动不动。

在房间里,苏瑶瑶一语成谶:“萧台跟你分手了吧。”

萧悦和躺在床上,抬头望着天花板,哽咽了:“是啊,他和我分手了,瑶瑶,你说我做错了什么,我全心全意的爱他,为他付出,他凭什么……”她没有说下去。

苏瑶瑶抱住了她,她的声音突然之间颤抖了:“悦和,你以为只有你在痛吗。”

萧悦和看着她。

苏瑶瑶闭上眼,痛苦的:“帆诺爱的,不是我。这一点,你我都知道吧。可是正如你说的,我tmd放不了手。

“就是因为我无法放手,所以我才愿意等待。我等待有一天他可以忘记她,等待有一天他可以爱上我……

“悦和,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你知道我的对不对?他于我就是心头一根刺,不拔出来会痛,拔出来也痛得歇斯底里。”

萧悦和听着她讲话,苏瑶瑶说:“悦和,我真的怕你会自杀,可你死了,他也许不会痛苦,可是我们会。如果你死了,最对不起的人是我们。”

萧悦和垂眸,用手指在床上轻轻的写出了几个字母:entschuldigung。因为热爱旅游,她还是知道一些国家的日常用语的。

杨柔不在这里,不然她一定会注意到,也可以翻译出来意思。可是在这里的是苏瑶瑶,她没有注意到,也没有翻译的能力。

杨柔天生就比较聪明吧,游泳她只用一个月就学会了。萧悦和已经没有了泡温泉的兴致,一行人干脆就回家了。回去的时候萧悦和买了很多特产分给三人,还买了一箱酒。滕晓璐想阻止她,但是苏瑶瑶摇了摇头。

滕晓璐去找冷陌逸把她叠的999个纸星星送给了他,冷陌逸有些怔然。他想起那时萧台说的话。“爱情是深渊,跳下去便是粉身碎骨。”“既然爱上了,就要有飞蛾扑火的决心。”

他当时不屑一顾,愤怒的说“我怎么会爱上她”。但是现在,他好像有点心动的感觉。

冷陌逸一向是个懂得抑制自己的人,但是他还是吻了滕晓璐。

后来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桌子上那罐纸折的色彩艳丽的星星,999颗象征着天长地久。可是真的就能天长地久吗?

萧台的家里,一片混乱。他倚在冰箱的柜角,痛苦的闭上眼睛。

他想坚持的,但他一再的反抗激起了父母的怒气,母亲甚至以死相逼,下了最后通牒:“再不和她分了我就死给你看!”

萧台至多是狂放不羁,有些叛逆,可他做不到看着自己的父母在自己面前,因为自己而死去。所以他同意了,他给萧悦和打了电话。

他一直开不了口,直到母亲拿起了刀他才说“悦和,我们……”他说不下去了,父母看着他气的全身发抖,他终于说“我们分手吧。”接着他听见了一阵震动,他知道是萧悦和的手机掉了。他没有勇气再听她说一句话,他挂了电话。

父母走前,母亲苦口婆心的教育他:“那个萧悦和有什么好的,她这个不良少女如果真的嫁过来会气死我们的。我给你找的那个才叫大家闺秀,那个萧悦和配不上你。听我们的话,我们是为你好。”

为他好吗?他苦笑,又听见父亲说:“你们这个寒假就结婚吧,在末尾那天。”

他想说不,但他还是没说话。他想,为什么他们都要逼他?

他知道父母为什么让他在寒假结婚,是为了让他没有后退的余地,也是为了让萧悦和死心。况且他是大学生,结婚年龄也足够了。

他们都替他擅作主张,他们说都是为他好。他们不是他,怎么知道他的想法?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他现在最大的快乐,就是能够和她一起白头偕老。可是他们连这一点快乐都要剥夺。他们认为是好的就要塞给他,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

萧台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奥地利红酒,抓起一旁的开罐器撬开盖子,仰头灌下了一大口红酒。看着萧悦和不肯放弃的打来无数个电话,他一个也没有接。

而在萧悦和家,萧悦和同样的,疯狂的灌酒。奥地利出产的红酒酒瓶扔了一地,萧台最喜欢的品种。

滕晓璐实在看不下去,阻止她:“悦和,别喝了。”

萧悦和推开她的手:“晓璐,不要管我,给我半个月时间……”

“晓璐,让悦和喝吧。伤疤总要有些时间才能自愈,时间可以淡化一切伤口。”苏瑶瑶也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酒,“悦和,我陪你一起喝。”

萧悦和真想说苏瑶瑶你这个笨蛋,你知不知道有一些伤口,无论如何都无法愈合。但她真是有点醉了,于是就没说。

滕晓璐也拿了酒一起喝,就连一般只喝果汁的杨柔也拿了瓶度数低的,给众多酒埋在深处的酒。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