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男生把我带到男厕所强

“子君,快一点,我找到巨犀谷的入口了!”一道清脆的声音夹含着一丝兴奋从幽谧的林间传来。

藤子君嘴角含笑,应了一声,“嗯,阿凌,你先走,在前面谷口等我,我给他们留个记号就来。”

“哎,那你快点啊。”前面的人影欢快地应了。

待前方的身影再也看不见,藤子君方沉下一张俊脸,侧头朝其中一个方向道:“出来吧,她已经走远了。”

一道红艳的身影从林间闪现,笑眯眯地看着他:“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天夜皇朝竟然还有这般宝地,巨犀兽在我们那可是消失了近千年,不曾想这次来到天夜皇朝还能有这等意外收获。你放心,这次只要取得巨犀角,我定会助你进入丹洲城参加这次炼器大会!”

闻言,藤子君的目光才从前方消失的那道倩影中收回,淡淡瞥了红衣女子一眼,勾唇道:“我自是相信唐三小姐的能力,只是巨犀毕竟是上古凶兽,实力凶悍不说踪迹也难寻,就算我们幸运寻着了,以我们的实力也难以擒住它。”

红衣女子微微一笑,手腕一晃,一柄精巧的长弓出现在她手中,轻轻往前一递:“不用担心,这个给你。”

“这是……”藤子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它是一把圣魂器,原本以你的实力是难以驾驭的,不过有我在就没问题。”红衣女子昂傲然道。

藤子君眸中爆出一阵璀璨光亮,越衬得面目如画俊美异常,女子轻轻捂了捂胸口,感觉到那里传来一阵剧烈地跳动,眉目微痴,半晌才含笑道:“看你这样喜欢,便将它送予你吧。”

“如此,多谢唐三小姐。”藤子君拱了拱手。

女子嗔了他一眼:“不用这么见外,你可以叫我唐姝或者……阿姝。”

藤子君眸子微眯,从善如流:“唐姝。”

“走吧,待会还要靠她去寻那巨犀呐,别让人等久了。”唐姝朝凤凌离开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语气略带一丝酸意。

藤子君勾了勾唇,也不多话,往巨犀谷口方向飞奔而去。

唐姝说得没错,这次能不能寻到巨犀还要靠阿凌,其不说她的火脉之力能够抑制巨犀的实力,就说她的感觉之敏锐是他生平仅见,巨犀十分小心且狡猾,虽实力强悍却轻易不被人觉它的踪迹,若有阿凌在寻到的几率便要高上几分。

当年他也不过是见她被人欺负,随意出手一救,谁料竟无意得了这么一个活宝贝。

远远的,他已经瞅见她在前方谷口朝自己挥手,脸上尽是灿烂的笑容,眼神不禁柔了几分。

“就是这吗?”藤子君往谷中一瞧,在看到几个凌乱而硕大的脚印时,眸子微亮,“那是巨犀的脚印!”

钟凤凌亦是一脸喜色:“那我们快进去吧。”

藤子君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凤凌:“若不然且等等其他人,毕竟只有我们二人若真遇上巨犀,怕是难以招架,那毕竟是上古凶兽,实力不可小视。”

凤凌笑睨他一眼:“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婆婆妈妈的,走啦!”

她深知这次巨犀角对藤子君的重要性,若是通知了其他人,到时候争夺起来藤子君怕是得不了好,藤家可不止藤子君想参加这一次的炼器大会呢,少了些竞争他的机会就大一些。

二人在偌大的巨犀谷里寻了整整三天三夜,终于寻摸到巨犀的踪迹,期间也遇上过不少凶兽,却都凭借凤凌那异常敏锐的直觉躲了开来,躲不开的凭着俩人的并肩作战也能解决。

“你看,这个脚印里并没有露珠,应该是最新的。”那巨犀太狡猾了,虽说体型庞大,可隐藏踪迹的本事却异常老练,气息也隐藏得极好,好在凤凌还是感觉到了异常,这会儿屏气凝神,仔细查看周围的情况,终于还是让他们现了草丛里的异常情况。

现在是清晨,林子湿气重,周围的草丛里都挂着露珠儿,他们看到的那个硕大的脚印就隐藏在一处草丛中,周围还挂着不少颤颤巍巍的露珠儿,唯有那片草丛湿嗒嗒的,却没有一颗露珠,两人瞬即感觉到了不对劲。

“前面不远处有水声,据说巨犀性喜水,我到前边看看,你现在这边等我的消息。”凤凌说着就要拨开草丛,却被藤子君拉住了手。

她回头不解地看着他,藤子君想说什么,话头在喉咙里滚了几滚,终是咽了下去:“没什么,自己小心点。”他知道,论实力他自是不比凤凌差,但她在某些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本事,这点连他都不得不服,也知道她前去探路比自己合适。

“嗯,我知道。”凤凌冲他露出一抹清艳的笑容,仿佛灿灿朝霞,让他的心涌起一阵阵的悸动。

他有一瞬的后悔,若是她有个闪失……他想再伸手去拽住她,然指尖滑过一丝凉意,她的度极快,转眼消失在自己眼前。

藤子君怔怔地望着已经离得有些远的倩影,但想到巨犀就在附近,又不敢出声喊住她以免打草惊蛇。

“哼,这个钟凤凌倒是有几分能耐,巨犀确实就在前面的小湖里。”一道声音突兀地传进耳朵里,藤子君心头一凛,侧头去看那红衣女子。

唐姝嘴角勾起一抹笑,拉起他的手:“跟我来,它已经察觉到她在靠近了。”其实比起只有不到地玄实力的藤子君和钟凤凌,她的实力自是高出许多,真要取那巨犀角的话,光靠他们俩是不够的,最后还不得是她亲自出马。

那钟凤凌感觉虽敏,却是远远及不上她的,钟凤凌此行的目的,便是做将巨犀引出来的饵!

炼器师是巨犀仇视的对象,虽说也有别的炼器师可做饵,但谁让藤子君眼里只有她呢,唐姝眸间划过一丝冷光。

凤凌已经摸到小湖畔,小心翼翼地查探着周围的动静,小湖畔周围的树木并不密实,偶尔能够现有些枝木折断的痕迹,她找了一圈,实在现没地方隐藏巨犀那庞大的身躯,可她明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窥探自己,虽说巨犀的气息飘渺若无,然她还是隐隐觉察到什么。

转了一圈,她的目光忽然就落在了那片平静的小湖泊里,湖面上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荡开一圈圈细密的波纹,她的瞳孔一缩,难道是——

她几乎想也不敢再想,拔腿就往林子里头跑。

“阿凌小心——”一声近乎凄厉的喊声从她前方传来,浑身的血液直往头顶上冲,她用尽了生平最快的度奔逃,然而,还是晚了。

湖中响起哗啦的水声,可是只那么一瞬,她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出水面,一道高大的阴影笼罩在她头顶,为了自保,她想也不想连头也未回就打出无数条火焰,企图阻挡身后那巨兽的靠近。

只是,她并未现,身后那巨大的高墙般的凶物在她打出火焰后一双水碧的眸子陡然红,一声疯狂地咆哮后,大地猛然颤抖起来,凤凌睁大眼,看着地面上狰狞的阴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的一颗心几乎凝住。

雪白的巨大的犀角几乎抵触到她的后背,她猛一提气,又蹿出了好几米,甩开了一点点距离,她勉强在高的奔跑中侧过头,测算着自己与那凶兽的距离,片刻之后,她毫不犹豫地冲着隐藏在正前方的藤子君打了个手势。

藤子君擅弓,在天夜皇朝有箭法如神的美名,他一箭,绝不空手!

她与他有过诸多配合,二人一向十分默契,她一打手势他定然明了。

果不其然,她一打手势,他便已经准备好了弓箭,只是看到那把弓,她眼眸微怔,那不是她为他专门炼制的弓!

然而,就在他拉满弓弦,箭往她的方向离弦而来时,她陡然惊在了原地。

那箭的方向——

噗嗤!

胸口一痛,她踉跄地倒退了几步,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再抬头时,便也望见了前方那一幕。

他的眸子惊讶而恐慌,一向稳重的手忽然抖了起来,惊怒地看着忽然从他身后探出半个身子的红衣女子。

唐姝!

原来她早就跟来了!

她满面冷嘲地向自己看过来,说了句什么,凤凌已经听不见了,因为她纤弱的身体再度被后头的巨力给贯穿,她看到自己腹部贯出一截象牙白的犀角。

“阿凌!”就在她倒下的一瞬,她看见了狂奔而来的两道身影,她微微扬起嘴角,想不到,她最后会死在他手中。

他早就知道唐姝跟来了吧,亦或者,他和她本就串通在一起的,他是那么想得到炼器大会的名额,唐姝又如何不知,但,凤凌也早就看出,唐姝眼里流露出的对藤子君的觊觎,这个女人,她很不喜欢呢。

因为她的不喜欢,藤子君一向很少接近唐姝,可是,她还是低估了他对名利权势的追逐。

眼前慢慢变得灰暗,她已经看不清他的表情了,更听不见他说的什么,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往某个未知的地方荡去。

以唐姝的实力,最终顺利取到了巨犀角,和她喜气洋洋的表情不同,藤子君抱着那破碎的躯体,心仿佛亦被戳了个洞,一时间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她死了……

他失魂落魄地唤着那熟悉的名字,可她再也睁不开眼,笑着回望他。

没有她,他就算取得再大的成就,亦无人可以分享,再没人伴他哭伴他笑,高兴的时候和他分享喜悦,困难的时候默默地与他相携走过。

阿凌,他错了……原来从头到尾,他要的只不过是她的陪伴,没有了她,他争名逐利又有谁和他一起分享其中的辛酸苦辣甜。

凤凌却不知藤子君的辛酸懊悔,迷迷蒙蒙中,她飘到了一白茫茫的地方,忽然听得底下声若雷鸣,轰轰作响,又有哭声喊声不绝于耳,她低头看去,却是自己落在一海面上,天上雷雨交加,海上狂风大作,浪高百尺,一时间海天都是一片滚黑,煞是吓人。

隐约间,她仿佛看到了一颗巨大的狰狞的头颅在远处的乌云间隐现。

凤凌凝了神往远处望去,却又见隐隐起伏的海上夹杂着哀嚎、呐喊、哭泣只声,听得人毛骨悚然,她甚至看到顺着巨大海浪翻滚起伏的许多半残的房屋、船只和各类物品,还有许多落入水中的人,一个个面无人色,惊慌不已。

这……是海啸?

正想着,一个巨大的浪头朝她扑盖过来,凤凌脸色一变,却已是躲不开了,然下一刻她却猛然觉,这浪从她身上盖过,却未能伤其分毫。

正惊疑间,场景又是一变,那是一片尘沙万里的荒漠,一眼望去,一丝活物的影子都不见,她走了许久,却只见黄沙之下,露出半掩的皑皑白骨,到处都是一片死寂。

在一处流沙里,忽然探出一截长着鳞片的擎天柱般巨大的爪子,仿佛要将这片天都抓碎似的。

她惊骇欲绝,飞倒退着,正惶惶然间,眼前的场景又换了,却是漫天的流火四溢开来,山摇地动,她能看到到处慌然奔逃惊叫的人,红彤彤的天仿佛要烧起来,她又看到一只火红的巨爪在一座烧得通红的山上挥舞刨动,隐隐似能看到一道纤细的黑影缠住了它……

她知道这些所谓的危险伤不到她,便大着胆子欲上前探看,谁料眼前又是一变,却是一道川洪当头而下,她似有感觉一般,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这样的惨相这一阵她看得太多,虽心中巨痛,却又无能为力,只能茫然地前行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一处山上,山中凶兽横肆,她竟看到一绝色女子自如穿梭其间,山上凶兽纷纷避让不敢与之对上。

她好奇地跟在女子身后,不多时,便见山上某处突然蹿出一条巨尾,上有鳞甲闪烁着森寒骇人的光芒。

那女子手持一把长针,流火般密密麻麻射向那条巨尾,然巨尾力大无穷,扫落了不少长针暗器,女子焦急无比,正在此时,林中忽然闪出两道身影,是一身着暗紫长袍面罩同色面具的男子,另一人则是一长身玉立一脸病容的男子,只是待凤凌看清那病容男子的模样,不由浑身一震。

这世上竟有人长得与她如此相像!

还是个男的!

先前的女子感觉到二人的到来,转过身来,满脸喜色:“领主,冰儿!”

“姑祖母!”那长得与凤凌异常相似的男子朝女子轻轻唤了一声,凤凌满面怪异,那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长得亦是国色天香,面容却跟她也有几分相似,怎么就有这么大一个孙辈!

就在她感觉荒谬不已时,后来的那两人却猛地往她的方向看过来,仿佛看到她一般,可事实上经过这一阵的飘荡,凤凌知道,自己已然死去,现在飘荡的恐怕只是一缕幽魂罢了。

“小心!”就在二人看向她的当口,那道巨尾猛地向二人挥去,凤凌忍不住喊道。

却见那身着暗紫衣袍的男子手隔空一挥,格挡开那道巨尾,眯眼扫过凤凌所在的地方,却很快回头对先头的女子道:“凤羽千坠未能完成,无法制服虬龙之尾,前面东西南三方本已压制住,现如今又再度动荡,虬龙已然压制不住了,回吧。”

“领主,都怪霓裳实力不济,否则……”女子咬唇,眸中尽是愧色。

“罢了,你已经尽力了。”说完,他转向病容男子,沉声道,“凤冰,你可是大预言师,如今可还有其他法子逆转?”

火凤冰十指连掐,双眸紧闭,只留火霓裳和那领主对付巨尾,许久他才睁开眼,深深地朝凤凌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今世虬龙破海,脱出封印已成定局,领主,如今令有一转机出现,不过代价可能是您的性命,领主可愿一试?”

领主面具下完美的唇线微弧:“可。”

火凤冰悄然在他耳畔耳语几句,只见那领主眸光潋滟,“火霓裳,你且顶住。”

说完从上拔出一枚泛着碧色流光的簪子,簪子在他修长如玉的指间绽放出璀璨银光,间或一抹清透的碧色在地上勾勒起来,刺得人睁不开眼,凤凌眼睁睁看着那人在地上画出一个诡异而复杂的图案,少时,那男子脱下面具,露出一张日月亦为之失色的容颜,凤凌不由看得呆住。

她长这般大,还从未见过如此殊色!

只不过她还来不及感叹,便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巨力给吸了过去,落入那光芒璀璨的图案中。

“不!”凤凌猛地睁眼,惊醒过来。

耳边传来熟悉悦耳的关切声:“怎么了,做噩梦吗?”

凤凌抬头,望着云潋这张熟悉的俊脸,忍不住愣了起来,刚刚她竟梦到前世的事情,她总觉得后来自己忘记了什么,此刻梦里,她才恍然,原来早在前世,她便见过云潋了。

------题外话------

艾玛,过年的时间总是特别短暂啊,不知不觉我竟然偷懒这么久了,不过今年偶家喜事多,所以忙的时间也长了些,之前连文文的内容都险些忘记了,番外有些无从着手,现在开始写啦,具体几个番外还没决定好,写完了文底下我会告诉大家滴。

唔,翻了一下书评,米想到那么多人在等番外,囧囧滴,我险些忘了,对不住各位啦,不过神马有爱的情节一定会有滴。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