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第一次好滑好紧

春去秋来,夏归冬至,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了。

如今是大封长安八年,桂飘香的八月。

惠宁王府里一片欢声笑语的热闹,惠宁王领着三个孩子嬉闹玩耍——元青菲在生完6煊的第二年冬至,又有了身孕,于次年生了一对双生女儿。

6徵与惠宁王如获至宝,又因为是双生子,元青菲是早产的,两个小女娃身体娇弱,二人对这两姐妹看的比元青菲还紧。

6徵和惠宁王分别给两姐妹取名为6宝珠、6明珠,意喻为至宝、掌上明珠。

元青菲听到如此通俗甚至有些庸俗的名字,心里本是不愿意两个女儿叫这么个名字的,奈何这父子两个正沉浸在初获孙女、女儿的巨大幸福之中,她说的话二人哪里能听的进去。

于是,姐妹俩只好就这么叫了。元青菲也觉着,只是个名字而已,又不是特别难听的那种,叫宝珠、明珠似乎也是不错的。

如今6煊六岁,宝珠、明珠四岁。

宝珠明珠虽然是早产,但是因为出生后元青菲对二人照顾的极其上心,饮食上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惠宁王甚至还专门上宫里去要了一名会做药膳的老嬷嬷回来,为他的宝贝孙女做药膳,滋补身体。因此两个孩子根本就看不出是早产儿,不仅身量上不输给同龄孩子,而且口齿清楚、聪明伶俐,粉雕玉琢的模样当真是人见人爱。

六岁的6煊已经知道要照顾两个妹妹了。

“宝妹妹,快下来,当心摔着!”6煊稚嫩的童声里却有着小大人儿一样的沉稳,宝珠明珠正在把惠宁王当马骑,惠宁王故意晃动着身子,引得正骑在他背上的一个梳了苞头的小姑娘左右摇晃,摇摇欲坠却又咯咯直笑。

只是,她听到6煊的话,却不悦的嘟起小嘴儿。稚声稚气的大声道:“哥哥,你又认错了,我不是姐姐,我是妹妹!”

原来。宝珠与明珠生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平日里打扮的也都一样,只是头上的珠儿是不同的,但是她们二人最愿意捉弄自己的小哥哥,每每都是趁他不注意,故意换了珠,如此一来,只凭珠辨认二人的6煊自然是要上当的。

明珠刚刚喊晚,6煊身后便有一只小手儿偷偷的在他腋窝里挠了一下,银铃一般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哥哥。宝儿在这里!你来抓我呀!”

6煊小大人一般的抚了抚额,随后似乎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这个动作,跟6徵的如出一辙,再加上他模样也是像极了6徵的,元青菲在远处看着。只觉着仿佛是看到了6徵小时候一般,嘴角便不由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来。

6徵坐在元青菲身旁,毫不避讳的搂着她的纤腰,温柔而骄傲的道:“你瞧,咱儿子跟我不仅形似而且神似,日后定也会如我一般风流倜傥!”

元青菲柳眉一挑:“哦,你还风流过?我怎么不知道。在哪儿风流的?跟谁一起?什么时候?”

6徵一看这架势,赶紧投降:“行行行,是我用词不当,这不就是个比喻嘛,就是夸夸咱儿子,顺带着把你丈夫我也夸一夸。我风流过没有你还不知道啊!我这辈子除了你,什么时候碰过别的女人哪!”

元青菲昂起头,露出秀美的脖颈,一副女王架势的道:“嗯,这还差不多。”

他们夫妻二人正在这厢说笑着。那厢6煊却一溜烟儿的追着宝珠,一面追一面笑:“你们两个又合起伙来耍我,看我抓住你不打你屁股!你别跑,乖乖站着别动!”

宝珠虽然知道6煊就算抓住她也不会把她怎么着,但是还是吓的尖叫着四处乱窜,一面跑一面却笑得厉害。

骑在惠宁王背上的明珠见姐姐被追的到处跑,却是急了,小手“啪啪啪”的拍着惠宁王的背,急道:“马儿马儿快快跑,快快去救姐姐呀,有个坏小子在追姐姐!”

跪在地上当马的惠宁王,一身精致雪白的云锦,这会儿早就脏的不成样子了,后背上还有明珠的脚印儿和鼻涕印儿。

他满头大汗,却哈哈大笑,高兴的像个孩子,口中高呼道:“遵命,二公主!小的这就去解救大公主!”

宝珠明珠两个刚一出生,惠宁王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宫里去要恩典,说是自己喜得双生孙女,要正明皇帝给两个孙女公主的封号。

宝珠明珠按制应当是只能封为郡主的,正明皇帝起初是不答应的,奈何惠宁王极其不要脸皮,成天缠着他,他处理公务惠宁王在他身边哼哼着,他翻牌子要找妃嫔侍寝,惠宁王也在他身边哼哼着,就连他出恭,惠宁王也在他身边哼哼着。

后来还是如今已经是太后的江贵妃笑着跟正明皇帝道:“惠宁王好歹也是你的王叔,惠宁王世子在你登基之时也是出过力的,你就给你两个侄女一个公主的封号罢,大封多两个公主,咱们还是养的起的。你王叔那胡搅蛮缠的劲儿你又不是没有领教过,想当初,你父皇在的时候拿他都没办法。”

正明皇帝其实也不是在乎两个公主的封号,只是觉着两个丫头片子才出生没几日就立马封公主,有些恩宠过头,这会儿见自己母后提起了父皇神色间有着难掩的悲伤,想着自己又没有女儿,不如就封两个公主让母后高兴高兴。

反正,这两个丫头迟早都是要封公主的,倒也不如这会儿就封了,既能让母后高兴,又能给惠宁王一个交代,免得他天天往宫里头跑搅得他不得安生。

他从来都没有觉着惠宁王是个有能耐的,他顶多会对6徵有那么一两分的忌惮而已。

因此,宝珠、明珠出生才五日,就分别被封了安容公主、安宣公主,元青菲带着姐妹两个到宫里谢恩的时候,却现,不仅太后十分喜爱两个小丫头,连原本不怎么愿意给封号的皇帝也很喜欢粉雕玉琢的姐妹两个。

到如今,正明皇帝已经有了三个儿子。却还是没有女儿,每回宝珠明珠去宫里陪着太后说话的时候,皇帝必会去慈和宫逗一逗姐妹两个,再加上宝珠明珠不是个认生的。嘴巴又甜,哄得正明皇帝龙颜大悦,把自己身上带着的好东西全都给了姐妹两个。

是而惠宁王如今有两大爱好,一是给自己的孙子孙女当马骑,二就是领着两个孙女往宫里头跑,去跟皇帝太后讨要好东西,他还美其名曰给孙女攒嫁妆。

宝珠在前头跑,6煊在后头追,而他的后头,还有惠宁王驮着明珠。急急的追赶着。

宝珠尖叫着大笑着一头撞进6徵的怀里,奶声奶气的道:“爹爹快救我,哥哥要打我屁股啦!”

6徵大笑:“不怕不怕,爹爹在这儿哪,没人敢欺负你!”

6煊随后而至。却是扑进了元青菲的怀里,气喘吁吁的道:“母亲,我没有欺负妹妹!”

元青菲一把抱住儿子,爱怜的给他拭去额头的汗珠,见他小脸儿红扑扑的,不由轻轻亲了一口,笑着道:“我的煊儿最听话了。母亲知道,你没有欺负妹妹!”

她从来都不强求孩子要如何如何,而是希望孩子都能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长大,他们的天性不应该受到束缚,纵然儿子要穷养,她也会给足儿子母爱。

四人正笑着说话。惠宁王带着明珠赶到了。

宝珠立即跐溜一下子从6徵的怀里落到地上,从袖子里掏出元青菲给她绣的帕子来,小心翼翼的给惠宁王擦脸上的汗,一本正经的摆出大姐姐模样道:“祖父都累坏了,妹妹快下来。让祖父歇一歇!”

明珠听了立即从惠宁王的背上翻下来,迈着两条小短腿啪啪啪的跑到前面,也掏出帕子来给惠宁王擦脸,末了还在惠宁王的老脸上留下湿哒哒的一吻。

惠宁王老怀大慰,高兴的合不拢嘴,笑着道:“乖孙女,还知道心疼祖父了!”

宝珠和明珠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道:“把你累坏了,就再也没有马骑了!”

两人说完还快的揪了揪惠宁王的胡子,而后大笑着跑开了。

惠宁王满脸的黑线,佯装凶神恶煞的满院子追着二人跑,一面跑一面喊:“你们还不站住!老虎的胡子你们也敢拔,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两个丫头听了,大声尖叫,跑的更欢了。

6煊见了,不由也从元青菲的怀抱里跑了出去,跟着嬉笑追逐起来。

元青菲看着野的不成个样子的两个女儿,颇有些头疼:“这尖叫声儿,只怕连皇宫也能听见了!这可怎么办哪,两个女儿家,疯成这样,日后可怎么嫁的出去啊!”

6煊还好些,有6徵每日教导他武功,还请了元府的老先生给他启蒙,小小年纪就已经有模有样了,也就跟两个妹妹在一起时他才会疯一些。

可是两个女儿岁数小不说,6徵和惠宁王都对她们俩溺爱异常。

她虽然不会要求女儿三从四德,但是至少也要是温柔贤淑的吧,可是这两个丫头都被6徵和惠宁王惯坏了,一点儿公主的雍容华贵气度也没有,跟个野丫头没什么两样哪!

6徵却笑道:“咱们女儿可不愁嫁,日后啊,我亲自给她们挑两门好亲事,你呀,就别瞎操心了!你的主要任务呢,就是再接再厉,再给我生三五个孩子才是!”

……

(全书完)

ps:

感谢萦纡卿卿同学投的宝贵粉红票!好高兴,on_no哈哈~。

本书写到这里,已经全部完结了,感谢所有书友对媤媤的支持!新书大概会在半个月后上传,恳请各位书友届时捧场指正!三鞠躬!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