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无底线的爱小说

刘洲最近很烦恼,因为医院里盛传他无情无义,玩弄人家女生的感情,但是现实则是——他才是被玩弄的那个好么?他的委屈到底谁知道!

他好心路过,见到被欺凌的封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爱上网 而且在美人不愿回家的时候,还将她带回家,颇有绅士风度的将亲爱的床让给了她。

但他实在是没想到,那天早上家里会有人造访,造访的居然还是医院有名的大喇叭,什么秘密都将暴露在太阳底下,而且还将这件事传的变了样。

他更没想到的是,自己会好心办坏事,居然被算计了。在面对质问的时候,他自然是力证自己的清白。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封馨居然一句话都没有为自己说,不解释,不吭声,站在一旁沉默的看戏。她明明是幸灾乐祸,亲你是怎么看到她委屈的快要哭了?

他就这样背上了子虚乌有的罪名,在两个女人的共同作用下。

好吧,作为一个大度的男人,这事他不计较了,只是他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但是为什么虞医生结婚,这个女人醉了,最后收拾烂摊子的还是他,宝宝心里苦啊。

“你也觉得我比不上那个女人?”封馨直勾勾的看着他,让他不自觉的撇开了头去,这女人说起来真好看。

“这得看人,没有比得上比不上之说。”刘州郁闷的掺着她。

“看人?我都投怀送抱了,你不是还不喜欢我么?”封馨低低的问道。

“你没发烧吧!”刘洲只以为这女人打击太大,喝醉酒乱说话。

“所以在你眼里,我也比不上那个女人!”封馨挣脱刘州的手臂,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刘州站在原地没有要追上去的意思,自我催眠,现在是她自己甩了我的,跟我没关系。算了作为一个有绅士风度的男人,至少送回家吧,毕竟……是同事?大脑中的正义天使获胜,刘洲两步上前,拉住封馨。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送我?不必。”

“小心路遇歹徒,劫财劫色!”刘州说着将封馨带上了出租车。

“劫财劫色也跟你没关系!”封馨说完这话后,便睡过去了。刘州陷入了两难,这家伙知道自己忘记告诉他家的地址了么?那么现在他应该去哪?

“先生,去哪?”面对司机的询问,刘州只能将自己家的地址报给了他,心想着自己虽然倒霉,但是倒霉的事情不至于两次都发生在他的身上吧。

然后他就发现做好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就是这么巧,两次做好人,都被人发现,其实他是想发挥做好人不留名的本事,让人在心底默默地赞扬他,只是为什么都不给他这个机会呢?

背上了伪君子这个称号,刘州觉得压力很大,每天看着护士们异样的神情,而且他明明是个正直的花美男,为什么要嫌弃他呢!

在他忍无可忍,决定去找封馨希望她能出面解释,然而这只是让他更加心塞罢了。

“听说我是你女神?”封馨站在他面前,话语间带着询问。

“那只是玩笑话。”刘洲尴尬的说道。

“也就是说你真的说过?”封馨冷冷的问道。

“算……算是吧!”刘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让他头皮发麻!

“那你想当柳下惠坐怀不乱?女神投怀送抱你连个表示也没有?”

刘州眨了眨眼,“你……没喝醉吧?”

“我不介意把你打醉!”封馨似是恼羞成怒后的玩笑话。

刘州凌乱了,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说他被变相告白了?这女人正常的,确定不是重度失落后遗症?

*

在颜娇的孩子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学会了很多的英文单词,还有拉丁文,颜娇预言她的孩子很有可能会成为翻译。因为在怀孕期间,她刻苦努力,攻破了各个难关,成为了一个学识渊博的母亲,让她自以为自己的胎教已经足够让孩子成长为一个天才。

在颜娇的孩子周岁抓周那天,刚好下雨所以家门口放了很多伞。孩子爬到伞边上拿出干妈裘深的红伞放在手中,然后爬回到抓周桌上,抓了一只红笔。

颜娇以为她的孩子一定会成为一个读书很好的人,最后有可能成为一位红色政治家,在她的美好幻想下,她才知道原来伞和笔放在一起其实是“傻逼”。

在孩子上幼稚园的时候,她发现了他惊人的数学天赋,简直令人发指!颜娇不止一次的庆幸,幸好孩子的脑子像他爸不然太笨了娶不到老婆。然而就算智商高,他的娶老婆路途遥远,曾一度让颜娇犯慌。

那个时候颜娇以为她家孩子会成为一个数学家!受万人敬仰。

到了孩子上初中的时候,叛逆期的孩子几乎没人能降得住他,除了他年仅五岁的妹妹。颜娇当时直逼高龄产妇,却死活不肯打胎,然后生下个女儿,只要她一撒娇,不管是谁都对她没法子。

他家孩子表现出了极大的育儿天赋,能够很好的照顾妹妹,能够收到五岁小姑娘的喜爱,颜娇以为他会成为一个儿科医生。

然而这些都成了泡影,最后的最后他跟着他干爹跑了,成了一个铜臭味的商人。

*

自从颜娇怀孕以来,取名就成了一大难题,虞烨极其不负责任的要将孩子的名字,草率定为虞娇,当即被颜娇否决,理由是——要是个男孩怎么办?

其实深层原因是,她刚顺利驱除了一个娇娇,自己生下来还叫娇娇,简直天理不容!她的名字为什么一个家里要有这么多人跟她抢。

然后虞烨就又草率的将男孩名字定成了虞衍,又被颜娇否决了,她不喜欢孩子的名字有她的谐音。

这两次否决让虞烨退出了取名队伍,然而众人发现,他们深思熟虑取出来的名字。还不如虞烨取随意来的好。

但是他们又拉不下脸对虞烨说,就用你原先说的名字吧,直觉就是会被嫌弃的。

所以名字时不时蹦出一个,都不让人满意,这事就干脆搁置下来。

最后直到孩子出世,就以孩子的名字,父亲最有决定权为理由。他们的第一胎男孩,就一锤定音叫虞衍。

*

虞衍觉得自己从小没受过父母关爱,在他有印象开始,他的爸爸就一直缠着妈妈,如果他缠不住,也绝对不会便宜自己,想方设法的将他隔离。

说是为了我的功课,妈妈笨教不好,其实他就是嫉妒,因为小时候妈妈搂着他给他讲故事,这事让他耿耿于怀。

导致现在越大就越难接近妈妈,这让他感觉很苦恼。

但是他最喜欢的人还是他的妈妈,有了妹妹后也喜欢妹妹。然后他跟父亲突然变得熟络起来。

他们一致认为,妹妹的反射神经太差,太笨很容易被别人家的人骗走。然后某天等他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那个别人家的人居然已经上门了!

天啊,这是让我一辈子受白眼么?你老哥我30岁还没找对象,你怎么22岁就把男盆友带家里来了!然后受了打击的颜娇,开始拼命给他介绍女朋友。

这让虞衍更方了,妈咱能不那么急么?

然后相着相着他相中了他的小学同桌。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相中的,只知道当时电闪雷鸣的,然后他就觉得全身发麻,最后自家老妈硬说自己是被对方给迷倒了,就这样草率地订了亲。

最后的最后,他也没觉得这位小学同桌有什么不好,年纪到了,时候到了,结婚了,合情合理。

*

其实在自家儿子28还没女朋友的时候,颜娇就开始着急了,她的第一人选其实是裘深家的姑娘。人长的跟她妈一样美,关键是嘴巴还甜,但是她撮合了好几次,那两人一见面就知道磁场不搭,谁都不理谁,礼貌客气疏离,然后就崩,根本没戏!

更何况裘深家的姑娘,最后竟然找了一个不输给她儿子的青年才俊,听说这家儿子还前去帮了忙。

颜娇打消了裘深家女儿当儿媳妇的想法,却很想揪着儿子的耳朵问,有这种闲工夫当月老,怎么不给自己好好参谋参谋?这快要到手的鸭子,他自己给拱手让给了别人。

然后颜娇板着脸消停了一阵子,见到虞衍都没什么好脸色,虞烨很乐意这种情况的发生。但是在看到女儿领着男朋友回家时,她跟虞烨一起坐不住了,只是他们坐不住的理由不同。

颜娇是想到自家儿子还单着?难不成是想打光棍?这怎么行,老了孤苦伶仃,想想都觉得万分凄凉。虞烨是想自家女儿居然要嫁出去了!这才多大,居然就不想陪着父母,就要归别人家了?

他们两人的想法两级分化,行动却是一致的。

颜娇:“儿子,你敢不敢给娘找个儿媳妇回来!”

虞衍默。

虞烨:“女儿,你敢不敢给为父分个手看看!”

虞娇默。

虞衍和虞娇:“爸妈,你们敢不敢不那么的恩爱虐狗?”

虞烨和颜娇默。

家有俩老,就有俩宝,欢喜不愁啊!

【全文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