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疼,是真的很疼,毕竟那么隐秘的地方被顶了一下,能不疼么?

但是祁佑表演的成分还是有的,毕竟也是阅尽千帆,万花丛中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人物,这点小伎俩还是很有经验的。【全文字阅读】

眼见杜宥蓝一脸紧张的模样,祁佑演技大爆发,故作深沉,一直不吭声,只是表现的一脸痛苦模样。

杜宥蓝越发的紧张,她不停的询问着祁佑的状况,最后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祁佑眼见时机成熟,便断断续续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扶我起来,好吗?”

杜宥蓝这时候也没有多想,听到祁佑这样说便上前去扶他的胳膊,未曾想祁佑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

她明显是准备不足,突然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重量集中过来,杜宥蓝支撑不住向前一倾。

这可倒好,没有把祁佑扶起来,两个人倒是一起倒在了床上。

而且那摔倒的姿势是相当的让人脸红心跳,想入非非。

等到杜宥蓝有所反应的时候,猛地发现面前横了一张大脸,脸上还带着邪邪的笑意。

她当即便知道,自己上当了。

但是,可是,没错,已经晚了。

杜宥蓝努力的想要坐起来,却一点机会都没有,直接被祁佑欺身压在身下。

“你,你,你要干什么?”

“你给我住手,祁佑,你给我起开。”

“你听到没有,你再碰我一下,我要叫了啊!”

杜宥蓝眼见祁佑这心怀不轨的德行,满眼的惶恐,她不停的喊着让祁佑不许再靠近她。

可是这个时候语言显然是苍白的,有用么?

必须没用。

况且祁大少一直以来都有一句座右铭,那就是女人压根不是用来征服的,全靠睡服的。

他此时就是身体力行的在践行着这句话的真谛。

杜宥蓝本来穿的就少,刚刚洗完澡,能穿多少,俩人在床上扯来扯去,三下五除二她基本身上就没剩下多少布料。

“喂,祁佑,你疯了么?”

“对,我疯了,我疯了几年了,我这几年疯了一样的在找你,在想你,在等你。”

“蓝蓝,我承认过去我是很放荡不羁,但对你我是真心的,我从来都不敢相信,我祁佑有一天会爱上一个女孩,可是现在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爱你,我爱你蓝蓝。”

看着祁佑脸上认真的表情,杜宥蓝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其实这句话她等了好久,好久。

或者说这样的一个表白已经是她心里的执念,就在此刻,这执念终于变成了现实。

她短暂的失神,给了祁佑继续进攻的机会。

再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房间里除了你走开,就是不要,不要的声音。

祁佑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再次拥有了身下这个女人的全部。

他紧紧的抱着杜宥蓝光滑如同新生婴儿一般的肌肤,轻声的说:“什么不要,不要,你应该说,不要停。”

求此刻杜宥蓝心理Y影的面积。

场面太过少儿不宜,大家自动脑补,总之第二天清晨某人腰酸腿软的差点下不来床。

还不停的嚷嚷,“这几年C练的太少,这项技术都荒废了,以后得勤加练习,争取早日恢复过去的巅峰水平。”

面对祁佑的大言不惭,杜宥蓝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不过那句话说的不错,女人确实是睡服的,这一睡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本来祁佑还打算先带三个小家伙回国,现在他也不着急了,每天围着杜宥蓝,生怕媳妇分分钟又不见了。

可怜那三个小家伙,只能自力更生,自给自足。

柒柒倒是很开森,因为粑粑和麻麻终于在一起了,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儿。

后来的后来,当冷蓦然和夜初语度完蜜月回到b市时,发现世界变得不同了,万年单身汉居然也要结婚了。

祁佑和杜宥蓝的婚礼没有安排在国外,就在b市夜色撩人,因为这里是他和杜宥蓝爱情开始的地方。

场面隆重的堪称近二十年来b市最奢华的婚礼,没有之一。

祁佑花光了所有的心思,只想给杜宥蓝创造一个永生难忘的回忆,他做到了,当他满含热泪单膝跪地,将那枚鸽子蛋带到杜宥蓝的手指上时。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因为他们知道祁佑和杜宥蓝这条路走的有多艰难,虽说不如冷蓦然和夜初语那样的惊心动魄,但是也足以铭记一生。

祁佑最终用他的坚守换来了收获,如愿的迎娶了美娇妻,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婚后杜宥蓝告诉他一个惊天秘密。

这让祁佑分分钟有种被一个金元宝砸中的感觉,究竟是什么秘密呢?

原来杜宥蓝的亲生父亲不是别人,正是顾明轩的父亲,顾氏集团的董事长。

当初杜宥蓝母亲就是在顾氏集团做财务总监时与顾董事长日久生情。

但是她心里清楚不能去破坏他的家庭,尽管心里万般不舍,还是在怀孕之后选择离开,一个人到国外生下杜宥蓝。

顾明轩第一次见到杜宥蓝时,就看到她脖子上带着一块玉佩,那玉佩只有顾家的子孙人手一块,他当时以为自己眼花了,却怎么都没想到,杜宥蓝竟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祁佑听到杜宥蓝这么说之后,惊讶的不要不要的,他第一反应是,“老婆,这么说你是豪门千金诶?”

“老婆,顾氏集团现在可是蒸蒸日上,你该不会看不上我们祁家小门小院,嫌弃为夫吧!”

杜宥蓝使劲瞪了他一眼,心里腹诽,这男人竟胡说些什么?

“老婆,你是不是可以分到一大笔股份,艾玛,我赚了,赚大了。”

“还有以后顾明轩那小子就是我大舅哥了,人生呐,怎么这么富有戏剧性。”

看着祁佑仰脸问苍天的傻样,杜宥蓝一脸鄙夷的说了一句,“老公,你想多了,我只是个私生女而已。”

“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不想让你觉得我没有父亲,所以你的脑D快点停下来,不要再开了。”

祁佑随后凑到杜宥蓝面前,笑眯眯讨好一般说道:“遵命,老婆大人。”

“老婆大人商量个事呗,你看咱们柒柒每天多孤单,你看谨言和慎行俩兄弟每天多欢脱,所以我觉得当务之急,我们是要给柒柒造一个小伙伴出来。”

“所以,嘿嘿嘿,你懂滴!”

杜宥蓝还来不及说任何,就被祁佑一个饿虎扑食压倒在床上,嘿嘿嘿,大家都懂的……

(蓝佑之恋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