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1、李温斯估计是来捣乱的

走过一个冬季的寒冷,迎来了春乍暖还凉的三月。《乐〈文《小说

三个月,薄暮笙身上的刀伤已经好了。

警察在他口中得知真正的凶手是薄世昌之后,就将李温斯给放了。

薄暮笙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十五年的有期徒刑,如果薄暮笙想的话,其实判他无期徒刑都行,只是终究是看在了父子这个情份上醢。

薄世昌的量刑,南波的新闻头条上连三天都报道着关于他的恶行。

南波前有丈夫弑妻,现有父亲弑子。

撇去薄暮笙的身份,众人拿起报纸的时候都不免地感叹几句,人心的丑恶缇。

柳雪英和慕承龙在报纸上得知后,纷纷责怪他们二人什么都不说。

阿雅和薄暮笙连着几日给两老道歉,才将他们给哄开心。

开心后两老就逼婚了,本来两人就准备结婚,两老一催,自然而然地就答应。

他们一答应,柳雪英和慕承龙就急忙去找人算婚期。

这一算,婚期就定在三月十号。

过完年后,阿雅和薄暮笙就开始为结婚的事忙碌。

今日,是试婚纱的日子,眼瞧着离结婚的日子还剩两个星期,一切都更加的忙碌起来。

婚纱是由顶尖设计师设计的,去试的时候,设计师表示还有些地方要整改,需要些时间才可以试,于是让他们在外面喝咖啡等衣服改好。

两人虽然已经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但是相处模式不会很腻歪,两人坐在一起,一个看着全是英文的财经杂志,一个看着影楼的婚纱照。

看到比较有特色的婚纱照时,阿雅就凑到薄暮笙的耳边发表自己的意见。

薄暮笙偶尔会认同她的观点轻轻点头,偶尔也会言简意赅地发表自己的见解。

两人不会特别地去秀恩爱,但是却给人一种两人很幸福的无法忽视感。

两人无声相伴,忽得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打扰他们的安宁幸福。

“幸好你们俩还在这,我可是为找你们俩跑遍了半个南波。”李温斯的声音,让两人很有默契地抬起头看向他。

李温斯对薄暮笙有救命之恩,但这也代表不了阿雅对他会改观,一见到他到来,阿雅冷哼地一声扭过身子继续看婚纱照。

“阿雅,上次不是跟你道歉了吗?怎么还生我的气。”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阿雅鄙夷说。

李温斯耸了耸肩,他一个大男人大人有大量,不跟她去计较这个小问题。

“我这次来是有正经事要找你们谈的。”李温斯看向薄暮笙。

这明显是来找他谈的,薄暮笙缓缓问:“什么事?”

“听说你们快结婚了,我来当你的伴郎怎么样?”

阿雅和薄暮笙同时微微地挑眉看向他,两人的脸上都同时写着一句话——你想做什么妖?

“我都三十三岁了,一场婚礼都没参加过,对婚礼充满了好奇心,所以想看看婚礼是什么样的,先做好预习,以后也好娶媳妇。暮笙,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当你伴郎这事,你可不能拒绝。”

李温斯给出的答案,让阿雅翻了个白眼,这么少女心的梦想真的不是开玩笑的吗?

薄暮笙听完他的话,点头说:“可以。”

阿雅一惊。

眼前的李温斯高兴说:“暮笙,我就知道你把我当好朋友!”

“薄先生,慕小姐,你们的婚纱好了,可以过来试试。”店员小姐喊道。

阿雅站了起来,凑到薄暮笙的耳边小声说道:“笙哥,你怎么可以答应让李温斯来当伴郎呢?那李温斯估计是来捣乱的。”

“有裘瑛在,不怕。”薄暮笙淡淡地说。

阿雅的眼前一亮,“是哦,裘瑛可是武术冠军,到时候咱们结婚那天,让裘瑛盯着他,要是他敢捣乱什么的让裘瑛直接打他个半死。”

“好。”薄暮笙丝毫不反对阿雅这暴力的提议。

可怜的李温斯,真的只是想当个伴郎。

他不捣乱的。

2、感情是处出来的

一直忙于挣钱养女的裘瑛,最近因为慕家两老给了不少零花钱的关系,再看到自己的存款上的字数,于是乎,她决定给自己放一个长假。

最近也遇上个好时候。

boss结婚,大喜啊。

裘瑛一个月的请假条一递上去,boss表示,你工作上的表现一向很好,为奖励你,特给你一个月的带薪假期。

带薪假期,果真是遇上了好时候,换成平时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待遇。

不过,在放带薪假期前,boss要求她去婚礼上做护卫。

啧啧啧。

这铁定是担心新娘子在结婚的时候被人抢走,但新娘子就那样谁会去抢婚。

但这话不能说出来,说什么也是boss喜欢的人。

既然boss都给出带薪假期这么诱人的假期,那么去当下护卫也无妨。

有了假期,裘瑛首要的目的就是待女儿去找房子。

千禧良缘在南波落脚,那就意味着她以后工作的地方都会在南波。

为了工作找个居住的地方也好,何况,就算不为工作,为了慕时舟这场长期战役,也得在南波找个阵营。

“妈妈,我以后都不能去找爷爷奶奶玩了吗?”从慕宅里接裘香出来,这小家伙的小脸就一直不好看。

裘瑛瞥了她一眼,“怎么舍不得爷爷奶奶了?”

“是的,爷爷奶奶对香香很好。”

听到孩子的话,裘瑛心里多少有点受打击。她的工作一直以来都挺忙的,陪孩子的时间少,这孩子这段时间都放在慕宅里让慕承龙和柳雪英照顾,都已经和那两位老人结下了深厚的爷孙情。

想想,她将孩子接走时,两老脸上的不舍。

红灯前,裘瑛伸出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小脑袋。

“放心,会让你回去看爷爷奶奶的。”

毕竟她的假期只有一个月,到时候重新工作,比起请个保姆来照顾裘香让慕承龙和柳雪英来照顾她,更让人安心。

可是小裘香不知道裘瑛心里的打算,虽然裘瑛是这么说,但是她依旧一脸的担心。

来到房地产中心,裘瑛与销售员看屋子的风格,闷闷不乐的裘香一个人坐在vip休息室里抱着裘瑛的手机发呆。

忽得,包包的手机里传出一阵悦耳的铃声,裘香从包包里掏出手机。

手机屏幕上写着老公两个字。

这两个字裘瑛教过她,她说这两个字叫负心汉。

负心汉,一想到那个人,裘香就立刻接听电话。

没等那边的人开口说话,裘香软软的声音带着委屈说:“负心汉,我叫你爸爸好不好?你让妈妈不要把我和爷爷奶奶分开。”

电话那头,慕时舟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

“香香,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你等我去问问。”说着,她从椅子上跳下去,走出vip室外找到一个工作人员问:“阿姨,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爸爸这里是什么地方?”

“当然可以。”工作人员接起电话,甜美的声音道:“先生您好,这里是南波海纳房地产a区销售楼,您的孩子在第三vip室里等你。”

电话那头的慕时舟应了声好,就将电话挂掉。

“小朋友,你爸爸一会就来接你,你在这里乖乖等着。”

裘香应好,乖乖地抱着包包等慕时舟的到来。

十五分钟后,慕时舟来到了裘香的面前。

“香香,你妈妈呢?”

“妈妈去看房子了。”

“干吗看房子?你们在慕宅不是住得好好的吗?”

“妈妈说你不要她,所以就不让我们继续住在家里,要自己买房子。”裘香眼睛都不眨地撒谎。

“爸爸,你要了妈妈好不?香香不想在外面住。”她委屈的小眼神看着慕时舟说。

慕时舟听到她喊自己爸爸,一震,这可是裘香第一次喊他爸爸。虽然刚才电话里也听到了,但是现实来的冲击比电话要大多了。

他走过去,将裘香抱起。

“恩,我带你回家。”

“带女儿回家,那你带不带我回家?”裘瑛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慕时舟听到她的声音,转过头尴尬地看着她,最难面对的人还是裘瑛。

想想,刚在家的时候,因为裘瑛突然把裘香接走,慕承龙和柳雪英抓着他从头到脚都被说了一遍。

刚好,大哥慕玉修带着一家大小回来,听到慕承龙和柳雪英的责骂,就对他鄙夷起来。

毕竟,他俩都是未婚生子,慕玉修是因为误会才让老婆和女儿流浪在外,但是重新遇到老婆和女儿就将两个都接回来。

可慕时舟不一样,老婆女儿都送到他面前,他还不认账地往外推。

这行为真的很不男人。

慕时舟一路上来也想了想,他接触最多的女人就是裘瑛,裘瑛虽然霸道了点,但其实也算不错,何况还有了个女儿。

抬头看了看裘瑛,认输道:“你也回去吧。”

“回去你娶我不?”

“先相处相处吧。”

裘瑛听到他的话,嘴角微微上扬,这感情就是处出来的,之前慕时舟都拒绝跟她相处,这样愿意了,慕时舟还不是她的囊中之物。

3、孩子们都是最亮的电灯泡

七月七是难得的情人节。

慕玉修见公司里的职员们,一个个鲜花美酒,闹着要烛光晚餐与情侣伴侣过个甜蜜夜晚的时候。

慕玉修也微微心动。

自从老婆女儿找回来之后,就没怎么和老婆浪漫一把,于是乎,趁这个节日怎么说也要去浪漫一把。

于是,他拨通了自己老爸的电话。

“玉修,难得见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老爸,是这样的,今天是情人节,我想和梦阳出去浪漫下,能不能拜托你和老妈看一晚阳阳和玉玉?”

“臭小子,老爸老妈是你的保姆吗?平时里不把孩子带回来给我们玩,一到关键时刻就记得我们两个,还有,就只有你们要过情人节吗?你老爸老妈就不用过了吗?臭小子,真是白养你们这么大了!嘟嘟嘟……”

电话那头的慕承龙骂完之后,就直接将电话挂断。

被这么骂了一顿,慕玉修突然想起,自己的老爸老妈每年每个情人节都会出去浪漫浪漫。

没了老爸老妈,慕玉修想到了慕时舟这这个老二。

慕乐阳和黎玉跟慕时舟的女儿裘香感情可是很好。

于是,他要打电话去给慕时舟,让他帮忙看下孩子。

电话还没打出去,家里的门铃突然响起。

去开门的慕乐阳开心地喊道:“爹地,二叔叔带香香来了。”

“什么?!”慕玉修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哥,不好意思,我有个急诊,今晚可能回不来,你帮我看下香香,就看一晚好了。”

“哦呵?”慕玉修隐忍着怒意看着他,“急诊啊,一个晚上啊?你媳妇呢?怎么不让你媳妇带孩子?”

“舅舅,爸爸想约妈妈出去吃烛光晚餐,然后去酒店最顶楼看烟花,最后……”

慕时舟急忙捂住宝贝女儿的嘴巴,看着慕玉修越发黑的脸,讨好道:“小孩子不懂事瞎说,哥我那个急诊很急,就不和你闲聊了,再见了。”

说完,他脚底如抹油般地快速离去。

“香香,动画片的时间开始了,我们去看动画片吧。”慕乐阳和黎玉一人拉着裘香的手,感情好的坐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

慕丹濯和慕时雅两个人从过完年后,就一直忙碌在各国,现在人在哪也不知道。

阿雅刚检出怀孕两个月,薄暮笙对她是无比的关怀,不允许有任何的坏因素靠近,让他们帮忙照顾三个小孩肯定是不愿意的了。

慕玉修看着三个其乐融融的孩子,眼里呈现出来的可是三个瓦数超亮的电灯泡。

好命苦,想和老婆浪漫的机会都没有。

4、自从阿雅做梦了

最近这段日子,裘瑛特别不喜欢见到阿雅。

为什么?

因为,她一见到你第一句话就是——早上好,你昨晚做梦了吗?我告诉你,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吧啦吧啦……

裘瑛不明白,做梦那么平常的事,为什么阿雅会每日不知疲倦地说个不停?

特别是自从她怀孕之后。

她的话唠是升上了一个等级,一个梦她能拉着你扯四个小时。

裘瑛受不了这个,就跟boss申请了暂离阿雅身边的要求。

因为阿雅快临盆。薄暮笙为了这个,就开始不上班,天天守在阿雅的身边,等着孩子出世。

今日,因为公司有个文件要薄暮笙过目,在公司里属于闲杂人士的裘瑛被韩泽安排送文件去了。

把文件交给薄暮笙,等着他签完拿回公司去交差。却见到阿雅兴高采烈地缠着薄暮笙说道:“老公,我昨天做梦梦见蛇了。”

薄暮笙放下文件,问:“梦见什么样的蛇了?”

“梦见了一条好大的蟒蛇,不过,它不咬我,还在梦里救了我。老公,我听说孕妇梦见蛇都会生男宝宝,你想我生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我们的孩子,不管男宝宝,女宝宝我都喜欢。”

“我也是。”

两人恩恩爱爱的相处模式,让裘瑛翻尽了白眼。

能不能不要在她面前放闪光弹,好好地签完文件放她走好不?

人不要互相伤害,要相互爱护才对啊!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