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一直认为血符只对活人起作用,哪想到死人也可以画。

满月说真正的血符术,能对应死人的并不是很多,毕竟人死魂魄散,身上没有阳气,血符持续时间也不是很长。

死人阴气重,所以必须画出至阴至煞的血符,而画者就是满月,要承受相当大的压力,稍有疏忽,不但会耗费体内阳气,更有甚者,还能中了尸毒。

满月用匕首尖,分别在尸体几处穴位点出血滴,我仔细观察,穴位都是人体致命的穴道,比如太阳穴,人中穴,膻中穴等等,然后将穴道连线,在特殊部位,比喻肘关节,肩膀,要将血线散开,我不懂其中含义。

五分钟后,满月脸颊都是汗水,苗小苒用手指轻轻擦拭,满月点头示意问题不大,一切进展顺利。

之后,满月用从背包取出符文,在上面画好符咒后,用火机点燃,将燃烧的灰烬散在尸体表面。

灰烬逐渐与血符结合,恍惚间,似乎能看到血符微微发光,我瞠目结舌,宋金刚死死握住两块石头。

尸体右臂开始抖动,跟着左手也在挣扎,猛然间,尸体像坐起来,但是没有成功,场面极度恐怖。

宋金刚低声问道:“姐姐啊,画血符也不能让它诈尸啊,正要成了大粽子,不好对付,死的时间长,怨气太重。”

苗小苒回答:“没事金刚哥哥,你手里不是有化骨粉吗,它要是敢胡闹,你就用粉末泼它。”

“不是它胡闹,是妹子你胡闹。”宋金刚深呼吸几口,继续观察尸体变化。

渐渐的,尸体双手再次挣扎,感觉胸骨隆起一层,吓得我也发麻,从来没见过那个尸体有这种反映。

满月拍拍我,示意稍安勿躁,这些都是正常反映,又过了一会儿,尸体“砰”的坐立,之后站起。

满月突然喊道:“都低头!”

四人几乎同时将脑袋躲在石壁后侧,再看,尸体一直哈气,好像有黑色烟气从口中喷出,满月说这就是死尸体内封存的尸毒。

任何人死去后都还有不愿散去的气息,气息闷在胸腔,久而久之,气息与腐化的肌肉,骨骼结合,又收到阴气滋养,就形成了怨气,怨气就是所谓的尸毒,很多僵尸片中,僵尸咬你一口,你就中了尸毒,就是怨气所致。

宋金刚微微探出脑袋,说尸体不动了,这事咋回事?

满月走出,死尸不知什么时候将眼睛睁开,吓得宋金刚脸色煞白,我也觉得浑身不舒服。

苗小苒举起手电,仔仔细细端倪这具尸体,指着口腔说道:“姐你看,里面有东西。”

我想起城顶女尸,嘴内也有浮屠泓封存的符文,两者几乎差不多,只不过这个符文上面是文字。

“天师门弟子有天命,阵术死尸埋怨魂,天盖神聪存魂魄,死路活路一念间。”

“天真快看看,这首诗是啥意思?”宋金刚有点迫不及待。

天师门弟子就是满月和苗小苒,死尸就是面前这具,天盖神聪……会不会再说五个穴道?

听我分析完,宋金刚懵圈了,“四个字?五个穴道?”

“没错,就是五个。”我接着说:“天盖穴就是头顶百会穴。”

“百会穴我知道,武侠小说哪个高手要死了,传授武功,直接头对头,就是用的百会穴,嘿嘿……不对那样太麻烦,还不如手对手了呢。”宋金刚调侃几句。

我苦笑,“而神聪是说的四神聪,就是围绕百会穴,前后左右还有四个穴道,好比四个门卫,这些都是经外奇穴!

满月微扭皓首,目光肯定,“你们稍稍退后,说不准还有怪事。”

三人再次隐蔽好,满月结果苗小苒背包被的银针,满月站到尸体后侧,这会儿尸体仍然僵直,满月长舒口气,蜻蜓点水般的速度,扎到死尸头顶。【文学楼】

满月快速与我们会和,死尸将瞳孔睁大,五官开始抽动,我真以为要尸变,哪想到尸体突然间拽东铁链,而铁链另一端拴住石碑。

一股猛力直接将插进缝隙的石碑拔出,死尸跟着倒地不动,再看,石碑下端涌出大量清水。

四人呆若木鸡,看来下面真的是水葬墓,而水被岩层覆盖,那些记录都是真的,是大勇义的水葬墓!

水流持续涌出,足足淹没脚面才停止,接着传来塌陷声,露出一个洞口,洞里面都是水,看起来冰凉。

这一刻,四人手掌紧紧相握,这段时间在镜泊湖的种种努力没有白费,至少我们发现了曾经隐藏的秘密。

可对于接下来的水葬墓,谁都清楚异常凶险,况且又没有关于水葬墓的任何信息。

只能判断岩石底还是溶洞,下端或者存在洞口,换句话说,从水域某个角落也能钻进去,不过水里有黑鳞鲛,这点可能性都彻底否决,我相信惠子也一样,不可能从水域冒险。

满月说她先下去,无论怎样都要做出抉择,我肯定不同意,宋金刚也使眼色,示意我俩一起。

可满月还是僵持,说自己在水下闭气时间长,先去探探地形,没危险大家再去。

我表面上同意,实际早就想好了,满月入水我就跟着下去,自古英雄保护美女,这点不用解释。

两人先后入水,满月回头看到还狠狠掐我几下,之后慢慢下潜,这里水温有点热,但不至于让身体感到不适,并且水底岩石壁会莫名其妙的冒出小气泡。

岩石壁表面还有水草,景象与刚下水遇到的溶洞截然不同,看起来多了些生机,随着下潜深入,还有鱼类在水中觅食,显然就是镜泊湖湖底,我的警惕性也有所降低。

水葬墓也是墓,谁不选个好点的风水,否则对于后代子孙也不是啥好事。

过去两分钟,还没有到达底部,我心里也犯嘀咕,如果距离太深,显然氧气不够,再者,茫茫水底,就靠两个手电,准确找到水葬墓位置谈何容易,而且我还发现,水越深,有一种像鼻涕样的水草随着水流来回漂,极其恶心。

满月还在我面前伸手去抓手电,这东西仿佛泥鳅,太滑,根本抓不住。

满月突然将手电甩向右侧,快速游动,我紧紧跟在身后。

这里两侧石壁上,竟然……竟然有水尸!

要知道水尸的样子相当惨,如果让我选择自杀方式,我最害怕的就是溺水死和用刀抹脖子。

水尸头发荡在两侧,表面除了极其恶劣的惨白,就是胀如整张羊皮,不过这里的水尸还有不同之处。

有些保存完好,看起来与陆地上的尸体没有差别,一个个尸体都被钉到石壁上,似乎有意将他们展示。

从尸体服饰判断,有些是士兵有些是女佣甚至还有小孩与老者,我没见到过水底陪葬的,而且还是这种钉死的方式。

我拉起满月,示意两人赶紧返回,潜到这就差不多了,就算再潜,起码出去换口气。

满月迟疑几秒,还是被我拉走,我又用手电扫视水底,一个个荡漾着头发的死尸,似乎在诉说恐怖故事,当水底暗流涌动,有些死尸手臂还跟着挥动……就像在与我招手,我甚至看到他们一个个眼皮在动,我知道自己缺氧,快速游向洞口。

上去后,我躺在地面大口喘气,宋金刚急忙追问:“怎么样,这次我去。”

“别……谁都先别去!”我回答。

“姐,那里面好玩吗?”苗小苒也问。

满月摊开手指,回道:“有水葬陈尸!”

而所谓的水葬陈尸,与陆地墓陪葬差不多,只不过说通俗些,两者的技术手段不一样。

首先,陆地陪葬,无非就是挖几个坑,或者在墓内造个密室,这种例子举不胜举,我们在兴安岭古墓遇到很多那种墓室;其次,陆地陪葬以棺材为主,而水葬不一定有棺材,由于水下环境不同,棺材很容易被冲走,或者毁坏,所以直接以石壁为葬地的很多;再者,陆地陪葬尽量保持死者身体完整,水葬除了完整,还要考虑尸体被水侵蚀,或者被水底食肉动物吞噬等等。

最主要,我们看到的水葬陈尸,简直就是用酷刑,把人活活钉进石壁,我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宋金刚叹口气,说这种事一定是惠子她们幽冥府干的,这里面有猫腻,或者说有鬼,这熊娘们阴狠阴狠的。

我在想,都这会儿了,也不见惠子她们出现,要是看到惠子,起码能知道她下一步怎么做,惠子和彭飞去哪了,两人不至于在水底迷路,或者被黑鳞鲛所困?这点我犯了糊涂,百思不得其解,想想心里还觉得慎得慌。

满月起身,甩了甩头发,说道:“必须再下去几次。”

“几次?我滴个乖乖,两次就够了,不行咱就等,反正咱们人多,再者,惠子现在还不知道就她一人!”宋金刚回答。

苗小苒眨动眼眸,回道:“不对不对,彭大哥不会轻易暴露身份的,所以之后有戏,我们还要好好演下去,让是让惠子发现马脚,彭大哥就会有危险。”

宋金刚咂舌,“可也是,不过满月你休息,这次我和天真下去,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满月表情严肃,说道:“真的不行,那些陈列的尸体有问题,我担心……下面会有,水鬼!”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