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漫画韩国漫画大全

林养伤的日常显得平静又慵懒,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过了八个月。

他被禁止触碰任何可能要使用精神力的物件,原因是自家爱人三番四次的劝阻和哀求。

林时常想,必然是他在皇宫对峙昏迷前所做的事,让自己爱人觉得不安了。他便也默许了来自爱人的束缚。

小宝宝在众人的精心照料下,三个月前已经爬得飞快。虽然是个早产的omega,而且出生后便被掳走,但宝宝很快便恢复健康,力气一点都不小。

林看在眼里,心里自然也是很高兴。自己爱人的心情好了,米迦勒既然也很高兴。

米迦勒高兴了,军部以及蒙塔利家族上下这才松了一口气。每天活在冰窖里的滋味,众人仔细回想都想为自己捏一把辛酸泪。如此一来,对待林和宝宝就更上心了。

当然,在林看来,如果米迦勒下的禁足令能早一点收回,那就更好了。行动范围被限制,又不能触碰消耗精神力的设备,天知道他呆在家里有多无聊。

就在林每日百无聊赖之时,事情很快有了转机。

自从奥利维亚的皇宫被重建,曾经有帝国瑰宝之称的皇宫御花园也重新进入人们的视线。这座御花园从修建至今已经经历了至少3个时代。在人们眼中,久远的狄凡西王朝,其实也只是其经历的第二个时代。

跟当初狄凡西家族掌权时不一样,如今帝国早将其与皇宫分隔开,向来自星际各个角落的游客们开放了这座御花园。

御花园中拥有无数宝物,很多宝物的年份都非常久远,这么多年来都是帝国历史学者们争先恐后地涌来奥利维亚星的原因之一。

奈何御花园最核心的宫殿群早在狄凡西家族撤离的时候,就已经被永久封印了。只有狄凡西的血脉才能再次开启。

学者们可以看到宫殿群外围的遗迹,但一直深深地未无法探知的区域而感到扼腕。

大家除了游览御花园的园林等景观,更多地是聚集在封印的入口,戳破右手的食指,然后将右手按在封印上。

封印像是个永不知足的嗜血者,将人食指上的血珠吸走,而后纹丝不动。

这么多年来,虽然没有彼此约定,但几乎每一个游客都会进行这个仪式。包括狄凡西旁支的后人都来尝试过,均一无所获。

至今,这个封印尚未被开启。

这也让人们真正意识到,狄凡西家族后继无人了。

某一天,这件事在闲聊中被仆人们提起,却被被困在家里,无所事事,闲得要发霉的林记在了心里。他记起御花园中的一个阁楼中,还藏着他家族的秘密书卷。

于是这天晚上,在将小宝宝哄着睡过去之后,林被米迦勒圈着回到两人的房间中。

正当米迦勒要行不可言述之事时,林一手推开他凑过来的下巴,一手抵在对方胸前,打了个圈,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奥利维亚星附近的一股星际海盗频繁扰民,军部最近正马不停蹄地处理这件事。

于是最近几天,米迦勒几乎是忙到深夜才到家。今日好不容易早早到家,而小宝宝有这么配合地早早睡去,他自然不想放过这个与伴侣好好亲热的机会。

大掌划入自家omega的腰摆,贴着对方腰间的肌肤摩挲两下,米迦勒勾起嘴角问道:“你说,我听着呢。”

既然防不住对方的偷袭,林唯有随他去了,双手也放松下来,说道:“我想去御花园那边走走,散散心。”

米迦勒见他松懈下来,忙偷了个吻,这才说道:“那就去。”

林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说:“禁足结束了?”

米迦勒笑道:“你还想继续禁足呀?”他这么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过,沿着自家omega的腰线往上攀。

林不放心,又问:“你就不想知道我去御花园做什么吗?”他腾出一只手想要将对方不安分的手捉出来,结果又怎么是对方的对手?

又偷吻了对方的耳垂,咬了咬,米迦勒才道:“想。但有我陪着你,你不说也没什么。”

林就知道自家alpha不会这么容易放他单独行动。但他想着如果要触碰封印,就要扎破手指流血,这种事如果不提前说,他总会觉得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

咬了咬唇,他还是稍微使劲把米迦勒推开,将他拉到房间内的双人沙发坐下,和盘托出了。

几分钟后。米迦勒将他禁锢在沙发背和沙发扶手之间,眯了眯眼。

林习惯性地抓抓后脑勺处常年微翘的长发,苦恼地说道:“只是滴一滴血触发封印而已。我保证不动用精神力,好不?”

他说完,又看着自家alpha纯金色的眸子,伸手摸了摸对方紧绷的脸。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几个月前的皇宫对峙,还是让自家alpha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关于安法雷是怎么死的,林也是在这几个月内陆陆续续听了不同侍者的不同版本。

他猜测自己最后还是成功对安法雷使用了精神体入侵,但他已经不记得当时的状况。因为他醒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而在现场的人里,佐顿父子和安法雷都死了。他也没法找蒙塔利元帅和周茗主君询问真相。至于米迦勒,每一次他提及那件事,自家alpha从回忆中提取出的痛苦,他也看在眼里。

久而久之,他就没有再追问事情的真相。

林能明白,在精神体入侵还是非法的时候,如果蒙塔利元帅将真相公诸于世,恐怕再也保不住他了。

想到这里,林继续说道:“我知道之前的事让你很不安。但你也明白,狄凡西家族如今只生下我,叔叔,还有昏睡的哥哥。若我能解开封印,说不定里面能找到唤醒哥哥的办法。”

米迦勒自然清楚狄凡西一族血脉的特殊性。但500年前已经消失的皇族如果重新进入人们的视线,他们将获得多少关注和非议?

“在众人面前打开封印,就会让你和安可叔叔他们暴露在人前。我不想你经历这些。”不知道想到什么,米迦勒叹了一口气,道,“你也不需要经历这些。让我来安排吧。”

不知道米迦勒从哪里找到了重新封印的办法,他安排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解开了封印,打算在取走林想要的书卷,又重新封印这里。

林打算重启封印,自然不会忘记通知安可。安可是在比利的搀扶下出现的,他原本瘦削的身形如今却显得有些丰腴了,肚子也圆了一圈。林自然是迎上去好好安顿了一番,但有比利舅舅在,也有六个月身孕的安可自然会被照顾得滴水不漏。

一切就绪。林转头看着眼前的封印,感觉既熟悉又陌生。没想到这座自己少年时候时常出没的皇家园林,竟然锁在封印中五百年了。

他用小刀在自己的左手食指上划了一个小口,挤出一滴血珠子,心无杂念地将左手放在了封印上。

正当他好奇解开封印到底会有什么效果时,现场100米范围内突然被一个带着淡黄色柔光的半透明罩子笼罩住,封印正前方的淡黄色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

“父……父皇,母父!”林不可置信地大喊出声。

影像里两人的穿着,跟林记忆中与两人分别的那一天一模一样。这显然是奥利维亚星被反叛军攻下来之前,两人匆忙之下对这一片区域进行封印,并留下的录影。期望的就是以后有狄凡西血脉解开此处封印时,能知道当年的内情。

影像中的父皇开始抬起右手的那一刻,林的眼泪从脸庞划下。

整个影像非常的短,大概是这两位昔日的帝、后已经没有时间为将来这个解开封印的人留下只言片语。这位拥有狄凡西血脉的最后一代君主眼中饱含了属于长辈的和蔼,却又带着直面死亡的坚定,他只是将手指向虚空,却又恰恰指向林所在的位置,他手上的光芒所发出的射线,直直地打入了林的额头。

“啊!”林被这股破空而出的光线击中,其中蕴含的能量竟然穿过他的眉心,穿透了精神力自带的防护罩,直达他的精神体。

“林!”米迦勒匆忙上前也只来得及接住自家omega软软倒下的身躯,心中的悔意如同滔天巨浪瞬间将他没入其中。

林双目紧闭,眉头紧皱,短短时间内,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薄汗。

米迦勒忙握住他发抖的手,只觉得爱人的手前所未有的冰冷。他的心中泛起惧意。

帝后两人的影像在林倒下的时候便迅速消失,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般。前后历时不超过10秒。

安可被比利搀扶着过来,艰难地俯下身子,细细检查了林的气息、脉搏和心跳。他犹豫地说道:“难道是……传承?”

米迦勒听到安可的话,这才从惊慌中找到了支撑点,他抱着林站起来,说道:“我先将他送回去。”

安可点头,示意比利扶着自己跟上,一边继续说道:“狄凡西家族的传承,这本来只存在于典籍之中。”

他深思了一会儿,在接近停机坪的时候,又拍了拍扶在自己腰上的手背,停下脚步道:“既然这里的封印已经解开,我们可以在这里找到关于传承的记载了。比利,你去找来艾德兄妹。我先进封印的区域里看看。”

见比利的脸上露出难为的神色,安可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说道:“拜托了。我不能让林出事。”

比利最终自然是拗不过自家爱人的。

于是,几人兵分三路,各自行动。

林屡次因为精神力问题在自己眼前倒下,这似乎已经成为米迦勒最大的阴影。

虽然后来在安可的查证之下,知道林因为被强行拉入传承状态,所以全身才会这么冰冷。但是米迦勒还是无法放下心中的那份担忧。

他又恨自己无能为力,只能在一旁寸步不离地守着自己的爱人。

谁知林这一睡就是三年。在安可的帮助下,米迦勒知道林在这三年中精神力由于传承的力量在不断增强。而他则放下了所有的工作,专心照顾林和宝宝。

属于狄凡西血脉的力量,传承这么多代人,每一代继承者,一旦获得所有的家族传承,必然会经历一番磨难。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实力的突飞猛进,以及对家族血脉的深刻认识。

一般来说,家族传承不会导致继承者昏睡这么久。但由于林曾经沉睡五百年,他的体质和精神力状态与从前的继承者大不相同,接受传承的时候才会突然陷入昏迷,且至今未醒。

安可没办法从典籍中找到相似的记录,也只能暗暗着急,默默期盼着林的醒来。林的醒来意味着狄凡西血脉的完整传承,也意味着沉睡已久的尼古拉斯有了醒过来的希望。

这一天清晨,安可又牵着自家两岁多的娃来探望林。

奥利维亚星清晨的天空此时带着淡淡的绿色亮光,据说这是星球大气层抵御恒星黑子时,由于星球特殊的磁场构造而形成的自然现象。

奥利维亚星上的人们常说,遇见绿光,今天就会有好运气。

安可抱着娃推开房门,只晨光透过玻璃窗撒入房中,房间内,米迦勒和林两人正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热流涌上眼眶,他对着怀里的娃,在嘴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轻带上门。

他走到旁边的婴儿房中,等着泪意慢慢下去,双眼重新恢复清明后,便瞧见了一旁小床上那个胖嘟嘟的三岁小宝宝。小宝宝紧紧握着一只拳头,把拳头抵在小脸旁,正呼呼大睡。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母父已经苏醒,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咔咔地笑了两声。

安可没有打扰隔壁房间的两人,他悄悄地退出了米迦勒和林两人的住所。跟来时不一样,他的脸上终于挂上了久违的笑容。

“爸爸,亲亲,亲亲美人哥哥。”安可怀里的小宝宝挪了挪软软的小屁股,软糯地说道。以往每次过来,都能亲亲床上那个好看的人儿,为什么今天亲不到了呢?小宝宝撅着嘴。

“乖,咱们晚一点再来。这回咱们还能让美人哥哥也主动亲亲你。”安可微笑着答道,丝毫没有考虑美人哥哥的爱人的感受。

(正文完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