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卿宁婉走廊肉肉

金可儿受伤休养了数日之后,终于又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小说网】)

这第一天就上了个电视节目,较之以往上节目,金可儿今天没穿着露肩露腿的连衣裙,浅色的牛仔裤包裹着细直的双腿,只瞧着她脸上不甚明显的淤青,大家伙儿的心又被吊了起来,想必这腿上也是伤痕累累吧。

当谈及到被打受伤这事时,金可儿也没遮掩,直接回应道:“这段时间大家的关心问候我都收到了,很感谢你们。”

“我记得之前我有说过,我曾在z市住过两年,一直避而不谈,只是因为那两年里发生的都是些不太美好的事,我也不想再去回忆。”

“金可儿并不是我的真名,我原来叫林若依,z市林家你们应该都知道吧,林氏老板叫林业,我是林业的私生女,十六岁以前,我一直不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十六岁那年,才被接回林家。”

“之后发生的一些事,在此不便细说,去年的时候,我被家里送去了a国留学,但不幸的是,在那儿我被人毁容,差点儿就没了命,想害我的人至今没查出来。”

“死里逃生的我不敢回国,是的,我不想回林家,甚至是害怕他们的。”

“后来在一位先生的帮助下,我才能改换身份,变成了现在的金可儿,开始了崭新的人生。加入,以及遇到大家,是这段时间里让我最高兴的事,但没想到,林家的人还是认出了我,他们觉得我是在娱乐圈抛头露面,败坏林家的名声,便想让我退出。”

“我没有答应。”

金可儿顿了顿,脸上浮现些许无奈:“于是,他们便找人打了我。”

“因为节目时间有限,有些事并不能细细说给大家听,等下了节目,我会接受媒体的采访,届时会将所有的事情详细说明,谢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

金可儿抛出了猛料,场下瞬间哗然。

还没等金可儿下节目,便有一大群记者堵在出口处,想着待会儿如何问出一针见血的问题。

但金可儿并没有满足媒体们的好奇心,只是说,公司会召开发布会,届时会把大伙儿都请过来,有问题那会儿再问,现在都先把好奇心憋着吧。

可没等发布会召开呢,金可儿这才刚从节目组离开往公司去,经纪人沿着公路稳稳地开着车,金可儿坐在后座儿补妆,经过一处路口时,忽地就蹿出了一辆大卡车,直直往金可儿那车上撞去。

“砰”地一声……

变形的轿车,一地玻璃碎片,车内流血昏迷的人,以及扬起的灰尘白烟,无不昭示着这场车祸的严重性。

经过的人赶紧拨打了110,120,很快,警方、医护人员通通赶了过来,金可儿跟经纪人被救护车往医院送去,现场也都被保护了起来。

在多数人都关心着金可儿的安危时,一向嗅觉敏感的媒体们却从中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这绝对不是一场普通的车祸。

金可儿刚在节目里吐露出受伤的真相,就不幸发生了意外,而巧的是,事故发生后,肇事司机竟然不见了,警方那边也一直未能找到人。

为了夺眼球蹭热点,在警方还没发声时,有媒体就大胆将矛头指向了林家,“据某某知情人透露”、“有人传”、“有人猜测”等词接连出现,不少跟风者也在网上骂起了林家,甚至还出现了“扒一扒z市林家到底是何背景”,“扒一扒林氏老总林业”诸如此类的帖子。

一时之间,林家受到了空前的关注。

只林家这么多年屹立不倒,这点儿小风小浪算个屁,林业林老爷子也都不是吃素的,很快,网上便搜不到任何有关林家的信息,任凭那些人再怎么跳头跳脚,林家始终岿然不动。

直至数日后,警方终于抓获了肇事司机,司机承认是林业让他去撞人的。

虽不确定司机说的话是真是假,但确实可以掀一阵风浪了,而作为嫌疑人的林业,自然也被警方请去了警局喝茶。

林氏没了领头人,再加上有人刻意操控舆论让大众认为就是林业想害死自己女人,一时之间,不仅股票下跌,林氏内部更是混乱不已。

老爷子因着已经多年不管事,对公司的事一时半会儿的也上不了手,只能暂时稳控着大局。

而林钰朗,毕竟还小,尽管一家人都安慰着说不会出事,但林钰朗仍是不免着急上火,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什么都做不了的他是多么弱小无力,也渐渐明白自己身上担负的责任到底是什么。

……

外界一直关注着金可儿的情况,在得到金可儿已经从重伤中脱离危险的消息后,米分丝们纷纷放了心。

金可儿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只是那位女经纪人有些可怜,平白无故受了罪,因为当时他在前面开车,车祸发生后,受的伤严重许多,腿部重伤,只能截肢。

林然听了这事,挺意外,惊讶于许非远与金可儿的狠心。

既然那位是金可儿的经纪人,平日肯定对她多加照顾,可金可儿硬生生让人家没了一条腿。

不过,这也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不是吗?

林然立刻打电话让人私下里去找那位女经纪人谈一谈,毕竟私底下的金可儿是什么样的也只有她了解得最清楚了,从经纪人口中爆出的料应该不会有谁不信吧。

在外面与顾衍吃完晚饭,林然直接让顾衍将自己送回了家。

自家最近发生的事,顾衍都知道,她准备好的反击,也没瞒着顾衍,其中不少还有他的帮忙。

下车时,一个道别吻是少不了的,有时候顾衍只是轻轻一下,吻额头或者是唇角,浅尝辄止,但偶尔顾衍也会脱去温柔的外衣,狂风暴雨般勾着林然缠吻。

就想今晚这样,林然被吻得双唇微肿,顾衍才将她放开。

“我进去了,你路上小心。”

“嗯。”

等顾衍走了,林然摸了摸嘴唇,在外面散了会儿脸上的热气,才往家里面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