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慢慢推入冰块

夏侯惇率领近五千怒猿军,再次从正面开始缓缓前移。

第一道防线已经被打开,张辽还没有令人维修,也来不及维修,只是让它们那样耷拉着。

夏侯惇止住军阵,遥望张辽,沉声说道:“张辽,我大军三面合围,营寨今日必破,你为何要连累众将士丢了性命?何不早早投降,免了刀兵?”

张辽见夏侯惇咄咄逼人,怒不可赦:“夏侯惇,你不也牺牲了许多将士性命。你我都是爱兵之人,不如在营下一决高下如何?”

“哦?”夏侯惇眼前一亮,兴奋地说道:“好!就依你的!你我大战三百回合如何?”

“好!”张辽命人打开了第二道寨门,手提钩镰刀,催马冲向了夏侯惇。

曹昂见到两人约战,就知道夏侯惇要输,只得吩咐孙康、孙观二人:“你两兄弟速去为夏侯惇将军掠阵,你二人不必讲江湖道义,上去助一臂之力!”

“喏!”孙康、孙观二人眼中一凛,瞬间兴奋了起来。刚才功营拔寨,曹昂不让他们上场,心中多少有些委屈。

不过任务一安排,这些委屈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人悉数换了长枪,拍马而出,开始朝着夏侯惇所在方向而去。

曹昂心中安定了一些:三个打一个,有夏侯惇正面强攻,孙康与孙观从旁干扰,多少会让张辽吃不了兜着走。

“好!既然你主动出击,那我就不客气了!”夏侯惇大喝一声,纵马杀了过去,挥枪相迎,与张辽战作一团。

张辽瞥见了策马而来的孙康、孙观,知道曹昂派出了援军,胯下灰影长嘶,手中钩镰刀翻飞,大开大合,处处抢先攻击,想要先一步将夏侯惇击败。

夏侯惇一交手,就暗暗叫苦,张辽的实力远在他之上。但他经验丰富,并没有以刚克刚,那样会使他输得更快。

他选择的是以柔克刚,手中的长枪如同灵蛇翻舞,连点钩镰刀的刀身,卸去上面的力道,时不时还进攻一番,迫得张辽回防。

两人交手越来越快,令人眼花缭乱,斗了十余回合,看起来不分胜负,实则不然。张辽隐隐将优势扩大,夏侯惇处于下风,渐渐不支了。

孙康与孙观对视一眼,知道该他们兄弟二人上场了,大喊一声:“元让将军,我们兄弟前来助你!”

说完,他们二人一左一右,手持长枪,开始纵马而上。

夏侯惇听到后面喊声,心中大定,孙康与孙观虽然不是一流武将,但多两人在一旁牵制,他的压力便会小很多。

昔日虎牢关下刘关张三英战吕布,今日他也来个三英斗张辽,听起来还是不错的!

果不其然,孙康、孙观兄弟也有二流武将的实力,两杆长枪舞得龙飞凤舞,时不时在张辽想要猛磕夏侯惇之时来一下,使得张辽也有些无奈。

他被夏侯惇死死地拦住,想要去单杀孙康、孙观,着实不可能。

见夏侯惇三人无恙,曹昂松了一口气,将目光投向了另外两边。

典韦虽然右臂受了伤,但还是作战非常勇猛。之前见夏侯惇不住地攻营,他心里早就痒痒的,一马当先,杀入了敌营。

曹昂看着渐趋白热化的攻城,心中不由得出现了一股莫名的悲凉,居然没有一点兴奋。

“小面面,醒醒!”一个遥远的女声传了过来。

曹昂听得很清楚,小面面是周小梦对他的爱称,自己不是穿越了吗?怎么能听得见周小梦的声音?

“小面面,你快醒一醒啊!你若是不醒,我就永远陪着你!”周小梦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曹昂突然觉得头好疼好疼,眼前的景物全部消失不见,周围只剩下一片黑暗。

黑暗之中,他感觉到自己躺在床上,记起了前世今生种种。他是曹克明,原海军陆战队上尉军官,为保护周小梦受了伤。

他感到一双小手正搭在自己的手上,突然手动了一下。

“小面面,你醒了?”周小梦突然欣喜地说道,握紧了他的手。

曹克明睁开眼,眼前一片光明,还有周小梦那貌若天仙却熟悉的脸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