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拉我手摸他小弟

纯阴之体和先天水灵体都是一种纯净的体质,拥有者就如同古希腊神话中的女神缪斯一般,神圣高洁,让人生不出丝毫亵渎之心,当然一些拥有扭曲心理的变态除外。

而结合了两者于一身的余瑜倾,更是将这种高贵纯洁发挥到了极致,给蓝若的感觉就像是一名艺术大家通过毕生所打造出来的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般。

月光透过落地窗斜斜地打在余瑜倾的身上,半边身子沐浴着月光,另半边陷入黑暗的模样更是给她凭添了几分神秘。

‘这样的余瑜倾,怕是九天之上的玄女,也要自愧不如吧。’

被余瑜倾这副模样彻底倾倒的蓝若觉得自己脑袋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但这并不妨碍她在心中再给余瑜倾来上一句赞美。

时间就在蓝若的目光越加痴迷中渡过,待到余瑜倾将心法运行完一个大周天,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经过洗筋伐髓的修真者在皮肤上较之普通人就是一个巨大的bug,加之蓝若修行的功法与星力有关,夜晚,就成了这样一个美人的主场。

余瑜倾知道自己很美,但那晚,第一眼见到蓝若的时候,她还是有被对方的美貌所震惊。

或许蓝若的五官没有她来得那么精致,但也足以惊艳到任何一个第一眼见到她的人。

而蓝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那双眼睛,每次与之对视,余瑜倾都有种置身于漫天星光中的感觉。

现在则与平时又有了不同,那灿若星辰的眼眸中,似乎不仅仅有着璀璨的星光,那样专注得有些痴迷的目光,让余瑜倾有种被星光温柔环绕的感觉。

都说夜凉如水,星光却给人一种温凉的感觉,舒适而又熨帖,只是若太过集中的话,便有些灼热了,如果可以,余瑜倾真想将那人给敲醒,看了这么久,竟还没看够么?

没有人主动说话,时间就在两人的对视之中悄悄溜走。

“滴答滴答…”整栋复式小洋房陷入了静谧之中,由此,楼下客厅的时钟秒针转动的声音才越加明显,仿佛敲打在人的心弦上一般。

打破这一切的,是余瑜倾与蓝若都十分熟悉的手机铃音。

几乎是下意识地,余瑜倾伸手去拿,却发现同样的铃音,却并非她的那只。

手中拿着蓝若的手机,余瑜倾面上多少有些尴尬,她索性拿着手机下了床,将其递到了倚在门口的蓝若手中。

蓝若此刻也有些心虚,那天张导给余瑜倾打电话后,今天不知怎的,竟也鬼使神差般就偷偷将自己的手机铃音也改成了同样的,明明之前还不是这个的。

说起来,此刻蓝若心中的尴尬不比余瑜倾少多少,不过,看看来电显示,母上大人的电话,咳咳,还是先接为妙。

“喂,妈,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啊?”的确,这个时间点对于一向早睡的蓝妈来说,那就是所谓的半夜三更,想到此处,蓝若的语气不免带上了几分急切:“妈,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电话中蓝妈却是乐呵得很,一听蓝若这么说话,顿时没好气地回道:“这熊孩子,怎么说话呢?有你这样一接电话就咒自己家里出事的女儿吗?”

这话蓝若一听,就知道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心里松了一口气之余,语气中也带上了些许讨好:“唉呀,妈,这不看你这么晚打电话,怕家里有什么急事嘛。”

“没什么急事,就是家里来了个客人,妈妈高兴啊,聊着聊着就晚了,本来还想早点给你打电话的,没想到回过神来都这个点了。”

客人?蓝若可不觉得自家老妈是无缘无故的在说这话,于是就紧接着问了句:“我认识吗?”

电话中又传来了蓝妈愉悦的笑声,仿佛在拉远了手机和旁人说话:“看,我就说小若肯定能猜出来。”

片刻后,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又大了些,蓝妈语气中还带着未散的笑意:“小若要不要猜猜,今天来找你母亲大人我的客人是谁?”

蓝妈这么一问,蓝若就将记忆中认识的人都筛查了一遍,片刻后又想起自己重生的经历,算算时间,这个时候不正是那人回国的日子吗?

于是,蓝若的语气中也带上了几分喜意:“我猜啊,是瑶瑶回来了对不对?”

‘瑶瑶’?

被迫听电话的余瑜倾在听见这个亲密称谓的时候,本能地竖起了耳朵。

“真不好玩,本来还打算给你个惊喜的。”手机里的声音换上了一个音色清亮年轻的女声,果然就是蓝若猜测的钱佳瑶,也就是钱参之的女儿。

说了这句话后,钱佳瑶轻快的语调消失不见,随后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又缱绻:“小若,我回来了。”

直到听到这句话,蓝若初初听到多年未见好友的声音的那种兴奋劲儿瞬间消失不见,她甚至有些心虚地朝坐在床上的余瑜倾看了一眼,见对方似乎并没有留意自己,便悄悄地离开了二楼,去到了天台。

实际上一直关注着蓝若的一举一动的余瑜倾:“……”

蓝若和那个叫什么瑶瑶的女人之间一定有猫腻,余瑜倾心中有些笃定地想道。

场景转换,眨眼间蓝若就来到了自家天台,刚刚钱佳瑶的语气隐隐让她想起了重生前,或者说是前世的一些事情。

蓝若不想去揣度自己这个青梅竹马的心思,但要她在余瑜倾面前与其叙旧,即使只是一通电话,她也觉得有些别扭,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她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小若,你刚刚身边有人,还是一个女人对不对?”

蓝若刚刚飘远的思绪就被钱佳瑶这样一句话给拉了回来,她嘴角漾起一抹苦笑,早就知道的,钱佳瑶这人敏锐异常,时隔四年再次见识到对方这可以媲美特异功能的直觉,她还是觉得心中微微发怵,此刻只能强装镇定。

“是啊,我最近刚开了一间工作室,嗯,名字就叫一间工作室,前两天签约了一个新人,她没地方住,我就让她暂时在我这儿住下了。”

面对钱佳瑶这种直觉系的女人,蓝若明智的选择了实话实说,毕竟谎言一出口就会被拆穿。

果然,蓝若‘坦白从宽’后,钱佳瑶就没再揪着这个问题不放,考虑到现在时间真的有些晚了,蓝若又不像她这个刚刚回国的海龟没事做,第二天铁定是要去上班的,于是电话没打多久,钱佳瑶只约了第二天下午一间工作室见,有工作方面的事情要与蓝若谈。

挂断电话之后,蓝若抬头,神情晦涩地朝着被点点星光点缀的不那么漆黑的天空看了一眼,钱佳瑶口中所说的公事,她大概有所猜测,只不过又有些纠结,明明工作室能签到未来歌坛的天后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她却被前世两人莫名其妙的决裂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是的,钱佳瑶这个蓝若认为一辈子都不会疏远的青梅竹马、闺蜜,前世,在很早的时候就和她决裂了,两人同混娱乐圈,一个奋斗在歌坛,一个挣扎在影坛,从决裂后到蓝若重生前,整整八年的时间,两人再没了任何的交集。

曾经,蓝若并不明白,钱佳瑶明明是自己身边最亲密的朋友,两人间的相处也一直十分愉快,为何会突然就出现钱佳瑶单方面提出绝交的情节来,而两人在那之后真的没再见面。

重来一世,遇到了余瑜倾,再听今天钱佳瑶的话语和语气,蓝若明白,自己已经触摸到了真相。

如果钱佳瑶真是那么决绝的人,这一世,两人之间或许还会是渐行渐远吧。

对着星空吐出一口浊气,蓝若抬起双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双颊,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如刚接电话时一般自然,这才下楼,回到了主卧之中。

卧室的灯已经被余瑜倾关上,偌大的双人床的一边拱起了一个人形,另一边则是给蓝若留下的。

直到此时,蓝若才发现,床上居然只有一床被子!

是了,昨天晚上发生了种种事情,她根本没有时间再套一床被子,而今天……

‘反正被子够大,就这么睡吧。’蓝若红着脸爬上了床,掀起一点被角就钻了进去,心中的想法却有些心安理得的意味。

而另一边,直到蓝若上床,装睡的余瑜倾这才偷偷睁开了一只眼睛,见蓝若并没有再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新的被子来,她的心中既是开心又是害羞……

一时间,两人都怀着有些复杂矛盾的心情进入了梦乡,一夜好梦。

熟睡中的二人并没有发觉,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蓝若身体内的星力与余瑜倾身体内的水属性灵力,二者间似乎有着致命的诱惑力般,拉近彼此间距离的同时,也让各自的主人更加靠近。

第二天早上七点整,当余瑜倾和蓝若醒来发现二人互相躺在对方怀里时,她们是一脸懵逼的。

好歹比蓝若多知道一些□□的余瑜倾率先反应了过来,对着一张绯红渐深的美颜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

“阿若,早安。”

见余瑜倾态度如此自然,蓝若也不好再任由自己的害羞发展下去,于是也笑了笑:“阿倾,早安。”

话一出口,蓝若觉得笑容就那样僵在了她的脸上,怎么回事?

这样的情景,让人怎么淡定得起来,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小妻妻新婚第二天早上甜蜜地互相打招呼的情景啊摔!

可是人家余瑜倾怎么能够这么自然地应对?蓝若在心中诘问自己,最后只能得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答案——

余瑜倾年纪小,心思单纯,不像她,二十岁的身体里住了个被十年后的网络荼毒了的三十岁的灵魂……

说来说去,还是她的想法不纯洁咯?蓝若表示她已经放弃治疗。

不去理会仍旧躺在床上纠结着的蓝若,余瑜倾动作十分麻利地来到了洗手间,洗漱完毕后又跑到了楼下,做了两个三明治,就等着蓝若的下楼以及八点时家教的上门了。

当看见余瑜倾已经做好了两份分量十足的法式三明治时,蓝若是震惊的,不是没想过对方精通厨艺,但是深知对方出身如何的她实在想不到,余瑜倾是在什么时候接触到西式早点的做法的。

余瑜倾就像是有读心术一般,她将属于蓝若的那份三明治往对方面前推了推,又去微波炉中将加热好了的牛奶取出来,为各自倒上了一杯,这才目露期待地看向蓝若。

“我之前的临时助理很喜欢折腾西餐,毕竟和她相处了有半年时间,倒也学了些许,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心中那种新婚妻妻的既视感更浓了,不过一切都很好的被蓝若用演技掩盖在了面具之下。

此刻她的笑容十分得体,动作也透着一股优雅,十足的大家闺秀做派,其实蓝若不过是将自家父母对她要求的那一套搬了出来而已,在她心中,这样规矩的行为能在无意间给人蒙上一层遮掩的面纱,换个通俗易懂的形容词,那就是这么做能让整个人真正的变得虚伪。

此刻,蓝若正需要这样的虚伪来掩饰自己,不过,还真别说,虽然一个法式三明治能体现的东西实在太少,但也能从中窥见余瑜倾的手艺非同一般,牛奶也温得恰到好处。

“看来,有了阿倾,我终于可以逃离外卖的魔咒了。”

见蓝若对自己准备的早餐很是满意,余瑜倾内心稍安,总觉得自己总算在对方面前体现了一把自身的价值。

虽说作为一个明星,对于工作室的老板来说,更能体现其价值的应该是其本身所带的商业效益,然而余瑜倾却更欢喜自己是否能给蓝若的生活带来一些积极的改变。

很快地,时间就到了早上八点整,蓝若为余瑜倾请的家教来得很准时,蓝若见状,就将余瑜倾和家教老师打发到了楼上的书房,自己则回到楼下收拾餐具。

蓝若请来的这名家教几乎是专门负责余瑜倾这类因为演艺事业而无法正常上课的学生的,所以对方见到最近风头正盛的余瑜倾也没有失态,而是淡定从容地拿出了两套教材,一套看起来用了很久,却丝毫没有破损,另一套则是完全的全新。

余瑜倾和蓝若对于这名家教的观感都很不错,对方是名中年女性,戴着一副略显刻版的金属框式眼镜,教学起来认真而不严厉,话语能够引人入胜却并不给人以一种轻浮的风趣,果然是一名学生们梦寐以求的好老师。

蓝若暗暗观察了这个韩老师一番,便放心地在楼下的客厅处理起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了。

与上一世不同,蓝若再不是一个纯粹的演员,名下的产业也不仅仅只是一个一间工作室,可以说,前世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工商管理训练的她,所有工作中处理得最得心应手的就是与娱乐圈相关的产业了。

其余的一些行业,如正在研发阶段的社交软件,正在筹备阶段的珠宝行业,这所有的一切她都只能慢慢摸索,所幸她成了一名修真者,拥有常人所不能及的记忆力,理论知识她早已熟记于心,现在就仰赖于如何将其妥善地应用到现实产业当中了。

重生两个月以来,蓝若不止一次地悔恨自己前世怎么就没有多关注一些金融方面的信息,弄得她现在只知道十年间各个行业大致的发展走势,在做投资与做企划的时候还是必须仰仗一些专业机构,请人来做各种分析报告也是需要花钱的啊!

曾经赚来8亿软妹币,她还眼睛发绿,以为很多呢,现在看来,再去赌一把的事宜真得提上议程了,过些日子得从黄老那里收集些情报才好,比如说南国翡翠公盘的时间地点邀请函什么的。

想到黄老,蓝若不免想到了钱教授,再然后就是钱教授的女儿钱佳瑶了,今天下午就要和对方见面,但愿一切顺利。

楼上书房,韩老师没有立即给余瑜倾补课,而是拿出了一张她连夜做出来的卷子,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对余瑜倾进行了一次摸底考试。

摸底考试的成绩让韩老师大大地松了口气,虽说无论学生的成绩如何,她还是会完成雇主给她的任务指标,但如果接手的是一块璞玉的话,还是很令人高兴的。

因此,她忍不住多看了面前这个一夜爆红的女孩一眼,见对方稚嫩的脸上没有骄傲浮躁之色,这才十分满意地点头夸赞道:“基础打的很好很扎实,看得出来平时你也是有用过功的,继续保持,明年的艺考和高考你肯定没问题。”

余瑜倾腼腆一笑,没有答话,韩老师也不喜欢那种还没考试就夸下海口的学生,这下对余瑜倾更为满意了,连带着也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热情来教导这个难得一见的好学生。

在录《声音梦想show》之前,余瑜倾的课程都是一天份的,早上八点开始,晚上八点结束。

眼见着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余瑜倾趁着课间休息的一点时间来到了楼下,找到正在工作的蓝若道:“阿若,给小方打个电话,让她买些菜回来,嗯,四人份的,今天中午我下厨。”

蓝若点点头,一副完全想不起已经给了小方三天假的模样,心安理得的拨了助理小方的号码。

等小方买菜过来,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余瑜倾怕蓝若还有辛苦了一早上的韩老师饿着,也就没整太多的花样,做了几道家常菜,赶在一点之前上了桌。

“没想到中午还能吃到小倾亲手煮的饭菜,我还以为在这儿也和在别人那一样,是吃外卖或者阿姨的呢。”韩老师显然有些惊讶,完全没想到,一个刚刚高三的小女孩竟然有着一手好厨艺,早知道,现在的女性会做饭的真是越来越少了。

“毕竟我要将某人从外卖的魔咒中解救出来嘛。”

余瑜倾没点名没指姓地说了这么一句,但在场几人都知道这个某人指的是蓝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