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插女人骚视频

他出生在魔界皇室之中,生来父不疼,母不养,不过也就是一个孤儿,只不过这个孤儿有父有母。【www.wenxue6.com

刚成年被封为魔界太子,母妃逝世,父皇病重。

所有人都说他是克星,只有他,也只有他,一如既往待在他身边。

“殿下,下雪了,喝碗热汤暖暖手。”

封莘刚批完文件,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窗前,暗黑递给封莘一碗热汤,封莘低头看着碗里他最喜欢的粥,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小黑,不是说是热汤吗?怎么是薏米粥。”故作生气的说到,暗黑愣了,“粥和热汤不就是多了些薏米和米吗?又有什么区别吗?”

暗黑拿着挂在衣帽架上的外套体贴的为封莘披上,封莘披好外套,带着浅笑看着暗黑。

暗黑局促不安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封莘看着小黑脚上已经破了洞的鞋子。

血腥味的蔓延在整个书房,封莘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

“怎么回事?”

封莘看着窗外寒冷的天气,又看了看小黑破损的鞋子,“没冻掉都是好事情了,怎么?没事人发现鞋子给你吗?”

小黑沉默不语,封莘不由得有些恼怒,“你又不是哑巴,回答我的问题!”

好一会儿小黑才苦涩涩的开口,“殿下,是发了鞋子可是您的鞋子,王下令不得有人给您发放……”

“所以你才用自己四双鞋子换我的?”

封莘不知该说他啥,还是傻。

他脚下这双鞋子抵得上小黑脚上普通的鞋子的四倍,之前他顶撞父皇被责罚,却也没想到父皇他暗地里会下这种命令。

当夜,封莘血溅魔宫,亲手弑父,翌日登基上位。

封莘还是站在书房的窗前,问着站在身后暗黑。

“小黑,你怪我吗?”

“不,并不怪你,先王对王您并不好,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只是碍于先王的颜面才会如此。”

小黑说到这里一顿,“再说这件事情是因我所起,不能怪王您。”

最后到最后,久的他都记不清楚小黑当时说了些什么,唯一记得一句,“暗黑定当为王您,斩尽您脚下的一切绊脚石,伤尽伤您的人”

到最后,他这个王还是没有当好,部下叛乱,他被小黑打晕秘密的送出了魔都。

再见小黑时,已经一千年以后。

也是那样夜晚,他重掌大权,大权独揽,灭掉背叛他的所有人。

“王。”

“小黑,你说我这样做的对吗?”

封莘喃喃自语到,无神的望着天,彷徨或是对未来的恐惧无助。

“王,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小黑笑嘻嘻的对着封莘,封莘无奈的摇摇头,“你还是那样没心没肝。”

最后的最后,靳涵轩入魔宫主殿进入他体内时,他就已经知道了他要死了,只是他并不甘心,他还想看他最后一眼,不奢求太多就一眼,一眼就够了。

是的,他就是这样被靳涵轩灭掉了,到最后也没能看到他一眼。

他并不怨恨靳涵轩,就当替暗黑还了靳涵轩这条命,希望小黑在哪边一切都好,没有他小黑可能过得还好吧!

娶妻生子,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不用和他一起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

再见了,小黑,我的好兄弟,唯一的家人

……

番外完!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