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长又太大又太粗好爽

叶元高度集中的压缩着体内灵气,突然一声喊叫传进他的耳朵,叶元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只见那猪妖居然正在朝着自己快速奔来。叶元并没有惊诧,看着飞奔而来的赤眼猪妖淡淡一笑。暗想畜生不过是畜生。叶元算是猜到了这一步,或者说叶元就在等待这一刻,灵气光箭固然强大,可是若不能击中要害,怕是也于事无补。二狗与猪妖的打斗一时间难分高下,对于稍微有些灵智的赤眼猪妖来说,此刻坐在地上的叶元正是最好的攻击目标。叶元等的就是这一刻。

九息、十息!叶元将手指对准距离他只有几尺远近的赤眼猪妖那只仅剩的赤红眼睛。“嗖”一道暗红色光钻入猪妖眼睛,暗红光芒一闪而过,叶元尚未看清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奔跑的猪妖并没有立马停下,也没有发出任何痛叫。叶元眼见猪妖并未停下,有些诧异,莫非灵气光箭没有作用?叶元虽然疲惫无比可还是下意识的向后退去,试图躲避猪妖的撞击。赤眼猪妖的獠牙已经接近了叶元,怕是再有一寸便会将叶元来个透心凉,可就在这时,刚还好好的猪妖却突然停止不动,随后轰然倒下,正好倒在了叶元面前。叶元暗暗心喜,暗想那一击灵气光箭还是起了作用,随着叶元的放松,整个人也倒了下来,虽然挨着猪妖可叶元却懒得在移动一步。

赤眼猪妖似乎还没有死透,嘴还一张一合的“扑哧扑哧”的动着,嘴角也满是血沫,随着猪妖嘴巴的张合,突然一个物件夹着在血水被赤眼猪妖吐了出来,随着这个物件被吐出,赤眼猪妖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再也没有半点呼吸,死的不能再死了。

叶元凝望着被赤眼猪妖吐出的物件,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是普通的小幡,差不多只有叶元一个手掌般大小,看不出何种材质的幡杆和纯黑色的幡面。其实说是幡面倒不如说是块黑布。

叶元见这小幡被吐出,心中暗想,既然被这妖兽吞入肚中,岂能是寻常物件,想到这里便忍者恶心伸手去拿这沾满了腥臭血水的小幡,叶元的手刚触摸到这小幡时,便感觉一阵酥麻,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而小幡上也闪起微弱的白光。

“莫非是仙人用的法器?”叶元好奇道。

想到这里,叶元便迅速的将小幡揣进了怀里,倒不是叶元怕二狗看见,只是叶元总觉得有另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让他心中有些发毛。

没多久,二狗冲向了倒地的叶元,将叶元扶坐而起。

“老大,你是怎么做的啊,就这么一指它就死了。连个外伤都没有,你有这本事倒是早灭了这畜生啊。我知道了,你这是对俺的考验是不是,你是在锻炼俺的能力对不对。”二狗喋喋不休的说道。

“闭嘴!”叶元对于二狗简直无语,这哪里是简单一指,这是在拼命。此刻的自己别说是猪妖,就是一头普通的猪都能拱死自己。

“你怎会在此处?”叶元想起来当初是分开跑的,二狗又是怎么在这里的呢?

“俺一直跟着你跑啊,见你停下了,俺就在旁边睡了一觉,后来声响太吵,给俺弄醒了,俺就过来看看怎么回事了。”二狗挠挠头说道。

叶元虽然很庆幸二狗的所作所为,但也很气愤,这么危险的任务他居然能睡着!

“俺的老大只有你一人,那个什么孙力说的话俺岂会听。”二狗见叶元脸色发黑,生怕叶元训他为何不按计划分开跑。

“多谢了,兄弟。”叶元根本不会去责备二狗,先不说自己的命算是二狗所救,就冲着二狗对自己的态度,他又如何去责备。

“嘿嘿,叶老大,俺们这任务算是完成了吧?”二狗发问道。

“嗯,你将这红榜放置在赤眼猪妖面门,自会将其内丹取出,取出后立马装在袋子里,切莫见了阳光。”叶元对二狗说道,说完便打坐恢复起来。

二狗接过叶元递给的红榜和一个普通的布袋,这战阁的任务红榜内含禁制,对于这样需要凝气期才能取出内丹的任务,炼体士可以用红榜取出。

二狗很是听话的将红榜放置在了猪妖的尸体的面门上,几息时间后,红榜上乍起一道红光,红光闪过后,从猪妖的面门中飞出一个灰色的丹丸,与之前叶元在蛇谷遇到的那只蛇妖想必,这内丹要稍微的光滑一些。

“叶老大好了,俺们走吧?也不知道孙力在哪。”二狗将内丹装好后走回来对叶元说道。

此时的叶元除了打坐一直在思考孙力赠送的匕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感觉那匕首上有些什么会引起赤眼猪妖的疯狂,有可能赤眼猪妖找寻到自己就是因为那把匕首。这匕首定然是有问题,只是这一切是巧合还是孙力故意而为,叶元想不通。

此刻听二狗提到孙力,叶元回过神来看着二狗,有一个猜测涌上心头,不管此刻心中的想法有多荒谬,有多让他无法接受,叶元还是决定试探一下:“孙大哥,此刻还不现身,莫非要等我恢复不成?”

林中很是安静,二狗也诧异的看着叶元。叶元的话语仿佛是消失在骄阳下的雪花,没有半点存在的痕迹。

叶元暗自想到莫非是自己猜错了,正要开口对二狗说什么时,一声爽朗的笑声突然出现在了林中。(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