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赵鸣秋赞同地说:“这是个好的想法,不过你要先调查了解清楚再说。”

何宵成说:“你说得很对,我不能只听他的一面之辞,我要先去彰武实地考察一番,如果这里确有商机,那么就可以开拓一个新的市场。”

“听起来不错,你准备什么时候去?”

“明天早上就走。”

“我台里还有工作不能陪你去了,你路上当心。”

“好。”

※※※※※

金融中心附近诺诺的住处,赵鸣秋对曾强说:“何宵成果然对草炭沙泉米感兴趣,他现在去了彰武县。”

曾强说:“这个小何总还真是个实干家,我上次和赵董事长谈起这个人,董事长也说这个人在年轻人里是个优秀的,专注于干事业,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不会轻易被诱惑,所以感情经历几乎为零,赵董事长说这样的人其实是女人找老公的。”

赵鸣秋看着他严肃地说:“我接近他只是为了替父母报仇,我要替父母讨回公道,除了报仇我没有其它目地!”

“是,我逾越了。”

赵鸣秋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没有什么,曾老叔,你不知道我看见我母亲在我面前倒下去的那一刻,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震撼,我经常会梦到我妈妈,她手里拎着我喜欢吃的糕点站在马路对面对着我招手,然后她走向我,在马路中间那辆车突然间冲过来,她倒在血泊里……”

“真是难为你了,孩子。”曾强想安慰她,想了想还是说:“小姐,我曾强发誓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助你。”

“谢谢你,曾老叔!”

~~~~

天刚蒙蒙亮,何宵成就开车直奔彰武,随车同行的只有司机一人,对于这种有商机的事情,何宵成一向是将它保护得很好,当朝阳初升时汽车就疾驰到阜新彰武,何宵成按照厨师长所说的地点,穿过县城后又开了一段路,现代都市的痕迹渐渐消失,满眼望去看到了一片绿绿的青草和牛群,汽车被牛群阻挡了去路,何宵成看着黄牛悠闲地从车窗边走过,放牛的小孩大约十二三岁,他坐在牛背上将背挺得很直,他骑着牛慢悠悠地走到何宵成车窗边,俯视着看了一眼何宵成,那种知足和骄傲是坐在奔驰车时的何宵CD没有的,这草地和牛群是他的领地,何宵成只是一个闯入者而已,等牛群走过去之后,何宵成的汽车缓缓开动起来,越过几道浅浅的小河沟,看着两边的青山绿水,何宵成终于意识到自己到了一处世外桃源——大冷镇,就如它的名字一样,这里是被现代工业所遗忘的原生态世界。

何宵成找到一个当地人询问:“草炭沙泉米是在哪里生产的?”当地人问:“你是来买大米的吧?”

何宵成点点头。于是他将何宵成带到一处庄园,“这里是绿皓农业的有机庄园,经理叫薛斗,你找他就能买大米。”

“谢谢。”何宵成走进庄园,庄园有有几处简易的青色土砖厂房,有个人背对着大门站在厂房外面,何宵成走上去问:“请问,哪位是薛斗?”

此人转过身体,用一双精明的眼睛上下打谅着何宵成,“你不是本地人,你是哪位?你找他什么事?”

何宵成镇定自若地说:“我从盛京市来,想买草炭沙泉米。”

此人警惕地问道:“盛京市?你怎么知道草炭沙泉米的?”

“我昨天在盛京市西餐厅吃饭,觉得米饭特别的好吃,就问起是什么米,厨师长说是草炭沙泉米,我就来买了,我想在我家经营的餐厅卖这种米饭。”

薛斗脸上的神情一松,这才露出笑容,“好啊,欢迎你,我就是薛斗,请问您贵姓?”

何宵成刚才看见他紧张的神情,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就多了一个心眼,“我叫叶浅渔,这是我的名片,你能带我参观一下草炭沙泉米的产地吗?”

薛斗接过名片,只见上边写着:“叶浅渔,盘锦二届沟海洋渔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薛斗满脸堆笑着说:“原来是盘锦人啊,我多虑了,跟我来,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大冷镇!”

何宵成心里一惊,原来他担心的是我是盛京人!他为什么会担心呢?难道这草炭沙泉米和盛京有什么关系吗?

何宵成淡定自若地说:“好啊!我想好好了解一下,为我们今后的合作奠定基础。”

薛斗带着何宵成又来到了刚才的小河边,薛斗脱下鞋跳进了小河里,他站在河水里兴奋地说:“我小时候在这山坡上玩渴了,看哪块儿湿得厉害,扒开一个小坑里面就是一眼沙泉,沉淀几分钟再跑回来,趴在地上就能喝水。”

何宵成也脱掉鞋子跟着跳进小河里,没至脚踝的水清澈见底,他感觉到脚底下的细沙踩上去软软的。

何宵成跟着薛斗光着脚沿着河两岸的山坡向上走,只见,两岸的山坡上,碧绿的水稻不是长在泡着水的梯田里,而是整整齐齐地扎根在遍布沙泉的坡地上。稻苗间随处可见透明的涓涓细流,何宵成忍不住伸手去摸,只用一只手就可以将细沙泉阻断。

薛斗说:“河两岸的坡地有20公顷,种出的水稻专门用于加工我们的草炭沙泉米,因为产量有限,这种米在市场上的价格极高。”他说着在稻田里抓起一把湿漉漉的土,“这就是草炭土,虽然很蓬松,一点也不粘手。”

何宵成停下脚步,想仔细看薛斗手里的草炭土,却感觉到双脚向下陷下去了,他连忙换了一个地方,一会儿又开始向下陷去,他学着薛斗来回走动着,好让自己不陷下去,“我觉得在这个斜坡上站稳了都费劲,种地就更加不容易了!”

薛斗连连点头,“叶总好聪明,草炭土里泉眼密布,一般人的确很难站稳,更别说种这种泡在水里才能生长的水稻了,春天插秧时,我们要从周边村里找三四十人一起干,他们都是在这山坡上玩大的,在这里干活跟走平地一样。秋收时,因为地里根本站不了人,我们就把割完的稻子放在自制的爬犁上,从山坡上往下拉。”

何宵成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生长在草炭土里,天然的沙泉水灌溉,种和收都靠人工,有时候还得人拉肩扛,这完全是最原始的耕种方法。”

薛斗说:“是的,现代人都讲究养生,最原始的方法种植出来的草炭沙泉米才是纯天然的有机大米,要保护这片地就必须用这种原始的方法种,如果非要把这片地平整成适合大型农机作业的高标准农田,可能会降低成本、提高产量,但是草炭沙泉米就消失了。”

何宵成又问道:“这种大米的销售范围都是哪里呢?价格是多少钱呢?”

薛斗说:“目前这种草炭沙泉米因为产量有限,只在彰武周边城市有卖,最远只是卖到了盛京市,卖到盛京市的大米是100元一公斤。”

何宵成说:“比起它的珍贵,这个价格也是不贵。”

薛斗说:“如果按照村民原来的卖法,装进50公斤的米袋子在家里坐等收购,经粮贩之手与普通大米无异,而按有机米出售,又很少有人接受,好东西卖不上好价钱。草炭沙泉米从去年才开始包装成高端产品销售,虽然贵,但是市场反响非常好,市场会慢慢被打开,比如您就是吃了一次成为了回头客了。”

何宵成点了点头,薛斗又带着何宵成回到绿皓庄园,何宵成看到庄园里有两个正在建设中的堪称巨无霸的大棚格外显眼,“这是什么地方?”

薛斗说:“这是老板正在筹建的育苗中心。”

何宵成心里一动,“哦,是这样啊,我以为你就是老板呢?”(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