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把我撩得好涨

多洛大惊,紧抱住一旁的沙发扶手,吼道,“我是孩子的父亲,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就这么把我丢出去,丢了我的脸就等于丢你自己的脸!”

紫苏扁了扁嘴,道,“苏沫儿没有你这么混蛋的父亲,竟然跟别的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丝毫不顾及妻子儿女的感受,活该丢出去!”

多洛紧拉着扶手,叫道,“我不是说苏沫儿,我是说你肚子里的这个!”

紫苏皱眉,一摆手示意保镖放开多洛,问道,“你说的什么意思?”

多洛站直身体,揉了揉自己的胳膊,咧嘴道,“昨晚上苏沫儿端给你的热汤,对精子着床有奇效……你懂得!”多洛说到这里抛给紫苏一个暧昧的眼神。(www.wenxue6.com)

“什么?”紫苏大惊,她自然知道什么是精子着床,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昨天晚上的疯狂,将创造一个新的小生命。

紫苏脸上一红,暗暗咬牙,“苏沫儿,你这个叛徒!”

紫苏猛吸了一口气,朝保镖摆手,道,“把这个流氓给我丢出去!”

多洛被两名大汉架着扔出晋海大门,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程昱牵着简宁岁月静好的站在不远的台阶上。

程昱还好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丝毫的惊讶,但是简宁就不同了,面对着以前的老板以及梦中情人如此狼狈,简宁这般善良,当即就要抬腿朝多洛走去,看看他有没有伤着。

谁知刚准备过去,手上有一股力猛地加大,拉的简宁动弹不得,简宁皱眉,回头盯着程昱,说道,“你放心,我只是去看看,你紧张什么。”

程昱点点头,脸上还是一副宠辱不惊的颜色,说道,“敢把他丢出晋海的只有紫苏,你过去只会加深误会,他们两口子吵架爱怎样怎样,但是要是你掺和进去,惹起紫苏的怒火,枪打出头鸟,你懂吗?”

简宁脸上一紧,笑了笑,道,“我还以为你在吃醋……”

程昱冷哼了一声,眉间隐着笑意,道,“你已经被我吃的爪干毛净了,还吃哪门子醋!”

简宁脸上一阵潮红,低头不语。程昱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说道,“你先去上班吧,多洛这里我来处理。”

简宁点点头,扭身走了。

多洛站起身来一眼就看到了程昱和简宁,见他俩手牵着手耳语厮磨,眼神一阵憋屈,想起以前简宁对自己可是崇拜的狠呢,此时怎么心中眼中只有程昱那小子了,连自己摔得这么狠都不过来慰问慰问吗!

程昱慢悠悠走来的时候,多洛阴阳怪气的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程昱扁扁嘴,上下打量了一下多洛那凌乱的造型,笑道,“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丰少嘛,您不好好守着中南,跑到我们晋海门口打滚干什么?”

多洛脸上一紧,想着自己已经这么狼狈了,第一句就不该去呛程昱,现在该是争取程昱的同情才对。

多洛脸色一转,笑着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上前搭上程昱的肩,很是豪迈的说道,“兄弟,帮我一个忙,好吗?”

程昱兴趣恹恹,问道,“除了帮你说情,剩下的都好办。”

多洛脸上一黑,程昱这货就是现代的诸葛亮啊,还没看口,就被他看个底儿朝天!

就在多洛已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程昱的手机忽然想起,他接起说道,“哦,苏总,是我……我现在跟他在一起……”

多洛双眼一亮,凑到程昱身旁,只听程昱先是嗯了几声,然后道了一句,“我会通知他,您放心。”便挂了电话。

多洛很是好奇的凑过去,嬉皮笑脸问道,“程哥,紫苏跟你说了什么?”

程昱拍了拍多洛的肩,笑道,“紫苏说让我协助你你承办玉脉首批出产的高端玉石的拍卖会,我想如果你这次立个功,想来紫苏也就原谅你了,不用你再求爷爷告nainai的让人帮你说情了!”

多洛脸上有了些笑意,撇撇嘴,说道,“你以为拍卖会是过家家啊,别说立功了,能不出岔子就谢天谢地了。”

程昱阴阴的看了多洛一眼,略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我只是受命协助你的,这件事要是办坏了也不是我的责任,你爱立功就立,不爱拉倒!”

多洛脸上又是一黑,暗自在心中骂着,“坑爹啊!”

接下来的几个月,多洛吃住在矿上,每天要擦几十块的翡翠原石,矿上条件艰苦,用水困难整天灰头土脸的,几个月下来,到了梧桐花又一次的开遍沿海公路两侧的时候,多洛同那些矿工们站在一起,就不分伯仲了!

一开始多洛还不用亲自动手解石,但是随着夏至拍卖会的临近,还差一块镇场子的高端大块的翡翠原石,多洛就只好亲自上手解石了。

多洛日以继夜的奋战,丰子凯自然是心疼的,终于在某一天看不下去了,让人捎话说,“回中南你照样还是太子爷,何苦在这里做苦力!”

丰子凯前脚托人捎了这话,后脚紫苏就差程昱捎来一句冷冰冰的“加快进度”,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多洛无语,终于在某一个下着暴雨的夏夜,解出来一块30公斤重的玻璃种云水绿翡翠,虽说看起来翠色不够,但是水头够足,关键是这块个头大,算是个镇场子的宝物了。

从寒冬腊月到夏至花盛,多洛暗自计算着,若是那天的安神汤管用的话,紫苏现在的肚子已经大的显怀了,怎么在矿上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传来齐州女皇怀孕的消息?

解出了那块大玻璃种,多洛放松了神经,有了闲工夫琢磨紫苏那边的信息,但是想过来想过去,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过了这么久,都没有传来什么类似怀孕的风声。

想到这里,多洛瞳孔忽然一手,双拳紧握,惊叫道,“她不会是把孩子打了吧?”

这句话还没说完,多洛赶忙摇头,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那天晚上的安神汤没起作用!”

说到这里,多洛才舒了一口气,暗自发誓,等紫苏原谅了他,一定要扎扎实实的播一个种,然后嘛……嘿嘿……夯实!

一年一度的夏至拍卖会开始了,以前只是晋海的盛世,但是自从苏氏一家独大之后,夏至拍卖会就变成了整个齐州市的盛世。

以往的夏至拍卖会斗志允许齐州高层入会,这次呢,紫苏为了安抚民众,特意发了公告,说这次拍卖的宝贝,先在齐州展览馆进行公开展览,然后才进行拍卖,让基层民众也饱饱眼福,虽说不能入场,但也算是参与其中了。

多洛大大小小的帮紫苏解了好几百块翡翠原石,胳膊都练得酸疼,从矿上出来以后,就被紫苏遣回了中南,美其名曰:休养几天。

多洛的确够累的,回霁月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浑身松软的躺在床上,不禁有些愤愤然,美其名曰是为晋海解出宝石,其实是紫苏在公报私仇,以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骗了他,让他生生的在矿上当了这么久的劳力。

越想越气,越气也就越发的睡不着,看着天色还早,多洛从床上爬起来,喃喃自语,“这么久了,什么消息都没有,紫苏到底在玩什么花招啊?”

多洛心里惦记着苏沫儿,紫苏的怀孕谜团也抓挠着多洛的心,叹了一声,翻身下床,三下两下穿上一套休闲装,临出门摘了一顶鸭舌帽摁在脑袋上,黑超一戴,远远看过去,很有邦德的气质呢。

多洛刚刚出门就碰见迎面走来的丰子凯,丰子凯脸上阴阴的,大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多洛皱眉,问道,“丰总今天心情不太好啊?”

丰子凯走进,一巴掌拍到多洛肩膀上,吼道,“还不是托你小子的福!”

多洛更加不解了,“什么意思?”

丰子凯咬牙切齿的说道,“紫苏已经好久都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了,连晋海事务也都全权交由辛和打理。辛和仇视中南,肆意打压,现在中南已经揭不开锅了,就剩一个霁月山庄还能收点银子!”

多洛大惊,“紫苏有多久没露面了?”

丰子凯算了算,“八九个月吧,怎么了?”

多洛大叫一声,“你可能又要当爷爷了”便一溜烟的跑了,留下丰子凯一人满眼迷茫。

艳阳纬斜,天边开始烧起玫红色的云彩,紫苏站在海边别墅落地窗前,远远的眺望着海岸线上奔跑着的小女孩,很是温暖的笑了笑,然后抚手摸上了自己圆滚滚的肚子。

这几个月紫苏一直深居简出,晋海事务全部由辛和主理,程昱和叶锦添助理,倒也出不了什么纰漏,预产期还有两个月,紫苏安心的守在别墅中,杜绝跟外界接触,一切的吃穿用度全由辛和带来。

紫苏掰着指头算了算,夏至拍卖会已临近,但是自己大着肚子可怎么出席啊,紫苏皱了皱眉,叹了一口气不再细想,扭头对保姆交代道,“晚上吃虾吧,再拌个芥蓝,给苏沫儿做碗鸡蛋羹。”

保姆应了声好,就去厨房忙活了。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紫苏以为是辛和,连忙开门,笑道,“辛和,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一句话还没说完,紫苏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不像是讨厌的神色,也不像是惊讶的神色,只是纯纯的愣住了,脑袋空白的愣住了。

面前的这个男人她很是熟悉,只是许久不见,感觉他身上的肌肉愈发的壮了,曾经凌厉的轮廓,修长白净的手指变得很有力量。

多洛上前一步,凑到紫苏面前,歪歪的靠在门框上,笑道,“我不是辛和,让你失望了……”

多洛饶有兴致的看着紫苏的大肚子,也不急着进去,看着紫苏发呆,继续问道,“怎么?苏总不准备请我进去吗,我可是晋海的大功臣啊!”

紫苏这才反应过来,眼角的卧蚕肌不自觉的抽了抽,笑道,“你冷不丁的冒出来,想吓死人啊!”

多洛也不认生,上前一把托住紫苏腰身,一边朝客厅走去,一边笑道,“这不是夏至拍卖会就要开幕了吗,我看你身子不方便,赶过来看看你,要不……到时候我替你出席?”

紫苏眉尖一挑,问道,“你想以什么身份替我出席?”

多洛大咧咧的坐到沙发上,把紫苏也拉倒自己身旁坐下,一边摩挲着紫苏的手,一边笑道,“自然是作为你的丈夫代你出席啊!孩儿他妈?”

紫苏脸不由的抽了抽,笑道,“还是不劳丰少费心了,你要是有空,回去打理打理中南,也算是尽孝了。”

多洛的脸色一暗,“中南?你想来还不知道吧,辛和借着晋海的权势打压中南,现在中南已经濒临破产了!”

紫苏一惊,“什么?”

多洛笑笑,“我就知道你被辛和蒙在鼓里,要是你知道你肯定不会任他这么胡作非为!”

紫色皱眉,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多洛低头看了看紫苏,摆摆手很是大度,悠哉笑道,“没关系,破产嘛,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我以前做广域总裁的时候,可是天天盼着中南破产呢,今天正好如愿以偿嗯了!”

紫苏翻了一个白眼,这人这么到了现在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真是贱死了。紫苏叹了一声气,谁让自己这辈子跟这个贱人搅和到了一起,其实,这个贱人长得蛮帅的,刨根问底嘛,也算是个高富帅了,至于贱不贱嘛都是细节问题,紫苏一向不甚在意细节的!

紫苏叹完便说道,“我认命你为晋海总裁,即日上任。”

多洛笑道,“谢女王陛下恩典!”

紫苏丢过来一个白眼,没搭理多洛的话,继续说道,“另外这次夏至拍卖会也由你出面主办,办好了你功不可没。”

多洛撇了撇嘴,道,“功不可没这四个字光说说就完了?有没有什么实质xing的奖励?”

紫苏眉头一皱,“你想要什么?”

紫苏的这一句还没说完,嘴就被封住了,唇齿缠绕,气息相融,这一吻黑甜,不知过了许久,紫苏迷迷糊糊醒来,才猛喘了一大口气。

看着面前喜滋滋的多洛,不由得大怒,抬手就要往多洛脸上掴去,多洛一抬手轻松挡下。

邪魅的嘴角一挑,挑衅道,“怎么,让我当了这么久的奴隶,亲一个都不舍得?”

紫苏甩开多洛的手,冷冷道,“废话少说,干活去!”

多洛赶忙哎了一声,卷了卷袖子,就跑去厨房代替保姆做饭去了。

紫苏顶着多洛那屁颠屁颠的背影,皱眉细看,“这几个月他瘦了,但是结实了不少……”

紫苏风轻云淡的笑了笑,招手叫了保姆,“去吧苏沫儿带来,就说她爸爸喊她回家吃饭!”

夏至拍卖会因为多加了一项前期展览的环节,而变得接地气,齐州民众全都轰轰烈烈的参与了进来,光是展览的第一天都达到了万人空巷的程度。

要不是齐州市展览馆临时调用了军队维持秩序,那可要把展览馆挤塌了不可。人多了,最最关键的还是安保问题,此次展出的每一件都是珍品,每一件都不能掉以轻心。

此次展出了在紫苏就职典礼上开出来三件顶级翡翠,一件是辛和开出来的玻璃种,另外两件是多洛开出来大块芙蓉种和玻璃种。

除了这三块知名度较高被民众广泛围观以外,最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多洛最新开出来的那件30公斤重的玻璃种云水绿翡翠,这件翡翠因为色泽上稍微差一点,所以多洛请了雕刻大师,按照翡翠的纹理雕了一尊观音菩萨立相,高一米,直径半米,温润透亮的立在展览馆的正中央,吸引了很多业内高手的关注,行家们纷纷摩拳擦掌,调集资金,预备着在夏至拍卖会上多拍几件出彩的翡翠原石。

紫苏挺着肚子不便出面,虽说不问世事,但是这次展览办的极为轰动,就算不出门,也能从电视和网络上感受到现场的热烈气氛。

紫苏笑眯眯的摸着肚子,看着电视里面那熙熙攘攘的人群,掕起电话,道,“丰总果然出手不凡,可省了我们一大笔广告费呢!”

电话那边声音沉沉的像是在开会,“谢谢苏总夸奖,我们必将全心全意为晋海肝脑涂地!”

紫苏眉头一皱,心中咯噔一跳,问道,“你们?”

多洛的声音瞬间变得jian诈起来,殷殷笑道,“对啊,苏总,我电话开着外音呢,这次展览的策划团队都听着呢,您老讲两句?”

紫苏脸上一黑,真不该刚才跟多洛打趣,明明知道这货是个贱人,但是谁知道他竟然贱到了这个地步!

紫苏骑虎难下,只好清了清嗓子,笑道,“各位辛苦了,这次展览圆满结束之后,由丰总给大家颁发奖励!”

电话那边传来欢呼声,紫苏笑眯眯的挂了电话。

没想到刚挂,电话就响了,拿起来一开,竟是多洛又打了过来,紫苏一皱眉,接了问道,“怎么了?”

多洛气呼呼的问道,“怎么是我给大家发奖励,我又不管钱,我怎么发?”

紫苏端着语气,轻轻问道,“你电话现在开着外音呢没有?”

多洛说了一声,“没有,我现在一个人”,紫苏舒了一口气,冷冷道,“你邀的功,你请的赏,我准了,至于怎么论功行赏,你自己看着办!”

多洛瞬间思密达了,怎么女王大人越来越小气了,是不是得了孕期综合征了!

紫苏说完便挂了电话,嘴角忽然咧起一个调皮的弧度,“叫你捉弄我,气死你!”

夏至拍卖会像预期的那样,空前盛大,晋海因为有前期广告效应的铺垫,此次的拍卖会更是引来了全国的高端奢侈品行业的关注。

全国各地的珠宝商纷纷揣上支票本,朝齐州赶来,这次拍卖会上展出了大大小小一共是235块翡翠原石,这些石头在普通人看来可能只是好看一些,但是在这些宝石商人的眼中,每一块都是摇钱树。

尤其是体积较大的玉石,虽说越大的玉石品质越是不高,但是贵就贵在这个大上,宝石商往往会把一些大块的玉石切割,分成不同的小块进行精雕,虽然底子不怎么好,但若是有强悍的雕工,那么宝石的价值可以翻上两番呢!

晋海在此次拍卖中,总收入78亿,因为石头是地里挖出来的,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成本问题,所以这些收益可以直接成为毛利润!

紫苏躺在产床上的时候,多洛就在旁边握着她的手,一直念叨着,“赚翻了呢,赚翻了呢……”

苏沫儿守在产房外,趴到丰子凯膝头,问道,“爷爷,我看电视上,生小宝宝的时候,妈妈都是痛的大叫,怎么现在我妈妈一声都不叫啊?”

丰子凯笑眯眯的摸了摸苏沫儿的头,笑道,“你妈妈高兴疯了,忘了疼了。”

苏沫儿大眼睛一眨一眨,像极了紫苏,长大了想来也是一个大美人。

苏沫儿继续问道,“爷爷,你说等弟弟出生了,爸爸妈妈是不是就不爱我了?”

丰子凯一愣,扁了扁嘴,道,“他们不爱你了,爷爷会一直爱你!”

苏沫儿这次到没有痛哭,只是稍稍站远了一些,自己一个人嘟囔道,“人家只是求安慰,爷爷这算哪门子安慰啊!”

忽然,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哭声从产房中传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