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顶级欧美艺术图片

“施主夜闯本观,到底所为何来?”三名老者来到沈剑面前三步之外,为首的老者吐气开声断然喝道。

“这话有意思,我可是正儿八经的敲门进来的,怎么就成了硬闯了?倒是你这牛鼻子老道一上来也不请我这个客人喝杯清茶,吃顿素斋什么的,反而直接一上来就给我扣个罪名,我还想问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沈剑一边搓着手指头,嘴角扬起,淡淡的问道。

“哼,多说无益。施主如果是个聪明人,那就速速离去,此处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如果你执迷不悟,那就要惹上祸事了。”

为首老道被沈剑的话呛得一窒,随后又提高音量疾言厉色的说道。

“我这人偏偏不是什么聪明人,而且好奇心还特别的重,别人越不让我干什么,我偏偏越喜欢干什么。今天我既然来了,也想好好参观一下你们这清静之地,看看是不是藏着什么绝色美女,或者江洋大盗,亦或者是能把大活人变成僵尸傀儡的什么傀儡师什么的,牛鼻子,你说如果真的被我找到的话,是不是会很好玩啊?”

沈剑的语气依然淡淡的,但是听在为首的三个老道耳中却犹如晴天霹雳,三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惧和杀意。

“摆七星北斗阵!”为首老者此时也知道沈剑不可能这么轻易退去的,断然大喝一声。

老道声音未落,从人群中跃出七个年轻道士,人人手中持一柄长剑,剑尖指向沈剑,然后嘴中念念有词,脚下踏着一种玄妙的步子围着沈剑快速的旋转起来。

随着他们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似乎整个阵势之间都开始升起了淡淡的雾气。

三名老者当中左边一人看着发动起来的阵势,脸色一缓,有些得意的摸着胡须道:“两位师兄,这七星北斗阵传承千年,由七名精干弟子组成,素来为我道门对付强敌所用,没想到今日竟然用来对付一个不及弱冠的小子,还真是杀鸡用牛刀啊。”

“不错,能逼得我们动用七星北斗阵,这小子也算是他的造化了。这小子虽然看着有些邪门,但是在此阵法之下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了。哈哈哈”

为首的老道虽未说话,但是脸上的自得之色却是毫不掩饰的,显然对两位师弟的话是很赞同的。

当然,老道士的确是有自得的本钱,这七星北斗阵乃是北宋时期全真七子之一的丘处机真人及其六位师兄弟联合所创,威力巨大,是道门阵法中最具威力的一种阵法。

千年以来,被此阵困杀的江湖高人不知多少。道门之所以能维持几千年的威名,此阵功不可没。

如今虽然道门有些衰落,但是此阵却依然保存了下来,也成为道门如今维系威名的压箱底的本钱之一。

可以说这些道士没有小看沈剑,甚至觉得自己高看了沈剑,直接就把对付强敌的七星北斗阵用了出来,想的就是一招制敌,让沈剑这个不知死活的不速之客吃点苦头。

在他们看来,沈剑被大阵围困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被擒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别说沈剑了,就是他们三个亲自下场,也不敢轻易尝试被大阵围困的滋味。

可是没等到为首老道摸着胡子的手放下,脸上的笑容褪去,场中的情势已经发生了变化。

只听见一阵叮当噗通作响,原本庭院中央弥漫的雾气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七个原本龙精虎猛的道士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而他们手中原本持的长剑却已经全部到了站在中间脸上挂着淡淡嘲讽笑容的年轻人手中,而且全部变成了断剑。

“这!这,这怎么可能!”一个老道看着此景此景,瞠目结舌吐口而出道。

另外一人也是满脸震惊,匪夷所思。

为首的老道则是笑容彻底凝固在了脸上,愣愣的看着这一切,似乎在确认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刚才还在自吹自擂说这小子一定能够被大阵擒住,没想到话音未落,他们心中无敌的大阵就已经被人家给随手破了,七名弟子也不知死活。

这尼玛到底是人是鬼?打脸也没这么邪乎的吧?

嗖的一声响,为首老道急忙闪身,一道寒芒从他脸边划过,笃的一声钉在了老道身后的柱子上。

老道扭头一看,却是一柄只剩下剑柄在外的断剑。

沈剑拍拍手,随手将剩下六柄断剑扔了出去,只听笃笃声几乎接连同时响起,六柄断剑插在了三名老道身后的六个道士脚尖旁,全部没入地面,只剩剑柄在地面上微微颤抖。

那六名道士看着再差一毫米就插入自己脚上的断剑,全部都是冷汗涔涔,持剑的手都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尼玛,咱们到底惹上了什么人啊?这可是青石铺就的地面,可不是什么泥土地,人家这一手既有准头又有力度,这也太恐怖了吧!

三名为首道士更是面色惨白,三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对方的惧怕和担心。

本以为已经足够的高估了这个不速之客,但是却没想到还是小瞧了对方。

此人乃是本观立观以来仅见的大敌啊!

“怎么样?牛鼻子,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本事,譬如什么十八罗汉阵之类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沈剑似笑非笑的看着为首老道。

老道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尼玛,你有没有文化,那十八罗汉阵势佛门的阵法,你要见识你不去少林寺,你跑我这里干嘛来了啊!

“施主手段高明,贫道佩服。只不过行走江湖,还是要给别人,给自己留一线生机,莫要逼人太甚了!”

老道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凝视着沈剑沉声道。

沈剑听得出来,这牛鼻子老道士服软了,但是他却并不打算就此罢休。

“牛鼻子,你又错了,我这人偏偏不喜欢给别人留生机。我之前看到一句话觉得挺对我的胃口,叫什么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所以,今天我既然来了,要么你把那个傀儡师交出来我就放了你们,也不追究你们围攻我的罪过。要么,就连你们一起干掉,送你们统统去见道祖。”

沈剑的语气虽然一如既往的平淡,但是话里却透着一股不容违背的强大意志。

为首老道面色涨红,握着拂尘的手上青筋暴露,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既然施主如此不识时务,那就让贫道领教一下施主的手段吧。”老道士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血红色的诡异药丸扔进了嘴里,顿时脸上肌肉抽搐,浑身的骨节都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原本宽大的道袍很快都被撑得紧紧的,甚至发出了撕裂的声音,老道整个人瞬间高大了许多,眼睛血红,肌肉狰狞,披头散发,形似野人化身的鬼魅一般。

身后的两名两道对视一眼,狠狠的一咬牙,也作出了同样的动作,从口袋里掏出了同样的血红药丸扔进了嘴里,然后身体也开始发生了跟为首老道同样的变化。

这一幕让庭院中其他的道士都惊呆了,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平日里德高望重的三位师叔师父,就像看着一个个怪物似的。

没错,三个老道现在的样子比起人来确实更像怪物。

“呵,看来这些牛鼻子被我给逼急了,竟然连这种对身体伤害很大的邪术都用上了。看来,这个傀儡师果然对你们来说不仅仅只是一个小住几天的客人那么简单。你们表现的越疯狂,就证明这个人跟你们的关系越不一般。既然如此,那就让本剑圣好好看看你们的本事吧。”

沈剑望着眼前这三个正在变身的怪物,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本章完)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