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鞍上固定玉势

哈登的佣兵队伍在华夏被全歼的事件,在世界一些特殊的领域里引起了关注。

华夏在这场战斗中打出了血性和骨气,更是让全世界都看到了华夏人民的决心。

作为直接策划者和参与者,陈雲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彻底放下了一切包袱,选择退居幕后,当起了他的护花使者。

由于作战期间抓到了几个俘虏,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米国人从中起到了作用。

理亏的米国这次没敢出来bb,至于华夏能够从米国那边要来什么赔偿,这是另外一场不关陈雲的博弈。

平野拓因枪伤影响行动,留在江宁治疗了一个星期才乘坐专机回国。

临走之时,平野拓将陈雲,洛颜和平野惠子叫到身边,当着洛颜的面,将郊区一片用特殊渠道买来的地皮送给了陈雲。

平野拓虽然没有明说,意思则是非常的清楚。

说白了,就是平野拓担心陈雲和洛颜结婚之后,平野惠子跟在陈雲身边会受委屈被欺负。毕竟平野惠子跟陈雲的其他女人不同,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的她,怎么也得有留下来的自信。

平野拓送给陈雲的这片地皮,面积大概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到时完全可以盖几栋别墅,弄成庄园,也算是平野惠子在华夏拥有了属于她的家。

洛颜应对得体,不矜不盈,展现了超高的智慧与大气。表示会将平野惠子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般去对待,绝对不会让平野惠子受委屈。

得到洛颜的保证,平野拓送上祝福,又嘱咐了陈雲几句,才放心的离开了华夏。

平野惠子虽然舍不得离开陈雲,不过还是跟着父亲一起回到了东洋继续照顾他。等到陈雲和洛颜举行婚礼之前,再赶回来参加婚礼。

平野惠子离开之后,郑怡和吴若楠搬进了御墅。

洛颜每天都会用很长的时间和郑怡一起处理工作,闲下来的时候也会商量一些婚礼上的事情。

对于郑怡来说,能够经常看见陈雲就好,还真不怎么在乎住在哪里。即便当着洛颜的面与偶尔与陈雲一个深情的眼神接触,都会让她特别的满足。

本来吴若楠是不愿意跟着郑怡住进来的,相比之下,她却是更不想回家。

独自住在郑怡那里,不但没人陪她,每天的伙食也是个问题。

最重要的则是住进御墅之后,下班也可以看见陈雲。偶尔趁洛颜她们不注意,还可以偷偷和陈雲玩玩羞人的小游戏,那是相当的刺激。

苏心眉继续在江宁大学读书,日子显得非常的平静。只是每个星期五,苏心眉都会到御墅留宿一宿,第二天才回家。

古筝回到了直播平台继续做直播,只要唐深深在家里,古筝就会跑过去缠着唐深深,教她唱歌演戏之类的东西。

邵兰又养了一只短毛猫,即便不再工作,还是坚持着看书的习惯。每天固定有两个小时去锻炼,为怀孕做准备。

龙一梦的表现被燕京某位大佬看重,想将龙一梦调去燕京工作,却被龙一梦拒绝。虽然继续留在江宁警局,却是秘密加入了六处。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婚礼的日子越来越近。

众女一同度过几次危机,加深了彼此之间的印象和感情。有事没事都要约出去逛个街,喝个咖啡什么的。

一个月后。

陈雲和洛颜的婚礼在专业婚庆公司的c办之下,如期在江宁举行。

婚礼的规格非常之高,除了商业大佬,合作伙伴,军政两界也均有代表出席。

身穿婚纱的洛颜,美得让女人都嫉妒。婚礼很累人,洛颜对各种各样的应酬倒是颇有心得。

陈雲的任务很简单,虽然只管敬酒喝酒,但是他不怎么喜欢应酬,这个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样的日子里,陈雲超水平的发挥了自己的酒量,一杯一杯的进了肚子,怎么喝都没有醉倒他。

婚礼结束之后,古筝提议通宵玩乐,得到了众女的赞同。

聚在别墅的客厅里,众女和陈雲继续喝酒。

虽然大家都是陈雲的女人,关系也不分远近,但新娘毕竟只有那么一个。

如果不是洛颜怀孕不能喝酒,以龙一梦和吴若楠的性格和作风,肯定会灌醉洛颜以解心头之恨。

洛颜躲过了一劫,已经显出醉意的龙一梦瞄向了唐深深。

龙一梦提着酒瓶走到唐深深身边,将胳膊搭在唐深深的肩头,眯着眼睛问道:“怎么样?大明星,上次我跟你要的东西,你是不是应该送给我了?”

“为什么要送给你呢?”唐深深很意外,别说龙一梦没有理由索要,就是理由很充分,那也不可能给她。

龙一梦嘿嘿笑道:“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我们现在是同事,送给我就当是贺喜的礼物呗?大不了,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唐深深摇头拒绝道:“不给!”

“真不给?”

“不给!”

龙一梦收起笑容,走出几步和唐深深拉开距离,说道:“你要是不给,就别怪我动粗!”

唐深深冷笑道:“你打的过我么?”

两个星期之前,龙一梦找唐深深比试,被唐大明星完虐。

龙一梦咬了咬牙齿,目光依次扫过众女,扬起嘴角说道:“现在这个屋子里的所有女人,除了你之外,都是我的姐妹!信不信我一声令下,我们所有人圈踢你!”

众女都好奇的望向了龙一梦和唐深深,不太明白她们俩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吴若楠疑惑的问道:“龙宝宝!你在跟她要什么东西?还非得动手打架?”

龙一梦指着唐深深说道:“她手里有一块玉是邓阿姨的娘家传下来的!只有陈雲的女人才有资格拥有!她不是陈雲的女人,当然要交出来!”

众女纷纷眼前一亮,没想到唐深深的手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能够证明是陈雲女人身份的东西。

既然陈雲和洛颜结婚是不可改变的事实,那退而求其次的得到这块玉,也不错?

古筝看着众女都盯着唐深深,有些幸灾乐祸的嬉笑道:“深深姐!这下你惨了!如果你不交出那块玉,就证明你也想做陈大哥的女人哟!”

唐深深回头瞪了古筝一眼,责怪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古筝捂着小嘴偷笑,转了转眼睛,接着说道:“本姑娘说的可是实话!你如果不交出来,今天晚上怕是很难走出去了!”

“那也不交!”唐深深面色有些羞红,瞥了一眼陈雲,又看了看洛颜。

洛颜淡淡说道:“玉在谁身上就算谁的!”

龙一梦大吼一声:“姐妹们!给我上!她要是不合作,就扒光她的衣服送到陈雲的床上!”

“冲啊!”

“我也想要!”

“算我一个!”

随后,众女一起跑向了唐深深……

ps:下本见!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