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连妍儿还记得上次来他们家是婚后的第一年,后来也许忙又或者是因为某些原因刻意地疏远,再次被邀请已是四年后。

想不到童家的娇气包甜甜竟然从鞋柜里亲手给他们拿要换的拖鞋,一点也没有之前的强势小公主架子,也愿意拿出自己的东西与乐乐和大宝小宝分享,半个多月没见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童嘉晨有些纳闷地看她一眼,连妍儿明白是何意摇了摇头,不知徐岚用的什么法子令甜甜有如此大的改变撄。

他们进客厅时,见童爸爸和童妈妈还没来,两位毕竟是重量级人物,只要能来晚点到,她想在场的除了四个小孩都不会有意见偿。

趁着童嘉晨与童嘉乐在客厅说事,连妍儿随徐岚朝厨房走去。还没走近便闻到炖菜的香气,见做事的阿姨没在,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人打开柜子取出崭新的餐具。

“不要告诉我,今天这顿饭是你亲手做的?”

她不敢相信,嫁进童家前最多就是吃过眼前人亲手做的西点,嫁进童家后可就一次也没有吃过。

“不好意思,这顿饭就是我亲手做的,可能有些迟了,但毕竟是我对你们的一片心意。”转过身来的徐岚面带微笑:“所以请你过来帮下忙,顺便一会再帮我说说话好吗?”

连妍儿这才知喊她过来还有另外的意思,好话已在童妈妈那说了不少,继而有些无语地回:“端饭端菜可以帮忙,其它的就靠你和你家那位的表现了。”

这时徐岚现出欲言又止表情,她看出来了,将双手抱在身前有些无语地问:“又发生什么事了?”

原本可以面对面说的话,下一秒便见徐岚人朝这边走来,在她耳边故作神迷地低语一番。连妍儿在听清楚后,脸色有了明显变化,想不到身旁人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还真被自己想中了。

“才发现的,还是早就知道了?”

如果是才发现的,她会改变主意在童妈妈面前再多美言几句。如果是早就知道了,这次以后应该没下次了。

“去酒店后才发现的……”

看徐岚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连妍儿将抱在身前的手放下,刚要做出回应,外面传来孩子们喊爷爷奶奶声。她将到嘴边的话打住,忙示意眼前人一起出去打招呼。

童嘉晨和童嘉乐也看出来了,脸上表情多少有点不自然。

徐岚也是,有着不安之意,就在准备去端茶时,被追过去的连妍儿抓住手腕:“还是我来吧。”

“没关系,不会有事的。”

她不是担心那个,厨房里还有一堆事要做,四个孩子是指望不上的,两个男人倒是可以。转而从衣服包里取出手机给身在客厅的童嘉乐发了个短信,有着命令的语气:“赶紧过来,帮你媳妇端菜上桌。”

很快他的身影出现在厨房,将徐岚早已摆好盘的菜一一转移到餐桌处。看着他们俩默契合作的身影,端茶进客厅的连妍儿嘴角扬起一抹笑痕。

与和童嘉晨一起逗四个孩子玩的童爸爸相比,童妈妈倒是好奇厨房那边,见她过来压低声音问:“没什么事吧?”

看来刚才喊童嘉乐过去,引起了童妈妈的怀疑,她在身旁坐下凑近说:“妈,今天的饭菜都是徐岚弄得,嘉乐之所以过去帮忙是因为他又多了一个儿子或女儿……”

不曾想她们说悄悄话的样子,引起了另一边几人的注意,小宝在里面起了关键作用:“哥哥,你看妈妈和奶奶在说悄悄话。”

他这一声自然引起童嘉晨和童爸爸的注意,也令脸色变化的连妍儿有了无语之意,她明白那小子这时候为何这样,就因为前几天做错事的他跟大宝说悄悄话让大宝变成他接受惩罚。

“小宝,妈妈是在跟奶奶说十分重要的事,有些话只能两个人知道,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童嘉晨出声帮她打圆场,但那小家伙不死心,回应时还不忘看一眼正看客厅墙上油画的大宝:“那为什么前天我在跟哥哥说悄悄话时,她要我们把话讲出来?”

听语气有着不小委屈,这下好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连妍儿这。她有些无语地发出两声干笑,将视线转移到站在童爸爸身旁的小宝那,没好气地回:“臭小子,那还不是你把胶水涂在餐厅的椅子上……”

这一声,惊到了身旁的童妈妈:“那么大声干嘛,吓我一跳。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与此同时,知道发生什么事的童嘉晨直接将小宝打横抱起,打开通往花园的大门,听到叫唤声的大宝,和有着好奇心的乐乐及甜甜也跟了出去。

“站稳。”

被一脸严肃的他放到地上的小宝见形势对自己不利,顿时身子挺直,可不到三秒便低下头。

“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给家里的椅子上涂抹胶水,是谁教你做的?”

“没,没人,我觉得好玩就涂了。”

童嘉晨有了头疼之意,他在家的时候这小子还算老实,他不在时这小子做出的奇葩事听多了,也开始怀疑是不是从土星或火星来的外星人。

可血型外型是骗不了人的,不得不耐着性子开启教育模式,也把身后看热闹的大宝喊过过来并排站着:“儿子,从今天起你们给我记住你们是男孩,以后也会变成男人,做错事不能推给别人要勇于承认错误……如果你们爱妈妈爱姐姐,就不要再欺负她们,而是要在爸爸不在的时候好好保护她们……”

不管他们听得懂还是听不懂,他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觉得话没说完,他将双手放在已经开始掉眼泪的小宝那,又补充:“小子,做坏事时就不要拉上你哥一起承担了,有本事做好事时拉上。”

也许是见小宝哭得伤心,一旁站着的大宝看不下去,走过去将小宝抱住:“别哭,再哭就不是男人了。”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令童嘉晨有些意外。他好像在那里见过,大脑飞速运转一圈,定格在童嘉乐五岁那年做出一件令母亲非常生气的事。

怎么想不到,在两个小家伙身上看到他们以前的影子,嘴角扬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痕。如果说命运是重复的,希望两个小家伙以后比他们过得更好。

思绪间耳后传来连妍儿声音:“孩子们,吃饭了,赶紧去洗手去。”

四个小家伙估计饿了,看着先进去的甜甜和乐乐,哭成小花猫的小宝眼底有了不安,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确认没有问题后,才迈开腿跟着大宝一起跑进客厅。

“辛苦你了。”

连妍儿的声音传来,令他嘴角上的笑痕有了一抹嘲意:“不辛苦,最辛苦的是你,谢谢你令我的生活因他们的存在变得与众不同。”

“呃……”

连妍儿有些不解地看着眼前人,她明白意思,只是没想到他会在教育完小宝后有如此感慨。见他先一步进去,没有解释的意思,无语地摇了摇头。

在餐厅落座后她没有忘徐岚所托,还不忘朝先前已经吩咐过的乐乐使了个眼色,自然说出对方想听的赞美话。接着是小宝,他最爱凑热闹,不出声好像觉得没人知道他在是的。

“好吃,真好吃。”

童妈妈在喝了玉米排骨汤后,也有了称赞之意。

童爸爸更不用说,连喝两碗。

看着两位重量级人物如此支持工作,连妍儿心里松了一口气,两边的任务总算完成,接下来不用再做夹心饼干了。

见气氛好转,童嘉乐看一眼徐岚,从对方带着笑意的点头看,像是找到了说那件事的时机,转而以一家之身份分享他们的喜悦。

“今天约你们来家里不止是聚会,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对你们说,甜甜很快就会当姐姐了。”

意思再明显不过,童嘉晨将视线转移到她这,看样子似乎想从她这确认信息。关于这个问题她没什么话好说,当事人都主动说出,这事百分百假不了。

“哦,我当哥哥了。”最激动的莫过于小宝,他在听到消息后,离开椅子来到大宝面前:“我要当哥哥了,我不是最小的了。”

……

---题外话---故事到今天就结束了,谢谢你们陪我走完这段旅程。新故事会在新年1号发,希望到时候还能看到你们的身影……

借着这个平台,蓝蝎提前祝你们圣诞节快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