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

第万载苟且,化作空空

此时祝隆等人已经彻底被崔钰所折服,崔钰的强大在他们的心中,简直如同他们的信仰仙人一般高大。

这条路很长,每当他们耳边响起声音的第一时间,崔钰都会将其驱散。

明明是阴间最为危险的路,但是此时此刻,因为崔钰的原因,却变成了最为安全的一条路。

终于,崔钰等人走到了尽头。

前方是一片刺眼的白茫茫的一片,白光来的极为突兀,一闪即逝,但是随着白光一同消失的,还有崔钰和祝隆等人的身影。

地府之中,争斗还在继续,魔月当空,三月不退。

地府之中失去神志的阴魂将要互相厮杀三月之久。

实在是因为地府之中所聚集的阴魂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鬼王洞府之中,两大鬼王相邻而坐,他们的下方是一群身穿僧袍的阴魂。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竟然没有因为天空中的魔月而失去神志。

此时他们面容古井无波,一片祥和,明明是渗人的鬼魂,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他们都是面容有着七十多岁的老和尚,佛法精深,乃是自愿来到这里的苦修者。

要不然,即便和尚死亡,也不会来到阴间的。

两个鬼王看着一群面无表情的老和尚,心中的愤恨可想而知,要知道他们已经将崔钰得到那件东西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可是这群老和尚却毫不所动,简直如同石头一般。

就是让他们向那位求援,他们也依旧一副没有听到的样子。

“大师,诸位大师,你们倒是说话啊。”负石此时已经将身体缩成正常人类大小,他一脸焦急的叫道。

终于,其中一个老和尚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负石,说道:“阿弥陀佛,佛祖让我等前来的目的,是为了夺回六道轮回,不让六道轮回把持在妖魔手中,为祸天下。那件东西虽然珍贵,但是对于与六道轮回相比,却是不重要的了。”

说完,老和尚就低头,再也不去看负石和主命。

隐隐之中,两大鬼王还能听清,这些老和尚此时正在念经。

两个鬼王相视一眼,压抑着怒火,愤而起身离去。

虽然这些老和尚实力很强,但是对于两大鬼王来说,若不是忌惮他们身上的佛器,他们两个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屠光他们。

不过将他们屠光以后的后果,就不是负石和天命能够承担的了。

要知道,他们当年可是参加过那场战斗的,佛教的强大到现在依旧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两个鬼王走出洞府,回头望了一眼,然后郁闷的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轮回路处,此时漆黑的轮回路中,一层层肉眼可见的波纹正在从其中荡漾开来,空中血红色的闪电不停地闪现,谁都没有注意到,天空中从来没有打雷的阴云中,道道无声的血红色闪电慢慢多了起来。

夜游神退开王殿大门,走了进去,就好像一个普通的老人一般,将殿门缓缓关闭,他径直走到九大阎罗的骨灰处做了下来。

此时的夜游神,一脸的笑容,他看着眼前的九堆骨灰深吸一口气,笑道:“王爷们,我来了!”

千言万语,无尽的哀思,最终只化作这句话。

夜游神的头颅缓缓地低下,整个身体开始飞快的化作透明,点点的光亮自夜游神的身上飞起。

他已经不想再去等了,三天太长,一天也太长,他累了,他想休息了。

“轰隆!”

一声巨响,一道仿佛神龙一般的血红色闪电从天空中指劈而下,划破整个阴间。

无数年来,第一道雷响之声在阴间响起。

巨大的魔月在这道雷光之中轰然消散,仿佛玻璃一般,片片黑幕倏然崩碎,恢复成为原本的柔和太阴之光。

所有的阴魂身体一阵,神志飞快的恢复。

而两大鬼王和一群大和尚从洞府之中奔出,一脸震惊地望着天空中那漫天的血红色雷电。

恶狗领与金鸡岭交界处,两大首领呆呆地望着天空,竟然同时笑了。

在这笑声之中,天空中无数道雷电从天空中落下,密集的仿佛瓢泼大雨。

无数的阴魂在血色雷电之下,直接化作飞灰,连渣滓都不剩。

两大鬼王仰天长嚎,他们怎么也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就末日了。

整个阴间,所有的大地都在开裂,上下起伏,好似海浪一般。

奈何桥,曾经屹立在阴间无数年的这座神桥,这这一刻,布满了裂纹,然后飞快的崩碎。

忘川河中,血红色的河水卷起滔天巨浪,河水中的冤魂被拍打出去,落在岸上。

他们眼中茫然,在忘川河中,他们已经漂泊了无数年,竟然在这个时候脱身,真不知道他们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凉亭之中,那个极美的女子,抬起素手,轻轻挽起额前散落的一缕发丝,她走到凉亭外,望着正在崩塌中奈何桥,悠然一叹,说道:“还是没有等到你吗?”

“秋风清,

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

寒鸦栖复惊,

相亲相见知何日,

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

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

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

何如当初莫相识。

……”

凄凉的歌声字孟婆的口中轻轻的唱起,两行清泪从她的脸庞滑落。

“只愿从未与君识。”

无尽的哀怨,终归虚无。

凄凉的小亭,轰然倒塌。

还有人能够记得曾经有一个女子,万年等待,只是盼君归,可惜终究……

天崩地裂,雷霆如雨。

两大鬼王疯狂咆哮着冲向王殿,他们实力绝强,虽然大地如同地龙翻身,依旧无法阻挡他们的脚步,赤红色的雷电让他们已经面目全非,就连鬼体都虚幻的仿佛在下一刻就会消散。

但是他们还是不甘心的冲向王殿,仿佛到了那里,他们就能生存下去。

但是,当他们看到王殿在大地臣服中,彻底崩塌,沉没,支撑他们的动力瞬间消散。

“我不甘心!”两大鬼王鬼狐狼嚎。

回应他们的,是两道血红色的雷电。

在震天的巨大雷响之中,两大鬼王灰飞烟灭……

万载苟且,化作空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