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保姆

大大方方跟外面的情侣打个招呼,周嘉扬显摆着自己的小本本,心里那叫一个舒畅啊,简颜看他上了车,眼睛还黏在本子上,也不知道那几行字是能长翅膀飞走还是怎么回事……

“够了啊,”简颜手握成拳,抵在嘴边咳了一声,“这是我给你的"qing ren"节礼物,你的呢?”

周嘉扬把本本往自己兜里一揣,侧过身,猛地在简颜嘴上啄了一口,她为了照相专门化了淡妆,嘴上涂了水果味道的唇蜜,本来亮晶晶的一层,被他一口吃掉大半。

舔舔嘴唇,视线还落在她红润润的唇上,移不开,“这是什么味道的?”不答反问。

简颜懵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腾地一下脸就红了,随手把脱下来的围巾砸他脸上,“流氓!还不开车!”

车子开了一路,简颜肚子饿得不行了,眼巴巴看着窗外面一家家饭馆在视野中消失,再扭头看看周嘉扬没有一丝要停车的意思,心有点塞。

把脸埋在自己帽子手套里,缓解那种难过。

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秦淮的,扫一眼无精打采的简颜,周嘉扬接起来。

“哥,你们怎么还没来啊,我这都准备好了。”秦淮的声音不低,透过耳机都有些咋呼,看一眼简颜没什么反应,周嘉扬才懒懒的嗯了一声。

“在路上呢,你等着吧。”

秦淮还要说什么,电话已经被挂了。

又是等啊,简颜抓住这个字,心里难过的要死,把脑袋转过来,打个商量,“我们要去哪儿啊,能让我先吃个饭吗?快饿晕了都。”

伸出手摸摸她的头顶以示安慰,周嘉扬视线扫了眼窗外,把车掉了个头,决定先带她吃个饭。

简颜饿坏了,吃饭的架势恨不得把人家盘子都吃掉。

周嘉扬原本只想让她简单垫吧垫吧的,试着抽走她的饭碗,想让她吃菜就好,手刚伸过去,抓到饭碗,简颜就一副你要干嘛你丧心病狂的眼神看着他。

叹口气,周嘉扬放弃。

但是……她吃的也太多了吧,想想等会儿要去的地方,周嘉扬的郁闷不是一星半点。

终于吃饱喝足了,简颜满足地摸摸圆润起来的肚皮,很惬意,“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

“没哪儿……”当然不能提前跟她说了,不然就没意思了。

刚说了一句,电话又响了,周嘉扬看一眼屏幕,伸手摁掉了。

虽然很快,简颜还是看到了。

周嘉扬正愁着怎么解释一下,电话又响了,对此,也是格外佩服某人的毅力。

“干嘛不接?”简颜想不通,“他这么打,可能有急事呢,没事儿你接吧,就算有事要忙我也不会生气的……”最多,最多想打死秦淮。

见躲不过去,周嘉扬只好接起来电话,特意用了离简颜较远的那边耳朵接电话。

“哥,你不是耍我吧,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来?”秦淮嚷道。

“至于么?”周嘉扬淡淡回应道,抬眼看简颜。

“当然至于了,我穿这么一身,回头率老高了,第一次觉得被人盯着看这么不爽好吗?”

“就来了,老实等着。”

秦淮:……

简颜云里雾里被带到了一个挺高级的会馆,整栋大楼三十层,会馆占了三层,顶层房顶是透明的,没想到a市还有这样别具一格的地方。

一进去就有侍者迎上来,跟周嘉扬说了几句,带着二人来到走廊尽头的电梯口。

“周先生,”电梯门开了之后,到了三层的玻璃顶楼,侍者开口说,“经理让您在这里等一下,您要的东西出了一点问题。”

侍者说到经理两个字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别有深意看了一眼周嘉扬。

点个头表示了解,周嘉扬抬手喊来正端酒水路过的另一名侍者,让他带简颜到预定好的位置,然后交待简颜安心坐着等一会儿,他很快就来。

位置定的很好,靠着窗边,一扭头就能看到外面,整洁的马路,顶着雪的树木,直直看过去,对面有栋广告墙,这个角度看的格外清晰。

侍者拉开椅子,请简颜先坐下来,就离开了。

桌上连菜单都没有,简颜坐下来就觉得孤单单的,这个位置真好,离人群集中的地方好远。

站起身,想随处走走看一看,没走几步,又遇到了那个侍者,“你好,”简颜打了声招呼,“能告诉我卫生间怎么走吗?”

侍者笑着给她指路,简颜微一颔首,说谢谢。

大概因为还不到晚上,人看着并不多,厕所也是,简颜出来洗手的时候,都没看到其他人。

走廊里窗户都紧关着,只有头顶空调送风的嗡嗡声,别的……就还有简颜鞋子踩在地面上,哒哒哒的声音。

靠右走到转角,身体一转,还没拐过去,赶紧把脚步顿住。

无声无息的,这里居然有个人。

对方也没想到会遇到人,马上收住脚,视线在简颜脸上停留了一瞬,瞳孔里的黑眼珠猛然一怔,含糊地说了声抱歉见了鬼似的转身就要逃。

“站住!”简颜一手扶在墙上,“你跑什么呀。”

虽然他戴着口罩呢,挡的算严实了,他要是不跑,简颜也不会一下子反应过来,这可不就是电话里的秦淮么?

秦淮捂住脸当没听到,惴惴不安地又要往前。

简颜这下更觉怪了,“秦淮,你再跑我就给你嘉哥打电话了。”作势就要拨电话了,果然前面的人立马又溜回来,拉着简颜往应急楼梯方向走。

“别,求你,千万不能让嘉哥知道你提前见到了我。”秦淮哀求。

简颜心下有了几个猜测,只要笑不笑地看秦淮,“为什么呀?”

“不能说,”摇摇头,“说了嘉哥会打死我的。”秦淮烦躁的抓抓头发,咬紧牙关。

简颜看他一脸没出息的,白瞎了一副好皮囊,“至于么,不就是求个婚嘛,”笑起来,看秦淮表情一愣,就知道自己误打误撞蒙对了。

也不算蒙吧,周嘉扬元旦就火急火燎想结婚,不可能后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加上这次"qing ren"节,所以也该正式求婚了。

秦淮脑袋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一会儿眉头皱皱,想明白了又松下来,“嘉哥都告诉你啦?他自己把戒指给你戴上不就好了,那还让我来干嘛?”

简颜摇摇头,好笑道,“他没告诉我啊……”

秦淮不信,“那你怎么知道的?”

简颜指指他自己,“不是刚才你自己说的吗?”

就这个智商,还当京城小开,公司不倒闭就是万幸了吧?

秦淮彻底哑巴了,我我我、我刚才说什么了?关键问题是,为什么她走之前连掩饰都懒得掩饰的那个表情,一脸的同情是什么鬼?啊喂,简妹子,你同情……谁?

座位上没有人,跟简颜离开之前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桌上多了一个未拆封的蛋糕盒。

看起来有八寸大小的,简颜沉眼看了会儿,摸摸自己的肚子,估摸着这个尺寸两个人够呛吧。

求婚的吧,是要放戒指吧,简颜又等了会儿,见周嘉扬还是没来,动手拆开了盒子,油腻腻的奶油味,放在平时一定是她的最爱,可现在撑得不行的一个肚皮,她只有点反胃。

叹了口气,"qing ren"节谁吃蛋糕啊,但是戒指放里面,这个梗会不会太不走心了,简颜眉心蹙了起来,有些小不满。

算了,细节不是重点。

窗外的天色开始暗了,简颜做了一番沉痛的思考,用里面的塑料刀切开了蛋糕,切的时候会一直注意有没有什么东西硌着刀子,如果有,更好,就不用解决蛋糕了。

一切到底,没有任何阻碍,简颜把一块切好的放在对面的位置上,给周嘉扬留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谁叫他用这么老土的办法。

自己眼前这块看了很久,周嘉扬还是没来,简颜这么干坐着很难受,决定对眼前的蛋糕下手了。

蛋糕刚放到嘴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是很想吃,竟然觉得里面有一股类似油漆的味道,当即皱了眉头,拿远了一点。

周嘉扬大步走过来的时候,就是看着她对着一桌子切的不怎么好看的蛋糕直皱眉头。

她……还想吃?

周嘉扬视线在蛋糕上停留了一会儿,没说话,看不出什么表情。

简颜脸依旧苦着脸,把蛋糕给他闻,“是我的错觉吗,这蛋糕是不是坏的?”

周嘉扬闻了一下,眉毛一挑,起身就把几块蛋糕还有盒子里剩下的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简颜见状哎了一下,那个什么,难道没有戒指吗?好吧,那就不用吃蛋糕了,更好。

周嘉扬大概也有点遗憾,没能给简颜完美的一幕,坐下来后,招来了侍者,“重新来一个八寸的慕斯蛋糕,快一点。”

简颜:……还以为躲过去了呢。

侍者挺用心的,蛋糕包装都跟刚才的一模一样,真是不容易。

简颜刚想着要不打包带回去算了,整个餐厅忽然就暗了,所有灯光都被熄灭了,远处有人大喊了一声“怎么回事?”有的已经去找服务员了。

简颜一愣,周嘉扬已经从对面坐到了她身边来,在黑暗里抓住她的手,很热,简颜第一反应是他居然紧张了。

这时,他们正前方的一块地方突然灯光亮了起来,起初是平台的地方,这时候在灯光下被装扮成了一个简单的舞台,一个男人,穿着燕尾服的男人,面对黑暗站着。

其他人都猜到这可能是餐厅的"qing ren"节特别活动,配合的欢呼了一声。

音乐响起来,男人转过来,现出秦淮一张带着点妖媚的脸来。

“这是一场特别的魔术秀,看我的手,”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他随意一转,手中立马出现一朵玫瑰花,其他人欢呼起来。

很老套的魔术嘛,没什么意思,简颜打算收回视线,就见人从舞台上下来了,灯光也跟着追了过来。

秦淮在他们桌子边停下来,“刚才只是暖场的,现在正式的要开始了。”

周嘉扬另一手抚额,心底哀嚎:我可以拒绝吗?

简颜这回认真了,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本事,点点头,看秦淮接下来要干啥。

桌子上的蛋糕盒被打开,秦淮说,这是一个普通的蛋糕,简颜点点头。

接着他用打火机把最中间的大蜡烛点着了,转头看着众人,“我能让整个蛋糕都燃烧起来,”众人明显不相信。

秦淮用打火机靠近蛋糕,慢慢的……

没点着?!再来……

还是点不着!秦淮自己捣鼓了好一会儿,其他人一副果然的表情,服务员也被喊来开了灯,让大家照常吃饭,就剩简颜这一桌……秦淮还在跟蛋糕杠着……

秦淮觉得没道理啊,之前明明检查过的,还在研究着,周嘉扬冷着脸打断他,“我的戒指呢?”秦淮猛地想起什么,看了眼时间,一看就要来不及了。

手伸出去指着窗户外面,叫起来,“快看那快看那,差点忘记了,”袖口在蛋糕上方徘徊着。

简颜还来不及去看窗外,鼻子嗅到了一股焦味,眼睛一转,看到秦淮袖口被蛋糕上的蜡烛烧黑了,“着火了,”简颜小声告诉他。

“什么?”秦淮一时没听清。

指指他的袖子,“你不烫吗?”

不烫、烫……吗?!啊,烫死了!秦淮大叫了起来,“着火了着火了,”几位侍者立刻从远处跑了过来,看秦淮急的转圈圈,周嘉扬全程冷着脸,拿起自己的杯子,把水浇上去。

兹拉一声,一切归于宁静,秦淮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俩,几滴冷汗流了出来。

完了……他看了眼桌子上的蛋糕,原本应该是把蛋糕点着了,因为材料特殊,一下子就会灭掉,但是火花会顺着桌子两侧的线烧起来,最后是一圈心形的光圈出来。

两个人在中间相安无事坐着,然后对面的广告牌上,是一封周嘉扬重新手写的情书,再然后,他就可以拿出戒指让周嘉扬求婚了。

然后……现在周嘉扬想打死他。

简颜一路上都是笑回去的,在浴室里洗澡也是笑个不停的,周嘉扬很想忘记今天,重新来过。

手机响了一下,有一条短信。

秦淮觉得他虽然没能圆满完成任务,但是简颜都答应求婚了,于是就厚着脸皮问周嘉扬要之前约定的那辆改良车。

周嘉扬很快就回复了,不过只有两个字:

滚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