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

颜朗不傻,又怎么会看不出来男人的心思,看向他的目光中也没有了以往的厌恶,反而带着几分柔和。

纵然以前发生过许多不愉快的事情,不过从眼下来看,这个男人的确是爱惨了这个丫头吧。

这样的话,他也能够放心的把人交代他的手上了。

收回了思绪,他轻轻的拍了拍顾钰的后背,两人一同走到了秦墨琛的面前。

“千依,父亲希望你能够在近期回去,另外他希望秦墨琛也可以一起过去,毕竟你们已经离婚了,不管怎么说都需要一场婚礼不是吗?”

听见前半句话时,两人的心中不由得一凉,待听完之后面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脸上也满是惊喜之色。

“朗哥哥你说得是真的吗?”

颜朗瞧见她怀疑的样子,没好气的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眼睛里满是宠溺之色。

“当然是真的了,难不成我还会骗你不成,不过在你们的伤没有养好前,婚礼都是没有办法举行的。”

秦墨琛听到这番话,不免有些紧张,立刻抬头看向了颜朗。

“颜总,那麻烦您先带千依回病房,她站久了对伤口不好。”

见他如此的关心顾千依,颜朗笑着颔首,然后就带着顾千依离开了。

因为两人对婚礼的期待,令他们在平时的治疗上尤为的配合,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两个人的身体就已经康复了。

颜氏也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了对袁氏的接手,众人的心里虽然清楚袁总的锒铛下狱必定有蹊跷,但谁也不敢触了颜氏的霉头。

颜朗的心中对于那些人的猜测虽然清楚,但也并没有理会的打算,眼下更为重要的是顾千依的婚礼。

一个女人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时刻,他当然是不会让它有半点的闪失的。

婚礼在D国最大的酒店内举行,虽然众人的心里都清楚,这并非是顾千依第一次结婚了,但场面比起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盛大,几乎轰动了整个D国。

就连A市也有不少的人前来道贺。

顾千依被几名伴娘簇拥着进了化妆室,顾钰身为伴郎则跟秦墨琛一同去了另外一间化妆师。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的心中无比的紧张,掌心里也不由得渗出了些许的汗水,顾立峰推开门进来,看见她的样子,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千依,一定要幸福。”

顾千依笑着点了点头,伸手给了男人一个大大的拥抱,深吸了一口气,无比的期待接下来的婚礼。

而这时,秦墨琛的情况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明明不是第一次跟那个女人结婚了,他的心里还是无比的激动,甚至现在就想冲到新娘化妆间,紧紧的抱住她,向所有人宣誓她是他的妻子。

察觉到自己的念头,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季衍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瞥见男人的模样,不由得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居然能够在有生之年看见老大这幅样子,还真是让人惊讶不已呢。

“老大,婚礼就快开始了,颜总让我来通知您出去。”

秦墨琛重重颔首,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后,就箭步往外面走去,因为太过着急了,椅子被他的动作带到在了地上。

顾钰咳嗽了两声,有些好笑的扫了男人一眼,就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去。

酒店里已经坐满了来宾,即便其中真心祝福两人的并没有多少人,但却半点都不影响秦墨琛的心情。

此刻他已经完全无法在意旁人的心思了,满心都是对顾千依的期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钟声响起时,酒店一侧的门被两名伴娘推开,顾千依身穿一身洁白的婚纱缓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颜父和顾立峰相视一笑,健步如飞的上前,一同挽住了顾千依的手臂,带着她走向秦墨琛的方向。

男人目光灼灼的望着缓步向他走来的女人,眼睛里全是激动之色,心里甚至想几个箭步走到女人的面前。

察觉到男人情绪的波动,颜父和顾立峰眼中多了几分欣慰之色,步伐也快了不少,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将顾千依的手珍重的交到了他的手上。

“墨琛,我和老哥把千依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对她好。”

秦墨琛神色坚定的望着两人,沉声应了句好,紧紧的握住了顾千依的手,眼中满是幸福之色。

他和这个女人错过了足足五年,又怎么舍得再少爱她一秒。

“我会爱她一辈子,珍重她一辈子的。”

面对男人的告白,顾千依的眼眶一热,差点就哭了出来,最后咬着下唇,一头就扑进了秦墨琛的怀中。

“我很高兴能够在那么多人中遇见你,而没有错过你。”

秦墨琛搂住她的腰身,颔首深情的看着她,目光中尽是难以化开的温柔。

“我也一样。”

牧师看见两人的样子,心里尤为的感动,迅速为两人证婚之后,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将场地留给了两人。

两人对此丝毫都不曾察觉,神色虔诚的为彼此戴上了戒指后,就定定的看着对方,半点都舍不得移开目光。

颜父站在台下,不免也湿了眼眶,用手将泪水拭去,他看向了一旁的顾立峰,轻笑了起来。

“看来我们当初的决定没有做错。”

“是啊!”

顾立峰感慨了一声,心中一阵动容,如果那个时候他没有同意,这个丫头的感情之路或许会走得很不舒畅吧。

所幸他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也算是尽到了自己身为父亲的责任。

“他们一定会幸福的。”

好似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般,顾千依和秦墨琛转头冲他们笑了笑,然后紧紧的抱住了彼此。

顾千依勾了勾唇角,伸手环住了男人的脖颈,微微踮起脚尖,就直接吻了上去。

对于她的动作,秦墨琛先是一愣,随后用力的抱住了她,好似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中一般。

良久后,两人才松开了手,改为扣住了对方的手,四目相对间,柔情四溢。

纵然什么话都不说,他们彼此的心中都清楚,今天许下的承诺,不仅是一辈子的,更是生生世世的。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