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老汉

之前昙华正喝着一碗鸡汤,就见奶娘抱着孩子回来,当下笑着放下碗,示意奶娘交给她:“怎么样?外头可热闹?”

奶娘小心将孩子放在昙华怀里,笑着回到:“热闹,热闹极了。 .我也认不清谁是谁,只知道出去了就一直被人围着呢,都凑过来看小世子。都说咱们小世子长得像侯爷呢。”

昙华不由笑起来:“这样小的孩子能看出什么来?不过是说着好听罢了。”

正说着,朱弦却是从外头进来,听了这话顿时也笑了:“我瞧着倒是挺像我的。鼻子眼睛像我,嘴巴像你。”一面说着,一面凑上来看。见孩子睡着了却还不住的蠕动小嘴一副没吃饱的样子。不由又笑:“看来是个大肚汉。”

一面说着话,一面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孩子的嘴巴。

昙华瞧着朱弦看孩子时那副专注柔和的样子,心里一片柔软这还是她和朱弦的第一个孩子。而且,这个孩子也算是迟来了。成亲第三年,她才有了动静。里里外外的,不知道多少人悬心着。

不说别人,只说宫里的太后,就或明或暗的提了好几回。甚至塞了人进府里来谁都明白那意思的。她心里纵然不痛快,又能怎么办?太后赐下来的,难道还能让不进门的?好在也没明说是什么身份,只说帮衬她一把。她也只能

将人好好安置了,好吃好喝的供着。

自然,她也不全然就是逆来顺受的。敲打敲打,使些手段也是有的。但是却也不好太过明显太后的意思,你可以装作没听明白,但是决不能违逆。

好在,朱弦却是始终如一的。正因为如此,她和朱弦之间,才会更加的互相敬爱,更加的亲密,也更加的努力保护自己的家。

怀孕的时候,她还真是松了一口气再不怀孕,别说太后,就是她自己也是急了。

不过怀了孕,却又是忍不住焦心万一不是儿子是女儿呢?焦虑起来,她的脾气都坏了许多。有时候脾气来了,不管不顾的,连朱弦都是要吃顿派头的。

朱弦脾性倒是好,处处顺着哄着,总算是没让府里鸡飞狗跳。

等到瓜熟蒂落,她松了一口气,朱弦又何尝不是?太后和景王妃一直不断往府里塞人的事情,她烦不胜烦,朱弦也是一样的。

朱弦一抬头,就对上昙华的眼睛,随后一笑,“看什么呢?这样出神?”

“在想,后院里那几个美人儿该怎么处理呢?”昙华来了几分玩笑的心思,便是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谁知朱弦倒是认真起来沉吟片刻后,忽然一挑眉:“我记得,景王府世子爷过来的时候,曾经见过她们。那时候,他还失手打破了茶杯。”

从来朱弦对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都是不叫名字的。

被朱弦这么一说,昙华也是想起来的确有这么一回事儿那会子她刚显怀,朱弦过生辰,景王就让世子过来了一趟。那时候,景王世子就见了那么一回。

因为朱弦和她都不愿意家里多这么一个人,所以那时候,太后送来的宫女,只说是做客的。事后景王世子还问了一回,是哪家的姑娘。

当时不觉得有什么,这会子再一想,顿时就感觉出什么了怕是,景王世子有了那样的心思。

昙华微微蹙眉:“可是这是太后送来的人。”虽然没明说是给朱弦的人。可是却也算是心知肚明的。这么送了人,肯定是不合适的。太后那里没法交代不说别人瞧着也觉得不合适。

哪里有哥哥的女人,转头又送给弟弟的?

朱弦却是不在意:“如今我有儿子了,太后那儿自然不是问题。至于别人你觉得,他会在意别人的指点?”

听朱弦这样说,昙华忍不住笑了:“这倒是真的。”一时又替景王心酸辛苦打下的基业,那是肯定守不住的。未来的王府继承人是这样子,怎么能不败?

不过好在,他们如今,和景王府已经是分开来自从搬出来,除了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回去陪着景王和王妃用饭,倒是也就只有年节的时候才来往了。以后估摸着等景王再一去……那更是不必说了。

又说了几句话,昙华倒是想起一件事儿来,忙推朱弦:“今儿客人多着呢,你怎么不出去陪客?倒是在这里磨牙。”

“喝酒有什么意思?”朱弦笑:“有别人替我支应着呢。再说了,喝多了到时候一身酒气熏着你们,也不合适。而且,晚上的时候,我还得带着孩子去给太后请安。还是不能喝。”

“那也不好不露面。”昙华仍是催促:“你这做主人的都不在,客人们该怎么想?”

朱弦本来也就是过来看看,并没想着就不出去了,当下又说两句话,便是出去了。

等到朱弦出去,一旁的醉秋笑嘻嘻的凑上来:“咱们侯爷这是特地过来看一眼呢。”

昙华就笑:“有什么好看的。又不会长脚跑了。”不过嘴上说着,心里却是觉得甜丝丝的。对女人来说,还有什么比丈夫的看重更让人值得欢喜?

醉秋见昙华高兴,便是也跟着笑。又去看孩子,一面看一笑:“我瞧着,倒也有几分像勤哥儿小时候。”

昙华也是这么觉得。勤哥儿也是她从这么一点儿大就天天见着,也不知费了多少心思说是弟弟,倒是也和儿子差不多了。当下便仍是笑:“都说外甥像舅。这话看来是没错的。”

“勤哥儿读书厉害,将来咱们的小少爷必然也是个厉害的。”醉秋为了让昙华高兴,尽捡好听的说。

昙华便是拿眼睛瞅她:“怎么了,今儿怎么尽捡着好听的话说?我瞧着,你也不像是个马屁精啊。”

醉秋面上一红,随后便是压低声音道:“夫人您别恼,琼州那头送的东西虽然有些寒酸”

“这有什么可恼的。”昙华淡淡一笑,全然不放在心上:“李家如今是个什么样子,难道我还不明白?本来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名门望族,如今老太太不管事儿了,我爹也不是个正经会管事儿的。那一家子,只出不进的,吃的自然是老本。如今勤哥儿的供养都短了一大截,更不必说这样的事情了。到底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来的水,不在意也是有的。”

醉秋忍不住冷笑:“可也从没听说要靠出嫁女儿庇护过日子的。老爷也越发活得回去了。”近两年,三五两头的就想打秋风。勤哥儿在京城这边吃住,不仅不说多拿银子出来好堵住那些爱嚼舌头的。偏还话里话外的还想要让这边贴补些。

真是仗着一个生养的名头,没脸每皮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勤哥儿回头听见了,又该觉得不痛快了。这话不仅你们不能说了,就是府里的其他人,也不许有半点声音。”昙华自然知道着醉秋是为了自己好,可是这话却是不能说的。所以当下还是沉了声音嘱咐道。

醉秋忙点头:“自然是明白的。以后再不说了。”

一时又说道:“今儿表少爷肯定是要过来的。也不知道来了没有,可得支应一声,让别喝太多酒才是。”

正说笑呢,外头丫头就进来禀告:“魏二爷过来了。”

魏二爷,说的自然就是魏云墨了。

昙华便是忙让人将魏云墨迎进来:“表哥今儿得空?不用去衙门?前些日子让你过来你怎么也挤不出时间。”

魏云墨一进来就听见昙华这么一句带着嗔怨撒娇的话,不觉一愣,莫名的就想起小时候来昙华小小的个子,微微仰着头,笑着对自己撒娇软语。而一转眼,当初的小姑娘竟然拿都做了母亲了。而自己的心思

用力掐了一下掌心,魏云墨回过神来,扬起笑容:“领着俸禄呢,哪里能够不做事儿?不过这段时间不忙,倒是可以松快松快了。”

一面说这话,一面又侧头去看孩子。只看了一眼,也有些错不开眼睛了只觉得看起来又小又软。闭着眼睛睡觉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看了心底都柔软起来了。

昙华瞧着魏云墨那副样子,不由得笑起来,然后出言打趣道:“表哥什么时候也给我娶个表嫂,生个侄儿才好呢。明明是做哥哥的,怎么的却是让我这个妹子抢了先?”

魏云墨微微晃神后便是恢复如常,只垂下眼皮浅笑:“总也要找个合适的。不然这一辈子这样长,难不cd要过得不痛快。”

昙华对这话倒是深以为然,当下点点头:“自然是如此。”顿了顿又笑:“舅母倒是抱怨了好几回,让我得空劝劝你,然后再问问你,想找个什么样儿的呢?”

魏云墨自是尴尬起来,也不知该怎么接话。

昙华等了一阵儿,见他实在是尴尬了,便是也不再打趣了,却也是正了正颜色:“这个事儿也该上上心了。再这么拖下去,让人该怎么想?再说了,好姑娘都紧俏着呢。”魏家那头,早就催得急了,偏魏云墨自己不上心,急得二舅母云氏跟什么似的。都念叨了好多回了。

“外祖母等着抱曾孙呢还。”昙华见魏云墨不支声,倒是也真有几分急了:“舅母那儿你若是抹不开脸说,我去帮你说也是一样的。”

昙华也是真的着急她成亲这么些年,可是魏云墨却是推三阻四的一直没个动静,别说成亲,连定亲也没有。甚至就连说亲,也是总被他回绝了。眼看着一年更比一年年岁大了,以后再拖下去,还能有什么好的?总不能弄成老夫少妻。

魏云墨微微蹙眉:“你也着急?”

昙华佯怒:“怎么能不着急?多个嫂子也能多个人疼我不是?”

魏云墨微微垂眸:“也不必要求太高,样貌端庄,脾性温和就成。但是也不能像是面人一样。做主母的,还是得有些手段才好。”

这下昙华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魏云墨竟是如此容易就松了口。之前不是一直都不肯的?

这样想着,倒是微微蹙了眉头担忧的看着魏云墨。

魏云墨见状,反而心头好受许多,抬头笑道:“就像你说的。这是必然的事儿,早些选这也是好的。”阿音很久没有出现,大家有米有想阿音?阿音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阿音想说,有你们的陪伴,阿音才能一直一直走下去。阿音建了个读者群:292903306。敲门砖:顾婉音,或者嫡女当家,嫡女重生。阿音一直在,一直一直写下去。希望大家能一直陪着阿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