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胆人休艺木写真

戚猛没有想过今天自己会成为失败的那一方,但他并非没有退路,有些事从一开始他就不是很在乎,比如说死亡。

他看着楼下小如蝼蚁的行人和车辆,只觉得有些晕眩,同时伴随的却是解脱的感觉,他其实从来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自小身边就没有亲人的陪伴,18岁那一年一时兴起想要大发慈悲所以才救了盛夏。

自此之后,他的人生才有了些许的光亮,但好景不长,这抹光亮也很快消失不见了,于是他的人生便又回到了暗无天日的循环之中。

他从来不是好人,戚猛承认,但从一开始他也不是天生的坏人,只是生活把他逼迫到了如此田地,他不埋怨任何人,因为这条路是他自己选择的,没什么可后悔的,他也不屑后悔。

看着陆远,他笑了,那种笑让陆远并不是很明白。

“你笑什么?”

“陆远,你不会把我踹下去的。”

陆远微微眯了眼睛:“我不这样认为。”

“你不会的。”戚猛很是笃定:“因为你和我从一开始就不是一类人,你肩上背负的太多,即使你可以不去在乎陆远这个名字背后所代表的,你也会在乎在把我杀了之后盛夏会怎么样,她如今那样畏畏缩缩的性格,怕是会自责和内疚一辈子吧,那一定不是你想看到的结果。”

“你觉得说这些,我就会放过你?”

“不,我没想要你放过我,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且,你凭什么认为我现在会放过你?”

前面的话陆远听懂了,可是后面的这一句,他却不是很清楚,放过自己?他有没有搞错,如今这样的局面怎么看都是自己在上风吧?他觉得自己还能操控什么呢?陆远开口想要询问的时候,戚猛却猛然的抬手抱住陆远的腿,将他掀倒在了地面上。

待陆远起身维持身体平衡的时候,戚猛也已经起了身,站在了天台的最边缘处。

陆远看着他,突然明白了他要做什么:

“你想让所有人都认为是我把你杀死的?”

戚猛微微笑了笑:

“陆远,你是幸运的,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的孤儿,又有多少人从小到大都没有人照顾,关心和疼爱,也不是谁都会遇到自己喜欢,恰好也喜欢自己的人,盛夏是唯一可以拯救我的,但最后还是离开了我,是你把她从我身边抢走的,所以现在不管我怎么对待你,都是你应得的。”

陆远看着他,虽然体内在各种不安份,面色却依然保持着平静:

“戚猛,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吗?如果从一开始你就全心全意的对待盛夏,那么我是没有任何机会将她从你身边带走的,不是我把盛夏抢走的,是你不要她。”

戚猛有几秒的时间没有说话,似乎在沉思着什么,陆远就是利用这个时间想要将戚猛从边缘处拉回来。

他的确是想要戚猛死,恨不得将他杀死千万次,可是正如戚猛所说,他和他由始至终就不是同一类人,他眼睛眨也不眨就能做到的,陆远这辈子都不会做,他可以死,可以选择自杀,甚至可以选择嫁祸,但不应该在自己的面前,更不能在陆氏。

抓住他的那一秒,戚猛猛然反应过来,使陆远没有成功,反而和他一起站在了天台的边缘处。

风,很大。

陆远尝到了死亡的气息。

“既然你不想我死,那么就陪我一起死吧。”

他说完这句话就想要带着陆远一起跳下去,可是他的手还没有触及到陆远,有一道力量就从背后狠狠的将他推了下去,他感觉到失重的恐惧,但更多的是解脱的快感,快速下降的途中,戚猛觉得很遗憾,遗憾没有看到盛夏将自己退下来之前那决绝的脸。

陆远还没有从戚猛从自己身边坠落的变化中回过神来,就被一道力量紧紧的抱住并且拼命后退,直至维持不了平衡的摔倒在地,他才回过神来,听到了盛夏的哭声。

陆远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紧紧的抱着他:

“我以为你要死了,我以为你会被他带下去。”

陆远任由她抱着,任由她哭,久久的没有回应,直到他的心脏开始泛起闷闷的疼痛,才将盛夏紧紧的拥入怀中,轻声安慰:

“没事了,没事了。”

他很想就这么抱着盛夏,直到她的情绪平复下来,因为他很清楚盛夏此时的迷茫和无助,但陆远却感觉到自己开始有些无能为力,因为体内狂涌的感觉再也控制不住,直到陆离赶来,将他带往医院。

——

没有人比陆离更了解陆远,所以在他住院的第一天,他没有让盛夏陪床,原因很简单,她也刚刚受过惊吓,需要休息,再者戚猛的死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她有必要去配合警方去完成必要的查证。

当然,有些话不必说的那么认真。

陆远体内的毒品暂时被压制了下来,好在是第一次,虽然注射了不少的量,但并不会像盛夏那样痛不欲生,之后会有一些不适应,但对于隐忍力极强的陆远来说,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陆离觉得,相比于陆远的身体,盛夏的事情问题会更大一些。

此时,他扯过一把椅子在陆远的床边坐下,开门见山的说道:

“怎么?觉得你的妻子已经不是最开始的那个人了?”

陆远摇摇头:

“不会,我只是有些意外。”

的确应该感到意外,任谁也没有想到戚猛的死是盛夏一手造成的。在陆远的印象中,盛夏还是几年前的模样,虽然高冷,不善与人交际,却是一个会对流浪小动物施以援手的人,这样的人,是没有办法和推一个人下去的她划上等号的。

陆远一时难以接受,只能说,情理之中。

陆离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

“这的确不像是之前的盛夏会做的事情,但戚猛对于盛夏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或许,你没有我知道的清楚。”

“什么意思?”

“戚猛对盛夏所做的那些,不用我说,你应该也已经知道了,但有一件事你或许还不知道,那就是盛夏母亲的死,其实也是戚猛一手造成的。”

陆远微微眯了眼睛。

陆离将放置在一旁的资料递到陆远的面前:

“这是我对几年前事件的所有调查资料,在我手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我觉得在盛夏彻底的戒毒之前并不适合让你知道,就一直没有拿给你看,现在我觉得是时候了。”

陆远翻开,正如陆离所说,戚猛的一些所作所为他都已经很清楚明白的知道,但关于盛采月的事情还是一无所知,他的记忆里,盛采月的死还是因为苏太太的上门挑衅所造成的,但却没有想到苏太太挑衅的背后还有戚猛的推波助澜。

其实没有人知道当天的苏太太对盛采月说了什么,因为人已经死了,苏太太也不可能主动说出来,但想查还是可以查的到的,虽然费些时间。

苏太太对盛采月所说的内容不是关于苏荣的那些所谓什么第三者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早已经是陈年旧事,盛采月未必会动怒,苏太太说的是盛夏的事情,说她为了救自己的母亲将自己打包卖给了一个富商,也就是说,她将盛夏和陆远的婚姻添油加醋的对盛采月说了一遍。

陆远和盛夏结婚的事情,鲜少有人知道,陆家的佣人不可能去说,他们甚至不知道盛采月的存在,那么唯一有可能将这件事告知出去的就只有戚猛,他不满盛夏的离开,所以选择报复,第一个首当其冲的就是她的母亲。

原来,从盛夏离开戚猛的第一天,他就已经疯狂了。

陆离等陆远静静的看完手中的资料之后,才缓缓开口:

“我们不说盛夏现在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是不是已经恢复到正常,就算是正常的我都想要弄死戚猛那个畜牲,更不要说在他手中苟且偷生了三年的盛夏,他是她的仇人,她的一辈子都毁在他的手中,就那么把他推下去一了百了,算便宜他了。”

陆远合上手中的资料,看着陆离:

“陆离,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件事情是不应该,如果一定有不应该的成分,那么是这件事情不应该由盛夏来做。”

“这是无解的事情,我知道你心疼盛夏肩膀上所承担的,可是在那样的一个情况下,她为了救你,没有别的选择。”

陆远静默片刻:

“她一定害怕极了。”

陆离闻言微微笑了:

“她比你想象中要坚强的多,她没有害怕,甚至没有后悔,她冷静下来之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幸好陆远没事。”

陆远看着陆离几秒,缓缓笑了。

陆离也淡淡的笑了笑,继而从座位上起身:

“你好好休息,我还要去警局去一趟。”

“好。”

——

戚猛的后续问题处理的很顺利,确定为自杀,根本没有将盛夏牵扯其中,一是因为陆离动用了关系,二是戚猛原本就是一个贩卖毒品的罪犯,没有人会在乎他究竟是如何死去的。

虽然这件事情或多或少对陆氏有所影响,但比起那些重要的,很多事情都显得微不足道。

陆远住院期间,盛夏一直没有出现过,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陆远,如今的她不再简单的是一个有吸毒史的女人,更是一个杀人凶手,虽然这件事情没有多余的人知道,但陆远知道就已经足够了。

盛夏不出现的原因,陆远未必就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于是他坚持提早出院,因为他实在没有办法再忍受自己的妻子胡思乱想,只要想到这样的画面,他就会心疼到难以附加,这对他的康复非但没有丝毫的帮助,或者还会火上浇油也说不定。

陆远出院的时候,盛夏不知道,她在收拾行李,陆远原本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的,对不想倒是她给了自己一个惊吓,他不敢去想如果自己今天没有提早出院,那么他还会不会再见到盛夏。

他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在自己面前低下头去,强压住了心中的怒火,他努力的劝说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应该站在她的立场去看待她的行为,于是在长达一分钟的平复之后,他终于平静的开口:

“收拾行李做什么?”

盛夏没想着隐瞒,因为也隐藏不住,所以直说:

“我想离开。”

陆远盯着她,眼睛眨也不眨:

“我没听清,你说什么?”

盛夏静默了几秒,继而抬起头,迎视着陆远的视线,直言相告:

“我要离开。”

陆远看着她,眼神是无奈的:

“为什么?”

“陆远,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陆远很坚定:“盛夏,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出错的话,在天台的时候,你说爱我,所以我不知道,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能让你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还想着离开,且非离开不可。”

盛夏有几秒的时间没有说话,她就那么看着陆远,凄凉的笑了:

“你一定要把我的不堪毫无保留的撕开吗?”

“我不觉得那是你的不堪。”

盛夏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陆远,你在开玩笑吗?”

“你觉得我是吗?”

盛夏不说话了,她感觉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和陆远再进行正常的对话,想要越过他的阻拦继续去整理自己的行装。

其实,这个家里没有什么是她的,也没有什么是她必须要带走的,她带走的也不过是一些平常的物件,想要对这段日子留一个念想,但如果陆远执意阻拦的话,那么她可以孑然一身的离开,不带走分毫。

陆远抓住了她的手臂,看着她:

“我话还没有说完。”

“我已经没什么想对你说。”盛夏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陆远,有些事你可以不在乎,但在我的心中始终就是一根刺,你若不知道,我还可以假装自己活的很好,但他……他就那么的在你面前毫不保留的撕开了我的伤口,我不能再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发生什么了?”陆远迈步走到她的面前,让她看着自己:“盛夏,你当真觉得我对你三年期间所有的经历都一无所知吗?”

盛夏眼睛有微微的闪躲,却还是迎向了陆远的目光,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直到这一刻,盛夏才相信那一天陆离所说的,他说:对于你三年间发生的事情,陆远应该是知道的。

果然,他是知道的。

盛夏缓缓笑了:

“陆远,你这又是何必呢?明明知道,还要把我带回来?还要坚持不离婚?你……”

盛夏的话还没有说完,陆远就将她打横抱起,一个转身就将她放在了床上,在她尚未反应不过来的时间里,俯身将她整个人压制住。

“你……”

“盛夏。”陆远截断了她想要说的,认真的看着她:“从一开始我娶你,我就没想过你的第一次会留给我,那对我来说是一个惊喜,我珍惜着,但后来的变化都是我们没有办法预料的,那些加诸在你身上的,我比你更痛,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都不要再去想了,好吗?”

“你真的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盛夏眼睛红红的,看着他:“陆远,你要知道,我这三年来曾无数次的像现在这样被那个人压在床上,你要知道,我曾经为那个人孕育过一个生命,你要知道,我已经破败不堪,甚至随时都会有复吸的危险,你要知道……”

盛夏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陆远用一个吻劝住阻塞在了唇齿间,许久之后他缓缓的放开她,轻声说:

“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你明明知道,还要这样做?”

“是,不要怀疑我是否清醒,是否拥有理智。盛夏,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也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我要的是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想要和你共度余生的心意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从来不曾发生改变,那些在你身上发生的,我心疼,也遗憾,但这并不会成为你我之间的障碍,我会因为这些而更加的心疼你,爱护你,让你尽可能的忘记过往的伤痛,我知道那很难,但只要我们在一起,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做到的。”

陆远看着盛夏,微微笑了:

“盛夏,或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对我的重要性,你是我倾尽一生都想拥有的女人,现在的我们好不容易历尽千帆的走到一起,我是绝对不会放你走的,你说过你爱我,那么你就不能站在我的角度来为我想想,我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吗?你给我,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若你给我的会让我遗憾一辈子,你忍心吗?”

盛夏不得不承认,陆远是一个很好的说客,他用了最真挚的感情将自己冷硬的心慢慢融化,直至动摇,陆远未必就看不出这一点,微微一笑,轻吻在了她的嘴角:

“盛夏,你要相信我,我们之间会有很多的美好回忆在等着我们去创造。”

——

盛夏没有离开,她不舍,也不忍。

离开从来都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如果陪在陆远的身边可以让他幸福满足的话,那么她想她会尽可能的去忘却那些伤痛,可如若有一天陆远厌倦了这样的生活,那么她也会毫不犹豫,没有任何抱怨的离开,因为,她想要让他生活的更好的心,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的更改。

伴随着陆远的出院,盛夏也在渐渐的恢复健康,算算时间,她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发作过了,医生也说没什么大问题了,对于他们最终能够战胜毒瘾,表示佩服和恭喜,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吸毒史这么长,却还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将它彻底戒掉的。

闻言,盛夏看向陆远,刚好,陆远也在看着盛夏,相视一笑的眸光里,他们似乎看到了未来。(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