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艳妇小说

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  后来赵粤森真的让田歆先走, 他在套房的茶几上摆出电脑,有模有样地看着上一年的财务报表。(www.wenxUE6.com

田歆离开时跟他说了声拜拜,但他没有回应。她偷偷摸摸打开房间大门,见外头没有什么异样后才敢迈出脚步。

等田歆离开后, 赵粤森点开硬盘里的一个视频。

视频里的女孩子在跳舞,扬起那双纤细的手, 双脚跟着舞动, 可突然, 足部一顿,紧接着整个人摔倒在舞台上。

随着视频的播放, 赵粤森的眉头越来越紧。当看到女孩再次摔下去的那个画面后, 他的心也跟着紧了紧。

视频播放结束,赵粤森拿起手边的电话。

那头的人接到赵粤森的电话,忙说:“昨晚安排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现在网上没有关于田歆的任何负.面.消.息, 相关粉丝也已经被禁言。”

闻言, 赵粤森眉头才舒展开一些。

半秒后。

赵粤森:“我要知道那双舞蹈鞋都有谁经过手。”

= = =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不想来什么偏偏就来。

田歆到了酒店一楼大厅的时候看到了顾曼娜。

顾曼娜好像等候她多时, 见到她从电梯里出来,立马迎了上去,喊她:“田田, 等你好久了。”

“嗯?”田歆下意识环顾了一圈, 没有看到周木的身影。

顾曼娜:“我去你的房间找你, 你怎么不在?”

田歆呼吸一滞, “你什么时候来找我了?”

“就刚才不久啊。”顾曼娜一脸神秘,靠近田歆盘问:“说,你去哪儿了?是不是干坏事去了?”

这贼喊捉贼的。

田歆笑,从容地接道:“你猜?”

正想问顾曼娜昨晚在干什么,另一侧的电梯门打开,涌出一些人。这酒店昨晚接待的多数演艺人士,这个时候都退房了。

袁熙芝刚好也从电梯里出来,看到田歆,喊了一声。

“袁姐!”田歆和顾曼娜异口同声。

但顾曼娜不忘把握机会,甜着嘴对袁熙芝说:“新的一年,袁姐你看起来更年轻了呢!”

一旁的田歆强忍着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虽然说拍马屁是一门艺术,但拍得那么明显就让人有些恶心了。

田歆知道,顾曼娜一直很想签到袁熙芝的手下,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袁熙芝一直没有签她。想当年袁熙芝签田歆的时候,顾曼娜还为此生了好一段时间的闷气。

袁熙芝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面对一个小小艺人,四两拨千斤,笑说:“在聊什么那么开心?”

顾曼娜又抢一步在田歆面前说:“在说田田呢,我笑她昨晚不知道去哪儿风流快活了,找她人都找不到。”

“是嘛?”袁熙芝手里提着爱马仕包包,一身精英范儿,她淡笑着从包包里拿出一沓资料递给田歆,说:“早上跟你说的细节部分文字版的都在这里,你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田歆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十分淡定接过。

资料前方正字体的《废柴柴》顾曼娜想不看到都难。

“原来在聊剧本啊?”顾曼娜心说废柴柴这几个字还挺眼熟,下一秒便惊呼:“我也要出演这部剧呢。”

前世顾曼娜就是《废柴柴》这部剧的女二,田歆知道的,所以并不觉得意外。但面对顾曼娜的惊呼,她也佯装惊讶,说:“那么巧?”

“听说女一号一直没有定下来呢?”顾曼娜笑着试探田歆,“你该不是要去试镜吧?”

不料田歆倒是非常坦然地说:“是的。”

顾曼娜闻言脸色变了变。这部剧的女二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到手,没少牺牲。当然,她不是没有去争取过女一的角色,但导演连试镜的机会都没有给她。

这么看来,袁熙芝果然就是不一样,好资源都是第一手。但顾曼娜还是搞不懂,袁熙芝为什么会把资源给田歆,仅仅因为她是周木的女朋友?

心里不免泛酸,顾曼娜说:“听说鞠之尧导演的性格很奇怪的,女一可不是那么好选上的。”

田歆看看顾曼娜,勾唇笑着,“事在人为吧。”

一直在旁没有发表看法的袁熙芝终于开口,提醒田歆:“试镜就在最近这几天了,到时候你听我通知。”

这么一说,田歆心里没由来一紧。虽然话说得好听,但她心里真的没有太大的把握。

回去的路上田歆直接翻开袁熙芝给她的资料,不想耽误一分一秒研究剧本的机会。

可刚动手翻开剧本,田歆的目光就落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那枚戒指上。

这枚戒指是昨晚赵粤森戴在她的手上,她还没有细看。现在看看,戒圈上铺满了碎钻,在灯光下十分夺目。中间部分镶嵌的钻石不大不小,但非常精致。

赵粤森送的这枚戒指和周木送的那枚戒指非常不同,这枚除了看起来除了土豪气十足,而且非常有设计感。周木送的那枚戒指田歆扔在家里没有戴,况且,她也没有戴戒指的习惯。

田歆伸手准备将着己手上的这枚戒指也摘下,摘到一半,又戴了回去。

戒指那么美,不戴着可惜了。

一旁的顾曼娜刚好看过来,见到田歆手上的这枚戒指,以为是周木送的那枚,气得干脆闭上眼睛睡觉。回去的路程还有三个小时,她昨晚都没有怎么睡过,要好好补一补。

田歆翻开手机,找到赵粤森的聊天界面,信息停留在两天前。

田歆:【早上好。】

到了中午赵粤森才回复:【嗯。】

接着又发来一句:【我在忙。】

田歆看到这句话之后就没有再给他发消息了。

这会儿突然心血来潮,她把他的备注换了一个,然后又给他发消息:【你走了吗?】

不料这次他倒是很快回复。

金主:【嗯,两点的飞机。】

田歆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一点多。

想了想,又给他发去一条消息:【我会想你的。】

金主:【想我什么?】

田歆嘴角的笑容不自觉溢出,回复:【器大活好。】

金主:【不是说不要?】

田歆看到他发来的文字,想起早上的那一次,她难耐地喊着不要不要,但身体又十分诚实地紧紧攀附着他。

有一点田歆算是发现了,他们两个在床上是异常的和谐,比在床下相处起来要愉快多了。

田歆:【我们的聊天恐怕没有办法进行。】

金主:【嗯。】

田歆等了一会儿,那人还真的不给她发现消息了。

索性将手机锁上放在一边。

想了想,又拿起来,点开赵粤森的个人信息,噼里啪啦打下几个字又换了一个备注:猪头。

这样她的心情稍微好一些,锁上手机准备好好看看袁姐给她的资料。可刚看了没有两分钟,手机消息提示音响起。她想高冷一点不回复,但想想还是看一眼。于是点开始消息,才发现是周木发给她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周木:【小懒虫,还没起床吗?】

田歆懒得搭理。

这都几点了,她又不是猪。

手上拿着剧本,田歆却走了神,她想起两年前自己第一次跟周木提出分手的时候,他跪在自己的面前磕头道歉。她心软,给他机会,没想到迎来的就是第二次的背叛。

那天顾曼娜约她出来见面,提议把事情当面说清楚。田歆傻乎乎地过去,却不想,发生意外。身体倒下的那一瞬间,田歆清清楚楚地看到街对面顾曼娜脸上得意的笑容,以及,周木的见死不救。

如果重生回来只是简单一句分手成全这对男女,是否对得起她所受过的痛苦?

将手机扔在一旁不再理会。

现在她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准备《废柴柴》的试镜,因为这部电影她真的非常想尝试。眼下那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她要好好把握住。

田歆凭借着印象回忆自己看过的那部《废柴柴》,没忘记前一世出演这部电影的女主角顾烟岚。

在《废柴柴》之前,顾烟岚也只是一个十八线的小演员,有传闻当初她根本不想参演这部电影,但因为导演鞠之尧三顾茅庐,她才同意演出。后来顾烟岚凭借《废柴柴》一路开挂,陆续摘得各个影后,人气和身价暴涨。田歆还记得当时的电影颁奖典礼上,周木获得最佳男主角后面就是这位最佳女主角登台发表获奖感言。顾烟岚说:“没有鞠之尧,就没有她的影后。”

这样想着,田歆立马打开手机,开始搜索关于顾烟岚的相关资料。

能让鞠之尧三顾茅庐的人,身上应该有非常不同的闪光点吧。随着眼前的资料越来越多,田歆不免被手机屏幕上这个女演员的相貌吸引。

这人,真是美得惨绝人寰。

与此同时,赵粤森发来消息。

猪头:【登机了。等我回来。】

两个房间,只有一墙之隔。

周木光着膀子靠在床头,嘴里叼着烟,手上刷着微博。头发微微有些凌乱,倒有几分颓废的景象。

顾曼娜进浴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等她出来的时候,周木把嘴上的烟拿下来掐灭在烟灰缸里,面色沉沉地说:“田歆在舞台上摔倒了。”

闻言,顾曼娜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装作一脸茫然,“真的吗?”

周木把手机递给顾曼娜,“你看,上热搜了。”

顾曼娜接过手机,将田歆摔倒时的视频仔细地看了一遍。

经过粉丝加工处理的视频,特地将田歆摔倒的画面重点放大,所以可以清楚看到她好像是因为鞋子的原因才摔倒的。更让人觉得心疼的是,田歆努力要站起来的时候,又因为鞋子的原因再次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好像摔得很重。”顾曼娜心虚地嘀咕。

周木烦躁地把手机从顾曼娜的手中拿回来,又拿起一根烟调在嘴里,说:“我晚上应该陪她的。”

顾曼娜脸上带着安慰人的淡笑,但没有开口说话。

房间里突然安静地可怕。

“叮”地一声,是周木点燃打火机的声音。

顾曼娜坐在床沿边,转头对周木说:“我打个电话给田歆问问情况吧?”

周木吸了一口烟,算是默认。

……

一通电话,得知田歆无大碍,周木悬着的心就放下了许多。

顾曼娜已经钻进被子里,灵活的双手在他的胸膛上游走。

此时的周木并没有什么心情,加上刚才用力过猛,没一个小时缓不过来。他刚按住她的手,就见她抬着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说:“今天是我们在一起一周年的日子。”

周木轻松又不在意地一笑:“有那么久了吗?”

他说完喷出一口烟,全数撒在顾曼娜的脸上。

田歆不喜欢烟味,所以周木从来不敢在她面前抽烟。偶有几次他在她面前吞云吐雾,紧接着便是她一个星期的不理不睬。冷暴力其实比大吵大闹更让人无力,周木尝试过几次,最长的一次田歆有一个月没有理睬过他,无论他做什么。

所以周木不敢在田歆面前抽烟。

这根烟抽完,周木起身。

他一边低头穿衣服,一边对坐在床上的顾曼娜说:“答应过陪你的,我也做到了,那边电影拍摄不能落下。”

顾曼娜有一肚子的话,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看着周木一件一件衣服套上,最后她起身去帮他理了理衣摆。

临走前周木轻轻拍了拍顾曼娜的小脸蛋,说:“你要乖一点,下次回来了给你带礼物。”

“我也要戒指。”顾曼娜说。

“好的。”

= = =

天亮的时候赵粤森带着田歆来了第三场,他几乎是一夜没睡。

跨年那么重要的日子,两个人相拥入眠,赵粤森却有些失眠。算起来,除了平安夜那天他在别墅睡得好一些,已经很久没有怎么睡过一个好觉,哪怕是这个人就在自己的怀里。

将背对着他的田歆轻轻翻过来面对着面,借着房间里昏暗的夜灯,赵粤森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摩挲。

柔灯覆在赵粤森的侧脸上,下颚的线条完美。他深情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目不转睛。

末了,像是如释重负一般,他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再靠近一点,在她唇上留下一吻。

蜻蜓点水,亦如当年。

高三时的那个午后,她趴在一堆试卷的桌上,眉心微皱。兴许是高考在即,没日没夜地复习,终于累得小憩一番。那个时候周木已经在追求她,他听她提起过,但并没有放在心上。

赵粤森大田歆四岁,又或许不止四岁。

大学已经毕业,开始掌管家族企业,一切却又从头来过。

那个午后,他亦是像现在这般,静静地看她许久,恍若隔世。最后倾身,靠近一点,在她唇上留下一吻,蜻蜓点水。

田歆再次醒来已接近中午。

房间里的遮光窗帘拉得严严实实,要不是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恐怕以为现在还是晚上。

赵粤森不知何时已经起床了,留她一个人在此呼呼大睡。田歆想起,早上七点多的时候他毫无预兆地又闯入,杀得她一个措手不及。为了表达内心强烈的拒绝,她全程都闭着眼睛,企图告诉那个攀附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根本不想。然而事情的演变往往超出预期,最后还是她紧紧勾着他的脖子,将自己埋在他的怀里。

身侧空空,田歆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接着掀开被子下床。然而双脚刚落地,便酸地腿软了一下。

“靠……”

好酸疼。

心里咒骂了某人一万遍,但在见到进屋的某人时,立马换上笑脸相迎:“新年快乐!”

赵粤森轻轻掀开窗帘,耀眼夺目的光瞬间倾斜进来,全数打在他的身上。

田歆蹲在床侧,抬头看到的赵粤森像是从光中走来。他已经将自己打理地一丝不苟,熨烫整齐的深灰色西装,包裹住那副结实有力的身躯。

他来到她的身边蹲下身,表情淡淡,接着一把将她抱上床。

正在田歆自作多情以为他要来第四场的时候,只见赵粤森再次蹲下身,轻轻抬起她的脚放置在他的大腿上。

“这里痛?”他说着一并揉了揉她的脚踝。

田歆摇摇头,但她还是忍不住指控:“我腿酸。”

“腿酸?”他抬头,眉尾微抬,看着她的目光炯炯。

田歆反而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小声说:“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

赵粤森闻言,看她的眼神都柔软了许多。伸手安抚地摸了摸她的脖颈,下巴。还想继续在她脸颊上磨蹭的时候,被田歆按住手,“很痒诶。”

他的手还是磨蹭到了她的脸颊,轻轻掐了一把,说:“起来刷个牙吃午饭。”

……

又是一桌丰盛的美食,但和昨晚不同,今天中午是博大精深的中餐。

田歆舀了一碗汤喝,味蕾全部被打开,于是搓搓手开始大快朵颐。但也不敢多吃,每样东西都是一小口一小口。她不算是易胖体质,但是毕竟年纪不小,再不像学生时代那样荤素不忌,吃多少都会不见。

对一个女星来说,食物这种东西的诱惑力太大,稍微一个不留神就会多吃。今天多吃一口,明天多吃一口,迟早要完。

这样想着,田歆吓得赶快放下筷子。为了分散注意力,她拿起一旁的手机。

点开微博,进入搜索栏,意外的是昨晚关于她的热搜早已经不见。

田歆继续查找溯光跨年的演出的视频,不料视频里她摔倒的部分被重新剪辑。现在网上根本找不到她摔倒以及溯光抱着她唱歌的片段。

一切风平浪静,仿佛昨晚的演出事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好奇怪。”田歆嘴里嘀咕,“明明昨晚看都有的。”

但转念一想也知道,肯定是溯光的团队把这个事情给公关了,毕竟那有关于溯光的偶像形象,半分不得玷污。

微博逛了一圈,田歆又逛微信。

聊天第一位是周木,凌晨两点的时候他发来消息:【老婆,我已经到达剧组,新年快乐!】

田歆没有看过这则消息,但显示的状态是已读。

田歆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赵粤森。

能翻她手机的显然也就只有他了。

田歆想起什么,问赵粤森:“我们隔壁的走了吗?”

“不知道。”赵粤森面无表情地回答。

“你是不是知道我们隔壁住的是谁?”田歆眯了眯眼。

赵粤森没有回答。

但田歆知道,他沉默就代表肯定。

想想讽刺,她的男朋友昨天在隔壁打.炮竟还被她亲眼看到,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过周木或许怎么都不会想到,他的女朋友也在隔壁打.炮。

田歆清楚,不管眼下那对男女是否还在隔壁,她都不能做什么。不可能去捉奸,也不能让他们知道她在这里。她承认自己很怂,因为完全没有想过接下去该怎么办。

午饭吃得差不多,赵粤森对田歆说:“这几天我要去一趟洛杉矶。”

“你又要出差?”

“年初是娱乐产业最繁忙的时候。”赵粤森难得解释,“新的影视基地要成立,这段时间我会比较忙一点。”

“哦……”

空气安静了几秒,田歆说:“等会儿……我先下去吧。”

赵粤森挑眉,没有说话。

田歆心虚地解释:“万一出门碰到他们。”

赵粤森闻言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几不可闻,不留神或许还听不到。

然后田歆就听他说:“你不打算和那个小男朋友分手?”

田歆顿了一下,“不,还不到时候……”

分手可以早可以晚,但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上一世田歆原谅过周木,但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甚至到最后,她意外死亡。

一个人究竟能坏到什么程度?

田歆想知道,她如果真有心报复的话,周木和顾曼娜会是什么下场。但这一切都要有一个前提,她要强大起来。

“随你。”赵粤森的脸色.降到一个冰点。

“是不是觉得我很渣?”田歆讪讪道。

赵粤森起身,留下一句话:“不,你是白痴。”

随着视频的播放,赵粤森的眉头越来越紧。当看到女孩再次摔下去的那个画面后,他的心也跟着紧了紧。

视频播放结束,赵粤森拿起手边的电话。

那头的人接到赵粤森的电话,忙说:“昨晚安排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现在网上没有关于田歆的任何负.面.消.息,相关粉丝也已经被禁言。”

闻言,赵粤森眉头才舒展开一些。

半秒后。

赵粤森:“我要知道那双舞蹈鞋都有谁经过手。”

=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