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女董事长贱奴

东胡王举起酒杯,笑道:“来,我们边说边聊。”

王定远也举杯,一干而尽,道:“大王,此次回去,我便奏明陛下,今日便给你提供援助。”

“好,好。”东胡王一干而尽,对着王定远说道:“不瞒使者,匈奴前不久才停止对东胡的进攻。这一次,如果汉朝能够给我们提供援助,我定会出兵助你们一臂之力。”

王定远心中冷笑,脸上却挂着笑容,恭敬地举杯,道:“有大王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在下就不打扰了,过些日子,大王定会收到援助。”

“好,那我就不强留使者了。”东胡王站起身,直接送客。

王世安恭敬行礼,他心里明白,东胡王完全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说道:“大王,那我这就告辞!”

“王定远,我们回去怎么说?”李逵看着一路上没有一丝笑容的王定远,心中也是有些发慌。

“没事,把心放安点,总会有办法的。”王定远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一夹马肚,朝着远处奔去。

李逵摇了摇头,策马追赶而去,扬起一阵尘土。

王定远数日后,回到了定襄郡,面见了卫青,说出了这次出使东胡的情况。卫青看着他,说道:“你确定准备给东胡援助?”

王定远赶紧拱手,说道:“大将军,那本就是权宜之计!”

“哦!”卫青淡然,道:“你继续说!”

“将军,东胡之前经历了惨败,他们此时正需要援助。”王定远看着他,继续说道:“他们一直以为我们有求于他们,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画饼充饥,那样就会一举两得。”

卫青说道:“东胡人不是傻子,你确定?”

王定远笑道:“将军,我们必要时,要给他们一些实惠,不然,真的把他们当成傻子了。”

卫青说道:“说吧,援助多少?”

王定远道:“在我们大军出击匈奴的时候,让他们能够......”说罢,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万担粮?”卫青邹眉,感觉有些多了,刚想开口,便听见王定远说道:“将军,不是三万胆,是三十万担。”

“什么?”卫青大惊,道:“三十万担,那可是能维持十万大军一年的开销。”

“将军,如果我们与匈奴人正式开始全面战争,恐怕,绝不会是一年。”王定远道:“东胡被匈奴打的几乎亡族灭种,对匈奴觉对是势同水火,不死不休,更何况,这三十万担粮,并不是一次性给他,而是分数次,仅够他们能够在我们大军与匈奴交战的时候,出兵骚扰即可。”

“另外,我们第一次给他们的援助,要足够让他们觉得我们诚意。”王定远看着卫青,坚定的说道:“将军,虽然我说三十万担粮,但是如果战事顺利,绝不会需要如此多。”

卫青道:“第一次,我们应该援助多少?”

王世安道:“经过与匈奴一场大战,东胡能够组建起十万人绝不可能,保守估计,他们目前也就五万。如此,我觉得,第一次援助他们五万担粮,绰绰有余,”

卫青道:“好,此事还交给你去办,毕竟,你去过东胡。”

王定远点头称是,随即便道:“将军,那我近日便出发,粮食方面,就拜托将军了。”

卫青大笑道:“大汉人多地广,又经过先帝的治理,粮食不成问题。倒是你,可要将此事弄成,大军择日即将出发,以免迟则生变!”

“喏!”王定远应道。

数日后,一对长长的队伍从定襄郡出发,朝着东胡而去,经过狐岭时,便有东胡兵士前来接应,王定远让押送粮草的军队先行返回,自己一人随着东胡人前往提尔汉城,他要将大军即将出击的消息通知东胡王,以做好随时出征的准备。

东胡王亲眼看见不见其尾的车队,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们与匈奴人的战争,已经使得东胡人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了,汉人此次送来大批粮食,足够他们食用一段时间了。他和王定远分主客坐下,开始了关于匈奴人的话题。

王定远他们从上午一直到晚上,甚至彻夜不眠,进行商讨,最后王定远巧舌如簧,将东胡王说服,答应在择日起兵响应。

第二日,天才蒙蒙亮,王定远便骑着快马直奔定襄郡而去。昨日东胡王已经答应起兵,但时间有些急迫,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定襄郡,告诉卫青。

傍晚,王定远在距离定襄郡不远的官道上,吃着饭,他实在是饿急了。

突然,不远处,大批的骑兵朝着这边奔来,王定远定睛一看,发现是匈奴人的旗帜,这把他吓得一跳。但想要骑马离开却也知道不可能了,那些骑兵速度太快,眨眼间,便到了眼前。

马背上,一个身穿匈奴贵族的服装,腰间挂着一把匈造环刀的青年人下马,朝着这边而来。

王定远赶紧低头吃饭,心中想着对策,但此时他太过于紧张,以至于脑袋里一片空白。

“店家,按人数,来几碗面。”青年人开口道。

“好勒,客官,你稍等。”店家应了声,吩咐下面的人赶紧去准备,自己则是来到青年人身前,点头哈腰道:“客官,你还需要点什么?”

“就这么多,暂时不需要了!”青年人说道。

“好勒,您稍等,快点,别人客官等急了。”店家大声喊着,同时,也朝着后面走去,想来是准备亲自下厨了。

青年人目光在店里扫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不再理会,而是和身旁的同伴们小声的议论起来。

王定远听的不真切,但他却隐隐约约听到‘于单’字样,这让他忍不住偷偷地打量了一下。

为首的青年人一身贵族打扮,显然在匈奴中地位觉不会太低,此时,他明显地有些不安,在与同伴的交流中,右手一直紧紧地握着刀柄,不曾移开。

王定远确定不了此人的身份,同时,他还有紧急的情况,必须赶回定襄郡,这让他心中大急,不时地挪动着凳子。(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