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校长

“到了到了!都快下来!”坐在大巴上的老师们叫睡梦中的同学们下车,还带着一个大喇叭,看起来特别老土。WWW.

陆陆续续的同学都下来了,可是,这里并不是和考场有关的地点,而是一个郊外,能看到大树以及许多生态东西,还能听到小溪哗啦啦的声音,所有同学都想不透,为什么到这里。

“是这样的,这是用来考验大家的!这次男女两人在一起探险,先找到出口的会加分!就这样,大家散开吧。”老师永远就是骗子,这是同学们心中的想法。

孙时和林锦倾在一起走了,迟子月拉着景若年走了,女生们都没有机会邀请景若年,只好随便找了个男闺蜜。

在一半的路程中,女生的裙子衣服有的被刮了,男生有的拿着个树杈,把长袖卷起来,伤痕累累的,不得不说,这次老师们玩得也太大了。或许,老师们忽略了一场大事,今天有大雨。

“孙时,好像下雨了。”林锦倾手滴到了雨,有点不安。

“小雨没关系啦!你会为了躲雨而少了自己的分数吗?”孙时自信满满的样子,看来他对这场考试很看重。

“啊!孙时,雨下大了!”林锦倾的手臂都被淋湿了头发也**的了,孙时连忙找了个躲雨的地方,小声埋怨着林锦倾,最后,他忍不住了,自己去找出口而丢下了她。

林锦倾看到孙时好久没来,身体也冷了起来,眼泪滴答答流了下来,迟子月瞎跑不知道跑哪去了,景若年为了找她找到了林锦倾所在的地方。

“林锦倾,你哭什么?”景若年甩了甩湿润的头发,看着正在哭的林锦倾,不由地上去抱住了她。

“孙时他把我仍在这了。”这样一说,林锦倾哭得更大声了。

这时,景若年咬住了唇,真想揍一顿这不负责任的,他脱下了外套盖在了林锦倾身上,即使很冷,但她还能感受到一些温暖的。

景若年等到林锦倾情绪稳定的时候,推着轮椅带她走到了出口,果然没错,孙时确实第一。

林锦倾很生气,目光狠恶盯着他,然后待安静的时候,跟老师投诉。

“老师,我认为第一名不应该给孙时,老师您要两人一组不就是讲究团结吗?孙时嫌我碍事把我扔下自己跑了,您觉得他还能得第一吗?”林锦倾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孙时听了再看看同学们,好像对他没什么好印象了。

经过再三深思,老师们还是决定把第一名给景若年,即使没有第一个到,但他热心助人了。

每次在林锦倾无助的时候,景若年都会出现安慰她。

每次在林锦倾走到迷途的时候,他总能带着她走出来。

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是感激还是喜欢,或许,日久生情这是真的,不过恐怕她不能再伤害别人了,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试,只要正常发挥,自己还是能获得真正的第一名的。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