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

轰!

天雷如同跨过万古的不朽的神光,化成一道神瀑,带着山河之势向着无言劈来,毁其身灭其神.

无言一动,手中一划,手中巨戟一挥,承接下了这世大的神雷,天威可怕,斩神夺魄,无言被其直劈落千万丈。【最新章节阅读】

但无言神情一震,再度高飞,手中的法印演化连连,战神决演化出一个又一个上古神物来,极数而化,总唤出九大仙尊。

九大仙尊其形分站他的身旁,为其护道直冲天苍,仙尊之形出来后,以无言之意而动,扑杀那些神魔,只是无言嘴角吐血,心神大震,这只是雷劫的初始,就已经感觉受不了。这让他很是怒火。

“哈哈哈。”一边的火云烈阳边战边退,看到无言狼狈的样子大笑不已。

这是惊世的,大贤成仙,劫难万重,数万道雷光再落,众人心神全让无言吸引着。

雷海中的无言浑身是血,并却不退缩,他浓密的黑发披散,强健的体魄绽放宝辉,被迫倒一次再次冲天而起。

五彩天雷纷呈现,天地法则大剧变,似乎要把一切都演化成过去似的。

这种现象很可怕,无言渡劫的地方已经出现了黑洞,没有任何法。这是天道想生生磨掉无言的存在,想让他的一切化作虚无。

无言四大境界尽鸣,如同万千神佛在颂唱,那消失的神佛颂唱再现,化道境界冲到了极臻境,四大秘境完善,无言的战力达到了绝巅,身上那溢出的仙威再度铅实,如同真的战仙般,在天空中战作。

“这是?”各大贤者感觉到这丝丝缕缕的仙威皱眉:“他要成功了吗?”

无言战力再达一个峰点,四大秘境修至极臻,自然而然的,就应该达到一个新的天地,这个玄奥的境界,是在场所有大贤者都不曾有过的,这也让他们为日后证道作了个示例。

“战仙。”但是一边的火云老祖却心惊了,十二翼道魔找不到,本还以为以量可以阻止无言证道的,现在看样子,生怕难了:“可恶。”

火云烈阳大怒,手中一恶心,直接召来了更多的神魔,冲杀高天的无言。

无言此时全身心,都在另一个天地,大道之法像是随手捏来,心境的变化,实力不断在陡增,他就要打破这世间的珈销,进入另一个新的天地,创造这个时代的神迹了。

天雷再聚,在无言头上轰杀而落,四秘臻善,无言手中一动,月夜神环出现在手中,飞仙经运作,无言全身化作光质,陡升天空,战力直达仙境。

“这是仙威。”众人在空中跌落下来,大贤者们也是心神不安,强压下心头那股难受的感觉,在空中眺望。只是接下来的一幕,众人却感觉不可思议。

万千神魔不置生死直撞向无言,而天上的雷云似乎也想在下一击结束无言的渡劫,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之势涤荡天宇,让人不安。

“轰轰轰。”亿万天雷瞬间交缠而出,在众人没有心理预想下,将仙化的无言瞬间轰杀在场。

“噗!”无言虽然仙化,但却被万千神魔与瞬间冲落的天雷,从空中崩碎了开来,神识熄灭,似乎一点都没有剩下似的。

“无言。”寒如烟看着被雷海淹没的无言美颜流泪,不敢相信。

“失败了吗?”众人看着天上的雷云消退,但是原地什么也没有留下,无言的身影消失在了空中。

月辉浩荡,众人脸色难受不已,赤血大贤证道失败,谁还能救得了他们。

“哈哈哈。”要说最开心的要数火云烈阳,当天空上的雷云消散时,他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就在刚才他还以为无言就要成功了,还好在最后关头自已痛下决心,将大部分神魔冲杀他来。

寒如烟脸如死灰,定定地看着场的一切,心神冷意:“不,不可以。”

人皇泪流,悲恸人心,众人也是悲哀不已,难道就要结束了吗?“轰!”

但是在众人心灰意冷的时候,那回复原样的虚空一声大震,一条阴阳鱼在空中游动而出,不断纠缠在一起,不断在演化,新生之气与毁灭之势,不断相碰,都想找到一个真正的平衡点。

当两条阴阳鱼中,两点龙精出现的时候,它缓慢了下来,一副太极图由生死两气构筑完成。

于此之际,天空中一道经文在响颂,所诵经文,化作大道络印,印证在天地之间,符文闪烁,飞入宇宙各方。经文如同暖流,神秘莫测,深入心脾。如同生根的种子,告诉众人,这天地出现了新的天道之理。

无尽的神威浩然而出,在太极图上仙精喷发,沸腾,散向宇宙,众修如同沐浴在仙光中,只觉得神识清明不已。

神光弥漫,太极图上,一个虚淡的身影渐渐成形,虚神出,仙威大降,神音不绝,天道共鸣。

“开天辟地,宇宙洪荒,玄黄二气,生死相化,吾为葬神战仙。”

此话一出,道纹无穷,法相纷呈,四大秘境极道而唱鸣,通体发光,万法渐成。

无言天灵台上,印刻着他的大道,隆隆而鸣,手中一挥,兽皇戟连连震动,承载着自已的大道纹络,不断冲击进仙器之列:“尔名葬神戟。”

无言的体表晶莹灿烂,元神中有自已的大道经络,只要天地间他的大道之理不灭,他都与天地同比寿。

此时,众修跪拜,就连火云烈阳也是在高空中跌落在地,心头虽不甘,但却不得不拜服在地。

无言在天空上站了起来,将太极收进天灵台中,手中一挥动,在虚空中的月夜神环被其拿在手中,转而一动,直接将其打进了远方。只见月夜神环化作一道流光,直冲承天城一方去。

在承天城一角死尸地上,一男一女相互紧靠在一起跪拜,看着天空中无尽的葬神战仙相身,惊喜连连:“无言。”

飞仙经直入当中的女子体内,女子眼眸间顿时泪水大作,捂嘴嘤嘤大骂起来:“谢谢,谢谢葬神战仙大恩。”

无言平静地看着她,此人正是杨丝婷,当年的一切她不知道,现在他让其重新看到了,也算让她知道是谁杀了她的父母。

无言高坐天上,看到寒如烟跪拜在地上,一挥手,直接将其搂到了身边笑道:“为何拜我?”

说完向着她的眉心打出一道仙气,正是自已证道成功时所感悟到的那一缕遁去的一,天道所讲的情理之处。

寒如烟受到仙气外,那身子一轻,娇羞地依在一边。

无言冷冷的回眸,盯住下方的火云烈阳,又看向北域大地道:“你虽一心为苍生,但这不是圣父所愿,我已察得过往种种,你所做之事,错了。”

“烈阳不甘,葬神战仙你若窥得种种,可否告诉弟子何为对何为错。”火云烈阳跪拜在地道。

“是非论谁断,对错论谁观,人母圣父之意不是你能知道的,这些魔祖不应出世。”无言高坐九天,法相万千,一论断,直接将那些在五域作乱的神魔斩灭在场。

“不。”火云烈阳身子瞬间消失,轰碎在了原地。

无言砍杀事起的相关人,转身看着那护着自已成道的人道:“以我战仙之名,尔等宗业万年昌盛。”

“谢战仙。”一些心头上得到战仙祝福的大贤者跪拜在地,而出力的各大年轻大贤者,无言像是对寒如烟一样,将冲击成道时的感悟打进了他们的心间。

天下大颂葬神战仙之名,无言拉起寒如烟,一步出,直接出现在北域大地上空,手中一挥,火云宗内数个躲藏着的修者,直接崩死当场。

“战仙饶命。”火云宗的修者大惊,跪在地上朝拜大喊。

“尔等离开火云宗,自此世间不再有火云之名。”葬神战仙一声喝骂,转而消失在原地。

而在北域一处血海中,无言看着一处洞穴深思,就想出手消灭时,身边的虚空却是一阵扭曲,只知一个满身脏污的老头慢悠悠地走出,拦在了无言的前边邪笑。

“小子,停手,这神魔洞有大用。”脏老人一点都不害怕无言,毫不在意无言身上的战仙之势。

“前辈,我已知你等所为,可是?”无言收起手来,虽然自已身居战仙之位,但是在脏老人面前,自已却感觉到,就算自已的大道印证在天地间,只要他愿意,他一样能灭掉自已的大道,让自已身殒。

“跟我来吧。”脏老人说完,一闪身直接消失在原地。

无言看着寒如烟点了点头,转而消失在原地,与脏老人消失在原地。

只知两人来到了一个星辰上空,静静看着下方一个小村落里,此时脏老人将血棺与五彩石拿出来,丢了下去,直接没入了一个怀孕的妇女肚子里。

“你让我看的未来,这是?”无言愕然,细细一感,已经知道了自已那时的前因后果:“我明白了,我会离开这里的。”

“知道就好。”脏老人没有理会,转而轻笑地消失在空中。但是在他消失的时候,无言却是定定地看着一方。

拱身向着那一方一拜:“多谢界皇之恩。”

而在初界中,一个妙龄女子看着他只是笑了笑,又是消失在了空中。

无言离开,手中一挥,拉着寒如烟直往九天而去,从此消失在勾阵星上。

葬神战仙后,过了无数年,只知在勾阵星的一个小村落里,一座山峰下,一间棺材铺里,一个年若十五六的少年正坐在外院中。手持一块五色石不断在看着。

“林峰,林木老头那块好了,你赶快把它送过去,那老头昨晚都给咱托梦了。”

“哦,知道了。”少年将石头收在手中,从青石上一跳,直接跑进了内院里。

(全书完)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