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自慰器

“阿嚏。○”

华文宇正在说着话,张郎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全场震惊。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完全是张郎故意打喷嚏的。

谁都不知道他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为何?

华文宇一愣,继而心中狂骂,“我次奥尼玛”。

刚刚好不容易华文宇营造出来的紧张气氛,结果被张郎一个喷嚏,竟然生生给打破了。

这样,自己本来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紧张气氛,就这么消失一空了。

这让华文宇生生有了一种,明明酝酿了这么长时间,全力打出去一拳之后,这一拳,竟然硬生生被张郎的一个喷嚏给打消了。

这就仿佛是让华文宇有了一种,多年的谋划,竟然被一个不起眼的人给破坏了一样。

多年的谋划,竟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本来,在华文宇的计划当中,自己当然是先用悲情的方式,来吸引两个女生的注意。

然后自己趁机把张郎严重耽误了张燕的伤势的事情无限扩大化。

凭着女生都会有的同情心理,然后凭着自己机智的问话,肯定能够让两个女生回心转意。

当然了,这里说的回心转意,并不是那种“回心转意”,而是让着两个人充分认识到,张郎到底是多么邪恶。

只有引起了女生的同情心之后,才能够在张郎的黑暗统治之下活下来。

然后,才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

至少可以松绑开来。

这样可以保证自己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啊。

现在的华文宇,觉得自己就是被绑架的小白兔。

而张郎,则无疑就是那只大灰狼。

至于张燕和苏幕遮,在华文宇看来,就是不明/真相的观众们。

这些观众,在华文宇看来,既可以把自己打进地狱,又可以把自己送入天堂。

没错,若是利用的好的话,可以说张燕和苏幕遮,无疑是可以给自己给予巨大的帮助。

到现在,华文宇也是搞不懂,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张郎了。

不过从张郎和自己说话的语气来看,仿佛张郎从一开始,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那种死敌。

没错,从一开始就这样。

本来华文宇还有一些奇怪。

按道理来说,若是之前自己假装和张郎道歉之后,这事情应该就这么过去了。

可谁知道,不仅仅是自己对张郎下死手,而且张郎竟然也对自己下了死手。

这在华文宇看来,是相当奇怪的事情。

毕竟,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第一次和张郎见面而已。

为什么自己再朝着张郎下死手的时候,张郎竟然也会朝着自己下死手。

而且张郎的死手还是比自己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了,之所以如次,那是因为华文宇被张郎控制了起来,就算是有心下死手,但是也没有这样的条件了。

而张郎呢?

张郎虽然可以下死手,但是实际上,张郎并没有真正的这样做。

他所做的事情,不过是把华文宇控制了起来。

毕竟,张郎自认为自己是一个体制内的良好青年,一定要遵纪守法。

杀人犯罪的事情,在张郎看来,绝对是不应该发生的。

若是发生了的话,那么自己就不再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少年了,反而是一个违法违纪的存在了。

所以,张郎绝对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至少,在张郎的认知当中,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这都是一些天经地义的事情。

好吧,张郎承认,在华国某些时候,你说天经地义的时候,比说遵纪守法要使用的多。

毕竟,华国可是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封建统治时期,所以封建残余还是非常严重的。

至少张郎知道在农村之中,这种风气依然是非常严重。

张郎这么想,可是当事人华文宇可不是这么觉得来。

他现在觉得张郎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不讲理的疯子。

而且,自己现在唯一一个能够拯救自己的方法,那就是寻求两个女生的帮助。

他相信,只要给自己一diǎn儿时间整理一下思路,那么久能够找到破解的方法。

对了,华文宇忽然想到了,破解方法自己其实知道的,刚才已经想到了。

之所以又忘记了,那完全是因为被张郎一个鞋底给拍在脸上之后,又发懵了。

也不知道张郎到底是什么事儿,把一双鞋子脱了拍了自己脸上之后,竟然再次脱了袜子。

难道说,他想把袜子塞进自己嘴巴里?

华文宇想到这种可怕的事情。

好在,张郎并没有这么做,反而是活动了一下身体,包括上肢和大腿,也不知道到底是要干什么。

现在在华文宇的意识当中,已经把张郎和疯子之间划上了等号,就算是张郎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华文宇都不觉得奇怪,甚至是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疯子的思维,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若是说,你已经能够理解疯子的行为了的话,那么你离着一个疯子也已经不远了。

所以华文宇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知道张郎到底是要做什么,他现在要做的是赶紧的挑拨离间。

“张燕,你的脚上的伤势非常严重,若是现在不治疗的话,那么拖到过了最佳治疗时期,那么你的脚可是有残废的可能,赶紧放我下来,我给你治疗!”

“你很了解我的,我绝对是没有恶意的。”

“我们认识时间已经很长了,我平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

说实话,张燕听了华文宇的话语之后,立马犹豫了。

没错,她认识华文宇,而且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若是说华文宇和自己相处时间的表现来看,确实是一个正常的人,而且也是彬彬有礼的。

只不过通过某些途径,张燕知道,华文宇的风评并不是很好。

至少在男女关系一块儿上,绝对不是什么好男人。

而且听几个姐妹说,在大学的时候,华文宇可以说是伤害了很多女孩子。

但是,这些对于张燕来说,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

她虽然不认同华文宇随便伤害女孩子的事情,但是她也知道,这些事情,其实与自己并没有多少关系的。

就如同是一个罪犯一般。

若是一个小偷,平时和你关系不错,而且经常和你一起吃饭,甚至是请你吃饭,而且还救济过困难的你。

结果有一天,他竟然因为偷别人家的东西,而被抓起来了。

你不能够片面的说这个小偷,人品不好,或者是说,是一个坏蛋。

毕竟,就当事人,也就是说和小偷是朋友的你来说,小偷做的已经是够好的了。

他不仅仅是请你吃饭,而且还在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你。

虽然说,在张燕困难的时候,华文宇并没有怎么帮助过张燕,但是华文宇这个人非常的热情,可以说,有一些热情过度,让张燕稍稍有一些害怕。

当初张燕一个人去看妇科的时候,华文宇可以说是相当的殷勤。

一听说自己去了,甚至是要全程陪同。

幸亏那一次自己的大姨妈和自己一块儿去的,没有让华文宇单独和自己相处。

不过仅仅如此的话,华文宇并不是那么很讨张燕的厌。

毕竟,单单是说华文宇对张燕而言,其实还是不错的。

至少华文宇从来没有主动占张燕的便宜,或者是说表现出别样的目的来。

所以,现在张燕很是犹豫了。

说实话,若是从心底里说的话,她偏向于给华文宇松绑。

但是刚刚张郎已经是找苏幕遮调来了监控录像的合同,从监控录像想上看,华文宇那一脚直接是朝着张郎的后颈去的。

这样的动作,可以说是非常危险的。

在大学之中,虽然张燕并没有参加过很多社团,但是她比较喜欢跆拳道。

所以,在平时生活当中,有跆拳道社团的活动,她也是积极参加。

由此她也知道了跆拳道的很多事情。

而华文宇是黑带三段的事情,张燕也是听华文宇自己说过。

当然了,华文宇之所以这么说自己,无非是想让自己在女神心中的印象分更加高而已。

张燕多少也知道,但是她也明白,黑带三段的水平,可以说是已经是跆拳道高手了。

这样的人,非常厉害,甚至可以把一个人一击致命。

张燕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张郎能够反败为胜,而且还是在刚刚从昏迷之中醒来的情况之下反败为胜。

这事情在张燕看来,可以说是相当蹊跷的。

毕竟,录像之中,只有华文宇的部分,张郎反击的那一部分,并没有出现。

也不知道是张郎授意苏幕遮这么做的,还是说苏幕遮自己心领神会之下,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把张郎反击的那一部分给剪切而去了。

所以,张燕决定给华文宇求一下情,看看能不能把华文宇放开。

不过张燕倒是没有想给华文宇开脱,她刚刚有知道,张郎等人已经是报警了。

等会儿局子里的人就会过来。

到时候,到底是谁对谁错,一目了然。

若非是报警了,张燕甚至是怀疑是不是张郎以前就和华文宇有仇,然后这次是借助着自己的事情公报私仇而已。

张燕抬头正想和张郎求情,结果抬头之后,发现了张郎似笑非笑的面容,不禁一愣,脸色稍红,下巴都收紧了——紧张的。

“是不是想给这个叫做华文宇的人求情?”张郎似笑非笑的询问道。

“这个,我……是!”张燕咬咬嘴唇,不忍心,还是把实话说了出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