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上的亲吻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这时她才正眼看着他,极深的眼眸里看不出的感情,让皇上在这一刻凝滞:“因为,这样对他才好。”

“为什么?”他亲切地问她。

皇上默然,是的,还是给了好,其实这也是他本来想要的结果,赢棋赢一个要求,才不会没有理由。可这个少女在棋盘上显示的心智和手段,对待人的性情,和的结果,他又改变了想法。自古难和,能下出和者,心性或许比那些赢的人更好。这人不是不会,只是不学,不认真不在意而已,她还是可以,但……

“我想给,”衣天寒看向他身上的龙袍,有些刺眼,她的表情还是淡然,声音淡然,“而且还是给了好。”

皇上愣住,缓声道:“可朕不要了。”这是和棋,无输无赢,无得无失。

是时候,她独自一人的时候。

语气,淡到有不为人知的沉伤。在这一刻,她几乎想眯着眼睛抬头去望天空。

衣天寒眨着眼,极深的瞳孔翻起几日前的记忆和更深更深的回忆,眼神深到黯淡:“因为,你们是父母。”

皇上大有深意地看着她:“为什么你会知道?”

又是一段空白的沉默。

衣天寒将目光移在自己的衣角,淡然得有些缥缈:“嗯,我知道。”

皇上直直地看着她,目光深然:“你知道?”

衣天寒淡然的脸有些怔住,放在膝上的手臂自然垂下,接过话:“其实这个彩头,就算皇上不讲,草民也想给。”

“罢了罢了,朕本来还想向你讨个彩头,现在,也只能算了。”皇上笑道,眼中似有深意。

衣天寒只是盯着地面,从过来时便没有看过人,拱了拱手:“皇上过奖。”

胜负易出,和自古难。

棋局之上,亦是战局。战场上,生死瞬间,胜负正反,非生即死,不是输就是赢。下成和棋,在某种程度上,是某种心智某种眼光某种手段,甚至有时比下赢更难。

“能和朕下成和棋,古今可不会有了。”皇上微笑着看着她。

“皇上过奖了,”衣天寒摇摇头,“草民资质本来愚钝,性子又在民间惯了,这说的极对。”

“淡然无思其是狡黠无比,”皇上思及什么顿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朕还错听了雅儿那边说你四艺不精百事不通,分明是假的。”

衣天寒淡然拱手:“皇上请讲。”

皇上揶揄地看着她:“你不想知道她说了什么吗?”

衣天寒停了手,没说什么,又将黑子放回棋盘。

皇上瞥了一眼棋盘,哈哈大笑:“难怪皇后曾劝我不要与你下棋,她的话果然有道理。”

偌大的棋盘,竟占了大半,黑白分半,交缠一起触目惊心,有种强烈的视感,大致一看,竟发现子数一样!

皇上释然挥手:“不下了。”

棋声不绝,下得出其地快,中间空了一大段沉默,直到对面的人以子敲膝,问着:“还下吗?”

很多年后,只是,如果她不走,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走时,不住回头望着。

昕雅咬了咬下唇,很快望了王兄和自己的母后,慢慢走了过去。

她的孩子,一向固执起来就没有任何办法能劝服他,皇后转过头,带点恚怒地对着也沉默不语不想走的女儿:“雅儿?还不走?”

君铭束手而立,沉静接道:“儿臣只是还有事找父皇。”

御书房外,皇后几乎挂不住:“铭儿,你父皇是一国之君,又怎么会为难她一个小姑娘呢?夜已三更,你该回去休息了。”

“啪嗒”一声,黑子落定,衣天寒淡然道:“不如下完再说。”

皇上自负一笑,是真的自负,这国内能与他下棋的人寥寥无几,能在棋盘上战胜他的更是从来没有,何来不笃定?

“我一定会输,皇上很笃定。”衣天寒摸出棋盘的黑子,在指间摩挲。

皇上笑的仍不在意,是凌驾一切的气势的不在意:“现在改了,你待如何?”

“皇上说是赌棋,”衣天寒屈单膝一如昔日挂在树上的样子,双臂交叠加在膝上,淡然里多了些潇洒,竟没困在此严密私人的地方有丝毫压迫和紧张,“我认为是下棋。”

转移地方去了御书房,人都赶出了门口,只剩两个。对坐棋侧,皇上似笑非笑:“你还没说输了要如何?”

她松手颔首,简洁自然:“领教。”

昕雅紧张地抓紧衣服,而太子还来不得开口。

“下盘棋吧,”皇上神秘地笑道,“你输待何?你赢待何?”

衣天寒毫无情绪,淡淡道:“皇上想如何?”

“未经允许,擅自在太仪殿制造混乱,你知道要承担什么后果吗?”皇上就随意坐在位上,话里却透出不尽执掌天下的威严和王道。

衣天寒淡淡眨眼拱手:“皇上过奖。”

皇上饶有兴致地看她:“你知道,朕一向都认为你是个极有意思的人。”

“皇上说笑了,”空中一片朦胧的幻像,渐渐出现整个人,围在青蓝色的长袍里,才不显得过分纤长如蝶,从来淡然无惊扰,双手一拱,“见过皇上。”

太子站起了身。

昕雅紧张地捏了捏裙子,眼前一片空荡。

极乐宴散,皇上退了一干宫女侍卫,对着门口道:“不说一声,来便来,走便走,你当这宫中太仪殿是什么地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