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肉短篇甜文睡前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三章天下无敌的郑公子

(上一章的章节序号发错了,是四十二不是四十一)

远的事情暂且不谈,先说宴会第二日,秦绛收到孙富递来的消息说是找到几个合适的人选。

秦绛想着左右无事,便换上衣裳去亲自看看这几个人如何。

照例还是孙富驾车,只是这次没有去西四胡同,而是去了长安街上的一家茶楼。

秦绛带着两个丫鬟去了二楼的雅间,孙富则奉命去接桂祥过来。

秦绛虽说是打着选人的旗号来的,但是自己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这种看人的本事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还是交给桂祥这样常年在外面做生意的人来干更合适。

自己与其说是挑人,还不如说是长长见识更贴切一点。

想明白这些,秦绛倒也不急,要了壶茶,悠闲自在地坐在窗边喝茶看景。

十一月的天气,即便是晴天,也不暖和。玉梅上前劝道:“窗边风大,小姐还是把窗关上吧。”

“无妨,这屋里烧着碳实在有些憋闷。”秦绛不以为意道。

玉梅无奈,只能拿起秦绛刚刚脱下来的披风披在秦绛肩头。

秦绛也不管她,依旧坐着喝茶,任由玉梅一个人在那里啰啰嗦嗦。玉梅就是一副管家婆的性子,秦绛早就习惯了,对她的话向来是左耳进右耳出。

秦绛叼着茶杯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或是三五成群,或是老幼相携,或是步履匆匆,或是停停走走。

正出神间,突然看到下面走过两个熟悉的身影。

秦绛下意思地探出窗口一看,正巧那人好像是有所察觉,突然抬头看过来。

秦绛心里暗叫一声不好,立刻将头缩回来。

原来下面走过的不是别人,正是郑宜辰和小厮白石。

不知道为什么,秦绛看到郑宜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倒霉。

秦绛想了想,决定将窗户关上。虽然说不出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依旧不影响秦绛做决定,她一直是个相信直觉的人。

只是手伸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又拿回来。别问为什么,都是女人的直觉。

秦绛眼睛往周围一瞟,恰巧看到玉梅,就吩咐道:“你来把这扇窗户关了。”自己则故作随意地走到桌子旁边。

玉梅看着秦绛一脸心虚地表情,没有多说就把窗户关上了。毕竟小姐知道自己刚刚太任性了就好,她一个丫鬟还是要维护一下小姐的自尊心的。

秦绛不管玉梅如何想,她现在心里真是后悔自己太任性了。选哪天出来不好,偏偏要选今天。遇到了那个倒霉的,可来今日真是不宜出行。】

若是郑宜辰能够听见秦绛的心声,必然会极其无辜地问上一句:我哪儿得罪您老人家了,怎么就成了倒霉的了?

不过,看了一眼关的严严实实地窗户,秦绛心里还是暗自得意,自己反应可真是快!

只是这个念头只在心里持续了一瞬间的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因为,绘春进来了,还带来一个消息:“小姐,郑公子求见。”

秦绛一口茶水刚喝进去,听见绘春的话呛了个正着。

秦绛脸憋的通红,捂着嘴不停地咳嗽。

玉梅赶紧上前,边抚着秦绛的后背边道:“小姐您都多大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喝水居然能呛到自己……”

秦绛咳地说不出话来,用手指着门口。

绘春看了眼睛一亮,道:“小姐别急,我知道您的意思。”

秦绛心里顿时十分欣慰,这才是好丫鬟,一个手势就知道自己想得是什么。

就听见绘春继续道:“我这就去请郑公子进来。”说完掉头就走了。

秦绛只觉得顿时心头老血顿时喷出三升,一边直摆手,一边咳地更厉害了。

更可气的还是玉梅,看见秦绛的样子还在后头自顾自地安慰道:“您放心,您的意思我们都懂,绘春都已经下去了,郑公子一会儿就上来。”

秦绛听了直摆手。

玉梅想了想道:“我知道了。”

秦绛竖着耳朵听着。

“一会儿我们要喊您少爷对不对?放心,不会被郑公子瞧出来的,我们都懂。”说完还给秦绛使了个眼神。

还不会被瞧出来,我又不是第一次见他,就算是你叫我公公,他该瞧出来还是要瞧出来啊!谁能告诉她,这两个丫鬟真的不是老天爷派来整她的?

秦绛这时候真是欲哭无泪,若是她能说出来话,只想跳起来大喊一句:你们懂个屁啊!老娘什么都还没说呢!

当然了,秦大小姐还是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的,这样的事情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等到郑宜辰上来的时候就看见秦大小姐眼泪汪汪地捧着个茶杯坐在那里。

郑宜辰心里忍不住嘀咕,自己是不是上来的时机不对啊?要不要寻个机会溜了?

不过这时候秦绛已经站起来和郑宜辰打招呼,“郑公子有礼了。”

郑宜辰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开,道:“秦小姐有礼了。方才从下面看到小姐,想起之前和小姐说起的事情,这才冒昧的过来打扰。”

秦绛挑眉一笑,道:“那郑公子来的倒是不巧,家里的管事已经寻到几个合适的人,我今日正想见一见。”

郑宜辰却像是没有听明白一样,径直走到秦绛的旁边,自来熟的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桌边悠悠闲闲的可完后,才道:“我以前在江南的时候,也跟着祖父见过几个人,也算是有几分看人的本领,不如我也来帮秦小姐看看。”

秦绛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有没有看人的本领她不知道,不过没有看人脸色的本领她倒是敢肯定。

秦绛皮笑肉不笑地道“这点小事怎么好劳烦郑公子呢!况且郑公子跟着郑阁老见的这几个人必定都不是普通人,我今日要见的人和你见过的几个人怎么能比。”秦绛特意在“几个人”三个字咬地特别重,意思是你既然只见过几个人,就不要在这里显摆了。

只是她似乎是低估了郑宜辰脸皮的厚度。

郑宜辰听完秦绛的话,动都没有动,老神在在地道:“秦小姐不必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况且我们也不是外人。”

秦绛差点跳起来,谁跟你客气了?谁跟你不是外人了?这人脸皮怎么这么厚!

显然秦绛不是唯一一个这样觉得的人。

站在郑宜辰后面的白石把脑袋埋在胸前,心里不住地在嘀咕,少爷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样……

白石默默地心里想到的形容词咽下去。少爷就是少爷,虽说丢人点儿,不过好在这里没有外人,不是吗?

“呵呵呵,郑公子还真是、还真是”秦绛憋了半晌,终于憋出四个字,“古道热肠。”

郑宜辰笑的一副欠揍的样子,道:“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秦绛顿时就觉得奶娘说过那句俗语真是没错:树没有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

绘春看着秦绛脸上狰狞的表情,觉得自己刚刚似乎做错了什么。她抬头看看玉梅,却发现玉梅正站在小姐身后做巨石状。

绘春觉得情况似乎是不太妙。脚下自有主张地小步往后移。

就在她马上要成功的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见她家小姐在背后叫她“绘春!”

绘春回过头,呵呵一笑,道:“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你要干什么去啊?”

虽然她家小姐笑得十分温柔,但她还是从小姐的语气里听出几分咬牙切齿的感觉。

绘春调整了一下表情,笑得十分狗腿地道:“奴婢去看看李管事他们来了没有。”

桂祥姓李,玉梅和绘春就称他为李管事。

秦绛笑着看了她好一阵子,看得绘春腿直颤,就在她觉得快站不住的时候,才出声道:“去吧!”

绘春如蒙大赦,一溜烟跑了出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