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

目送我离开,直到我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以后,一直处于走神状态中的唐玉儿这才渐渐恢复过往日里的清明。``

“让本小姐考虑你?呵呵,你算老几?居然敢调戏本小姐,混蛋玩意…”唐玉儿一脸恨恨不已道。

从小到大,与人交往过程中,唐玉儿从未曾像今天一样丢失心智,可今天她的心神却由我一手引导,可想而知她心中有多么的不是滋味了。

唐玉儿幽怨时分,唐建国也不动风声的走上前来。

“玉儿,可打探清楚了?”

“爷爷,他说他师承马氏马明州,习练杂学三十六式……真是奇了怪了,我怎么从不曾听闻过内家武学中有过这门武功…”唐玉儿满心疑惑不已道。

听闻自家亲孙女提及马氏马明州时,一直面不改的唐建国老脸上也不禁露出了几分波澜与震惊之,嘴中情不自禁的嘀咕道:“怎么可能?怎么会?他,他还活着吗?”

其实从我在蜀都火车站中不小心释放出杀气开始,唐建国就已经注意到我。先前路途之中我与唐玉儿对话时,唐建国一直未曾主动开口打断,究其所以,只因他想要默默观察我一番。

见爷爷前后表情波动,唐玉儿又一次开口问道:“爷爷,你认识马明州吗?还有那什么杂学三十六式很厉害不成?”

唐建国没有直接开口回复孙女的问题,反而开口反问道:“玉儿,你觉得马天涯此人怎么样?”

“怎么样?他很厉害不成?呵呵,就算他功夫再好,我也能一枪撂倒他。”

对于唐玉儿这番回应,唐建国没有开口辩解,反而自言自语道:“马氏马明州,人称杀神马疯子,十八年前曾以一己之力重创玄天杀手组织,进而离奇失踪。马氏三十六式,又称杀神拳,无招无式而两招两式,其一隔山打牛,其二四两拨千斤,至刚至柔,一旦大成,威力无穷啊。”

听闻唐建国解释,唐玉儿本人也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许久后,唐玉儿突然回过神思,一脸惊诧道:“爷爷,真是杀神马疯子吗?”

“不错,正是此人。马氏三十六式,马家嫡系代代相传,从未曾有过书面上的记录。马明州二十岁出道短短两年时间不到,其威名已经名震江湖武林界……据说,马明州三十岁时就已经炼至暗劲期巅峰之境,就此归隐山林,谁曾想十八年前却又一次重出江湖…”

“爷爷,你是说马天涯此行是来替夫报仇雪恨的?可,可他有这个本事吗?”

“呵呵,马天涯此人可不简单,小小年纪,可一身劲力却早已经炼至炉火纯青地步,我估摸着他只差一线之机就能进入暗劲期。此外,马天涯身染浴血杀戮之气,气息沉重,好似趟过死人坑一般,如若从善,他日必将成为一代武学宗师;可如若为歹,恐怕?”唐建国说到这里,其身躯上的衣襟也不禁凭空鼓起,空气中无声无息中弥漫着一股无比强烈不已的杀气。

与此同时,身在前方一片小树林中的我也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呵呵,暗劲期内家高手,这个世界还真是藏龙卧虎嘛……可你如若与我为敌,我自残七分也能取你性命。”

他人练武,一则强身健体;二则养生延寿;三则才是与敌对战。可于我而言,我练武只取其一,这便就是习练杀人技,只为杀人而练武。

锻体三十六式,又称杀神拳,与一般内家拳法相比独显风骚而与众不同。

我以杀戮之心习练锻体三十六式,以杀伐之气蕴养自身,内练一口气,外练皮肉,进而锻造筋骨,只待刚柔并济时,指尖可取对手性命。

……

绿树成荫,犹如卫兵们站在道路两侧。

古房古建筑,看似有些有些落败不堪,可它们却是历史的明证,曾经装载过一代代血气方刚的孜孜学子。

跟着人群来到新生接待处,正当我凝神打望四周环境时,一个声音突然间响彻在我耳畔,只闻:“同学你好,你也是大一新生吗?”

话语之人是一名模样清纯,好似小家碧玉般的女子。

不待我开口回应,我身旁不远处一名眼睛男已经接口说道:“学姐你好,我叫蒙毅,朋友们都叫我胖子。学姐,能麻烦你带我办理一下入学手续吗?”

蒙毅话语至此,小跑着来到我身前,又一次开口说道:“哥们,我这行李有些多了,要不…”

“你什么专业?”蒙毅说完后,我一脸平静不已的开口问道。

“专业?哦?哥们,我是大一电子系通信工程的…”

蒙毅身高一米六多一丁点,如若脱掉脚上的运动鞋,估计还得矮上四、五公分。肩宽体胖的他与其绰号胖子还真是搭调不已,其话语圆滑,很显然他性格有些外向,而且非常熟于此道。

不待蒙毅说完,我已经转身离开,进而一手提着一个行李箱走了回来。

“美女,我叫马天涯,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可以称呼我一声小马哥……当然了,我也希望美女这样叫我,并由此认识,进而了解与熟悉我。”

“咳咳,啥?小马哥?需要披风不?”蒙毅一脸作怪不已道。

“呵呵,你可真。小马哥是?我叫李巧,可不姓程哦。小马哥,胖子,都跟着学姐走,没准学姐我还是你们的辅导员助理呢…”李巧一边回应道,一边转身带着我们离开而去。

路途之中,蒙毅一脸作怪不已的凑在我耳边小声八卦道:“小马哥,你这牛啊,小弟对你的敬佩之情好比那滔滔江水…”

“恩?肺腑之言,还是纯属玩笑?”我突然打断正拍着马屁的蒙毅,一脸严肃不已问道。

“这?真的,真真的,黄金一般纯真…”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玩笑居多。胖子,一个人的忠诚并非拍马屁,我需要看实际行动。你小子一脸青春痘,估计平日里经常坐在电脑桌跟前喝汽水打游戏?你嘴巴圆滑,十有**传承于父母,而且父母都是经商之人。生活中的你并非现在这般模样,十有**都是宅男之类,你小子若想大学生活丰富多彩,我的马屁,你值得拍,而且要拍得好,拍得我舒心。”

听闻我这般话语,蒙毅居然情不自禁的呆滞在原地,口能含鹅蛋,眼神麻烦,久久发神不已。

“小马哥,你学心理学的?要不你也给学姐分析一下如何?”李巧一脸妩媚道,心中却遐思不已的想到:“这人未免也太牛了?初次见面,他就能将一个人的秉性分析得如此条条有理吗?”

李巧遐思时分,我也微笑着开口说道:“巧巧,手机借我用一下?”

听闻我借手机,李巧也不禁一脸明悟道:“真土,想要学姐的电话号码就直说嘛。”

对于李巧而言,我的这个想法还真是有些过时不已,而她早已经察觉到了我的用意所在。

李巧故意踟蹰了一小会儿后还是取出自己的手机,进而伸手递给了我。

接过李巧递过来的手机,我顺手便往兜里揣了进去,进而一脸平静道:“巧巧,记得给我打电话。”

“什么?让我给你打电话?我的手机?”

“千万不要说还我,因为我不欠你的;想好换什么牌子的手机,提前告诉我一声就成。人多势众,你若想大声说出我爱你,我想我不会介意,尽管此时此刻我手中并没有鲜花……当然了,如果你想要,胖子,你还愣着作甚?”

“小马哥,我?哦哦,我这就去,马上,给我三分钟时间搞定…”蒙毅一边回应着,一边拔腿朝着校门外跑了出去。

看得蒙毅这般配合,我心想:“这胖子机灵,或许可以好好培养一番。”

见我见后几句话语便让蒙毅老老实实的当了小弟,李巧心中也不禁有些翻江倒海不已的想道:“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怪了,我明明想要开口要回我的手机,可我怎么说不出口呢?”

……“一下“小马哥闯九州”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