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块被他一点一点推进去

没得将的事情似乎真的打击到蒋黎了,她后半场颁奖完全心不在焉。【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

有时候想到自己哪里可以做得更好,有时候想到父母会不会软化,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差劲了,不管是哪一方面都处理不好。

生理上的虚弱增加了精神上的虚弱,蒋黎的表情红一阵白一阵的。

徐奕知看了非常焦急,因此没在意台上孟合哲到底说了什么,也没在意现场的哗然,她直接架着蒋黎出去了。

虽然在有心人眼里可能不太好看,但是蒋黎已经捂着嘴巴一副要吐出来的样子,就算被当作没气度也不能吐在现场。

一出去呼吸了新鲜空气,蒋黎明显好多了。她靠在徐奕知身上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仰着头看着徐奕知的下巴,说:“奕知姐,我是不是特别没用?”

徐奕知拍了拍她的肩,又吻了吻蒋黎的额头,道:“不要这样想,我们回去吧。”

蒋黎苍白地笑了笑,说:“又脆弱又没用,要不是我太毛躁,也不会在爸妈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就出柜,我明明可以做得更好的……我明明,可以得奖的。”

奖项已经尘埃落定,蒋黎后悔莫及,觉得自己哪里都是失败。徐奕知却不知道如何安慰。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她扶着蒋黎慢慢找保姆车,道:“没事的,这个奖没拿到还有下一个。父母最终也会理解你的,一切都会好的。首先要先把病养好,养好了病一切都会好的,真的。”

蒋黎默不作声,偎依在徐奕知的怀里被塞上了车。

这次颁奖没有带助理,司机小哥见她们都出来了,笑着问了一句:“结果怎么样?”

徐奕知看了他一眼,小哥立刻噤声,颇有眼力见地开车去医院。

蒋黎坐在后座,依旧靠在徐奕知身上。

保姆车内密不透风,开了空调之后空气并不太好。蒋黎坐了没一会儿就又捂着嘴巴,似乎要吐。

徐奕知眼疾手快撑开了垃圾袋,放在蒋黎面前,关切问道:“不舒服?”

蒋黎摇了摇头,把车窗打开了一条小缝,风唰地一下子灌进来。小哥连忙回头,道:“这样不好吧?本来就感冒着呢。”

徐奕知却只是把那条缝弄小了一点儿,说:“小黎不舒服,一会儿没事的。”

司机小哥于是不再说话了。

徐奕知一路架着蒋黎上了医院的床,脱了衣服睡到隔壁床上之后,下意识刷了刷手机,没想到微博首页全部都是一个话题。

#孟合哲出柜#

徐奕知一愣,点进话题看了看,拼凑出了大概的情节。

孟合哲考虑退圈这件事情考虑了很久,几乎算是圈内人半公开的秘密了。不过他是同性恋这件事情却瞒得很死。据他自己说,本来不打算走之前来个大新闻的,没想到得了奖,时机也算成熟了,于是他便趁势在颁奖礼上公布了出来。

“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不可告人的事情,之前为了事业已经委屈我爱人很久了。我已经把包括《不悖》宣传在内的所有事情都处理完了,既然得了奖,也算是为我的演艺生涯划上了完满的句号。我希望我能够离开得堂堂正正。选在这个场合公布,也是觉得能来参加这个颁奖的人,大概会更看中这个电影本身吧。希望我的任性不会对电影的票房带来什么打击。(笑)导演,对不起了啊!”

视频里的孟合哲说起话来特别轻快,脸上也一直带着满足的笑容。徐奕知首页很多是圈内人,对这件事情的反应要么不表态,要么基本上是支持的。

《不悖》电影官博反应很快,差不多是第一时间送上了祝福,力挺自己的男主角。导演也跟在后面转发了,大意是“不要被舆论绑住了手脚”。

徐奕知看得心里很感慨,她很真诚地为孟合哲感到高兴,想到自己和蒋黎的状况,却又愁云满布。

她点开导演的转发,竟然看到有一个荔枝党评论:【我家大荔枝是不是也快了?】

这条评论在这里有一点ky,可徐奕知竟然看得有一点感动,也许是因为,在艰难的时候的一点点支持都很暖心。

她背对蒋黎偷偷地刷评论,用身体把光全部挡住了,并不敢影响蒋黎休息。没想到蒋黎竟然主动叫她:“奕知姐。”

徐奕知一愣,说:“怎么了?原来你没睡。”她把手机放下,翻了个身面朝蒋黎,看见蒋黎把手压在头下面,也正凝视着她。

蒋黎说:“陪我聊聊天吧。”

徐奕知问:“想聊什么?”

蒋黎仍然是面上带笑,特别安宁的样子,说:“你当时……父母花了多长时间才接受的?”

徐奕知知晓她一定是在烦恼这事,没想到竟然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

……也是,心里有事情怎么可能睡得着。

想了想,徐奕知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蒋黎的窗前,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蒋黎一愣,说:“我还在感冒,传染给你了怎么办!”她推了推徐奕知,想要把徐奕知推出去。

徐奕知伸手紧紧地抱住蒋黎,说:“别乱动,再动我真的要感冒了!”

蒋黎这才不敢动了。

徐奕知亲了亲她的额头,说:“我当时……事情也闹得比较大,不知道我跟你说过没有,那一次就差点曝光在媒体面前。然后我爸挺生气的,说不要我了。我哥说不管怎样,要先把这事情给压下来再说。”

“我爸说没什么好压的,有这个资源不如捧个歌后影后什么的,还省心。然后我在他书房门口跪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他一出来看到我,气就消了,还问我最近写了什么新歌没有。我猜是我哥跟他说了什么吧,说实话我挺怕我哥的,他一张嘴巧舌如簧,谁都能说动。不过那次多亏了他,还有我苦肉计使得好。”

徐奕知抱着蒋黎,拍了拍蒋黎的胳膊,继续说:“我那时候还是夏天呢,哪有你受苦。所以你看看你多吃亏,受了累还不讨好,蠢。亲人呢,说到底还是爱你的,就算有时候想不通,时间也会证明一切。所以你不要怕啊,我还在这里呢,我会陪你走下去。我那时候女朋友还吵着要跟我分手,只要你不提,我肯定在你身后的。”

蒋黎愣了愣,问:“前女友?”

徐奕知做了个夸张的表情,说:“啊,暴露了!”

蒋黎说:“你瞒着我有前女友,你都不告诉我!要跪搓衣板!”

徐奕知欲哭无泪,说:“我那时候哪知道你会是我女朋友啊!不过你让我跪我就跪,你病一好,我回去就跪。”

蒋黎嘟起嘴说:“这才对嘛!”说完之后又咯咯咯笑开了,说:“咱家有搓衣板吗?”

徐奕知见蒋黎心情似乎好了一些,也略略放下心来,说:“那我现在淘宝下个单?保管明天就到。”

蒋黎搂着徐奕知的腰,把头埋在徐奕知的胸前,说:“逗你玩的。……谢谢你。”

徐奕知被抱得有点痒,她动了动到底没挣扎出来。

“我一直在你身边啊。”

蒋黎的病最后真的传染给了徐奕知,第二天徐奕知不停地打哈欠,卷筒纸简直不能离开方圆一米的范围。

高博修来的时候十分诧异,问:“怎么你也病了?”

徐奕知哭丧着脸道:“别说了,蒋黎好像加重了,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成肺炎。”说这话的时候她想起来前天晚上的车窗缝,心里不住地回放四个大字:悔不当初。

徐涵彧从高博修身后钻出来,看了看两人,笑了笑:“这只怕是昨晚没节制吧?”

徐奕知气急败坏:“哥!我是你妹妹呢,能不能正经点!你要死吗!”

徐涵彧摊了摊手,说:“你敢说你昨晚睡另一张床?”

徐奕知当然不敢,于是只是瞪了瞪徐涵彧。

徐奕知觉得自己十分无辜,道:“博修非说要来看看小黎,生怕你们精神状况不好。依我看这不是挺好的么?妹妹,我们俩,就我和高博修,我们俩加起来瓦数多大?”

这次没等到徐奕知发怒,高博修就淡淡道:“我都想替奕知打你了。”

徐涵彧又委屈了,做了一个封嘴的手势。

高博修皱着眉头看了看蒋黎,说:“怎么能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儿?我听小陈说昨天坐车还开窗?是想一直住医院吗?我也知道你心里难过,这次不行还有下次,路还很长,不要灰心。不管是事业,还是家庭,眼光都要放长远一点。还有奕知,蒋黎心情不好你也不懂事?一个感冒还不够,两个一起才情深意重?都听话点,啊?”

徐奕知吐了吐舌头。

高博修叹了口气,说:“下周又是微尘奖的颁奖了,大概还有五天吧。你们哪里都别去了,把身体养好了再去凑凑热闹。”

蒋黎有点犹豫,说:“我……我不想去了……”生病的时候心理状态比较脆弱,蒋黎现在出于一种觉得自己完全不会得奖的悲观状态里,只等着来年再战。

高博修说:“怎么这么经不起打击?一个奖没拿到就放弃了?说实话这个奖你压力有点大,我还没听说什么消息。这么说来,不去也行,你们好好养养吧,一周,我就给一周,下周两个人都要给我拿出最好的状态!”

高博修最后一句话拔高了音量,吓得蒋黎一个哆嗦。她咬了咬唇,小心翼翼地看向高博修,说:“我想……过两天回家一趟。可以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