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妽妽的性故事

南亦黎带着南倾寒来到京城最大的一家酒楼——食为天。

半个时辰过后,南倾寒捧着吃的滚圆的肚子跟在南亦黎身后离开了食为天。

南亦黎此时内心是崩溃的,他的妹妹怎么会这么能吃啊!一只烧鸡,五笼包子,一碗鸡汤,两盘红烧肉,愣是被吃了个精光。

当时那店小二的眼神,他好想捂脸装做不认识南倾寒。

南倾寒对此表示:怪我咯。她一看到那么多好吃的就忍不住了,要知道,她以前可是没吃过这么好的食物,以前南倾寒在南家,吃的是剩饭馊菜,而且南湘湘等人还时不时往里面放沙子泻药啊什么的。

回到南家之后,南倾寒和南亦黎把东西什么的都搬到她的母亲以前住的院子里。说是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值钱的,也就那么几件打满补丁颜色老气的衣裙。参加宫宴的穿的那些衣裙,每次宫宴之后就会被南湘湘她们用剪刀剪得破烂不堪。

南倾寒她娘以前住的院子因为很久没人住了,梳妆台啊什么的上面布满了灰尘。

南倾寒兄妹打扫了一番之后,整个院子顿时干净了不少。

南倾寒把那块挂在门上的破匾取了下来,换上了一块檀香木,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北葵阁”三个字。

南亦黎没有问南倾寒为什么会写字这件事,至于那块檀香木,好像是大师兄塞给他的,他的大师兄一有不想要的东西就塞到他这来,对此他感到很困扰。他恍惚间记得当时他随手就把这块木头扔进空间戒指里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嬷嬷走了进来,她恭敬地对南亦黎行了个礼,然后对南亦黎说:“大少爷,府里来了宫里的人。”

南亦黎点了点头,表示了解。然后他扭头对南倾寒说:“一起去看看?”

南倾寒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说:“好。”

南亦黎拉着南倾寒的手腕像前院走去。

南亦黎一点也不着急,优哉游哉地拉着南倾寒慢慢往前院走去。

南倾寒慢慢皱紧了眉头,南亦黎没有走很快,只是步子迈的有点大而已。但仅仅是这样,自己就感到有点疲累了,这身子真是弱爆了,看来得找个时间锻炼一下啊,虽然自己幻力方面是天才,可是身体素质必须得跟上,要知道,凝聚幻力是需要一点时间的,而高手的对决,哪怕是一秒都有可能让战局反转!

来到前院,已经过去了几柱香的时间了。

不过那个来宣旨的太监也不着急。

见到南亦黎和南倾寒的时候,他尊敬地打了声招呼:“南大少好,栀寒郡主好。”

南倾寒友好的朝他点了点头。然后环顾了四周,发现南辉、丽姨娘、梅姨娘和南湘湘几个都已经在那了。

因为宣旨公公还在,所以南辉才没有对南倾寒破口大骂。

那宣旨太监清了一下嗓子,然后从袖子里取出一道明黄色的圣旨,展开,宣道:“ 镇国公一家听旨”

南辉等人纷纷跪下,应道:“臣等听旨。”

南亦黎点了点头,应道:“臣听旨。”他见南倾寒还站在那,于是扯了扯南倾寒的袖子,示意她回复。

南倾寒也学着南亦黎的样子,应道:“臣女听旨。”

那宣旨公公也不计较他们二人不跪下来听旨,要知道,南亦黎的师傅可是飘渺仙人,那个即使是皇上也要礼遇的老者;至于南倾寒,她可是当今皇后的侄女,皇上亲封的郡主,南亦黎的亲妹妹啊。

他开始念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镇国公长子南亦黎今回京,皇后甚是想念,且三天后便是一年一度的赏荷宴,故邀请镇国公一家来参加赏荷宴。钦此——”宣旨公公拉长声调并把那明黄圣旨卷了起来,捧着递给了南辉。

南辉恭恭敬敬地接过圣旨,然后缓缓起身。然后朝琴姨娘使了个眼神。

精明的琴姨娘连忙上前一步,把一个有点鼓鼓的香囊塞进了宣旨公公的手里,然后有点讨好地说:“安公公,一点碎银子意思意思,还望公公收下。”

安公公也不推辞,掂了掂那个香囊,然后收进了袖子里面。

他笑了笑,然后说:“皇上的旨意洒家也宣读完了,这就先回宫了。”

琴姨娘说:“那公公慢走。”

安公公朝南辉等人点了点头,走出南府,上了马车。

马车上,安公公打开香囊,一沓厚厚的银票映入眼帘。

他啧啧了一声,小声嘀咕道:“这琴姨娘也真是会做人,原本以为最多就是金子,没想到居然全是银票。”

.<a href="http://www..">(www..)</a>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精品原创言情小说尽在.。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