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人体美鮑

以前,龙子游在看一些爱情电影时觉得新郎官在结婚前夜与旧情人‘疯狂’的情节很狗血,虽然自己未必与战蓉会这样,可他现在却觉得这种狗血情节并不脱离现实。

知道战蓉喜欢自己,自从来到京城后,龙子游就一直注意与她保持距离,以免发生不可挽回的事,因为她不是普通的的女人,说睡了就睡了,可现在,也许真是到了应该做个了断的时候了,所以龙子游跟父母说有点事就出门了。

来到唐会的三号包间时,龙子游发现战蓉已经娇脸泛红,玻璃台上有不少空酒瓶,知道她肯定是已经喝了不少酒。

“哥们,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还没到呢你就自己先喝起来了。” 龙子游一把抢下战蓉手中已经凑到嘴边的酒瓶,故作轻松的调侃道。

战蓉朝龙子游翻了一下眼皮,没好气道:“别在那里说风凉话了,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为何一个人喝闷酒。”

龙子游轻叹一声,苦笑道:“你这又是何苦呢,世界上的男人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好男人也不是只剩下我,你又何必抱着一棵树不放呢?”

“切,你少在那里自吹自擂了,” 战蓉白龙子游一眼,嗤之以鼻道:“你要是也能算是好男人的话,那这个世界上的好男人就满街走了,这年头,好男人比三条腿的蛤蟆还能找!”

“呵呵,说得也是,我是坏男人。” 龙子游自嘲地笑了笑,“所以你应该高兴和庆幸才对呀,高兴和庆幸没有上我这个坏男人的当,更没有落入我的魔掌。”

“是值得庆贺,所以我今晚找你出来喝酒庆祝,来,今晚我们俩无醉不归!” 战蓉把一瓶酒塞到龙子游的手里。

“好吧,你想喝我就陪你。” 龙子游知道战蓉心里难受,也就不再刺激她,只是默默地陪她喝酒,他觉得,今晚她醉了会更好,这样就不会胡思乱想。

一瓶接着一瓶,再加上酒入愁肠,只是一个小时多点,战蓉就醉了。看着已经神智不清还在叨念自己名字的龙子游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心想,自己欠女人的感情债是不是太多了?或许,像马文才他们那样会潇洒一点吧。

龙子游把战蓉带到一家酒店,开了间房给她,他本想她送回家的,可又怕战家的人误会,更怕遇到任晓晓。

第二天上午十点,龙子游和任晓晓来到所属区民政局,领了那张具有法律意义的证书,正式成为一对法律上承认的夫妻。

领到证的那一刻,任晓晓像大厅里其他女人一样,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而龙子游脸上虽然也有笑容,可心情却有点复杂,个中滋味也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才知道。

晚上七点,京城饭店的一个小偏厅,灯光柔和,气氛喜庆,身黑色西装更显帅气的龙子游和一身大红旗袍的任晓晓正在给亲朋好友敬酒……

第二天,龙子游和任晓晓就乘坐飞机飞往了正夏日炎炎的阿联奠首都——迪拜。

一出海关,龙子游看到了人群中的阿联奠王子——默罕默德卡拉巴,他昨天就给卡拉巴打电话了,可他还是没想到卡拉巴竟然会亲自来接机。

“兄弟,欢迎你来到迪拜!” 卡拉巴张开双臂给龙子游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打扰了,兄弟。” 龙子游感觉到卡拉巴的真诚,也回应了一个拥抱。

一阵寒暄过后,龙子游又把任晓晓介绍给卡拉巴认识,然后两人就跟着卡拉巴上了一辆直接停在伺机大厅前的加长林肯

卡拉巴身为阿联奠王子,对龙子游的招待自然是顶级的,住七星帆船酒店最顶级的贵宾总统套房,这些贵宾房是专门招待全球顶级明星、名人的,要没有一定的身份根本就无法入住,即便你再有钱也一样,龙子游夫妇也是托卡拉巴的福才能入住;吃则是卡拉巴专门从皇宫调来的皇家厨师专门伺候,可以说是享受到了国家元首也未必能享受到的待遇。

晚上七点,在七星帆船酒店顶层的旋转餐厅,卡拉巴专门设宴招呼龙子游夫妇。

“子游兄弟,我总是把你给盼来了,这第一杯是我敬你们夫妻的,祝你们新婚愉快,早生贵子!” 卡拉巴举起手中的高脚杯道。

“呵呵,谢谢。” 龙子游和任晓晓手中的杯与卡拉巴的杯碰了一下,干了后才接着道:“卡拉,看来你在华夏生活的这段时间很用心嘛,不仅华语学得好,连我们的风俗也知道,竟然知道‘早生贵子’。”

“呵呵,子游兄弟,你太夸奖我了,这是我专门找人问的。” 卡拉巴非常诚实。

任晓晓掩嘴笑了笑,她觉得眼前的阿联奠王子老实得来也不失幽默。

接下来卡拉巴给龙子游夫妇介绍了迪拜好玩的地方和项目,也聊到了自己的近况,最后,风宴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结束,离开前,卡拉巴再次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晚饭后,龙子游两人浏览了迪拜的夜景,这是卡拉巴介绍的不可错过的风光之一。直到深夜十一点,两人才回到酒店。

“累死我了!”一回到房间,任晓晓就把手中的袋子扔在地上,接着人就倒在了沙发上。

“刚才见你还一幅精力充沛的样子,叫你回来都舍不得,怎么一回来就喊累呀?” 龙子游笑站揶揄了一句。

“子游哥,你笑话我。” 任晓晓嗔怪地白龙子游一眼,那样子要多娇媚就有多娇媚。

……

半个小时后,龙子游抱着一脸娇羞之色的任晓晓进入浴室……

在龙子游灼热目光的注视下,任晓晓缓慢地脱掉身上的衣服后迅速地进入了飘着玫瑰花瓣的宽大浴缸里,两人把洞房花烛夜留到了今晚,所以,任晓晓还显得有几分羞涩。

把身体泡在水中后,任晓晓心就定了许多,然后就把目光放在龙子游身上,见他正在脱衣服,她并没有移开目光,都已经是夫妻了,她现在可以大大方方地看龙子游的身体,反之,龙子游也一样。

“啊!”第一次看到龙子游下面擎天玉柱的庐山真面目,任晓晓不禁惊呼,她隔着衣服感受过龙子游尺寸,心里有个大概,可当真正见到时,她还是不禁惊呼出来,心里也不由的在担心,自己能否承受得了。

任晓晓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是夜,龙子游虽然极尽温柔,前戏做很足,任晓晓也得到了充分的湿润,可还是吃了不小的苦头,不过,苦总有尽时,甘总会到来,疼痛过后,任晓晓终于尝到了期盼已久的做女人的快乐……

床单上盛开的令人无限遐想的鲜红梅花见证着任晓晓纯洁,几度高朝过后,浑身发软的她已无力承欢,发现龙子游那里一点变软的迹象也没有,她心里不由的涌上几分歉意,同时也有几分明悟,怀里的男人虽说是自己丈夫,可自己似乎注定无法单独拥有他。

在酒店里足足休息了两天,‘受创’的任晓晓才可以正常的行走,他们的蜜月之旅这才真正开始。

十天后,结束蜜月之旅的龙子游和任晓晓回到京城,认识任晓晓的人都发现,她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身材变得更加饱满圆润,气质上则变得妩媚,风情万种,一频一笑间似乎能摄人心魄,魅力惊人!得知她结婚后,他们这才恍然:原来如此!

回到京城的第二天,龙子游开始了他在发改委的任职历程。在任发改委经济体制改革司的这一年里,他参与了社保制度、收入分配制度、油价定价机制改革等几项重大经济制度改革,不仅详细地了解这些政策弊端,也为这几项重大的制度改革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工作之余,他也没忘利用自己的关系网为天粤、为自己家乡争取更多的资源。至于在女人方面,他处理的也很好,基本上会保证一个星期至少有四天晚上会在家里过夜,其他的三晚则给其他的人女人。

对于龙子游外面有女人的事,身为正室的任晓晓心知肚明,可无力满足龙子游的她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装作不知道,无力承欢时,她甚至会暗示性地鼓励他找其他姐妹,所以龙子游的后宫可以说一片和谐。

一年后,龙子游回到家乡江东市任副市长,半年后成为常务副市长,两年后任市长,时年三十一岁的他成为天粤最年轻的市长,也是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

从回江东任副市长开始,龙子游就有意识地把自己一些老部下,像白晶、钟宇民、杜文武、高聪等调到江东来,因为要想做事就得要搭建有战斗力的班子,这点他十分清楚。

回家乡任职是龙子游自己要求的,他之所以要求回江东,目的就是想要为家乡做点实事,把家乡建设得更加美好,而他也没有辜负自己承诺,在任江东市长、市委书记的八年里,江东的gdp翻了一翻,人均收入进入全省第三,只排在申市和省城的后面,群众生活达到小康水平,可以说,在他的领导下,江东提前实现了中央的宏伟目标。

当然,龙子游的脚步并没有就此停止,省城羊州市长、市委书记、副省长、省长、省委书记……一路下来要以说平步青云,当然,其中是少不了波折和斗争的,不过,在他控虫异能的帮助下,他次次都能化险为夷,并取得最终的胜利。

事业顺利,爱情家庭也美满,任晓晓在龙子游回到江东那年就给他生了大胖小子,另外他那些红颜知己也对他不离不弃,为他的事业出了很多力,当然,他也实现了自己承诺,每个红颜知己都为他生了一个小孩,有儿子有女孩,所以,表面上他只有一个儿子,实际上却是有四个儿子,三个女儿。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