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推荐阅读: “苍天!”

“我等妖族圣人,拜见苍天……”

妖族圣人纷纷叩拜道。

“如今人族荒天已死,从今往后,人族只配成为妖族的奴隶,将天道碎片拿来……”苍天望向古月氏,大喝一声。

“哈哈……,我倒是要看看妖族天道有何等本事,人族大道随我调动,诛杀妖天。”古月氏掌握着一千大道,他开口间,无数道痕朝着苍天冲刷而去。

“妖族天道,给我镇压,!”苍天的声音响彻两界山。

“嗡!”

苍天身后,两千大道出现,滚滚力量涌向古月氏。这力量远比人族天道强大,古月氏能动用的力量,却是太少了。

“噗!”

道痕冲击之下,古月氏一口鲜血喷出,手中天道碎片顿时脱手。

这一刻,苍天终究是得到了所有的大道碎片。

“重八,不,有桃帝,我人族荒天呢?荒天当真死了,如今还有何人可挡妖族苍天?”见苍天掌握了最后一块天道碎片,江阎大惊。

“帝君,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有桃帝陡然开口道。

就在此刻,九天之上,那块人族荒天的碎片散出了无尽白光,这光亮朝着苍天头颅而去,直接冲入了他的识海。

“噗、噗!”

瞬间,苍天喷出了大口鲜血。

随着白光的消失,苍天的身躯竟然开始缓缓破碎,而三千大道也开始崩碎了。

此刻,江阎、梦衍、魂天皆是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

“荒天舍弃了天道掌控之力,如今,荒天残余神魂点燃了天道碎片,苍天和荒天的时代落幕了。”有桃帝解释道。

“轰!”

一声超级巨响,巨大的黑洞,好似撕裂了整个两界山,巨大的爆炸,炸的虚空出现无数破洞。一时间,无数修士被余波触及,被直接炸成了血泥。

活着的修士快速飞远,但,依旧被这爆炸的余波冲击的口吐鲜血。

“苍天毙命,我有桃一族自此归顺地府,如今,三千大道半数当归我人族所有……”

“苍天毙命,我白虎、朱雀、玄武、青龙一族自此归顺虫族,太古虫庭,今日重兴……”

虫族执掌妖族修士,地府执掌人族修士,两界山之战终究是落幕了。

二十年后。

冥州,枉死城中,江阎与一位身穿黑袍的修士正在下着一局棋,但见二人博弈之间,这枉死城一带,却是天有异象,风雷四起。

“虫黎,妖天,如今魔族欲犯我两界,你有何打算?”一子落下,江阎微微笑道。

“江天,如今你我二人共治天下,此事,你既已决定,又何须再问我……”

虫黎落下黑子,望向了江阎。

三年前,两界山一战落幕后,江阎得到了人族天道碎片,而虫黎得到了妖族天道碎片,如今,二人共治天下四州。

人族仙州、道州、冥州、妖州,如今二人打通了道界和冥界的门户,更是将其改名换做了州。

如今修士身死可入冥界轮回,人族仙州、妖州修士可自由来往,而无论妖族、人族皆可感悟天道进入道州修行,在二人治世之下,天下一片安定。

“既然如此,那我等便传下天道令吧!征战魔族,让天地重归一界。”

江阎落子,虚空顿时摇曳不堪,只见仙界九州之上,陡然响起了一阵音声。如今,江阎既是天道化身,他的声音自然可以传遍九州。

“传天道令,九州仙国、仙宗即可动身入幽冥,征战魔族……”

天音响彻八方,无数修士抬头望向了天空。

北域,大周仙国。

“母亲,这是父亲的声音吧!年前父亲便说要征战魔族,没想到还不到一年,这天道令便颁下了……”此刻,大周北江一处仙门之内,一位七八岁的孩子望向了自家母亲,不由笑道。

“弘儿,我说过多少次了,要称父亲大人,你父亲可是天道掌控者。”这女子摇了摇头,微微笑道。

这女子正是玲珑,这孩子正是江阎和玲珑的后裔。

北域,天武仙国。

“大帝,公主陛下要见您,不知您意下如何?”盘城之中,元天方望向龙椅上那女子,恭敬行礼道。

“告诉江灵儿,我是不会让她去妖界的,哪怕是虫族太子亲自来请也不行……”龙椅之上,诸葛青芝放下御笔,缓缓开了口,如今,她便是天武新帝。

江灵儿正是江阎之女。

“灵儿,我就知道天武帝不会让你去妖界,要不我们偷偷去吧!我妖界风景和天武国截然不同,想来你一定会喜欢的……”金玉宫内,一位眉间印着花纹的少年笑道。

“虫宥,既然你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办吧!我等速去速回……”

江灵儿拉着虫宥的胳膊,飞出了金玉宫。

虫宥,虫族太子,虫黎之后,当年江阎命云梦照顾着虫宥,后来虫黎将他带回了妖界,如今虫宥和江灵儿倒是亲近。

大周神朝。

丰都龙庭,朝殿内,姬重八与云梦正谈论着关于征战魔族的事。

“伊仁帝,如今的人族天道野心不竟然想要恢复六道天地,你对此事有何看法?”云梦如今却是大周神朝名义上的皇后。

“云梦,六道归一,新的纪元便要来了。这对您而言难道不是好事?”

姬重八乃是有桃帝的转世,能让他恭敬的怕是只有一人,未曾想,云梦竟然是那人有关。

“百万年前,我和妖族苍天推算到第一界要攻入仙界,便合力定下了两界山之战,将仙界给分隔了看来,如今若是六界一统,第一界的门户怕是又要开启了。”云梦的声音竟是和荒天一模一样。

未曾想,百万年前的事,竟然是苍天和荒天的布局。

“传闻在我们这个世界之外,还有一个世界,第一界,云梦,为何第一界要攻打我们……”有桃帝疑惑道。

“我和苍天实际上是第一界的生灵,我们的世界已经崩坏了,那里已经没有了宇宙,那里一片死寂,那里是我的世界。他们想要降临这个世界,但我和苍天关闭了界门……”云梦解释道。

“一切或有定数。”

有桃帝摇了摇头,为荒天抵上了一杯茶水。

如今,江阎和虫黎却是还不知,一场决定世界命运的大战即将降临。未完待续。

看过百万仙宗的书友还喜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