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视频试看120秒

匕首刺入身体内的声音响起,接着就是李姓老者的一声惨呼。【www.wenxue6.com】金贵这一刀没有刺中金天雁,却刺中了李姓老者,只见老者的的面部表情扭曲几下,就缓缓的倒了下去。

“老李。”金天雁哪里还顾得上水灵气,只是瞪大了眼睛,对着李姓老者大叫了一声。

此时,林逸也反应了过来,飞起一脚,踢得想要转身逃跑的金贵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砸坏了一张桌子后,这才落在地上,没有发出惨叫,生死不明。

接下来,林逸就扶住了李姓老者,看到李姓老者还有呼吸,他就急忙点中了李姓老者周身的数处大穴,然后蹲下身子,握住他的手,开始使用自身的灵力对他进行治疗。

林逸看得了来,这一马刺入了上腹部,这里有着人体的重要器官,如果不马上治疗的话,这李姓老者必死无疑。利用灵力在李姓老者伤口处进行修复,林逸就趁着李姓老者露出舒服的笑脸时,突然拔出了那把锋利的匕首,一道鲜血喷溅出来,像喷泉一样。

只听李姓老者一声惨叫,顿时昏迷了过去。

“他怎么样?”金巧巧急忙问道。

“老李还有救吗?”金天雁也出声问道。

林逸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有生命危险了,送进医院疗养一段时间,即可。”

听林逸这么说,金巧巧和金天雁一起放下心来。金天雁随后手拿起一根电线,递给金巧巧说道:“帮我接电。”

金巧巧把这根断掉的电线接好后,金天雁就按了按轮椅上的一个小红点,喊道:“来人。”

很快,四位身穿保安服的家丁跑了过来,喊了一声道,就恭敬的站在了门前。

金天雁指着李姓老者道:“把老李送进医院。”然后,金天雁又指着金贵道:“看看他死了没有。”

一位保安急忙跑过去,检查了一下了金贵的伤势后,回道:“老爷,他还没有死。”

“那把他也送进医院。”金天雁放不下心中的执念,尽管金贵差点害死他,他仍然要治活金贵。这金贵虽然对他下了毒手,可是一辈子的感情,却不容忽视的。

“爷爷,他不是你的儿子,还对你动手,并打伤了老管家,你为什么还要救他?”金巧巧不解的问道。

“你不懂,你不要问了,我心里有数。”金天雁喃喃的说道。并对着保安摆了摆手,那保安抬起金贵,就急忙离开了。

房间里一时之间只剩下了林逸金巧巧和金天雁三个人。这时,林逸出声道:“金爷爷,咱们还是先治疗你的干燥症吧!”

金天雁突然笑起来,说道:“好,好。小逸,你真了不起,老李都伤成那个样子,你都能保住他的命。看来,我的病你也能治好了。”

林逸笑道:“金爷爷,治好你的病不难,只是,我希望你不要逼迫巧巧嫁给马家公子了。也不要逼迫她和文家订婚了。因为,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我想和她一辈子。”

“哈哈哈……”在金巧巧俏脸红彤彤的垂下头时,金天雁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后,他说道:“我可没有逼迫过巧巧,都是金贵的坏主意。巧巧是我的孙女,我向来支持她的决定,这样吧!只要巧巧喜欢你,我会祝贺你们的。”

“谢谢爷爷。”金巧巧欢喜道,同时推了林逸一把,催促道:“还楞着干什么?快点给爷爷治病啊!”

林逸立刻回过神来,刚刚,他被金天雁爽快的答应搞懵了。还以为,要想和金巧巧在一起,会困难重重,想不到会这么顺利。看来马家和文家根本就不是障碍,唯一的障碍则是金贵。林逸真后悔刚才没有下重手,错失了一脚把金贵踢嗝屁的机会。

林逸急忙走向前来,查看起金天雁的病情来。因为金天雁的老脸被金贵拧出了很多鲜血,所以那些皱起了皮肤,犹如干旱的地面一样龟裂的皮肤,经过了鲜血的滋润,已经不明显了。林逸就轻轻的脱去了金天雁的外面,真见金天雁的全身的皮肤全都干裂起皱,非常的恐怖。

那皮肤就像水的波纹般,而且是静止的波纹,拱起来就再也不下去,就像照片把波纹定格了。不管是前胸还是后背,全都是干裂的皮肤,而且有的地方,还流着血水。

想不到干燥症是这种样子,这是林逸第一次遇到干燥症患者,在以前,他都没有听说过这种疾病。林逸看得心惊不已,若不是经历过生死,或许早被吓住了。

“爷爷,你这疾病多久了?”林逸出声问道。

“三年了吧!”因为看到了痊愈的希望,金天雁的精神很好。

三年。林逸不敢想像,一个人被这种病折磨了三年,竟然还能活着。这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因为,不管是穿衣还是脱衣,都会扯动龟裂的皮肤,那些流血的地方,显然就是衣服扯动的结果。尽管金天雁穿的非常宽松,也非常柔软,却仍然避免不了痛苦。

“爷爷,这灵气水应该怎么用?”林逸问道。因为他没有治疗过这种疾病,所以,不知道如何下手。

“涂抹我的全身。听说,涂抹几遍,就能全好了。”金天雁笑道。

“啊?这一滴一滴的灵气水,要涂抹爷爷的全身,这需要很多吧!”金巧巧惊讶道。

“呵呵,这需要耐心。巧巧,你先回避一下。”林逸笑道。

在金巧巧离开后,林逸就聚集了一滴水灵气,对着金天雁的胸脯处流血的地主滴了上去,只见这滴蓝色的水灵气一接触到金天雁那皲裂的皮肤时,就瞬间浸入了金天雁的身体里,而那胸脯上的皲裂皮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在了一起。

林逸大喜过望,看来要想治好也不是难事。林逸继续聚集水灵气,一滴一滴,不停的滴在金天雁身上的龟裂皮肤上。

看着林逸几乎是个工厂,可以无穷无尽的生产着水灵气,金天雁暗暗吃惊。因为,在听雨决的记载中,每个人,每天只给修练出一到三滴水灵气,而林逸竟然已经在他身上滴出了八滴之多,他的前胸和后背几乎已经痊愈了。

“爷爷,这水灵气真的很神奇,效果很好。接下来,我就要帮你治疗脸上的干燥症了。”林逸开心的说道,他完全沉浸在了治病的喜悦当中。

“好,慢慢来。”金天雁微微笑道。

林逸再次聚集了一滴水灵气出来,只见这滴水灵气一落在金天雁的脸上,那脸上的皮肤不但很快的长到了一起,连被金贵拧出的伤势也好了起来。

只一滴,金天雁的脸上竟然全都好了。而且,金天雁明明是位八十岁的老人,头发早都雪白雪白了,可是那张脸,却没有什么皱纹,显得很年轻,仿佛只有五六十岁。

林逸还想再聚集出来一滴,巩固一下金天雁脸上的病情,可是,当他再次用意念在体内聚集水灵气的时候,竟然聚集不出来了。林逸甩了甩手指头,奇怪的说道:“没有了,竟然没有了。”

金天雁却拉住了林逸的手,慈爱的笑道:“小伙子,你真了不起,竟然一次生产了十滴出来,你可知道,这水灵气是人体血液中的精华部分。你用你身体内的精华治好了我的病,你的免疫力会有所下降,所以,小伙子,你今后要多锻炼,多运动。”

林逸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觉得还真有了一点就像失去了甘种重要东西的感觉。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到危险,这种重要的东西,显然是可以再造的。就像献了血之后,身体可以把血再造出来一样。

“爷爷,我知道了。”林逸笑道。

“知道就好,我的话你能听进去就好。还有一点,我必须要告诉你。这种水灵气,也是一种奇药,对美貌有奇效。所以,如果你在今后的天子,能够把这种水灵气收集起来,可以卖到好价钱。”金天雁语重心长的说道。

“爷爷,我不差钱。我可以送给人家,但是,我不会拿这个卖钱。”林逸说道。就像人体的血液一样,林逸可以去献血,但是绝不会去卖血。

金天雁越发的欣赏林逸了,他本想给林逸指条生财的路子,想不到林逸对这种生财之道,根本就不屑一顾。金天雁仿佛在林逸身上发现了很多的优点。

第一,武功高强,金贵这种恶人在他手里没有还手之力。

第二,有钱,自己都说不差钱。如果是别人,也许是吹牛,但是在金天雁那老辣目光的注视下,发现林逸说的是实话。

第三,喜欢金巧巧,愿意照顾金巧巧一辈子。

在金天雁看来,这第三点才是最为重要的。

想到这么多的优点后,金天雁紧紧的握住了林逸的手,说道:“小伙子,我就把金巧巧托付给你了,希望你一辈子对她好,别让她受委屈。”

“爷爷,你就放心吧!我有个私人岛屿,名叫晨光岛。上面就缺一个女主人,巧巧如果跟我走,到了岛上,她立刻就是岛主。”林逸开心的笑道。

“什么晨光岛?这不是欧阳老贼的岛屿吗?怎么变成了你的?”金天雁不解的问道。

“哦,是这样的……”林逸也不隐瞒,直接把整个交易的过程说了一遍,听得金天雁震惊不已。

但是,以金天雁对欧阳海的了解,欧阳海得不到好处的话,绝不会做事。既然他把一座岛屿送给了林逸,那他肯定在林逸身上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想到这里,金天雁深深的打量着林逸,似乎想看看林逸身上能有什么值得欧阳海牺牲一座岛屿来交换。可惜,他只在林逸身上看到了阳光的一面,并看不出来林逸的价值所在。

最后,金天雁语重心长的提醒道:“小伙子,巧巧跟着我也很放心。只是,那欧阳老贼,老奸巨猾,你要防着他一点。小心被他坑了。”

林逸笑道:“没事,我心里有数。这欧阳海,也是一位大方的老头,不但送给我一座岛屿,还送给了我一架军方的武装直升机……”林逸不是得意的炫耀,而是在告诉金天雁,欧阳海是一位好老头。

可是,金天雁却越发的心中不安起来。他也知道,光用嘴巴劝,林逸也不会相信。于是,他心生一计,决定使用自己的手段,去调查欧阳海的险恶目的。为了巧巧能幸福,为了林逸能照顾巧巧一辈子,就算被对方发现,就算食言,他也要去做这个调查。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